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半决赛

比赛照例采用赛前抽签决定对手的方法,一共两张桌号,吴迪、曲飞扬、王豫皖、寺李昂四人,赌场方面四人,另外再加上两名古董估值分列三、四位的收藏爱好者,按照抽中的桌号分成两组厮杀。每组前两名和成绩最好的第三名进入决赛。

半决赛每名选手的赌本依然为五百万美元,比赛时间则延长至三场,每场三个小时。

抽签结果一出来,杜肯等人就傻眼了。决赛不合力没关系,三打二一样可以配合保住第一名。可是,这抽签不作弊简直是要人命啊!

两名陪太子读书的收藏爱好者分别抽到了两个组,这不影响大局。可是,将两名赌场的选手和吴迪、王豫皖抽到一起,剩下的两名和曲飞扬、寺李昂一组,你说,这该多倒霉才能抽成这样?

“谢特!该不会是我们不作弊,他们开始出千了吧?这种分布,别说是三个进决赛了,能不能保住两个名额都很危险啊!”

杜肯两手一摊,苦笑道:

“我感觉我们被老板抛弃后,现在又被上帝抛弃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超水平发挥吧。”

同样,看到是这个结果,聚集在吴迪房间里观战的严驹等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样的签位,风险和机遇共存,不过,就算是运气再好,王豫皖多半也没戏,上帝保佑,可千万不要最后只有吴迪一个人进决赛,那就真的悲剧了!

继续担任比赛解说的安吉拉很高兴,只有这个局面,才能够保证每名选手都全力以赴!其实,早就有人建议将四名华夏选手两两分开,然后再将剩下六名选手分别抽到两个组中,现在看来,这个结果居然和他们被否定了的建议一模一样,难道是上帝听到了大家的心声不成?

“广大的电视机前的朋友们,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本届博彩大赛的最后一轮。第二轮大放异彩的华夏选手一共四人进入了这一轮,只是这一次,他们还能延续之前的好运吗?下边,趁着比赛还没开始,我们请尼克尔森会长帮我们分析一下。”

“不好说,真的不好说,吴迪所在这个小组强弱还比较分明,伯尼斯、曲飞扬等人这个小组最终谁能够拿到前两名,真的很难判断。”

“哦?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比赛应该会精彩纷呈,大家不必再担心出现什么诡异的、垃圾的场面了?”

“绝对不会,相反,最后的结果很可能会很惨烈!”

面对安吉拉的疑问,尼克尔森回答的斩钉截铁。

赛前,吴迪等人对抽签的结果做了各种假设,也制定好了各种局面下的应对之道,所以,虽然这个结果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但也不是不能接受。况且,这种局面如果运气好的话,别说是拿到两个进入决赛的名额,就算是四个人都进决赛都有可能!

这个想法和赌场四名选手的想法差不多,所以,比赛一开始,大家就看到了一个几乎相同的局面,两组选手都是四个打一个,力争在那名不属于双方阵营的选手身上获得最大的利益!

弗里曼是德国的一位小有名气的收藏家,同时也是一名资深赌徒。此次比赛,他带来的一件来自华夏的巨大的青铜鼎在所有参赛的古董中估值排在第四位,所以得以替补出赛,并且抽到了曲飞扬、寺李昂那组。

和很多选手的想法不同,他带大鼎参赛的目的主要是想为自己的家族做一个宣传,用比较时髦点的话说,就是自我营销。所以,虽然他认为他的大鼎绝对不会比排在前三名的那三件古董稍次,但还是很高兴的接受了这个排名,因为这个名次足够高又绝对的安全。

名次高,宣传才会有更好的效果,但是如果高到一、二名,随时有可能替补进入第三轮,那就不是自我宣传,而是纯粹的送死了。

他不是不愿意去争胜,但是,他绝对不愿意用青铜鼎去换这个争胜的机会,因为,那样实在是不划算。

作为一名资深赌徒,他太清楚在一张赌台上被人合力算计会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所以,第二轮他只参加了《最后的晚餐》和《布鲁斯特胸像》两件珍品的争夺,输掉了两件无关紧要的古董。至于那件已经名扬天下的青铜大鼎,他准备安安全全的抱回去当提升自己家族文化底蕴的传家宝。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因为吴迪的一胜再胜,古董估值第四名居然也拿到了一张替补进入第三轮的入场券!

能够进入第三轮的选手人人有奖,更可以争夺前三名,拿大奖,是好事。可是,如果这一切是建立在需要拿青铜大鼎去拼的基础上,弗里曼真心的希望这一切可以推倒了重来一次。

事实上,当吴迪赢得湛卢剑之后他就一直在祈祷,祈祷他不要再继续获胜了。可惜事与愿违,已经圆满的完成了自我营销的他悲剧了。

被迫参加第三轮本来就不爽,但是愿赌服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是,你们现在居然个个都把我当成鱼腩,是个人就想扑上来咬上一口,实在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看着面前越来越少的筹码,弗里曼终于爆发了,四个打一个,吴迪能赢,他为什么不能?

“梭哈!”

“梭哈!”

于是,半决赛的第一个三个小时的后半段,弗里曼成了绝对的主角。他面对曲飞扬、德克森等四名职业赌徒的轮番轰炸,强力爆发,以一挑四,居然在第一阶段结束后幸运的以六百二十万赌本遥遥领先!

相反,和吴迪同组的那名来自苏格兰的收藏爱好者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三个小时,一共也就小心翼翼的应战了五把,就稀里糊涂的输出去了二百万。

“第一阶段的比赛结束了,我们来看一下场上的形势。第一小组,来自德国的弗里曼先生以六百二十万遥遥领先,其他四名选手则极为平均,都是四百七十万左右,互相之间相差居然不超过五万!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安吉拉很兴奋,因为她知道一点内幕,所以知道曲飞扬等人都是什么身份。而现在,四名职业赌徒居然被一个真正的鉴定师一挑四给挑了,而且这个人还不是吴迪,虽然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也足够让人惊奇了。

“是啊,这就是梭哈的魅力所在!不过这只是第一阶段,距离比赛结束还早,最后的结果还很难说。”

尼克尔森并不看好弗里曼,这种运气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有的,接下来他如果坚持这种打法,很可能会出现大逆转,成为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选手。

“呵呵,这届比赛真的很有意思,第一组是一名选手遥遥领先,四名选手相差无几。第二组则正好相反,四名选手齐头并进,一名选手独自落后!尼克尔森会长,请您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

“出现这种局面很正常,第三轮的选手名单在第二轮结束后就公布了,所以选手们有足够的时间来了解自己的对手。这十个人里边,吴迪可以算是一枝独秀,然后弗里曼、王豫皖等三个人明显的要弱上不少。所以大家一开始就看到,两组选手都采用了相同的战术,只不过二组比一组运气好些罢了。”

监控室里,杜肯等人则在为了目前胶着的局面绞尽脑汁,弗里曼暂时的领先并不可怕,可是其他人的势均力敌,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尤其是吴迪,居然一直忍着没有发力,更是为比赛随后的走势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其实,吴迪并不是不想发力,而是没找到机会发力。这一轮,他的牌面要比第二轮的后几场好了很多,但是运气却仿佛再一次弃他而去。大牌时碰到别人的小牌,别人争的热闹的时候他却没牌,你让他如何发力?

“豫皖打的很好,小注跟,大注弃,一定要坚持这种打法,哪怕最后拿不到出线名额,也绝对不能让第三名出现在二组。”

休息的时候,吴迪一边查看一组的比赛结果,一边肯定了王豫皖这一阶段的表现。

“嘿嘿,想从我身上赢大钱,让他们等着去吧!不过小五,你什么时候发力啊?干掉那两个赌场派出来的家伙,我们两个携手出线,到时候你拿第一,我拿第二,啧啧……”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第一、第二?只怕下一阶段他们就会拿你开刀,你还是先想想怎样才能保住自己目前这点筹码吧。

相对于他们两个的轻松,曲飞扬和寺李昂则有点紧张,德克森和戴夫的水平和他们不相上下,现在弗里曼又异军突起,接下来的比赛不好打了。

两个小时之后,第二阶段的比赛开始,场上的局面果然如大家预料的一样,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第一组,差不多领先了一百五十万的弗里曼不再主动出击,很多可上可不上的牌都选择了放弃,将自己独立在了几个人的争斗之外。第二组,赌场的两名选手伯尼斯、芬克则调整了目标,重点攻击王豫皖!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