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破产?

从《独立宣言》和英王权杖出现,吴迪就知道事情只会越来越复杂,现在终于得到了证实。不过,这个结果比他预测的最糟糕的情况稍好了一点,那就是,目前活跃在赌坛的大小赌王似乎被拒之门外了。

但是,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这种情况真的不好说到底是好还是坏。毕竟,这些没有名气的选手更容易被幕后的人操纵。而且,他们没有太强的荣誉感,到时候,几件热门的宝贝很可能会出现联合作弊的情况,也就是说,他很可能碰到选手故意输光赌本给另一个人的情况。

吴迪琢磨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那么,只能希望那些有实力操纵比赛的赌坛大鳄的注意力不在华夏的那几件宝贝上,至于《独立宣言》和英王权杖,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阿迪,自从喂了从危地马拉带回来的草根后,食珠鳅就不怎么喜欢吃珍珠了,那个草根有什么问题吗?”

闻斓看到吴迪终于闲下来了,走过来轻轻的揽住了他。

吴迪皱了皱眉头,不喜欢吃珍珠了?这可是个大问题,草根一共就那么多,如果把这家伙嘴养刁了,上哪儿给他找那么多灵物吃去?

从拉斯维加斯回来后,他就吩咐青蛇将迷幻草根茎磨成了粉,用来喂食食珠鳅。因为两者级别差的有点大,所以每次都控制着,只是喂给一点点的份量。没想到就是这样,也会出现问题。不过这最少证明了一种情况,那就是草根里也含有灵物需要的能量,这么多草根,总能让这家伙升上一级吧?

“不用去管它,那家伙现在胖的都快游不动了,不吃珍珠正好减减肥。对了,这几天上班那个什么罗总没有再去骚扰你了吧?”

闻斓幽怨的白了他一眼,

“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了?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小气鬼,哼!”

“小气鬼?”

吴迪叫起了撞天屈,如果这种事情都表现的无比豁达大度,那还能叫大老爷们吗?

“好,你不小气,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行了吧?”

吴迪奇怪的看了闻斓一眼,这丫头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他,不正常,很不正常……

“不正常你个头!自从上次见过你后没多久,这家伙就辞职了。现在可好了,公司里都在传我被人包养了……吴大公子,这下你满意了?”

卡,包养?这些人也真的想的出来!吴大少这么风流潇洒,女朋友都是双数的,需要包养吗?他们这是嫉妒,一定是红果果的嫉妒!

“要不,明天我再去公司一趟,咱俩表演点亲密镜头,他们看到我这么年轻,自然也就没什么好猜疑的了吧?”

“行了,这件事情我自己能处理,你就别再添乱了。对了,你给瑶瑶打个电话,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

吴迪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好像还有个家伙一直缠着瑶瑶呢!不过这么多天都没听她提起,难道也是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不是他玉树临风的吴大少的对手,自惭形愧,自绝于广大人民了?

听到他问起王文涛,闻斓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件事情,你猜的算是靠点谱吧!不过,王文涛可不是因为某个玉树临风的人才败退的,他败退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个厚脸皮的玉树临风的家伙有一栋更加惊世骇俗的房子!”

吴迪眨了眨眼睛,终于搞明白了闻斓的意思,他指了指自己,玉树临风!他又指了指四合院,惊世骇俗?

闻斓点了点头,拉着吴迪做到了沙发上,笑道:

“那次在机场你们打击过那家伙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联系瑶瑶,倒是试探着给我打了几个电话……”

“给你打电话?侧面迂回,要搞定女朋友必须先搞定她的闺蜜?这家伙什么时候变的那么聪明了?”

闻斓的俏脸稍稍红了一下,王文涛给她打电话可没安什么好心,这家伙,估计还做梦想一箭双雕呢!

想到这里,她狠狠地掐了一把吴迪腰间的软肉,识破了愚蠢的野狼的真面目,没想到被一只看似憨厚的大黑熊给骗了!不过,这头黑熊身上肉呼呼的,貌似掐着还很舒服……

吴迪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只觉腰间一疼,却不知道哪里又惹着了这丫头,正待大声呼痛撒娇,忽然双唇被一片微凉的柔软封住,登时贪婪的吮吸了几口,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别动!”

闻斓轻轻的将他的双手打开,让他环抱着她,吃吃笑道:

“你老实点,我就给你讲个好玩的故事……”

吴迪侧过头,朝她露出了八颗牙齿,一双手飞快的上移占领了高耸的双峰,轻轻按了按,说道:

“好了,说吧。”

闻斓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将自己的手覆盖在了他的手上,说道:

“那一阵他电话打的有点勤,我就和瑶瑶商量着,该怎么让这个家伙知难而退……”

吴迪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们怎么都不给我说?奶奶的,老子最恨这种死缠烂打的了,下次别让我遇到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一阵你正在欧洲。好了,你还听不听?不听我就不说了!”

吴迪用他那带着胡子渣的大脸蹭了蹭闻斓的小脸蛋,笑道:

“好,我不说话了,听你说。”

“嗯,后来我和瑶瑶分析了,这家伙每次见面就像只公孔雀一样,和他那个狗腿子王景阳一唱一和,显摆他多能干,家里多么的有钱……后来,我们就决定在他最得意的事情上打击他一把。”

“后来,一个星期天,我和瑶瑶就主动约他见面,请他吃饭。我们俩开着玛莎拉蒂,青蛇开着Q7在后边跟着,见到那家伙之后,瑶瑶就说在外边吃不如在家里吃……呵呵,那家伙还以为有机会见家长了呢,高高兴兴的就跟着来了。结果,一看到四合院就被镇住了。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吴迪脑补了孟瑶和闻斓联手打击王文涛那家伙的场面,“嘿嘿”奸笑了两声,

“那……蓝蓝,他就没问这是你男朋友还是瑶瑶男朋友的家啊?”

“哼!我们会给他那个空子钻吗?你想,他要是知道这只是我们其中一个男朋友的家,估计还会不死心的缠着另一个吧?所以……”

吴迪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怪不得闻斓说王文涛会给她打电话,原来是在瑶瑶那里碰了壁,居然转过头来追蓝蓝……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廉耻的人?奶奶的,不要让我再见到他,否则一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为了不让他再有机会纠缠,所以我们就直接告诉他,我们两个都被这个宅子的主人包养了!嘻嘻,你能猜到那家伙当时的嘴脸吗?”

当时?吴迪的脸当时就黑了,这个傻丫头,那可是你们的同学,你这么说,以后还混不混了?

“傻子,我这么说你还真信啊?呵呵,我把我哥拉来,让他冒充瑶瑶的男朋友,我的男朋友自然还是你啦……这样,你想,我的家世这么好,而且孟瑶又嫁了进来,他那点小身家,还有什么好显摆的?”

“你是个小富婆,我是个小扑街,那他岂不是应该追的更紧些?”

“嘿嘿,所以我把你的身份也稍稍透露了那么一丁点……我说瑶瑶现在上班的单位就是我男朋友的公司……”

悲剧了,这下王文涛这家伙真的悲剧了。一个连一辆宝马都要拿来显摆的人,怎么受得了这种打击?吴迪美滋滋的想了一阵,问道:

“那后来呢?”

“后来?不是说了吗?没有后来了啊?”

“没有后来了?这家伙后来就真的连电话都没打一个?”

“没有。”

闻斓摇了摇头,从那天那家伙的反应看,应该是被打击的不轻,哪儿还有什么心情再打电话?

“不行,这可不行,身为男子汉,怎么能这么容易就知难而退呢?要不这样,蓝蓝,你再给他打个电话,就说瑶瑶的老板破产了,让他给瑶瑶介绍个工作……”

闻斓一幅要晕过去的模样,这家伙,还有这样咒自己破产的……

吴迪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胡自力。

“老板,危地马拉那座山的开采勘探权拿下来了,不过,专家们考察了那里的交通情况,很糟糕啊。”

“很糟糕?糟糕到什么程度?”

“算上金矿那一块,这两个地方只是修路的投资估计就超过一个亿,然后,如果加上矿区的设备投入、人员成本等等费用,初期投资估计超过四个亿。另外如果想在那边成立您需要的那个规模的金属冶炼企业,只是一笔环境治理的补偿金就高达两个亿,再加上基建、人员、设备,差不多又是两个亿,另外,还需要一个亿的准备金,以应付突发情况,这么算来,想在半年内同时启动那几个项目,至少需要九个亿!”

九个亿?吴迪为自己兜里的钱默哀了几秒钟,刚刚从罗斯叔侄俩手上赢来的一亿四千万美元,还完钟棋的三个亿,剩下的居然还不够这两个矿的前期启动?你妹的,刚才是哪个家伙嚷嚷着瑶瑶的老板要破产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