第621章 沈继祖

沈继祖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的女儿沈忆玫和徒弟刘宏一直站在他的身后。吴迪注意到这两个人手上都提着一个藤编的小箱子,即便是和他握手的时候也没有放开。

介绍到刘宏的时候这家伙的眼神似乎有点古怪,不过吴迪一直在琢磨万一沈老爷子真的开口讨要《梅竹寒雀图》时该怎么对付,也就没有多想。

双方介绍完毕,吴迪轻轻的搀起沈继祖的胳膊,一起朝客厅走去,

“沈老爷子,早就听师父说起过您,,可惜一直没机会登门拜访。您老这么大年纪了,有什么事招呼一声就行,您亲自跑过来,小子受不起啊!”

老爷子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手背,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来不行!不止是我要过来,我觉得,这玩收藏的不论男女老少都应该过来认认门!小吴,你这次在拉斯维加斯干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很了不起,很伟大!虽然我一直反对赌博,但是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抢回一大堆老祖宗的宝贝,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吴迪干笑了两声,正待谦让两句,无意间注意到跟在沈老身旁的刘宏望向他的眼神颇为不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刚才介绍的时候这家伙就似乎对他有点意见,这会儿听到沈继祖夸他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难道,他是在嫉妒?

他看了搀着沈继祖另一只胳膊的沈忆玫一眼,这丫头虽然漂亮,可是年纪应该比我大不少,小说里那些狗血的镜头应该不会发生……东西又都是他凭真本事赢回来的,那你小子还嫉妒个毛啊?

“小吴啊,老头子这次过来除了恭贺你迎回国宝之外,还想厚颜求你一件事情,你看……”

听到沈老爷子没说两句话就直奔主题,吴迪不由得心底苦笑,来了,最终还是张嘴了。他本来以为都过了一年,应该没事了,没想到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个局面。

“您老先别急,坐,都坐,我们坐下慢慢说。”

沈继祖点了点头,走到茶几旁边,却没有落座,

“小吴,你肯定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说起这件事情,确实是有点难以启齿,不过为人子孙,既然知道了老祖宗的宝贝还在世上,就算是再难为情也要跑这一趟。”

看到吴迪想要说话,他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小吴,从你搜集了这么多宝贝却从没一件出手,我就知道你是真正的热爱这一行,喜欢这些物件,所以这件事情可能会让你很为难。但是你也先别着急,我带了几样东西过来,你先看看,要是还能入眼的话,我们再慢慢商量。”

看到吴迪点头,他才坐下来冲沈忆玫招了招手。沈忆玫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打开了手上的藤箱,拿出了一个小木盒,交到了父亲的手上。

沈继祖接过木盒,轻轻的拿出一厚摞叠得整整齐齐的绢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茶几上。

“爸,我来吧。”

看到父亲的动作有点艰难,沈忆玫狠狠的瞪了吴迪一眼,轻轻的拿起那摞绢布,开始一层一层大的打开。

沈忆玫的眼神让吴迪一阵的莫名其妙,徒弟如此,女儿也是这样,莫不是这老先生还真有那个意思不成?

不对,他们是为《梅竹寒雀图》而来,这不满多半也要着落在这上边!可是,东西虽然是你们家老祖宗生产的,可是现在是我的啊?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有文件规定自家老祖宗做的东西就一定要还给他几百年后的后人的?再说了,最终还不还先放一边,这还没开始谈就先横眉冷对上了,这是个什么道理?

关于那幅《梅竹寒雀图》,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甚至连交换都没考虑过。如果这些人苦苦哀求可能还会让他觉得很难处理,可如果是这种态度的话,那还真的帮了他大忙了,一拍两散对大家都有好处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闻斓知道吴迪为难,轻轻的从身后握住了他的手。吴迪心中一暖,正待说话,忽然看到那摞绢布已经完全展开,定睛一看,登时就吃了一惊,那摞绢布不但是一幅完整的缂丝作品,而且,画面还无比的熟悉,正是那幅《梅竹寒雀图》!

“老爷子,这……”

“小吴,我父亲自从知道你找到那幅《梅竹寒雀图》之后,一直就想找你把它换回来。可是他觉得就这样上门似乎诚意不够,所以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按照古图样制作了这幅一模一样的作品……”

吴迪本来正在看图,听到沈忆玫的话后本能的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用了一年的时间?”

沈忆玫张了张嘴,忽然猛地偏过头去,轻轻的“嗯”了一声。

吴迪双目一闪,已经看到了她眼中涌出的泪花,不由得愣了。他没说什么啊,她怎么就哭了呢?这几个家伙今天到底在搞什么?

刘宏看到沈忆玫垂泪,狠狠的瞪了吴迪一眼,正要说话,沈继祖摆了摆手,苦笑道:

“小吴,你不要看这幅缂丝花的时间短,但无论是从工艺还是技法上,都达到了我沈继祖这辈子的最高峰,我相信……”

吴迪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他清楚的记得,当时他刚刚得到那幅《梅竹寒雀图》,朱德让介绍时曾经说过,当年沈梦周历时三年、呕心沥血,再加上散尽家财才完成了这幅作品,而现在沈继祖居然只用了一年时间,这幅作品的质量就达到了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程度,这中间莫非有什么说法不成?

“能有什么说法?拼命呗!师父知道拿一般的东西过来你肯定不换,又以为你是真的喜欢缂丝……”

“刘宏!”

沈继祖一声怒吼,打断了刘宏的话,转向吴迪笑道:

“小吴,对不起啊,刘宏他一直跟在我身边学艺,平时接触外人接触的比较少,不太会说话,所以希望你多多包涵。其实,这幅《梅竹寒雀图》只是我的一个心意,真正拿来交换的东西在这里,一共三件……”

看着老人枯瘦的脸庞,花白的头发,吴迪忽然明白了,沈继祖之所以和他记忆中的形象有这么大的区别,就是因为这幅《梅竹寒雀图》!

当年,为了完成这幅作品,正值壮年的沈梦周花费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即便现在可能会在工艺上引入某些现代化的技法,但是,要想在一年的时间里完成这幅巨制,应该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拼命两个字就能说清楚的!

老人外表的大变、沈忆玫的无故落泪、刘宏莫名其妙的敌视……这一切,无一不是在告诉他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沈继祖为了这幅缂丝,累垮了自己的身体!

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

“沈老,您……”

“呵呵,小吴,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我知道你这里什么都不缺,可是你看这三件东西,一件是我家传之宝,一件是我……”

“沈老,你什么也别说了,这些东西你都拿回去,《梅竹寒雀图》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这就让人把它拿出来,还给你……”

沈继祖的脸上闪过一丝激动的潮红,用力的咳嗽了两声,正色道:

“小吴,这怎么能成,我怎么能白拿你的东西呢?来来,我们先看看这三样东西,不是我妄自尊大,以你收藏之丰,有一件也未必见过,忆玫,快点帮我把箱子打开,我手脚有点软……”

吴迪轻轻的握住了沈继祖枯瘦的双手,忽然勃然变色。刚刚在门口只是礼貌性的轻轻握了一下,只是感觉比较粗糙,还以为做缂丝的都是这样,可是,这一次细细打量,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老人的手之所以粗糙,不但是因为布满了老茧,更重要的是这双手上还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伤痕,至有两道还带着暗红色血丝!

“我父亲他不担心你把缂丝卖了,可是一直担心你会捐给故宫,所以一直在没日没夜的赶工。这幅作品是昨天半夜才完成的,今天我们……”

沈忆玫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给吴迪解释。看着老人枯瘦的脸庞,吴迪心头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时间,房间里的众人都不再说话,只剩下了老人沉重的呼吸声。

“五哥……”

麻雀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将手上的一个布包交给了吴迪。吴迪看都没看,将布包直接放到了沈继祖的手里,

“老爷子,东西在这里,从现在这一刻起,它就属于你了。你这几样东西我一样也不要,不过我有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

沈继祖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吴迪的说话,他的全副精神都放在了手中这个小布包上,因为激动,他拿着布包的双手颤抖的好像一名帕金森症患者,

“忆玫,将东西都留下。小吴,谢谢你,这个情我记下了,我老了,如果我还不了,就让忆玫去还,如果忆玫也还不了,我还有个小外孙,呵呵,小家伙成天说要当个大男人……”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