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迷惑中前进

不管怎么样,稀里糊涂赢了也叫赢,裁判确认了结果之后,吴迪一边摇头一边笑着走出了对局室。

一名工作人员早就等候在一边,看到他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吴迪选手,今天大会安排由您作为选手代表接受记者的采访,这里是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您先看一下。”

吴迪眉头一挑,以前拿珍品的时候都没有成为选手代表,这运气忽然没了,你就巴巴的跑来让我当选手代表,这不明摆着要看我笑话吗?可关键是,我已经赢了四件,而且还是一路在接着赢,你们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搞不懂。

不过不管搞不搞得懂,大会的安排还是要遵守的。吴迪在一个房间里接受了几名记者的专访。

一阵没有营养的对话之后,一名记者终于问出了让杜肯他们担心的问题。

“请问吴迪选手,关于最后一件珍品,英王权杖的争夺,您会参加吗?”

“这个……不好说,不过我可以明确一点,那就是一切看状态。如果这场比赛能够取得比较好的成绩,我想,下一场我应该会参加的。”

“哦?吴迪选手的比较好的成绩是指……”

“我参加了五件珍品的争夺,赢得了其中的四件,所以,最少要挺进决赛才能算是比较好的成绩吧?”

“哦,我想应该是这样。如果作为四冠王都不参加最后一场比赛的话,我想,很多观众会和我一样,对此非常失望的。所以,我希望接下来您能够一路过关斩将,不但能够顺利挺进决赛,而且还能力压群雄,捧杯而回!”

“呵呵,谢谢,谢谢您对我的鼓励。如果真的能够做到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一句,最后一场比赛我一定会参加!”

“谢特!老子是让你去试探他的意图,不是让你去给他祝福的!奶奶的,这个傻逼记者是哪家报纸的?给我找个由头把他们的采访权给我取消了!”

监控室里,杜肯看到居然还有人敢祝愿吴迪一路高奏凯歌,登时忍不住了。

“这家伙……好像是晨报的吧?他们的正牌记者今天请假了……”

“那就禁止这家伙以后再参加采访!”

里梅斯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是小问题,先放一放。大家都听到了,吴迪说至少要进入决赛才考虑参加下一场,这应该是他的真心话,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总监们都沉默了,总不成为了一个想当然的设想,就真的把吴迪这个危险的家伙放进决赛去吧?要知道,状态和运气这个东西可实在是说不准,万一这家伙一路狼狈,就偏偏在决赛里人品大爆发了呢?

“这样,我们先按照计划执行,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调整。如果最后其他三名参加决赛的都是我们的人,那就算是把他放进去又能怎样?”

最后,杜肯一锤定音,走着瞧。

吴迪的房间里,一直坚持着看完比赛的严驹等人心情沉重,他们虽然不懂赌术,但是因为和吴迪关系亲近,大概也能看出一点问题。那就是,吴迪的状态确实大不如前了。

“怎么办?眼看着比赛就要结束了,他居然出现了这种状况……”

没事,谁都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待会儿小五回来的时候大家最好不要再提比赛的事情……”

“嗯,大家就当做没有看到吧。反正老祖宗的东西已经全部到手,这最后两件,得了是锦上添花,没拿到也不算失败,我们尽量还是不要在给他施加压力了。”

结束完采访,吴迪终于有时间琢磨比赛中遇到的那些情况了。场上思考的时间不足,这一清静下来,他立马就发现了问题,那个刘易斯之所以能够处处克制他,应该不是因为水平高的缘故,反而更像是误打误撞……或者,他是在故意放水……故意放水?为什么?

任他拥有两大异能,也没办法猜测出这居然是死对头杜肯他们的刻意安排。所以,当他走进房间的时候,已经将这个问题抛开了。不管怎么样,他赢了,这就是结果。而且,虽然运气不好,牌很差,但是如果在打法上多多注意的话,每一轮都还是有赢的机会,仅仅是相比前几场,风险和难度都比较大就是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怎么这会儿才回来?比赛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房间里,一看到吴迪,严驹准备了半天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最后憋出了这么一句。

“呵呵,被大会抓差,作为选手代表接受采访去了。你们怎么了,一个个脸色都这么差?”

“脸色差吗?没有吧?难道是睡眠不足?不行,我要早点睡,否则太憔悴了影响形象,那我先走了啊。”

“我也觉得有点困了,小五,你早点休息……”

王豫皖等人忽然发现,如果不谈及比赛,他们实在是无话可说,连忙找借口遁了。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吴迪和机器猫两人。

“五哥,大家都担心你的状态……”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输赢乃兵家常事,这一点点挫折还打不倒我……不对啊,我好像一直都在赢好不好?真是的,这帮家伙把我都给搞糊涂了。”

第四轮,吴迪仅仅耗时十二分钟,就战胜了对手。因为时间太短,他只是觉得这个对手的胆子实在不小,没有看出明显的异常。

第五轮,耗时一个半小时,他挺进了下一轮。到这个时候,他终于能够确定,刘易斯和这名选手都有很大的放水的嫌疑,甚至第四轮那位,多半也是在放水,只不过没有控制好节奏,让他赢的太轻松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忽然想起师父赛前的那个电话,难道,这些人都是他老人家安排的?哇塞,这都能控制!看来,国家为了拿到这件珍品,真的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啊!可是,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的话,一路靠事先安排的人放水过关,最后就算是赢了,还有他的功劳吗?

“最后两轮,还接着放水吗?”

监控室里,汤姆看了一下剩下的选手名单,问道。

“十五个人里边我们的人有十二个,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接着再放一轮看看吧。对了,注意那个曲飞扬,让约翰去对付他,一定要把他挡在决赛之外!”

第六轮,吴迪依然轻松过关,不过面对这个结果,他再次迷糊起来。有人在暗地里帮他肯定是没错了,但是,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师父,还有待商榷,他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可是,如果不是师父,还能是谁呢?

挂掉电话,吴迪沉思了起来,师父没有帮他,一次都没有。那么,是谁让这些职业赌徒在放水?似乎,能够拥有这么大能量的,除了组织比赛的那几家赌场,就再没有别人了。

可是,赌场方面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这么做的呢?难道,他们是要故意制造出一些有疑点的比赛,然后,万一他又一次拿到了冠军,就以这个为借口攻击他,剥夺他的胜利?可是,这……也太幼稚了吧?

“杜肯,我看这最后一轮就没有必要再放水了吧?还是那个问题,这家伙现在状态是差,可是万一进了决赛运气大爆发了呢?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冒险,为了一件还不确定的东西把这件确定的搞丢了就麻烦了。”

里梅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得到了汤姆、威廉两人的支持。

“其实如果决赛是三对一的话,就算是放他进去也没什么。不过里梅斯讲的也对,我们再也经受不起一丝意外了,所以,还是在最后一轮干掉他比较保险。”

吴迪是因为能够看到双方的底牌,所以非常容易确定对方是否是在放水。赌场方面则更加是心知肚明。可是,其他不能看到比赛全貌的人只看到吴迪状态不好了两场之后,就又是一路高歌猛进,纷纷惊呼狼又来了。

虽然博彩公司方面不能像赌场那样,可以通过监控每把都看到双方选手的底牌,但是他们请来的专家也不是吃闲饭的,早在第五轮的时候,就开始怀疑比赛有问题了。

在第六轮比赛之前,他们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了赌场,提醒他们注意有选手可能会因为其他的原因不能全身心的投入比赛。

第六轮的结果一出来,他们就真的坐不住了。赌场担心的是吴迪能不能再赢走一件珍品,他进不进决赛,最多不过影响风险的大小罢了。可是他们不同啊,一旦吴迪闯进决赛,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超大额的赔付!

已经被人卷走了接近三十亿,而现在,另一把悬在他们头上的大刀终于也即将砍下,这还怎么得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吴迪再次进入决赛!”

这就是他们的态度。

可是,比赛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吴迪的背景又让他们投鼠忌器,那究竟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只能找赌场!所以,可怜的杜肯他们被群情激奋的博彩公司负责人堵在了会议室里,双方吵闹不休,从深夜到凌晨,从凌晨到黎明,从黎明到天光大亮……第七轮比赛,如约而至!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