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闹剧

“今天,我们看到了一场最无聊的比赛,来自美国的收藏爱好者克罗斯让我们见识到了一种新的打法,但也是一种最丢人的打法,塞勒斯先生,您作为赌坛前辈,请问,对于这场比赛您怎么看?”

“呵呵,我注意到黛西小姐不止一次的提到了一个词语,那就是比赛。没错,这就是比赛,比赛的最终目的就是获胜,那么,为了获胜,选手在不违反比赛规则的情况下,可以采用任何他认为有效的方法去主导比赛!克罗斯的方法虽然让人很无话可说,但是面对开赛以来一直强势的吴迪选手,他的这种做法无可厚非,因为最后他赢了。我相信,对于这一点,吴迪选手一定也没什么意见,因为我记得,他们国家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不管黑猫白猫,能够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塞勒斯先生的点评非常的精辟,不过,再精辟的点评似乎都不能挽救我们的收视率……”

晚上的赌城新闻中,主持人无奈的发出了呼吁,希望大家重视个人的名誉,在被强*奸的时候一定要奋起反抗,同时呼吁大会出台新的规则,限制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两张牌就梭哈的打法,并发出预言,如果长此以往,赌城伟大的赌博事业将会自食其果。

是的,自食其果。不得不说,这个黛西也是一个很有运气的人,因为她竟然预测准了!

第二天,是第六件珍品,争夺埃及眼镜蛇女神雕像的比赛报名的时间,因为鬼丸国纲的意外失利,所以,一大早吴迪的房间里就聚满了人,

“小五,我觉得,这件你就不要参与了吧?我注意到,有不少人到现在为止,一次手都没有出过,他们的目标多半都是后三件,而你现在也只剩下了两次机会……”

吴迪点了点头,笑道:

“本来我就没准备出手,不止是这一件,米开朗基罗的那件我也不会出手,不过我觉得,你们等待已久的机会应该已经到了。”

“等待已久的机会?不明白……”

严驹摇了摇头,局势他早就看清楚了,对于他们这些没有什么赌博技巧的人来说,动辄六、七轮的比赛实在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虽然有外围的赌注支撑,不怕输钱,但是他已经准备放弃剩下所有的比赛了,明知是扔钱还往上上,那是不折不扣的傻子。

“没错,你们的机会!大家来参加比赛,不就是想赢得一件珍品吗?如果实在不能拿到老祖宗的,抢一件别人的也不错,对不对?你们注意到没有,除了《最后的晚餐》和《拿烟斗的男孩》……”

如果松下靖二在场,一定会目瞪口呆,因为,吴迪竟然说出了一番和他们的本田君几乎一模一样的分析来!

“这个主意好,你等一下,我联系一下老刘他们,咱们一百多个人合力,搞不好还真有机会!”

监控室里,杜肯皱着眉头研究着参赛名单,因为意外频出,仅仅只是五轮比赛,他们的九百次机会竟然已经浪费了超过六百次!可是,后边还有五轮,尤其是最后那两件,虽然就算是赢回来肯定也要再交出去,但是其中蕴含的巨大利益,又有谁会不动心呢?

“我建议,少派几个人上场算了,从之前的比赛来看,这一场报名的选手绝对在二百人之下,甚至都有可能少于一百人,所以,我觉得,五个?或者再多一点,十个?你们看怎么样?”

阿普尔顿也在头疼,不知不觉间,九百次机会已经被浪费掉了六百次,现在,他们的排兵布阵居然出现了捉襟见肘的情况!

“那就十个吧!松下靖二被淘汰了,吴迪也只剩下两次机会,他应该不会参与这件珍品的争夺,我想,十个人已经足够保证我们将东西赢回来了。”

各个方面都在算,但是都没有算到他们的对手也在算,所以,没有一个算对的。

下午四点半,面对报名点反馈回来的信息,杜肯彻底放下了心事,还有半个小时报名截止,到现在报名参赛的才一共不到八十人,看来,该好好的研究一下下一件怎么办了。

最后十分钟,报名点忽然风起云涌,大批黄皮肤黑头发的选手从各个方向涌了出来,不一会儿,报名参赛的人数就激增到了三百多人!

“你们他妈的都是猪啊!不就剩十分钟了吗?你们动作稍微慢一点,不就把他们全部都卡住了吗?谢特!谁让你们多开几个窗口的?我!我……气死我了!”

看着激增的参赛人数,了解完情况的杜肯再一次将他的咖啡杯摔到了墙上,或许,这次比赛结束,他就该被退休了吧?你妹,真的是后悔,不该那么贪心,提议搞这个什么鬼比赛……

“这个……应该没什么吧?这些人全部来自日本和华夏,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真正的鉴定师,我觉得安奈林他们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汤姆研究了一下名单,迟疑着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希望吧,不过,我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得不说,杜肯的预感总是挺准确的,所以,第一轮比赛一开始,场面就让所有能够看到全局的人各个目瞪口呆。

因为,那些黑头发黄皮肤选手的打法,和前几天赌场选手对付吴迪和松下靖二的方法竟如出一辙,不管对手是谁,他们出手就是梭哈,还一律都是两张牌梭哈,把把梭哈!

“哦,天哪,我真的该建议电视台转播这场比赛,看看,多么的壮观,一百五十多张赌台,竟然有超过一百张从头到尾都在梭哈!哦,买糕的,我确定,这届古董博彩大赛一定会载入史册,不过不是以一场精彩绝伦的大赛的名义,而是以一场闹剧……”

是的,闹剧!精彩绝伦的闹剧!

监控室里,杜肯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每一次,总会有意外发生,这个没问题,这么多人参加的大赛,没有意外发生才奇怪了。可是,谁他妈的能够告诉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该死的意外!

“我觉得,我们应该发文,在接下来的比赛里禁止使用这种打法……”

汤姆同样被这种壮观的场面搞得目瞪口呆,这还是梭哈吗?干脆大家每个人发两张牌直接比大小算了,这你妈的比华夏流行的诈金花还不如啊!

“我觉得,我们会被当做一个耻辱,载入世界赌博史的……”

“好了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就算是打自己的脸,发文禁止这种打法现在也来不及了!而且,你们看看后边四件东西,再算算所有选手剩下的机会,还可能会出现这种局面吗?哦,天哪,这次比赛简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没错,就是灾难,我看到,安奈林已经被淘汰了……”

第一轮,赌场派出的十名参赛选手中,有两个倒霉蛋倒在了两张牌梭哈的流氓打法刀下,出刀的人,是两名日本人。

第二轮,又有两名职业赌徒被淘汰出局,仿佛不让日本人专美于前似的,这一次出手的是两名华夏的鉴定师。

第三轮,赌场再遭沉重打击,又有三名选手被淘汰出局。

“哈哈哈哈,痛快!他妈的实在是太痛快了!你们没看那个小白脸的脸色,先是红,接着紫,最后青,再最后……再最后又白了,哈哈哈哈!”

王豫皖连胜三轮,笑的格外猖狂。第二轮被淘汰的严驹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也是满脸笑容,形势一片大好,超出所有人预计的好!在三轮比赛之前,如果有谁告诉他会是目前这种局面,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可是,现在他真的看到了这种局面!

三轮战罢,一共还剩下二十四名选手,其中赌场派出的选手三名,阿拉伯国家以及其他国家的选手七名,日本人五名,剩下的华夏选手竟然还有足足九人!

“还有三轮,大家一定要再接再厉,把职业赌徒和小日本统统干掉,包揽决赛名额!”

“不不,这样不好,我们进去三个,留一个小日本,然后我们……嗯?你们懂的……”

吴迪他们这一群,似乎是因为和他一起待久了,也沾染了他一点无敌的运气,剩下的九名华夏选手里边,他们十个人就贡献了三个!

“其实,把把梭哈风险太大,我一般都是看一下牌,觉得有把握了才梭哈……”

穆晓阳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如果能够赢到一件珍品,就算不是华夏的,他也会和吴迪一样,成为民族英雄,被载入史册的!

“吹吧你!刚才谁还给我说把把两张牌梭哈过瘾来着……”

另一名闯过三轮的选手宋世明一脸的不屑下是难以压抑的笑意,老子才是这种打法好不好……

“行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还有更加艰巨的比赛在等着你们呢。一定要注意,不要乱说话,不要得意忘形……”

吴迪的话还没有说完,王豫皖就高叫起来,

“今天晚上我要和小五一起睡,这家伙的运气这么好,随便借一点,决赛的名额还不是手到擒来?”

“没错,我也要……”

结果,四个大老爷们滚在了一张床上,半夜的时候,一直被死死拽住脱身不得的吴迪终于找着了机会,跑到了外面的沙发上……

和他们相同,日本人的大本营也是一阵的欢呼雀跃,五个人,百分之二十的机会,这次,一定要一雪前耻,拿下这件珍品!

相反的,杜肯等几个赌界大佬对于目前的这种局面,实在是无力吐槽了,

“行了,你们根据场上的情况,自己把握吧……”

闹剧的主角们都休息了,旁观的人则刚刚开始热闹,一间间酒吧里,各种小道消息仿佛长了翅膀似的,飞快的四处流传着,

“你们听说没有?选手们已经结成了几大集团……”

“切,你这个消息早就落伍了,我听说,赌场方面坐不住了,大批的高手正在整容,准备入场比赛……”

“我卡,老子实在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了,你小子,说请杀手的是你,说赌场和吴迪谈判的也是你,现在……兄弟们,把他给我扔到一边的啤酒桶里去!”

于此同时,一家家新闻媒体的记者都在咬笔杆子,比赛比成这个样子,你让他们怎么写?闹剧?开玩笑,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这么回事,可是别忘了,这是赌城,是一座以赌为生的城市!如果这么一场重大的比赛都被他们形容成一场闹剧的话,对于这个支柱产业,将会是一个多么沉重的打击啊!

可是,天哪,不让写闹剧,那该写些什么?

第二天,还留在比赛里的选手一个个兴致勃勃,旁观的观众更是乐不可支,新闻界和赌场方面则集体失声……

“我卡,快去投注站投注啊!这二十四名选手个个都是冷门,我注意到,那个叫王豫皖的,这家伙能够赢得一件珍品的赔率好像是一赔一百吧?如果他真的能走到最后,我买上一万美元的话,哈哈,结婚的房子、车子、孩子全都有了!”

“我卡,怎么会还有孩子呢?”

“要你管,老子娶一个单亲妈妈不行吗?”

一时间,十一家博彩公司的投注站又迎来了一拨投注高峰,可惜,王豫皖、宋世明、穆晓阳三个人的赔率因为昨天一个神秘人大额的投注,已经被打压到了一赔二十以下……

第四轮,这三个赔率最低的家伙依然坚挺,纷纷淘汰对手,进入下一轮。赌场方面则再添噩耗,又一名选手死于阿拉伯选手不讲理的刀下。

第五轮,决出了最后六名选手,其中华夏占了一半,赌场、阿拉伯、日本三方面,各剩一名选手。不过很不幸,穆晓阳被淘汰了。

第六轮,赌场的一名选手和宋世明轮空,王豫皖和阿拉伯选手放对,另一名华夏选手面对的那名日本选手,正是之前为松下靖二出主意的本田君。

“兄弟们,革命尚未成功,加油啊!”

王豫皖在给自己鼓劲,机器猫则在一边给吴迪算账,

“五哥,要是他们两个能赢,咱们岂不是又能入账10个亿?这个钱应该没人知道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