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扑朔迷离

监控室里,本奇利正满头大汗的一遍遍慢放着监控录像,福尔豪斯输给同花顺没什么,可是,如果汉密尔顿真的出千,这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可是又可是回来,如果真的找不到汉密尔顿出千的证据,那他怀疑汉密尔顿出千就成了推诿责任的借口,对于他来说,这问题就又是一种性质了。

“总监……”

本奇利看到身边的工作人员忽然之间站直了身躯,就知道杜肯他们到了,

“怎么回事?”

本奇利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轻声道:

“总监,是这样,前三张牌我就已经是三条8了,而汉密尔顿的两张明牌却是一张红桃J,一张红桃9,我下注10万,他居然跟了。再然后,我拿到了一张10,他则拿到了一张红桃7,我继续10万,他竟然还在跟注。我当时的分析是他的底牌有可能是一张同花色的10,或者是另外的什么红桃,他在赌同花。”

“然后呢?”

“然后第五张牌发下来,局面一下就明朗了,我又拿到了一张10,凑成了福尔豪斯,而他则也同样拿到了一张红桃10,然后我就梭哈了……”

“你认为你已经有了三张8,他的底牌不可能是唯一的那张?”

“没错,这一把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我们两个的位置相邻,如果他的底牌是8的话,就证明两张8是挨在一起的。当我拿到第二张8之后,汉密尔顿单J下注一万,米勒他们都扣牌了,然后我又拿到了第三张8……”

杜肯没有等他说完,就接了下去,

“也就是说,他的底牌如果是8,那么四张8就相当于是洗在了一起……然后,你的第四张、第五张都是10,而他的第五张也是10,那么10也被洗在了一起,所以你怀疑他出千?”

本奇利坚决的点了点头,里梅斯则抢上一步,拿起桌上的鼠标,开始慢放监控。

“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的底牌果然是红桃8,我输了……”

“你他妈的猪啊!我当然知道是你输了,不输你能在这儿吗?老子问的是你分析完之后采取了什么策略!”

本奇利害怕的眨了眨小眼睛,结结巴巴的迟疑道:

“分析完之后我就梭哈了啊……”

杜肯翻了个白眼,无奈道:

“好吧,然后呢?”

“然后他就跟着梭哈了……”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蠢货!”

威廉笑了笑,说道:

“杜肯你先别着急,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的找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接下来我来问吧。本奇利,你梭哈之前留意我们另外两名选手的表情了吗?梭哈之后呢?”

豆大的汗珠瞬间从本奇利的头上流了下来,他当时认为赢定了,哪里还顾得上去留意他们是否会有什么暗示?再说了,那两个既是伙伴又是竞争对手,谁也说不准他们在看到他胜券在握时会不会跳出来捣乱。可是,现在比赛输了,这就变的很关键了……

“牌都是洗牌器洗出来的,按道理说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你注意荷官发牌的手法了吗?”

本奇利一愣,荷官不都是自己人吗?注意他干嘛?

威廉点了点头,笑道:

“结局揭晓后,荷官的反应、对手的反应、你的同伴的反应,以及裁判的反应你都注意了吗?没有注意那么多?那么,你这把输的不冤。里梅斯,这里还要监控赌场,我们到里边分析去吧。”

几个人回到他们专用的监控室,里梅斯盯着大屏幕,忽然说了一句,

“摄像头的角度有问题。”

“摄像头的角度?”

“没错,十台监控里,应该有三台被轻微的调整了角度,而且汉密尔顿似乎对监控的位置非常的熟悉。你们看,如果这个设想成立的话,他的这些显得相当自然的动作其实都是在有意无意的遮挡摄像头,所以,这把牌绝对有问题!”

杜肯等人的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能够调整摄像头的角度而不让监控室那么多的监控人员看出来,那么,这个人应该对米高梅赌场整个的操作流程非常的熟悉,而且,还手握重权!

“安排人手,比赛一结束马上对汉密尔顿搜身!”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们调出了前几场决赛的监控录像,通过画面对比发现果然有三台监控被人微调了角度,而且,从汉密尔顿的某些动作来看,他绝对知情!

“杜肯,这个人应该不难找吧?”

杜肯点了点头,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步的,酒店里连他和老板在内,一共不超过三个人……

“等一下看看搜身的结果,有问题的话我会和老板沟通。”

房间里沉默了下来,这一届博彩大赛,如果只考虑赌场的收入,无疑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共4800件古董,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应该一件都不会留在选手的手中。

可是,从保住珍品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已经大败亏输,而且,最关键的是,输出去的那些珍品里边,有些根本就不是可以靠金钱来摆平的,到时候该怎么办,还是个大麻烦。

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想着里应外合来谋夺珍品,简直是可恶之极,可恨之极!

比赛仍在继续,因为三名选手都比较谨慎,所以局面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汉密尔顿的领先优势也一直维持在一百五十万左右,而时间,却越来越少了。

十分钟之后,上半场结束,他们看到汉密尔顿微笑着被裁判领进了一边的小黑屋。

又过了十分钟,几个人收到消息,汉密尔顿没问题。

几个人面面相觑,汉密尔顿没问题可比他有问题麻烦要大的多!

半晌,阿普尔顿才低声道:

“监控荷官的摄像头好像也被人动过……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处理得了的了,大家都给自己的老板打电话吧。”

“等等,还有下半场,如果他们能翻盘……”

杜肯只说了半句话,但是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他们这个举动就相当于打草惊蛇,对方如果聪明的话,就此收手,这件事情还可以放到以后再慢慢调查。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杜肯他们给了对方一个面子,让对方有时间表明态度,并及时去处理一些后患,那么最终的结果多半就是不了了之,大家相安无事。

但如果对方仍然一意孤行,非要谋夺这件珍品的话,那么,该做的他们都做到了,最后拼个鱼死网破责任也全在对方。

能够让杜肯这么客气,当然不是因为他是个好人,而是因为,那个能够指使动荷官、能够私自改动监控位置的人,在他们没有拿到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又岂是那么好动的?

“可是,杜肯,就算是出了问题,应该也只是你们米高梅内部的问题,而我们如果不及时给老板汇报的话……”

汤姆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这一切,到目前为止还都是猜测,我们没有拿到任何的真凭实据,就算是要汇报,最少也要等到去现场检查过监控之后再说吧?而且,万一,我是说万一,这一切真的都是巧合,那么,你们认为老板他们会怎么看我们?”

“无能、愚蠢、推卸责任……这个可恶的吴迪,都是他,才让现在的局面变的一团糟!”

没错,因为丢掉的珍品数量超过一半,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的老板汇报工作了。而且,最最奇怪的还是老板们的态度,如果按照他们以往的了解,即便是吴迪有这样那样的背景,这样肆无忌惮的捣乱,也一定会被人警告。可是,从丢掉第一件珍品开始到现在,你能从吴迪身上看到哪怕是一点点被警告过的迹象吗?

现场再次沉默,刚刚他们都刻意的逼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到汉密尔顿身上,就是不愿意相信荷官会有问题,可是现在,荷官已经离场,再想做什么都来不及了,没有真凭实据,去和那个人硬碰硬,他们能有几个脑袋?

“那就再等等吧,我建议,监控都先不要检查……”

半晌,里梅斯长叹了一声,

“一锅乱麻,就看看煮到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吧。”

现场的两名选手被召进了监控室,几个人侧面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两个家伙对此一无所知,鼓励了几句就放他们离去了。

两个小时的午饭时间后,下半场开始,两名选手开始收复失地,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双方就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监控室里,杜肯看了面色沉重的几个人一眼,说道: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这件事情,我看就到此为止吧。”

威廉等人点点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吧。丢掉四件珍品,老板们都没有发难,想必是要等到最后再算总账,他们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还是个问题,这种时候再去招惹新的麻烦,无疑是在自寻死路!所以,这件事情能混过去还是混过去算了。

随后的比赛进程彻底的让他们放了心,甚至于里梅斯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或许,监控没有被人动过,那把牌真的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意外?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