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意料之外的建议

“请问,是吴迪先生吗?”

吴迪正在对付一块烤面包,得到严驹的示意,一转头,看到松下靖二已经走到了身边,而且,还很礼貌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他站了起来,

“没错,我是吴迪,你是松下靖二?”

松下靖二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叔公在我临来之前,嘱咐我如果能见到吴迪先生一定要替他问个好,他说吴先生在古董鉴定上的水平几乎无人能及,所以,想让我帮他转达一个邀请,他想请吴先生参加完博彩大赛后去日本一趟,有件宝贝想让您帮忙鉴定一下。”

“哦?请问阁下的叔公是……”

松下靖二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道:

“不好意思,忘了介绍了,我叔公是松下竹石老先生。他非常钦佩吴先生的鉴定水品,可是没想到,您打牌的技巧也同样非同凡响,真的是让靖二吃惊不已。”

吴迪看他一脸淡然,哪里有什么吃惊的样子?不过,别人这总是在夸他,况且还有松下竹石的面子在里边,也就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一起坐下聊聊?我很好奇,竹石先生那么高的水平,能有什么东西他都鉴定不出来?如果真是他都没有办法,我想,我过去多半也是白跑一趟。”

松下靖二摇了摇头,说道:

“吴先生客气了。叔公的宝贝我也没见着,但是我知道是一件华夏的宝贝,所以可能叔公觉得您的鉴定会更加的可靠一些。而且,他老人家还说过,如果他手里的那件东西是真的的话,那么对于华夏来说,可能会非常的至关紧要,所以,如果吴先生有空的话,请务必到日本一行。”

对华夏至关紧要?究竟是什么古董,居然敢号称对整个华夏都至关紧要?吴迪稍稍琢磨了一下,笑道:

“好的,那就麻烦靖二先生了。请转告竹石先生,如果比赛结束我又正好有空的话,一定会登门拜访。”

“谢谢,叔公说,吴先生如果知道是什么宝贝,到时候一定会有空的。好了,打扰您进餐,不好意思,我期待着接下来能够有幸领教吴先生的牌技。”

“呵呵,我也期待着我们能在决赛中相遇,祝你好运。”

松下靖二再次举手示意后,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这边,王豫皖皱起了眉头,低声寻思道:

“松下竹石?他能有什么东西,居然敢把话说的这么满?”

华夏流落日本的珍贵文物不少,可是能够像松下靖二形容的那样,对整个华夏都至关紧要的,他们实在是想不起来会是什么宝贝。

讨论了一会儿,曾成杰猛地一拍大腿,低声叫道:

“卡,老子想明白了,这不会是小日本在玩心理战吧?你们想,这么多天了,他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赶在最关键的比赛之前找上门来,不是想玩花样还能是什么?老子就说嘛,小日本能有什么好人?奶奶的!别让老子逮着机会,逮着机会不削死他们!”

王豫皖大加赞同,用力的拍了拍吴迪的肩膀,说道:

“小五,不要理他,你现在可是我们华夏唯一的希望,千万不要因为这家伙的诡计分心。待会儿如果能在比赛里遇到他的话,也要加倍小心,这种手段都用的出来,我怕他们真的会不择手段……”

吴迪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们这真的是在耍手段吗?未必,因为他的心中隐隐有着一种感觉,松下靖二说的那件东西,可能真的对整个华夏都有影响,可是,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

上午八点四十,最后一轮的淘汰赛终于开始。

首先进行的是抽签,因为只有七个人,所以一定会有一个人轮空。不过对于这个名额吴迪没有一点的奢望。单对单无敌是一方面,重要的是组委会既然能够每轮都给他刻意的安排一个对手,又怎么会将这个这么重要的机会让给外人?

可是,抽签的结果让他大跌眼镜,随即心中警钟长鸣,因为本轮轮空的竟是松下靖二!难道,这家伙也是赌场方面派出来的选手?

与此同时,监控室里几个技术总监也是相视苦笑,里梅斯耸了耸肩膀,摊开了双手,

“我说用电脑抽签吧,你们都说没问题,这下可好,直接就放进来了一个……”

杜肯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苦笑道:

“本来是安排好了的,可是,谁知道这家伙第一个抽,居然就能将那个号码抽走?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觉得四个人里边最少也应该能进去两个,没什么好怕的。”

里梅斯仍然不依不饶,说道:

“我倒没说一定会出什么事情,我只是建议以后这种比赛还是要用电脑来抽签才能实现绝对控制。行了,你们不用看我,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看比赛,看比赛……”

吴迪这一轮的对手是那个分析过他表情和小动作的长发青年,名叫库克,是威尼斯人酒店培养的年轻选手。

他和曲飞扬等人差不多,之前在职业赌坛中已经初露头角,如果不是因为《独立宣言》和英王权杖的出现,导致赌场方面放松了标准,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这次比赛。

也正因为这样,他对这次难得的机会格外的珍惜,也同样因为如此,他对于自己被安排在《永乐大典》这样无关紧要的东西的争夺中出场颇为不满。但是作为一名职业赌徒,他很好的隐藏了这种情绪。

不过,对于吴迪这种明显是靠运气才走到这一步的家伙,他心中的轻视也不是简单的一次录像分析就能打消的。没错,他就是认为吴迪能走到现在靠的是运气……或者,还有一点点的技术?可是,就凭他那点可笑的技术,能够阻挡住他前进的步伐吗?

大马金刀的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的嘴角浮起了一丝轻蔑的浅笑,他马上就会让这个幸运的家伙认识到,运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吴迪没有想到这次的对手竟然会有这种想法,在他的眼里,库克和之前碰到的那些人没有任何区别,仅仅只是又一个送死的倒霉蛋而已。他还在回想刚刚抽签时的情景,似乎,松下靖二抽到轮空位置的时候,场内的几个选手好像都有点吃惊,难道,他不是赌场方面派出的选手?

清脆的铃声响起,比赛的时间到了,象征性的检查了一下赌具,和库克打了个招呼,吴迪懒洋洋的坐了下来,希望吧,否则的话,如果在决赛里遇到的对手都是赌场方面安排的选手,那还真是有点让人绝望啊!

第一把,他随意的看了一眼底牌,扔了一万的筹码上去。

对面的库克看到他的动作,心中冷笑了一声,小心翼翼的看起了底牌。轻视对手是一回事,但是,在这种单对单,又只有三个小时时限的对局中,如果仅仅因为轻视就乱来,可不是一名经过多年严格训练的职业赌徒应有的态度。

“跟一万,另外,大一万!”

库克放下手中的纸牌,捡了两枚筹码扔到了赌台上。

吴迪的嘴角浮现起库克熟悉的笑容,他拿起一枚筹码把玩了一会儿,笑道:

“能够走到现在的都是高手,那么……我不跟,呵呵。”

库克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这种笑容不是应该在胜券在握的时候才露出来的吗?这会儿就笑的这么开心,这是什么意思?

第二把,又是吴迪先说话,他直接扔了一枚十万的筹码上去,库克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第三张牌,仍然是吴迪先说话,他在筹码堆里挑挑拣拣,又扔了一枚十万的筹码上去。然后,在双方都拿到第四张牌后,他更是变本加厉,非常干脆的押了一百万上去!

这时候,连跟两轮的库克终于犹豫了,他死死的盯着吴迪的眼睛,在看到对方嘴角逐渐绽放的笑意后,迟疑了一下,扣牌了。

监控室里,杜肯的脸色沉了下来,因为,他已经通过监控看到了双方的底牌,这一把,吴迪偷鸡了!

“这家伙,原来也不是不会偷鸡啊?只是,他坚持到这会儿才用,是知道我们一直在监控他的比赛吗?还是说,他就是个名符其实的大心脏?”

来自巴黎-拉斯维加斯酒店的汤姆同样注意到了吴迪的举动,皱了皱眉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想,应该是猜到我们会分析他的打法了吧,不过,想凭这种小伎俩就战胜库克,很明显是不够的。”

威尼斯人酒店的技术总监威廉适时的表达了对库克的支持,因为这是他们酒店安排的选手,而且,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小家伙,除了平时稍稍有点傲气之外,心理和技术在这一拨年轻人当中,还是非常突出的。

第三把、第四把、第五把……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比赛进入了一种相对平衡的节奏,双方你来我往打的热闹,但是,两个人面前的筹码,几乎就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变化。

看到吴迪又一次大了自己十万筹码之后,库克终于有点不淡定了,整整两个多小时,两人之间的差距始终维持在二十万上下,这种堪称神奇的事情,让他真的是有点难以捉摸。难道,这家伙的技术真的会有这么高?可是,看他那种随意的态度,这真的不是运气吗?

“跟十万!”

他决定不再保守,三张牌里有一对老K,而对手则是赌顺子的一把小牌,绝对可以赌一把。最关键的,对于这种节奏,他已经有点害怕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那么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万一这家伙还是这么的滴水不漏,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第四张牌到手,吴迪随意的看了一眼,直接扔了一百万上去,小顺子对三条老K,算是一把冤家牌了吧?这家伙会怎么处理呢?

从库克前边的举动,他知道赌场方面绝对已经将他之前的比赛分析透彻了,可是,只要他们不是猜到他有透视眼,这种分析就算是再多又有什么用呢?而且,退一万步来看,就算是他们放飞想象,最终猜到他能透视纸牌,可是这种单对单的比赛,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库克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看了一眼面前的明牌,一把将所有的筹码推了出去,

“一百万,我跟,另外,梭哈!”

吴迪面色严肃的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然一笑,随手将面前的筹码推了出去,

“好吧,那就看这一把吧。”

监控室里,威廉猛地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监控的画面,还有一张牌,这家伙的顺子还缺一张卡张,他竟然敢打的这么奔放?

最后一张牌发了下来,吴迪轻轻的挑开了底牌,笑道:

“小顺子,你应该是三条K吧?那么不好意思,我赢了!”

半个小时之后,进入决赛的四名选手全部产生,他们是吴迪、松下靖二,还有那个曾经在监控室里对吴迪做过总结发言的身穿红色短袖的青年艾迪斯,以及另一名由纽约客赌场派出的年轻选手安奈林。

“好了,结果总体来说不太好,不过有两个人进入到最后的决战,已经可以确保我们的胜利了。最后半个小时,我希望你们能在这个时间之前就确立不可动摇的领先优势,但是,只要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保险,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

午饭后,杜肯等人将艾迪斯和安奈林叫到了监控室,再次重申了自己的安排。而吴迪,也在远离酒店的一家路边的咖啡店里接待了一名不速之客。

“吴先生,对于这次比赛,我想,您应该有着清醒的认识吧?”

将几乎遮住半边脸颊的墨镜放在桌上,松下靖二喝了一口咖啡,紧紧的盯着吴迪的眼睛,问道。

“哦?靖二阁下,请问您指的是哪一方面呢?”

松下靖二笑了一下,双手环抱杯子,轻轻的搓了一下,说道:

“我的目标是鬼丸国纲,但是,按照我们赛前的计算,如果没有配合,这件东西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到我们的手上。吴迪先生,我知道你们和渡边野人他们打过赌,双方会在赛后进行一场盛大的赌剑比赛。虽然,我并不支持这种幼稚的举动,但是,想将自己的国宝收回这一点,我想,您的心情应该和我一样迫切。所以,今天的比赛我会在一个合适的机会输给你,作为回报,我希望吴迪先生能够在鬼丸国纲的比赛中帮我一把,而接下来,我会在湛卢剑的角逐中全力以赴,争取能够再次和吴迪先生合作。”

吴迪轻轻的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不得不说,松下靖二的提议很有诱惑力,那么,到底要不要和他进行这个交易呢?

松下靖二说完后,没有再看吴迪的表情,而是直接站了起来,鞠躬,然后倒退着走了两步,告辞。他相信,只要吴迪不傻,这个提议他就一定不会拒绝!

两件换一件,虽然后边的湛卢剑还不知道能不能进入到决赛,可是,有这一件足够体现自己的诚意了。

“五哥,我觉得这次机会不能错过,否则的话,万一……”

“呵呵,谁说我会错过这次机会?不过,对于他的这个提议,我可是没有当面肯定的答复哦。如果我们利用他拿下《永乐大典》,然后再将鬼丸国纲抢到手的话,你说,这个小日本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这……”

机器猫目瞪口呆的看着吴迪,这么做,似乎有些不那么仁义啊?不过,他随即就为自己的五哥找到了理由,奶奶的,跟小日本还用得着讲什么仁义?就算五哥真的这么做了,那个臭屁的家伙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呵呵,说的好,就是臭屁!我就是看不惯这家伙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臭屁模样!不过,猫猫,好像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啊?”

“嘿嘿,五哥,这一把是这样,不过,鬼丸国纲嘛,或者,你运气不好,第一轮就输掉?”

吴迪摇了摇头,说道:

“你去告诉他,如果在《武定兰亭序》的决赛中没有日本选手的身影,我也不能保证我就一定能够进入鬼丸国纲的最后争夺。”

机器猫一愣,随即嘿嘿的低笑了两声,这些话,还是等到五哥赢了第一件宝贝再说吧,那时候,这个小日本不就真的骑虎难下了吗?

下午两点,争夺《永乐大典》的决赛准时开始,杜肯等人整齐的坐在了监控室里边,而严驹他们,则一齐来到了吴迪的房间,和机器猫、麻雀一道,聚集在了那个足有六十英寸大小的液晶电视前边。

第一把,吴迪直接扣牌,松下靖二则依靠一对小6将底注收入囊中。

第二把,艾迪斯则在第四张牌的时候胜出。

第三把,松下靖二直接砸出十万筹码,吓跑了其他三个人。

当荷官将筹码拨到他的面前时,这家伙笑眯眯的抓起了一把筹码,环视了一周,那种得意的表情,让艾迪斯很是气愤,不过安奈林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这家伙真的这么轻浮的话,他又是靠什么走到这一步的?这种时候,演这种戏有意思吗?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