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冷瓷

赌矿?这个对吴迪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她们不提这事还想不起来,既然提起来的话,其实可以找个时间去一趟缅甸。现在的政府是限采了,可是,不是还有那个什么克钦独立军组织吗?他们的控制范围有一部分也在矿区。他们需要钱,他需要翡翠,估计到时候会一拍即合。现在关键的是怎么防止这些家伙见利忘义,如果看到他真的采出了大量毛料,直接下手抢就麻烦了。

“这个也很简单啊,和他们合资就行了,为了确保安全,出让一部分利益,就当交保护费了。”

孟瑶皱了皱小鼻子,这个帐她还是算的过来的,干什么只要大家都有份,就好办。

“没错,哪怕投资全都是我们的,最后和他们五五开都划算。只是,要加上一个先决条件,我们有优先选矿权。”

吴迪摇了摇头,孟瑶的想法没错,不过,闻斓这个条件可就有问题了。谁都知道被选过一遍毛料剩下的那就是渣渣,独立军那方面只要脑子没被虫给吃了,就一定不会答应这个条件。

“呵呵,阿迪,你们都钻到牛角尖里了,我的这个优先选择权可不是一块一块的选毛料,而是一堆一堆的选。我记得听他们说过,你在缅甸选毛料的时候,速度快的吓人!这次也可以这样,将毛料按照你的要求摆放成堆,以你的速度,来回看上几遍的话,应该是可以占到一些便宜吧?”

吴迪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岂止是占便宜?这便宜占大发了!就这么办,改天就让麻雀过去一趟先试着谈谈。当然,五五开是底线,谈的好,四六、三七都不是不可能。

“蓝蓝,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的话,蓝梦目前的策略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吧?毕竟我们起步晚,既然借着拍卖会的势头起来了,我怕扩张一停就失了那股锐气……”

“可是,无限制的扩张风险很大,将来一旦某个关键环节出现问题的话,很容易全盘崩溃,珠宝界这样的例子也不少。”

闻斓坚持她的看法,孟瑶却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问题可以从两方面来看,如果是传统的金银钻石为主的珠宝公司,因为利润空间的问题,确实很容易出现问题。可是我们的翡翠成本很低,钻石、珍珠又是自产,应该是问题不大。要不这个先放一放,哪天我们和胡总,邵总单独沟通一下。”

吴迪笑了笑,看来,老胡这次开会还留了一手啊。其实,手下这些公司里边可能也只有他才会心存顾忌,其他的估计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因为其他人的主业都是资源,没这么过麻烦事,最关键的还都是真正的自己人。

“这样吧,晚点我和老胡沟通一下,然后你们再找机会谈谈,这点小问题根本就不是事。”

吴迪这会儿更不敢说他知道胡自力扩张的真正原因了,要是让两女认为他在故意使绊子,以后还有他的好脸色吗?

孟瑶一拍巴掌,猛地站了起来,

“行了,基本上就是这些,汇报完毕!至于我们的最终BOSS大人,我们准备给你放一个月的大假,嘻嘻,不过我们可没时间陪你了!”

吴迪看着喜笑颜开的两女,感慨的摇了摇头,看来,前一阵子的花瓶当腻了,这下发现好玩的了。既然有兴趣,那就好好的玩吧,反正都是些这矿那矿,就凭她们,估计想折腾垮都难。

和胡自力沟通了一下,吴迪开始扳着指头数数,不少老朋友应该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温亚儒和二师兄那一帮人肯定是要去拜访的,原来的同事这一年多来还和他联系的也只有李庆龙一个人,似乎也该给他安排个好位置。师父和干妈那边,要勤加走动,实在没事的话再回老家一趟,吴丹参加夏令营出国去了,老爸老妈两个人过的也没什么意思,又来不了京城……要不,在京城搞个4S店,举家搬迁?

仔细琢磨了一会儿,事情还真不少,不过,都是些轻松的活计,连轴转了一年多,也该休息一下了。

“小五,杨老上山了,明天你过来一趟,把那个枕头打开,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玩意。另外,还有件麻烦事情要找你。”

吴迪这边刚刚安排好一个月的轻松生活,常老就来电话了。麻烦事,师父还能有什么麻烦事?

第二天一早,吴迪就赶到了山庄,果然又见到了杨老。三个人没有多话,拿出那件仿定窑的孩儿枕,直接开工。

杨老拿着一把小钻,在瓷枕底部做好了记号的地方打了几个眼,然后用解石的那种小砂轮开始轻轻的摩擦表面的那层硬瓷。

吴迪奇道:

“杨老,既然要磨,你打那几个眼干什么?”

杨老奇怪的抬起头,问道:

“你小子难道不是认出了这传说中的冷瓷技术,才怀疑里边有东西的吗?还是说你干脆就是凭感觉瞎猜的?”

“冷瓷技术,什么玩意?我当时看到这个瓷枕和别的不一样,居然有底,就怀疑上了。这个底根本就是多余的东西,烧起来要多费不少事,我觉得这里边有古怪,再加上东西又不贵,买回来打开,就算是什么也没有也不会破坏枕面,所以……”

这下,连常老都愣住了,杨老更是苦笑摇头,

“你小子,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看到吴迪一头雾水,常老笑道:

“小五,冷瓷这个名词是我在一本古书上无意间看到的,也没有太多的解释。不过我揣摩着大概就是像金属一样,他们将某种物质溶化,浇在物体的表面,然后冷却后会形成和瓷器表面一样的光泽。你拿回来这件东西,说是怀疑里边有宝贝,我和杨老仔细的对比甄别后,觉得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这种冷瓷工艺。本来,就算是里边没有东西,我们也准备采集一些样本拿去化验的,没想到一钻开,发现里边还真有东西……”

吴迪挠了挠头皮,讪笑道:

“这个还真不知道,我一直还在奇怪,如果这里边真的有东西,那又是什么宝贝,才能够耐受瓷窑里的上千度高温……”

杨老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继续打磨着表面的那层亮瓷,不一会儿,放在下边的白纸上就落了一层厚厚的瓷灰。

“知道里边有东西,而且很可能是书画一类的东西之后,我和老杨已经肯定了,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冷瓷这种技术存在。按照我们的理解,冷瓷基本上就是面上的一层,磨掉后,里边多半是拿其他东西封的口,杨老打这几个孔,应该就是那片东西的边界。等到把表面这层东西处理掉之后,剩下的应该轻轻敲几下就能打开。”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杨老已经停下了砂轮,他拿起一柄小木槌,轻轻的在瓷枕底部敲了几下,笑道:

“果然是用了胶的,不过没问题,早就准备好家伙事了。”

他拿起一边盆子里的刷子,沿着几个小孔,在瓷枕底部画了一个圆圈,笑道:

“小五,你看,中间部分的颜色和附近这些都不一样,应该就是另外封上去的瓷片。你这下可是立了大功了,这些粉末要是能化验出来什么,一项失传的技术可又要焕发青春了。冷瓷,冷瓷,这些古人还真的是厉害,连这玩意都搞得出来。”

吴迪一脸的黑线,看到杨老准备有溶液,他还以为是画拿出来要做紧急处理,没想到居然是溶解胶水用的……

“是啊,这项技术要是研究出来,我估计不但那些制瓷企业要打破头,像老周这样的补瓷专家更是非得疯了不行。你想想,一件破损的瓷器有可能被补的天衣无缝……这种诱惑……”

“只怕是那些制假的家伙们更高兴些还差不多!”

杨老回了常老一句,看看刚刚刷上去的东西差不多干了,就又拿起刷子刷了一遍,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猜猜里边到底藏着些什么宝贝了。”

吴迪原来虽然不明白古人是怎么将东西放进去耐受高温的,但是早就知道是一幅古画,不过这会儿却不能一语中的,就故意说道:

“总不可能又是一幅藏宝图吧?”

“不是藏宝图,我猜是一份绢画,老常,你呢?”

常老摇了摇头,这老家伙,借着原来打的那个孔差不多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逗弄吴迪!

“我估摸着也是一幅画吧,不过是谁画的,倒是可以好好猜猜。”

谁画的?这个问题可就有难度了。瓷枕是大清朝的,那么在它之前的任何一个画家的作品都有可能。

杨老想了想,说道:

“总不可能还是阎立本、顾闳中那些家伙的东西吧?要真是,小五这运气,可是连逆天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了……”

等了半个多小时,一共刷了五遍溶液,杨老再次拿起那柄小木槌,轻轻一敲,一块成人手掌般大小的瓷片陷落了进去,果然,他们没有猜错,这一块是后补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