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估价的学问

第二天,一群人准备将携带的古董上缴组委会查验时,吴迪才想起了一个他一直忽略了的问题。这次参赛的可是一千六百人,每人三件古董,一共四千八百件,而且世界各国的都有,只是这短短的几天时间,组委会需要安排多少鉴定师才能将它们的真伪一一鉴别出来?

王豫皖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鉴定?组委会需要鉴定吗?他们只需要确定古董值不值五百万就行了。不对啊,你小子连这个都不知道,难道你没签协议?”

“签了啊,不是说每个人都要签吗?可是,那上边没提古董什么事啊?”

“稀奇了,你们谁带协议了?拿出来给这小子看看,难道我们签的还不一样?”

曾成杰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一份协议,递了过来。

吴迪一看,前边的内容和他签的那份差不多,只是后边多了一条,如果选手使用赝品参赛被人举报,后经鉴定属实的话,不但所有成绩作废,取消资格,还要赔付组委会相当于该件古董价值三倍的金额作为罚款。这一切,都由推荐该名选手的赌场作为担保方。

他摇了摇头,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协议和这个差不多,不过没有最后一条……”

这时,严驹走了过来,说道:

“这件事情我知道,有的参赛选手确定的比较早,他们先签的协议没有后边这一条。后来组委会发现如果所有的古董都由他们来鉴定的话,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时间上也不允许,所以就改成了这个版本。但是有些和赌场关系比较好的选手,赌场愿意为他承担这个风险,就没有让他们换合同。小五,米高梅这边应该是相信你不会拿赝品坑他们。”

吴迪这才明白过来,确实,如果没有这一条,只是将这四千八百件古董鉴定一遍,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更别说还有打眼的时候。

宋世明冷笑了两声,说道:

“其实,比赛搞成这个样子,参赛的古董是真是假已经不关键了。你想,赛后还有一个赎回制度,你就算拿赝品参赛,输了之后只要把它赎回来就是了,反正只要组委会有钱挣,它管你是真是假?”

曾成杰愣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五分之一的赎回价,只要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古董扔给组委会,那么,这其中就算是混杂上一些赝品,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参赛的都是些赌徒,他们哪有能力在比赛中去鉴别那些古董的真假?

故意用赝品参赛?吴迪皱了皱眉头,他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好像很关键,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关键在哪里,只好先放在了一边。

米高梅酒店内部就有交验古董的地方,吴迪他们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

“就算是不用鉴定,这估价也是个技术活吧?可是,你们看,他们居然只派了那么年轻一个小伙子,这……有点儿戏了吧?”

严驹伸头看了一眼队伍尽头负责给古董估价的地方,只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忙碌,不禁奇怪了起来。

这时,其他几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禁面面相觑。那家伙似乎比吴迪还要年轻些,难道,他比吴迪还要妖孽?要知道,这些古董可是来自世界各地,就算他们都是华夏顶尖的鉴定师,也不敢说全见过,更别说估准价格了。

正迷惑间,忽然听到前边有人嚷嚷了起来,

“这可是高更的木雕!你看看清楚,高更的木雕你居然才给估价五百万,你到底长没长眼睛啊?”

严驹一摊双手,你看,这边还没说完呢,那边就有选手对估价不满了。

“高更的木雕?我记得除了他那件《年轻的大溪地女孩》拍出过上千万美元,其他的能不能值五百万还是两说呢。”

迟梦华想了想,说道。

“老兄,那哥们拿的好像就是那件《年轻的大溪地女孩》,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

曾成杰眼睛比较尖,已经看到了那个选手的藏品。

看到那名选手义愤填膺的样子,那个负责估价的年轻人笑呵呵的站了起来,问道:

“先生,请问您认为您这件藏品应该价值多少?”

那名选手将拿在手中的木雕举起来,朝身后排队的众人展示了一遍,说道:

“我这件《年轻的大溪地女孩》,三年前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格是一千一百万美元,现在又过了这么久,怎么着也应该升值到一千五百万了吧?”

迟梦华点了点头,一千五百万,应该是个比较靠谱的价格。

负责估价的年轻人满脸古怪的神色,他看了那名选手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好吧,我承认刚刚我确实没有准确的估出这件木雕的价值,我在这里给您说声对不起。不过先生,您能确定它确实价值一千万百万吗?”

那名选手得意洋洋的说道:

“一千五百万?我敢肯定,按照现在的行情,这件木雕如果上拍的话,绝对能拍出超过两千万的高价。不过这次是参加比赛,我也就不难为你了,你给估个一千五百万就差不多了。”

负责估价的年轻人笑着坐回了原位,不一会儿,就将两张填好的卡片交给了那名选手,

“您看看,如果价格没有问题的话,请您在这上边签上名字,我们会按照这个价格给你的藏品归档。”

那名选手看了一眼卡片上的三个价格,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带着自己的三件藏品和一张卡片笑呵呵的离开了。

曾成杰目光一闪,皱起了眉头,居然这么好说话?那待会儿我要是说我这幅宝贝油画价值一个亿,岂不是也能够轻松过关?

吴迪也摇了摇头,这不明摆着是瞎胡闹吗?最后藏品的价格居然凭选手的一句话就升了……升了一千万?不对!我卡,这个傻货,居然自己把自己往死里坑啊!

他拉了拉站在身前的严驹,低声问道:

“严哥,规则上没有说明拿的古董越贵,赌本就越多吧?”

严驹想了一下,摇头道:

“没有,好像不管是多贵重的物件,赌本都只按照五百万美元计算。”

“呵呵,这就好,哥几个,待会万一他要是把咱们的东西价格定高了,可一定要记得据理力争啊!”

“你糊涂了吧?定高了你还要争?怎么?非要像那个一样,价值一千多万,给你定个五百万你才舒服?”

王豫皖白了吴迪一眼,看那表情,分明是把他当成了白痴。

吴迪笑了笑,一幅莫测高深的样子,没有理他。

这时,严驹也笑了,

“没错,我只要求他将我的藏品都定到五百万,够资格参赛就行了,多一分我也不干!”

王豫皖还待再说,迟梦华也想清楚了,他拍了拍王豫皖的肩膀,笑道:

“老弟,看来你还是太嫩了啊!”

王豫皖看了一圈,看到大家都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禁恼道:

“我卡,你们今天集体脑抽了吗?这东西该值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明明价值一千万,我凭什么让他定五百万啊?那亏的五百万你们补给我啊?”

曾成杰做了一个默哀的表情,沉痛的说道:

“行了豫皖,就你这智商,我看还是趁早别参加了,这个帐都算不过来,这不明摆着是去给人送钱的吗?”

王豫皖不干了,气呼呼的一把抓住了吴迪,

“你小子,我看根就在你这儿,你快点给我说清楚!”

吴迪一看他真的急了,低声笑道:

“别急,别急,我问你,你今天是来卖古董的吗?”

王豫皖摇了摇头,

“别废话,赶紧说!”

“大哥,你是来参加赌博的,不管古董价值多少,赌本都是五百万,那么,价格定高点定低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我卡,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他妈的价格越高,将来赎回的价格就越高!卡,那哥们挖了个坑将自己埋进去了!”

“这下你明白了吧?不是那个年轻人厉害,而是这个估价的工作简单!反正不管多贵重的东西,老子一律给你估价五百万!你别说,这个组委会还真的挺人性化的!”

吴迪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前边的队伍,说道:

“你没看刚才人家根本就不和他争执?想要高价好啊,你想要多高?一个亿他都敢给你填!反正这会儿你签字确认了,到时候赎不起,东西被没收了人家挣得更多!”

果然,剩下的这些选手也都是明白人,除了那个自己坑自己的倒霉蛋,排在吴迪他们前边的二、三十号人就没有一个人对年轻人的估价提出过异议。

拍照、填写价格,终于,排在吴迪他们几个最前边的穆晓阳率先完成了估价程序,他一弹手上的卡片,冷笑道:

“不高不低,每件五百万!这下我是真的要慎重考虑吴迪老弟的提议了,实在不行,咱拿着宝贝壁上观,也别白白扔进去三百万美元强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