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第一轮

吴迪看了一眼自己的编号,无奈的摇了摇头,五百二十二号,这……这分明是要枯等一天的节奏啊!

“哈!哈!哈!老子运气果然逆天,这是要得宝的节奏啊!”

身边传来殊无笑意的三声哈哈,吴迪回头一看,却是和他一起上去抽取编号的王豫皖,不禁奇道:

“豫皖兄,抽到了什么好号码?”

王豫皖苦着脸将号码展示了一圈,曾成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我卡,这号码你也能抽到,运气果然逆天!到时候得了宝贝可千万别忘了我啊!”

“忘?老子怎么会忘了你们?快点,都别藏着掖着了,看看哪个兄弟够意思,能坚定的陪着我走到最后?”

众人纷纷亮开手中号码,王豫皖目光一闪,一把揽住了吴迪的肩膀,

“我就说嘛,还是小五兄弟好,你们谁带扑克了,玩两把?”

第一关鉴宝的比赛规则规定,每个房间每次进入一百零六人,所以,五百三十人需要分五轮进入。每个人鉴定的时间是一百二十分钟,加上进出之间耽误的时间,每轮耗时大概要两个半小时。各人按照号码次序依次进入,为防答案泄露,未排到的人则需在现场等候。这也就是说,吴迪的五百二十二号是排在一号房间的最后一轮,需要在现场等足十个小时!而王豫皖没比他运气好多少,抽中一千六百号和他做了难兄难弟。

不过,这么多人,随便这么一抽,能抽中这么一个特殊号码,也确实需要点运气。

严驹面色古怪的笑了笑,说道:

“扑克没带,小说我倒是带了一本,你们谁要看,我借给他好了,哈哈哈哈!”

这家伙,抽中的是六百三十五号,号码普通之极,但是按照现在的分组,恰恰是能够第一批进入房间之人。

再看其他诸人,最倒霉的也不过是第三批完事就可离开,所以一时之间,吴迪和王豫皖成了大家的打趣对象,让他很是无奈。

抽签是在礼堂里举行的,比赛的三个房间则另有去处。折腾了十分钟,第一批三百多人排成了松散的长队,被人领着离开了礼堂。

这次华夏过来参赛的选手大概有一百二、三十人左右,其中有不少在斗宝会上都见过吴迪,不过不像王豫皖等人和他走的这么近,再加上吴迪也怕他们又提起什么联手之类的主意,所以一直没有主动联系,不过这会儿既然到了一处,自然免不了聚到一起热闹一番。

这些鉴定师都是走南闯北,见识广博之人,自然也不缺朋友遍天下的主,所以,他们凑到一起一聊,大赛参赛选手的构成比例大概也就清楚了。

和吴迪事前猜想的差不多,职业赌徒的人数大概在三百到四百之间,剩下的,尽管还有一些常在赌场厮混的家伙,但应该是和职业两字无关。

期间,自然又有人提起联手一说,自有那热心之人去响应,吴迪则抱着严驹留下的那本小说,趁人不注意,默默的找个角落坐了下来。

对于第二轮比赛采用什么策略,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不过可以想象,每一件珍宝都全力去争取肯定是不合适,那样的话,恐怕一两轮之后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成为众矢之的的结果就是,即便那些赌徒之前没有联手的打算,也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慎重考虑。

可是,一共就三次机会,让他故意去输掉一次、两次又显然不可能,那么,剩下的就是这十件宝物如何取舍的问题了。

华夏的三件和最后两件,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要参与争夺的,但是,他一旦将三件华夏宝贝尽入囊中,这后边两件几乎百分之百的会和他无缘,想必,这也是他师父说即便是这三件也可以放弃的真意。可是,就算是他前边故意放过了某件东西,他们就不会作弊了吗?

可是,即便是想作弊,就一定能够成功吗?曲飞扬的消息告诉他至少有五十名赌徒是各个不同的国家派进来的,那么,你又怎么能够肯定,剩下的那些赌场派进来的赌徒不会带有明显的倾向?说不定,他们的心思比曲飞扬这些人还要复杂呢!

另外,除了职业赌徒,其他的那些收藏家、鉴定师也不容小视,华夏的人都知道嚷嚷着联手,那么其他的那些人会看不到这些?一旦他们运气好,有两个人能够进入到某件宝贝的四强,这都是麻烦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想了这么久,到现在还是个无解,只有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礼堂里也逐渐安静下来,王豫皖也拿着一本书,东张西望了一阵,皱着个脸坐到了吴迪的旁边。

“唉,这才一个半小时,还要一个小时才轮到第二批,奶奶的,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吴迪正待说话,忽然礼堂里想起了广播的声音,

“请大家注意,请大家注意,一百三十六号至二百四十二号选手请到礼堂前面列队,一百三十六号至二百四十二号选手请到礼堂前面列队……”

几乎半个礼堂的人都站了起来,看着举着号码牌匆匆走到礼堂前边的百十号人,议论声仿佛垃圾堆上的苍蝇,嗡嗡的响了起来。

“这才刚刚一个半小时,算上进场的时间,鉴定的时间不会超过八十分钟,怎么就轮到第二批了呢?”

王豫皖很显然也没搞清楚状况,就算是要提前准备,这也太早了点吧?而且,为什么会只是一组人?

吴迪想了一下就明白了,他呵呵笑了两声,坐了下来,

“看来,用不着等十个小时了啊,不过,我们还要祈祷,不要有人故意使坏,熬足两个小时才成。”

王豫皖没有听懂,追问了一句,吴迪笑道:

“想想你提前搞到手那份答案,这事儿不就是明摆着的吗?”

王豫皖恍然大悟,看来,他聪明,大家也不都是笨蛋啊!

“原来是这样!对了小五,你猜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

吴迪笑了笑,说道:

“反正我是准备等足十个小时,具体什么时候能轮到,看运气吧。”

“看运气?看什么运气?我猜会越来越快,这一组用时一个半小时,接下来的总不能比他们还长吧?这可是面子攸关!”

“面子,如果有些人故意使坏,或者说有些倒霉蛋没有事先拿到答案呢?这种人不肖多,一个组有一个,就足够了!”

事实证明,吴迪很有先见知名,这一组离开后,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其他两组才被通知准备进场。

王豫皖无奈的嘟哝了几句,歪倒在椅子上翻书去了。

分拨被工作人员领去解决了午饭,吴迪和王豫皖继续等待,果然,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

因为吴迪这边第一组结束的早,所以他比王豫皖早了半个小时进入了一号房间。

一号房间很大,四十件藏品被摆放的很开,工作人员在大家进入之前,就提醒他们注意分散,不要扎堆,否则的话,时间很可能会不够用。

吴迪的号码比较靠后,等他进去的时候,几乎每件需要鉴定的藏品旁边都围了两、三个人,不过,因为空间够大,丝毫不影响鉴定。他随便的看了几件,就发现那份答案没错,那么,前几轮都用足了时间,肯定就是有倒霉蛋没有拿到答案了。

他笑眯眯的每件东西都留意了一遍,暗自点头,确实,没有答案的话,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个能用天书作弊的家伙能够轻松过关,因为这里边最少有三分之一的东西他都没有见过,想必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因为是最后一批,大家早就等的虚火上升,所以,时间不过刚刚过去半个多小时,就有人陆续将答案交了上去。吴迪则没有着急,他将那些没见过的每件都对照答案和天书的提示仔细研究了一番,两个小时堪堪就要用尽的时候,才不慌不忙的最后一个交上了答案。

离去前,他回身看了一眼房间中的古董,接下来,可就要见真章了!

第二天因为要等待鉴定比赛的结果,所以休赛一天。不过,也没让大家多等,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当初公布十大珍品古董的网站上,公布了进入第二轮比赛的选手编号和名单。

“我卡,还真有这么多倒霉蛋啊!”

看了看一下进入第二轮的人数,王豫皖大叫了一声,

“这卖答案的事都几乎公开了,这些人脑子进水了吗?”

严驹摇了摇头,说道:

“能来参加比赛的人,各个脑子里都有水!至于这些倒霉的家伙,我看应该是比较多疑,或者比较孤僻。你想,你在参加一个大考前,忽然有人堂而皇之的找到你说要卖给你答案,你会相信吗?”

王豫皖挠了挠头皮,说道:

“这个跟那个可不一样,事前大家不早就分析过了吗?没有答案,估计一个都过不了第一关……”

“所以啊,我说那些没有拿到答案的人可能是比较孤僻,没什么朋友提醒……”

穆晓阳龇了龇牙,笑道:

“呵呵,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些家伙买到了假答案……”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