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监控

第一轮,被淘汰的倒霉蛋一共一百二十人,不过,等到最终比赛结束,他们就会发现,其实他们才是幸运儿,因为,他们需要赎回的古董,只有一件……

“他们幸运?妹的,老子就算是进了第二轮,也没打算着出手!我说哥几个,到时候可一定要抵受住诱*惑啊!”

王豫皖猛地叫了起来,严驹等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齐齐给了他一个后脑勺,口是心非的家伙!

明天就是争夺第一件珍宝《永乐大典》的日子,当天下午五点,报名参赛的选手名单公示在了网站上,几乎所有来自华夏的鉴定师悉数报名,其中就包括事前叫嚣的最厉害的王豫皖。

“你妹,这该死的小日本,老子就知道他们不安好心!”

报名参加《永乐大典》争夺的一共有四百二十七人,其中除了一百一十三名华夏选手外,来自华夏邻国日本的选手竟也多达七十五人,这个发现,让严驹他们都深感愤慨。

“奶奶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好好分派一下,一定要留下足够的人手参加他们的那个鬼丸国纲的争夺!老子可没忘了,事后还要比剑呢!”

王豫皖这么一说,严驹等人的心情陡然沉重了起来,是啊,还要比剑,可是,只是华夏的宝贝就有三件,到时候,该怎么取舍呢?

晚饭的时候,吴迪忽然接到了军师的电话,这家伙虽然被安排进了MBA总裁班,没有跟来,不过很显然也在时刻关心着这边的情况。

“五哥,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所以,这第一件宝贝的争夺,你一定要小心。”

“哦?什么可能?”

“五哥,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分析过这些宝贝很可能会是赌场租来或者借来的这回事吗?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75册《永乐大典》,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几家才凑出来的这个数目?”

吴迪一下就把握到了军师所说的重点,随即,眉头皱了起来,

“你是说这75册《永乐大典》是他们从几个人手上凑起来的?也就是说,这件东西应该是他们要必保的了?可是,如果真的是从好几个人手上收集来的,他们干嘛要一次性拿出这么多册?少点也会有人抢啊?”

“五哥,不是我看不起自己的宝贝,可是你看剩下的九件,如果没有这么多册,只怕很难和那些东西保持在一个档次上吧?反正不管真相是什么,我觉得你要小心他们最后作弊。”

吴迪点了点头,是啊,要小心作弊,不止这一件,每一件都要小心啊!

比赛的赛制采用的是单对单对决制,每场比赛三个小时,上午、下午、晚上各进行一轮。每名参赛选手的赌本一致,都是五百万美元,时间到,手上筹码多者一方获胜。

每轮对局的对手采用抽签决定,四百二十七名选手一共被分为二百一十四张赌台,抽到同一个赌台号码的两人对赌,抽到最后一个赌台号码的则幸运的轮空。

这种抽签每轮结束后都会进行一次,直至决出最后四强。如果到时候人数不凑巧,则有另外公平的办法决出。

吴迪第一轮的对手是一名来自意大利的选手,佐拉,是一名真正的鉴定师。

两个人的对决对于吴迪来说,实在是没有一点的压力,他真正需要琢磨的反而是怎样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让他每一轮胜的看起来都有些运气成分,即便可能瞒不过一些人,但最少也应该让人看起来是那样。

虽然,因为他战胜了罗斯叔侄,名声在外,再加上这次比赛每件宝贝的争夺都要经过很多轮,所以其实他隐藏不隐藏都会被有心人注意,但是,能迷惑到一个算一个,说不定关键时候就起上作用了呢?

第一把,吴迪看了一眼底牌,直接就扔牌了。

第二把,他又是看了一眼底牌,直接弃牌。

第三把、第四把、第五把……

吴迪苦笑了起来,看来,对面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强运之人啊,前十把,他竟然没有一点机会!

第十一把,吴迪好像恼羞成怒一般,干脆连底牌都不看了,两张牌一发完,直接悍然梭哈!

佐拉迟疑了一会儿,扣牌了。

得势不饶人,吴迪连续三把两张牌梭哈,佐拉都小心翼翼的直接扣牌,可是,看他脸上的表情,吴迪知道火候也差不多了。

第四把,吴迪还没看牌,就盯着佐拉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不过,这个笑容看在佐拉眼里就成了嚣张的嘲笑,所以,在吴迪又一次两张牌梭哈后,他也悍然跟注!

结果自然不必再说,佐拉带着满脸的遗憾,很有风度的和吴迪握手告别。

时间仅仅过去了二十分钟,第一对决出胜负的选手就产生了,这让和他们同一个房间比赛的其他几对选手很是诧异,不过,吴迪可没什么心情去旁观他们的比赛,和裁判确认了赛果后,他直接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大房间。

这个房间里陈列着参赛选手用来作为赌注的古董,之所以要先来看看,还是因为前几天给古董估价时严驹他们分析的,有可能赌场派出的选手会拿赝品参赛。

当时听到他们这么分析的时候,吴迪的心中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里边似乎隐藏着什么机会。后来他终于想通,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在他们作弊得手后,这就是他翻盘的机会!

一件一件用天书鉴定着古董的真假,吴迪心头的疑惑也越来越浓,看了两百多件,竟然没有一件赝品!怎么会是这样?

米高梅酒店的监控室中,杜肯和他身边的几个中年人面色凝重,他们面前的监控器画面上,播放的正是吴迪刚刚结束的赌局。

“一共十四把,十把弃牌,四把梭哈,每把牌都只发两张,大家说说吧,有什么看法?”

杜肯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一名金发的中年男人,这人是此次参与组织大赛的五家赌场之一威尼斯人酒店的技术总监威廉,也是曾经的两届赌王大赛的冠军。

“看不出来,打的很干净,好像就纯粹是在赌运气,不过,我总觉得他好像能看穿牌面似的,不止是能看穿对手的牌面,而且,好像是剩下没发的牌都能看穿似的。”

杜肯挑了挑眉毛,将目光转向其他三人。

“我的看法和威廉一样,这家伙有透视眼,能够看穿所有的牌。”

看到剩下两人都在点头,杜肯苦笑了一声,

“你们这么说有意思吗?透视眼都出来了,这是你们这些赌王该说的话吗?”

威廉一摊双手,

“那你让我们怎么说?好运的小家伙?好吧,让我们看看他接下来的比赛再说吧。不过我觉得最好先通知下去,所有人都要小心这家伙。”

巴黎-拉斯维加斯赌场酒店的技术总监汤姆皱了皱眉头,说道:

“下一场,给他安排一个自己人吧,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要和他梭哈,打满三个小时,输了也没关系。”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将监控器切换了一个频道,关注起另外的比赛来。

吴迪自然不知道这些,这会儿,他已经看完了四百二十七件古董,竟然没有发现一件赝品!这说明,严驹他们之前的分析都是错误的,赌场没有在这方面留下破绽。其实,想想也是,他们面对的毕竟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鉴定师,怎么会自己给自己设套呢?

上午的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酒店的餐厅里,吴迪他们一帮人聚到了一起。

看了一眼严驹阴沉的脸色,吴迪问道:

“赢了几个?”

王豫皖一摊双手,耸了耸肩膀,苦笑道:

“惨不忍睹,连我在内,十一个弟兄,一共就活下来两个!刚才老杜也打过来电话了,他们那一伙稍微好点,赢了三个,小刘他们倒是好点,二十一个人有十二个进入了下一轮……”

吴迪点了点头,说道:

“好好考虑考虑吧,下边的比赛是作壁上观还是接着参加,这件报名的人应该还算是少的。”

严驹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妈的,一群鉴定师不务正业,跑来和职业赌徒对赌,要不是刚刚输了一件古董出去,我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可是,你让我就此作壁上观又实在是不甘心……”

吴迪呵呵笑了两声,说道: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别这么纠结了,痛痛快快的参加想参加的比赛,就算是全输了,也不过是三百万美元而已,可是,至少我们尽力了不是?”

“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二十分钟就赢了,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啊?哎,教教哥几个,没准我们还真能赢那么一两件回去呢。”

“诀窍?我说我的诀窍就是跟着感觉走你们信不信?反正基本上每把牌发下来之前我就有感觉,这种情况下,当然要跟着感觉走了。”

曾成杰翻了个白眼,这个怪胎,鉴别古董靠感觉,捡漏靠感觉,打牌还是靠感觉……卡!

下午,照例是先抽签,这一次,吴迪抽到的对手是一个灰色短发的精干小伙子,来自美国的皮埃尔。

只是看了一眼对手的坐姿,吴迪就发现,这家伙应该是个职业赌徒。不过这样更好,他巴不得接下来几轮碰到的都是些职业赌徒,毕竟,干掉一个少一个啊。

监控室里,杜肯等人都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面前的四个监控屏幕上,都是吴迪的这一场对决。

第一把,吴迪的底牌是一张红桃K,明牌则是一张方片4,而皮埃尔的明牌则是一张红桃5,底牌是一张黑桃10。

这一把,无论中间改不改变发牌的次序,两个人最终都会拿到一把散牌,其中,最大的就是吴迪的这张红桃K。

“第一把,怎么样都要看看运气,一万。”

因为时间的因素,赌台上最小的筹码就是一万一枚。

吴迪看了一眼底牌,笑道:

“那我就试试运气,跟一万!不过我一向运气比较好,所以,再大你十万!”

监控室里,杜肯几人不淡定了,这小子,怎么一下就改变打法了?难道他有所察觉?

“接着看吧,他和罗斯打的时候也不是把把梭哈的。”

来自纽约客的技术总监里梅斯淡定的说道。皮埃尔是他们赌场秘密培养的新秀,也已经研究过吴迪的录像,这三个小时,应该能看出点什么。

看到吴迪居然没有扣牌或者梭哈,皮埃尔心中也是一惊,不过他随即就淡定了下来,他的任务本来就是摸底,能够让这家伙拿出更多的打法不是更好吗?

可是,一下就大十万,跟还是不跟?

“我的5比你的4还要大一点,这又是第一把,没理由不跟,十万。”

他挑了一枚筹码扔了出去,旁边的荷官将两个人的牌送到了他们各自面前。

这一次,吴迪拿到了一张黑桃8,皮埃尔则拿到了一张梅花9。

“呵呵,有意思,还是我的大,一万。”

吴迪则犹豫了一下,随手拿起了两枚筹码,

“老规矩,跟一万,大你十万!”

监控室,画面定格在吴迪拿起那两枚筹码前的那一刻,

“他在犹豫,是在犹豫梭哈还是……”

“不知道,局数太少,看不出来。不过,罗斯说过这家伙的表情和动作都比较夸张,只是不好判断是真的还是故意装的。”

“接着看吧,就算是他真的是个高手,这么多轮,也总有失手的时候,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赌台上,皮埃尔把玩着手上的那枚筹码,犹豫了起来,这才第一把,就扔进了去了二十多万,照这个节奏,可是拖不了三个小时。计议已定,他抓起牌扣在了桌上,

“我不跟,你赢了。”

两人你来我往了十几把,吴迪没有一把梭哈,但是,始终稳稳的把控着节奏。至此,皮埃尔的精力终于集中了起来,这个吴迪是个高手,但也仅仅是个高手而已。

“应该是没什么好看的了吧?杜肯你实在是太小心了点,就算这小子水平很高,我们也可以每轮都安排人狙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