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寻宝

大渡河是华夏岷江最大的支流,是长江的二级支流,古称沫水。大渡河为高山峡谷型河流,地势险峻,水流汹涌,自古就有“大渡天险”之说。

“紫打地”是地名,是石达开远征军最后的驻军之处,在不少论文与著作中,都有这样的说法,“紫打地,今名安顺场。”。

这是一个误会,因为昔日的紫打地不等于今天的安顺场。

紫打地原为清代松林地番族土司所辖河道七场四十八堡的首场,土司的驻地。公元1902年8月5日(清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初二日),山洪暴发,紫打地街市全被冲毁,难以复建。清廷拨库设2000两在紫打地以东约二公里处重新建场,并乘机改汉名为“安顺场”,取“山地久安,河流顺轨”之意。此时上距石达开覆军已四十年,新场名与石达开已无关系。

那种认为清廷镇压了石达开之后随即将紫打地改名为安顺场,说明此地已经安定、顺从的说法,也与史实不符。

“老鸦漩”也是地名,是石达开远征军真正的最后覆军之处,与“紫打地”两处相距约十余公里。

不过有关这些,吴迪的藏宝图上都没有注明,所以,他们的目的地还是位于石棉的安顺场古镇,他准备从那里沿着大渡河一路寻找所谓的宝藏。

反正不管学术界怎么争论,大家都承认石达开覆灭在这附近就够了,以吴迪现在的强悍,如果真的有宝藏,哪怕就是沉在河里,找到它也不过就是几天的工夫。相比之下,那个刘文暄的宝藏只怕要难找些,毕竟,岳麓山可不像现在一样,有现成的河道可以让你沿着慢慢寻找。

安顺场是当年红军成功强渡大渡河之地,所以现在也是一个旅游景点,住宿条件什么都还算不错,但是吴迪他们的目标是从这里沿河向东,一路都是未开发的崇山峻岭,也享受不到这些福利。

将租来的山地车找了一家酒店存好,吴迪他们稍事休整,就背上行李,踏上了寻宝之路。

大渡河是高山峡谷型河流,地势险峻,流域内沟谷纵横,支流众多,干支流之间组合呈羽状水系。

而且大渡河很多峡谷的绿化都比较差,这固然给他们的行动提供了一定的便捷,但是恰恰因为没有植被,也显得格外的危险。

一行人沿着河谷两边的高地走了半天,就来到了一处完全荒无人烟的峡谷。看着当地人踩出来的一条羊肠小路,机器猫用力的跺了跺脚,这里土壤干燥,踩上去打滑,边坡上更是几乎一株植被都没有。再加上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吹人欲倒的峡谷风,也幸好两位嫂子没有跟来,否则还真是麻烦了。

“五哥,以当时的交通和运输条件,应该没什么机会把东西运到这里藏着吧?地图上显示藏宝很有可能是在河道里,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找条船沿着河找呢?”

吴迪皱了皱眉头,这半天的时间他们差不多走了有五公里,他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用天书和透视眼扫遍河道和附近的山坡,可是至今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难道,石达开的藏宝只是个传说?

“走吧,我们先找到原来的紫打地再说,先在那个附近仔细的找找,看看能不能发现和图上画的差不多的河道,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几个人啃了点干粮,原地休息了一会儿,默默的继续前行。

这是一个大峡谷,用于形容峡谷风光的幽、深、雄、奇四字诀用在这里一点也不过分。吴迪他们去过拉斯维加斯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可是,这里的深度感觉比那个还要高出不少,险峻之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凭高下望,湍急的大渡河仿佛一条蜿蜒的玉带,又仿佛一条雌伏于群山中的巨蟒,这种景色让张飞感慨不已。

“这段时间待在澳洲,遇到很多出国旅游的国人。感觉上我们自己的风景区一点也不次于那些地方,可是,这些人宁肯花费巨资出国旅游,也不愿意支援一下偏远山区的旅游事业。”

吴迪呵呵笑道:

“你这句话已经说明了原因啊。偏远山区,既然是偏远山区一定是交通不便利,交通不便利你让游客们怎么去?就像这个大峡谷一样,有几个人敢徒步穿越的?旅游资源的开发不跟上,有也和没有差不多。再加上,出国有一种猎奇心理,所以这个你实在是怪不到国人的素质上。”

张飞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个道理,也就笑笑没有说话。

“五哥,前边那里好像有个山洞,要不,你们先过去休息一会儿?我往前边探探,实在不行,就在这里过夜算了?”

因为这一次要找宝藏,再加上路线比较明晰,所以他们没有找当地的向导。再说了,找了向导也是沿着其他人走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路再走上一遍,还不如自己瞎闯,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只是这么一来,合适的宿营地倒成了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吴迪看了一下时间,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偏西了,又不知道距离紫打地还有多远,如果那个山洞不算很小的话,还不如就在这里宿营算了。

“麻雀,不用往前探路了,看一下山洞没事的话,就在这里过夜吧。”

这会儿大家都已经看到了麻雀所说的山洞,面积大概有个四、五十个平方的大小,高度超过两米,地面还算干净。应该是有人曾经将这里当做过宿营地,地面上还遗留有一些塑料袋之类的垃圾,不过,打扫一番倒不失是一个很好的过夜的地方。

“成,大牛和机器猫将这里收拾一下,我和麻雀往下探探,看看能不能抓点野味什么的改善一下伙食。”

张飞这家伙在澳洲过惯了山大王的瘾,一有机会就想着祸害野兽。吴迪想起他那出神入化的飞刀技术,也不禁心动。

“我也去!”

听到吴迪也去,几个人迟疑了,进入这个峡谷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完全没有路了,而且,这陡峭的山坡,往下走更危险。机器猫伸头看了看,虽然现在是半山腰,但是距离大河的高度也超过五百米,万一……

“没事,走吧,不会比你们差的。”

看到吴迪坚持,机器猫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截长绳,在山洞门口找了一块大石固定好,吩咐道:

“麻雀先下去,找地方把下端固定好,然后张飞再护着五哥下去。”

麻雀点了点点头,朝下看了一眼。最少要下去三百米左右,才会有一些植被,如果要想捕猎到猎物,起码要下到河谷附近才行。不过,只要能平安度过这一段没有植被的山坡,剩下的路就好办了,就算一时失足,也会被树木止住,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

看着麻雀飞快的朝下速降,吴迪皱了皱眉头,他没经过专业的训练,所依仗的不过是灵气改造过的力量和敏捷,看来,他要下去还要费上不少工夫。

十分钟后,麻雀发来信号,已经找到落脚点,接下来,该吴迪了。

吴迪试了一下,应该比他想的要简单些。绳子被麻雀固定在了一颗小树上,两端一绷紧,他可以像是扶着栏杆一般,慢慢的往下走。

张飞走在吴迪的前边,这样的话,万一吴迪刹不住车,最多也不过撞在张飞的身上。确定了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危险,留在山洞的机器猫和大牛才长出了一口气,开始收拾起来。

下降了大概三百多米,吴迪来到了一处缓坡。再往下,就开始有植被了。靠近他们的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不过再往下,就进入了河谷的森林地带,那里植被的茂盛程度,比危地马拉沼泽附近也不差多少,应该是有不少猎物。

“五哥,要不,你在这儿等着?”

吴迪既然下到了这里,哪里肯干?而且,他跟下来还有目的。在柏林的时候,因为大树的阻隔,天书没有感应出大树上的宝藏,那是不是还会有什么别的东西能够阻隔天书的探测,他也说不准。

正好这次张飞要打猎,他也就顺理成章的一起下来,玩耍之余顺便可以用透视眼仔细的搜索一番。

强行劈开灌木丛的阻隔,三个人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下到了森林当中。

光线一下暗了下来,吴迪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应该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天黑,我们抓紧行动吧。”

不一会,野外生存技能超强的张飞就发现了不少动物活动的足迹,他沿着一行野兔的脚印慢慢的往前走着,吴迪则跟在他的身后,用透视眼四处扫描着。

这里的树木都比较矮,应该跟峡谷的风比较大有关。但是,脚下的土地很肥沃,说不定原来就是河道。

在石达开兵败的这两百多年里,大渡河曾经因为洪水改过几次道,所以,原来的藏宝之地很有可能已经沧海桑田。

那么,地图上标示的地方周围的环境很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运气不好,沿着现在的河道寻找很可能会一无所获。

但是,如果藏宝中真的有大量的金银、兵器,又被石达开沉入河中的话,即便是河水改道,那些藏宝也应该会留在原地。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