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诡异的牌局

简单的验过赌具之后,吴迪和松下靖二的比赛开始了。

第一把,只发了两张牌,吴迪连底牌的都没有看,直接梭哈,松下靖二扣牌。

第二把,又是只发了两张牌,吴迪先发言,直接扣牌。

第三把,两张牌,吴迪接着梭哈。

第四把、第五把……第二十二把……

松下靖二都快哭了,吴迪,吴大师,吴大仙,吴祖宗!我知道你是想让我赢,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每把都只是两张牌就梭哈啊!这种运气,我现在真的是没资格去赌啊!

可是,吴迪仿佛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一般,继续着自己的节奏,或扣牌,或梭哈,每把牌都只看自己面前的明牌!

终于,第四十把的时候,松下靖二将心一横,奶奶的,反正进决赛也是一对三拼运气,干脆就先看看我们两个到底哪个运气更好吧!老子也梭哈了!

开牌的结果让松下靖二欲哭无泪,见过倒霉的,没见过像他这么倒霉的啊!

这一把,两个人的牌都很小,都是散牌,但是无比的诡异。因为,两个人的牌面排前三的竟然都是一样大小,单牌K、9、7!

第四张,吴迪的是一张红桃6,很不幸,松下靖二的是一张红桃4。

“不好意思,就比你多了两个桃子……”

吴迪看着满脸幽怨神色的松下靖二,顿时说不下去了,多了两个桃子,这家伙又是这么一副表情,我卡,他不会是那个现在只能在网文界才能看到的珍稀物种吧?

“你赢了,我,我……”

松下靖二扭动了一下身躯,吴迪果断的打了个寒战,迅速的跑到了裁判的身边。不会的,不会的,这家伙就算是那种动物,也应该只喜欢折磨宫女才对……

这一场比赛进行的诡异,结束的也相当诡异。而和这一场古怪的比赛相对应的是,其他的几场比赛无论是从技术性还是激烈程度上来看,都有很多的亮点。因为,那些代表赌场出战的选手互相之间虽然并不都全部认识,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知道对方是自己的伙伴。

伙伴会在艰难的时候相互帮助,可是,当大局已定之时,曾经的伙伴就成了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拦路石。虽然即便是赢到了奖品也要上缴赌场,不过,他们参加比赛的目的本来就是赢得上缴奖品后那巨额的奖金啊!

“谢特,自己窝里斗就一个个精神奕奕,碰到别人就跟一条死蛇似的,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们!”

躲在休息室里也忍不住打开电视的杜肯看到这帮家伙一个个斗志昂扬,不禁想起了被吴迪和松下靖二干掉的那十几个倒霉蛋,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回头一定要通知下去,凭那些家伙这次比赛的表现,他们根本就不配拥有职业赌徒的身份!

第七轮结束,胜出的职业赌徒都接到了通知,谁能够在接下来的单对单比赛中干掉吴迪,谁就将是最后的赢家!

结果,第八轮吴迪遇到了顽强的狙击,比赛耗满三个小时,他仅仅以十万美元的微弱差距险胜,这也是他开赛以来,优势最小的一次。

“你们都看到了,他并不是不可战胜!我相信,比赛如果再延长半个小时,获胜的一定会是皮埃尔。所以,我要求你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一定要打出你们的真实水平,谁要是再敢犯前几场的错误,我们绝对会严惩不贷!”

结果,这一场差距最小的比赛的录像带就成了三百名职业赌徒的教科书,而且,能够战胜吴迪的选手将成为宝贝的得主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也被大家普遍所认可。

当赌徒们自发的掀起了一轮新的研究高*潮的时候,他们研究的对象吴迪,则正躺在床上一个劲的琢磨着,一对三,好难啊!奶奶的,到底是该嚣张到底还是一开始就示弱钓鱼呢?

新的一天到来,第二场比赛的最后决赛也在万众瞩目中拉开了序幕。

吴迪左思右想了一晚上,终于定下了今天比赛的基调。因为需要同时面对三名赌场派出的赌徒,基本上无论他怎么打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但是,恰恰因为他的对手都是一伙儿的,他反而可以打的无比奔放,无比嚣张!因为,当他频频梭哈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一拥而上,而这时候,牌面就将变得简单,而他的机会,也就来了。

第一把,两张牌,坐在吴迪对面的阿德勒率先发言,他下注一万美元。

吴迪的明牌是一张10,第二大,所以第二个说话。他挠了挠头,一言不发的将手边的筹码朝前推了一把,梭哈!

阿德勒笑着看了两位伙伴一眼,三个人默契的同时拿起了自己的明牌,扣牌!

第二把,仍然是两张牌,吴迪最后一个说话,这家伙看了一眼唯一一个投注的布莱恩,想了一下,指了指刚刚推出去一点还没有收回来的筹码,梭哈!

布莱恩笑着摇了摇头,扣牌。

第三把,第四把……

一连十把,吴迪把把两张牌梭哈,三名对手没有一个跟牌。

第十一把,布莱恩看了一眼底牌,一张红桃A,他看了一眼吴迪面前的那张小4,笑着扔了一枚筹码进场,有本事,你再接着梭哈!

排在吴迪前边的阿德勒和博伊德笑了笑,扣牌,你要再敢梭哈就让你赢去,反正也不过就是一点底注。

吴迪果然没有辜负他们的希望,一指面前的筹码,梭哈!

第十二把,第十三把……

渐渐地,几个对手笑不出来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就准备这样梭哈到死吗?

第六十八把,阿德勒看了一眼时间,奶奶的,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干脆,老子跟你拼了,就赌一把运气!

他脑子一热,正准备将面前的筹码推进场中,忽然,赛前几名总监的淳淳教导浮现在他脑海,今天比赛的第一戒律,绝对不准跟着吴迪梭哈!

热血仿佛潮水一般迅速退去,他干笑了两声,伸出去准备推筹码的手臂一个回环,将筹码堆向怀里拢了拢,然后一把将牌扔到了赌台中央。

不是还有下半场吗?休息的时候,总监们一定会有对策拿出来,那时候再出手,就不算犯错了吧?

监控室里,杜肯气的脸色发青,一群蠢货!六十八把连续梭哈,只是赢底注就赢了二百零四万!再加上三个对手的投注,吴迪现在已经赢了二百四十万了!

“还好时间不够了,如果中间不休息,让他一直这么打下去,赢到五六百万的时候收手,岂不是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比赛节奏?”

汤姆摇了摇头,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可是,这很难办啊?跟他拼运气?我们这么大的优势被逼到跟他拼运气,还不如先就这么看看形势再说……”

阿普尔顿也有些迷糊了,就算是换他上场,如果遇到这种局势,多半也是一筹莫展。

“你!”

杜肯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巨大的声音吓了几人一跳,

“就是要和他拼运气!一个人拼不赢,两个人拼不赢,那么三个人呢?”

阿普尔顿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眨了眨眼睛,

“可是,一旦第一个拼运气输给了他……”

杜肯被气笑了,

“阿普尔顿,你今天没生病吧?谁要你一个个的跟他拼运气了?这种局面,只要他敢梭哈,立刻毫不犹豫的就全部跟着梭哈!我就不相信,三个人的运气加一起还拼不过他一个!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你们说,那些赌场都是从哪儿找来的这些蠢货?”

这一下,把阿普尔顿和汤姆都骂了进去,阿普尔顿是因为自己没搞明白,而汤姆则是因为场上的一名选手来自他们赌场。

可是,两个人都没说话,杜肯讲的好像很有道理啊。不过,他们变成这个样子,应该也不全是他们的责任吧?因为赛前,好像有个人郑重的讲过,严禁他们三个跟吴迪拼梭哈的吧?

几名总监都这么迷糊,更别说电视机前的那些普通观众了,这场决赛应该是他们有史以来见过的最诡异的梭哈牌局了。

一个人从第一把开始,嚣张的连续两张牌梭哈六十八把,而那三名对手则被打了个屁滚尿流,居然没有一个敢应战!

最关键的是,他们可不知道这三名选手是一家的,所以,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什么时候这些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赌徒竟会表现的这么没血性,居然会被一项表现懦弱的华夏人给压得抬不起头来!

一间乱的像是鸡窝似的单身宿舍里,一名醉醺醺的中年大汉猛地抄起一个啤酒瓶子,狠狠地朝着面前的电视机砸去!

轰隆一声巨响,电视机的屏幕被打出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大窟窿。窟窿里,一声声轻微的爆鸣,伴随着不断闪现的电火花,充分的映衬出了这个赌博爱好者的愤怒,同时,蠢货、猪猡、笨蛋等等污言秽语仿佛被人狠狠捅了一下的泥地里的气泡,不停的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不过,这家伙虽然气愤欲死,骂人的话反反复复也就那个几个单词,比起华夏国骂那丰富的词汇,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是比赛场上几名选手之间的差距还要大上无数倍啊!

“嗨嗨,你们看,那几个家伙都快被小五给打成没卵的乌龟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