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出乎意料

第五件珍品也悬了,这是第一天比赛结束后,所有关注比赛的人心中真实的想法。

因为,一连三轮比赛,吴迪的对手甚至都没让他的眉头皱上一下,而且,松下靖二的势头也非常猛,三场比赛没有一场对手坚持的时间超过两个小时。

对于一个一共只有二百多人报名争夺的珍品来说,两名煞星一起发力,就连杜肯自己都不太看好最后的结果。

比赛之外,更多的人则在关注着新闻发布会公布出来的消息,吴迪悍然投入十八亿美金成立华夏蓝梦——回家慈善基金!

当然,大家关注的重点不尽相同,起码有一多半的人看到这则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原来,赌城日报的报道并不是空穴来风,竟然真的有人能够从这些老奸巨猾的博彩公司手中赢到巨款!

然后,关注闻斓为谁者有之,关注吴迪怎么赢得这十八亿者有之,想向吴迪学习赌术者有之,骂吴迪神经病、沽名钓誉者有之,至于慈善基金本身,关注的人反而少之又少。

但是,相比这些五花八门的小道消息,外媒则给了这个新闻发布会以极高的评价,但是评价的内容也基本上与基金会本身无关。

《纽约时报》在时事专栏中发表了特约评论员的文章,称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举行是华夏有关人权与民主制度方面的巨大进步,因为他们终于有勇气在全世界面前揭开了自己身上的一个伤疤,虽然这个伤疤很小,很不起眼,但总算是一个好的开端。

英国BBC电台也表扬这是华夏政府民主制度的一个重大创新,将拐卖人口的问题公开,并接受民间资本资助,标志着其专政机构公安部今后的工作作风将更加的亲民。不过,文章结尾也提及了执行中的腐败问题,并表示今后会随时关注这方面的消息。

泰国的某小报则趁机大打广告,用大版的篇幅为其国内某医院的某个部门大作宣传,公开宣称欢迎那些曾经的、现在的、未来的华夏人贩子到该医院做变性手术,从而借以逃避即将到来的雷霆打击……

相比于这些新闻媒体,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徒们则要实际的多,他们从各个地方涌出,聚集到十一家博彩公司的投注站门前,强烈呼吁重开有关吴迪选手的盘口。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对峙,终于,一则消息几乎在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拉斯维加斯,BET公司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关吴迪的盘口重新开放了!

“快点,快点去,去晚了说不定又没机会了!”

“急什么啊,现在谁都知道他是大热门,你以为还有机会一夜暴富啊?”

“有没有机会暴富我不关心,我关心的是能不能赢钱!妹的,赔率低怕什么?多买点不就是了?”

“多买点?你准备买多少?”

“有专家分析了,吴迪想赢得十八亿美金,投注额最少也在两亿美金上下,我没那么多钱,就买个两百万玩玩吧。”

“我卡,你公司不是都快倒闭了吗?这笔钱哪来的?”

“你别管了,快点,去不去?要不是等着蹭你的车,我才懒得喊你呢!我告诉你,我可就指着这笔钱翻身了!”

吴迪躺在床上,看着这一则则正常的,不正常的消息,忍不住一阵发笑,现在,这届博彩大赛的组织者估计都快头疼死了,不过活该,谁让他们的用心那么恶毒呢!

不过可惜了,本来杜肯当朋友还是不错的,可是这次事情之后,只怕形同路人已经是两个人之间最好的结局了。

第二天,第四轮比赛结束,吴迪毫无意外的轻松晋级,不过,一直信心满满的松下靖二则受到沉重的打击,他输了,输在一个不知名的职业赌徒手中,大日本帝国抢回国宝最大的依仗折戟沉沙了。

说起来,松下靖二之所以被淘汰,始作俑者还是吴迪。

势如破竹不是?怎么打都打不赢不是?老子豁出去了,不走寻常路,跟你赌运气!

第一天的三轮都没有拦住吴迪、松下两人,让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的杜肯等人急红了眼,所以第四轮一开始,和松下靖二对赌的赌徒就采用了搏命的打法。

说是搏命,也没什么新鲜的,因为吴迪已经用过无数次了,那就是,梭哈,把把梭哈,把把两张牌梭哈!

所以,松下靖二输了,输的很冤,他一直忍了一个多小时,在拿到一对A后悍然反击,结果一头撞到了对手的三条上……

“哦,这么说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还在琢磨着要是在决赛里碰到松下靖二的时候,怎么样才能不露痕迹的再坑他一把呢!呵呵,好,这个消息好!”

尝到了这种打法的甜头,第五轮和吴迪对局的选手果断的也采取了这种打法,那凶狠的气势,饱满的信心,让吴迪一阵的啼笑皆非。他……他打牌可从来靠的就不是运气啊!

强忍着笑,好容易配合着演了一个多小时的戏,吴迪和松下靖二一样,终于被激怒了,不再退让,悍然对梭!结果,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吴迪的运气只怕是和他的名字一样,无敌!

决赛,仍然在吴迪和三名职业赌徒之间进行。

第一把,发完两张牌,吴迪的牌面最小,然后,让他惊奇的事情发生了,第一名选手看了眼底牌之后,直接梭哈,然后,第二名,第三名……

我勒个去!无论吴迪怎么计算,这把他也赢不了,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摇头扣牌,接下来,真的不好玩了。

三名赌徒第一把就完成了合力,一千五百万对五百万,呵呵,就算是把把都输底牌,想要扳回来,这六个小时的时间也不够用吧?

然后,牌局直接进入垃圾时间,吴迪的对手不管牌面大小,不管吴迪是否下注,一律两张牌扣牌!整整三个小时,除了底注,这家伙竟没有往场中扔过哪怕是一枚筹码!

“小五,局势不妙啊,你原来是把把梭哈,压着别人打,结果现在人家不用你压,主动躺地上了,可是你看……”

王豫皖双手一摊,碰到这种无赖打法,不知道吴迪怎么想,反正他是先没辙了。

吴迪苦笑了一声,没办法,他也没办法。你有千条计,人家有过墙梯,面对赌本是他的三倍,又根本不接招的对手,赌神来了都没辙啊!

三个小时之后,赌城的广大赌徒们终于见识到了新打法的巨大威力,躺在地上任人拳打脚踢,到最后他拍拍屁股没事人般的爬起来,反而是整整打了他一天的对手,落得个手断脚折,狼狈出局的结果!

“哈哈哈哈!打得好,你跟我们耍无赖,我就跟你对着耍!记住了,以后碰到吴迪和松下靖二就用这种打法!拼运气,拼运气谁不会?你运气再好,过得了第一关,过不了第二关,过得了第二关,过不了第三关……哈哈哈哈哈!打得好!”

“总监,这个……松下靖二已经输满三局,没机会了……”

“哦?那就更好了,接下来的比赛大家一定要再接再厉,绝对不能再让任何一件宝贝落到外人的手里!”

相对于赌场方面的兴高采烈,日本人的团队中却是一阵的愁云惨雾,华夏这一次一共赢得了三件宝贝,其中有两件都是老祖宗的东西,哪怕是后边一路输到底,也足以骄傲了。可是他们呢?颗粒无收没问题,可有问题的是唯一的一件国宝又让赌场给收回去了!怎么办?

“怎么办?没办法,接下来,拼命!下边的两件全部放弃,给我集中全力,冲击后三件!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一件!”

松下靖二面沉似水,一开始,他以为凭借他的赌术,就算是做不到战无不胜,但总能赢到一两件珍品,可是,现在呢?大赛过半,不但一件没赢到,还将三次机会都浪费完了!

鹤田一郎点了点头,说道:

“大家统计一下,看看一共还有多少次机会,到时候,平均分配一下……”

“不,不能平均分配,这些天,有很多人都没怎么出手,他们的视线应该都盯在后几件上面,松下,我有个主意,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

“凭借我们目前的实力,如果贸然参加后三件的争夺,只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如果我们将目标稍稍调低一点,拿出全部的力量去抢下一件,你说,会不会打赌场方面一个措手不及?”

“抢下一件?埃及的眼睛神女蛇雕像?”

“没错,从之前的比赛看,无论是华夏的珍品还是我们的宝贝,参赛的选手都不算多,我想,埃及人的这件珍品应该也差不多,这种时候,如果我们全力出击,很有可能会有机会。然后,我们再拿着这件东西,去换我们的鬼丸国纲,哪怕就是要添上一些......”

“嗦嘎,本田君这个主意大善!这样,明天大家分散到各个报名点,在最后时刻一起报名,那样,赌场方面想反应也没有时间了,哈哈哈哈,我们大日本帝国,要让所有小视我们的人都付出代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