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荷官出千

没错,吴迪直接扣牌了,因为他这把本来就是在偷鸡。

佩特的牌最后会是一把顺子,而他则是一个对子,虽然前两张明牌就成了对,但最后也仍然只是这一对而已。

不过,佩特的打法也很奇怪,他的前三张牌并不连贯,居然敢直接跟一个对子梭哈,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

按道理,他连上两把十万,一般人都会认为他前三张会是一个三条,可是佩特不但两张牌的时候跟了十万,更是在拿到第三张牌的时候就直接梭哈,这就很有问题了。

吴迪的目光在佩特的两只衣袖里梭巡了一番,没有问题,那么,他的依仗究竟是什么呢?感觉?骗鬼去吧!拼命?这还不到时候啊?

吴迪压下了心头的疑惑,继续观察着另外两人的表情和动作。佩特应该有问题,很多牌都显得比较大胆,这绝对不是一个赌徒在决赛中应有的态度。

只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上半场时间已经过半,领先的依然是小布鲁斯,他目前的赌本应该在980万左右……”

“982万,佩特512,吴迪506,目前局面看起来很平静,但是梭哈的魅力就在这里,平静当中暗含杀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激烈的碰撞。等一下,这一把好像有点意思,吴迪似乎和佩特又对上了。看来,小布鲁斯的980万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啊!”

这一把,吴迪知道结果,他的同花稳胜佩特的三条,所以打得格外小心,生怕对手察觉有什么不对。

同样是三张牌,吴迪两张散牌,而佩特的底牌和其中一张明牌凑成了一个对10。

双方谁都没有率先加注,荷官接着发第四张。

佩特的明牌变成了一对10,虽然还有最后一张,不过无关紧要,他的牌已经定型了。

吴迪的同花牌面较大,他毫不迟疑的扔了十万进场。佩特则稍一思量,悍然直接梭哈!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一把将面前的筹码推了出去,本来下十万还怕你跑了呢,没想到你尝到甜头梭哈上瘾了,真当我不敢硬碰硬吗?

佩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暗喜,干掉吴迪就成功了一半!

第五张,吴迪如愿拿到了同花,不过佩特的第五张牌,却让他不由得苦笑起来,在我面前出千,不嫌死的快吗?

原来,佩特的第五张牌并不是吴迪之前看到的那张黑桃6,而是神奇的变成了一张红桃8!这样,他的牌就变成了三条10加一对8,福尔豪斯,比原来的三条不多不少正好大了两级,稳吃他的同花。

只是,这张牌好像不是他自己换的……

吴迪扭头朝一直没有怎么关注过的荷官看了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三个人都是一伙的,直接合力,用那种王八不伸头的打法就能把他磨死,何必非要把荷官也拖下水,冒险去玩这种把戏呢?

监控室里,杜肯紧皱着眉头,将画面调到了监控荷官的那两个摄像头上。

“这里可能会有问题,他发第五张牌的时候身子稍稍侧了一下,正好挡住了那个动过的监控的角度,这是巧合吗?”

“三条面对赌同花的散牌直接梭哈,打法上没什么问题,不过……”

几个人互视了一眼,一时间都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今天这个荷官并不是上一场那个,而佩特也不是汉密尔顿,如果这一对组合再有问题的话,那他们背后的人该有多大的能量?可关键是,他们之前怀疑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吴迪选手,请亮底牌……”

裁判看到吴迪一直盯着荷官微笑,忍不住出声催促道。

“佩特是福尔豪斯,吴迪最大不过一个同花,底牌亮不亮又有什么关系?裁判先生,直接宣布结果吧。”

小布鲁斯在一边幸灾乐祸,刚刚吴迪悍然应战,吓了他一大跳。梭哈无敌,单挑无敌,一想到接下来就要面临这么可怕的对手,他都快要哭出来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佩特居然能够在正面对决中干掉吴迪,打破了他梭哈不败的神话!

小布鲁斯长出了一口气,能够干掉吴迪,不管是因为运气还是水平,这样的选手肯定也不好应付,不过,对上他总比对上吴迪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好上千倍万倍吧?

面对裁判的催促,吴迪头都没回,他笑吟吟的看着荷官,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又一时间不明所以的话来,

“对,就这样,别动,千万别动……”

演播室里,安吉拉奇怪的看了尼克尔森一眼,问道:

“吴迪选手在做什么?”

是啊,吴迪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他接受不了现实,让裁判别动他的牌吗?可是,正像小布鲁斯所说的那样,佩特是福尔豪斯,他亮不亮牌都输定了,这样拖延有意义吗?

“或许,吴迪选手又要让我们大吃一惊了……”

尼克尔森毕竟是一名老赌徒,一下就猜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届比赛的组织可就实在是太失败了。

监控室里,杜肯反而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由吴迪来揭开实在是最好不过了。因为就在刚才,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们之前怀疑的那个人应该没有胆量和能力去腐蚀这两个荷官,但是,如果这个人换成他们的老板呢?

里梅斯等人的面色依然沉重,杜肯能想到的问题他们一样能想到,可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究竟该怎么跟自己的老板汇报呢?湛卢剑就算是以这种手段收入囊中,那从此也就变成了见不得光的东西,以那个人的身份地位,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非要冒险这样做呢?

“裁判先生,我请求检查荷官先生的右手衣袖,那里边,应该有你想要的答案!”

“哦!卖糕的,吴迪选手竟然指控荷官出千!尼克尔森会长,您说的大吃一惊指的就是这件事情吗?哦,天哪,我简直难以置信,上一场他输了的时候,对手出千让他反败为胜,这一次,他居然直接指控荷官……”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酒吧在吴迪说出这句话后,瞬间变得落针可闻,选手出千还没什么,如果真的是荷官作弊,对于这届大赛,对于组织这届大赛的五家赌场,可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吴迪选手……”

“好了,左手也不要动,我想,里边应该也藏的有牌……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佩特先生的打法显得那么激进,而他偏偏又没有出千的迹象,原来你就是他的靠山!呵呵,我想,你这下麻烦了,你给赌场和自己都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一直没有说话的荷官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他死死的盯着吴迪,喉咙里发出一阵咯咯的声音,忽然,两眼一翻,晕倒在了地上。

几名保安冲了进来,两名控制了同样瘫坐在椅子上的佩特,另两名则架起荷官,从他的双手衣袖里摸出了几张纸牌交给了裁判。

“我卡,这个荷官居然真的藏牌!哎,你们看清了吗?他一共藏了几张?”

“好像是五、六张吧?荷官都出千,谁还搞得赢啊!我卡,这赌场以后真的不能再去了……”

“五、六张?你们太小看他了,左手三张,右手六张,一次性藏牌九张,这个荷官是个绝顶高手。”

“绝顶高手有个屁用,还不是被吴迪一眼看穿了?我觉得,吴迪才是当之无愧的绝顶高手!”

“哎,你们说,吴迪之前单挑不败,梭哈不败,会不会也是……”

“切,你脑子进水了吧?人家那叫水平,知不知道?不行,我要去拜吴迪为师,一定要拜他为师,就他那技术,哪怕只学到百分之一,收拾你们几个也没一点压力……”

安吉拉苦恼的挠了挠头,说道:

“吴迪选手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似乎他的每场比赛都会给我们带来一点意外。第一场决赛,因为四把就梭哈胜了松下靖二,让大家到现在还在猜测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交易,接着他又创造了在本届比赛上大出风头的两张牌把把梭哈的打法,直接杀死了比赛的观赏性,再然后指控对手出千、荷官出千……”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面对巨大的诱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摆正自己的心态的,尤其是你觉得你又有机会的时候……不过,我希望大家不要因此失去的赌场的信任,拉斯维加斯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知名的赌城,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功不可没,虽然……”

尼克尔森不愧是博彩爱好者协会的会长,马上就想到了这次事件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这时候就已经开始替赌场方面开脱了。

对局室中,荷官和佩特都已经被拖了下去,剩下裁判和两名选手大眼瞪小眼,等待这大会的最终裁决。各处酒吧里则因为这个意外的发生差点闹翻了天。电视镜头中,尼克尔森还在徒劳的浪费着口水,监控室里,几名总监也纷纷忙着给自己的老板打电话……

米高梅酒店吴迪的套房里,王豫皖一帮人却高兴地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表达他们此刻的心情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