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选址问题(续)

吴迪将所有的问题又在心里过了一遍,开口道:

“师父,潘家园现在都快被人叫成假货市场了,如果我的博物馆开在那个附近,是不是对于市场的整顿和管理也会起到一个良性的促进作用啊?再加上,之前咱好歹也算是为国家做过那么一点小小的贡献,难道,领导们就不能考虑考虑给开个后门?”

常老正在琢磨他分析的这些大道道,一听到这小子还有心思提他所谓的贡献,不禁怒道:

“你小子的功劳?你小子的功劳还不如你惹得麻烦大呢!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为了给你擦屁股,我们冒了多大的风险?别看现在一切风平浪静,可是,你知道在某些问题上我们做出了多大的让步吗?你居然还好意思给我提功劳?”

吴迪尴尬的挠了挠头皮,那件事情,确实是闹的有点大,可是,师父,后来你们出手干的这一票,可是比我当初还要狠的多啊!

之前他没有想明白,还真的以为干掉青龙会是为了他着想。可是,欧长青有意无意的提点,让他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一个平头老百姓,就算再加上老爸老妈摇篮二女一大家子,甚至算上在澳大利亚出手的那些特种兵、特勤人员的生死,在所谓的国家利益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

国家会这么快的反应,而且,还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攻击,怎么看怎么像是早有预谋。说不定,日本政府都在里边掺了一腿!要不,怎么去解释之后雷声大雨点小的声讨恐怖主义组织的行动?他在澳大利亚的那次行动,最多也就能算是逼迫某些方面、某些人彻底的下定了决心而已!

不过,这些都只能在脑子里想想,就算是以师父对他的亲近,都不能把这件事情摆在明面上讨论,甚至于,连在脑子里想过都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他绝对会成为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中那些倒霉的家伙。

这么想来,师父不给他讲透也是为了他好,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最后他获得利益不就得了?可是,如果一直不提这些破事,就这么干拿脸皮去蹭,他该受多大的委屈?但是,如果不拿脸皮去蹭,他心目中那个自己具备造血功能,甚至日进斗金的博物馆要等到什么时候?荒郊野外的地倒多的是,可是,让他去开个前景凄凉、门可罗雀,甚至每年还要倒贴一大笔钱的博物馆,还不如把宝贝藏家里自己偷着乐呢!

至于说通过交换回收文物,不是他觉悟不高,就算是觉悟再高的人,也总不能让他天天倒贴着去做这些明显更有利于国家、有利于华夏民族的大事吧?

当然,他可以采取另外一种折中的办法,那就是随便在什么地方搞一个破烂博物馆,只要有资格和国外那些博物馆交换藏品就行。可是,从心眼里他真的不想这么做。不说明显的大好事办成偷鸡摸狗般的样子,只是这些交换回来的宝贝,你让他往哪儿放啊?

再说了,就算是真那么做了,如果碰到一个不肖子孙,没有博物馆那个架子在那儿撑着,以后这些宝贝还不知道姓什么呢!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争取,哪怕时间往后推点也没关系,反正那些东西放在人家博物馆里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就算再耽误个几年,又能算得了什么?

正想说话,常老已经笑眯眯的先开口了,

“小五,你如果真的盯上那块地方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我给你出个主意如何?”

吴迪眉头一挑,作为一个合格的公私分明的政治家,师父这次,又能怎样在不违背他的原则的情况下帮他解决这个大麻烦呢?

“小五,你难道忘了即将到来的博彩大赛了?有人可是承诺过,那两件东西只要能赢回来一件,就能答应你三个不违反原则的任意要求哦?既然你把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那大方向上肯定是不会错了,既然大方向上没错,开家博物馆这种利国利民的事,征用点土地应该就在不违反原则这个范围之内吧?”

吴迪的眼睛眯了起来,就是,差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如果他真能把那两件东西赢回来,以华夏目前的国力,估计没有谁能逼着他们把东西无偿的交出去吧?呵呵,只要不是无偿,那么,国家层面的有偿,究竟能够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可就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平头老百姓可以测度的了。那时候,一个博物馆算个屁啊!就算是光明正大的重开天上人间,专门展览活生生的人肉,估计有些方面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吴迪狠狠的点了点头,过去的事情没办法去计较了,关键是就算真的计较,他这小胳膊小腿也拧不过人家一根汗毛。不过,既然这次是汗毛的主人发话,这个机会不用上,也实在是可惜了点。

事情总算是看到了解决的希望,常老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问道:

“小五,你这背后的高参是谁啊?不会是老欧家那小子吧?我看就凭你和小四两个,应该是没这个眼光和魄力……”

吴迪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一弯腰,

“师父英明!”

欧长青就这么简单的被这个家伙给卖了。不过兄弟兄弟,本来就是拿来背黑锅的嘛,要不这一年多的三哥岂不是白叫了?

搞定了这件事情,吴迪也没心思在这儿鉴定那些画都是谁的作品了。师父虽然说是交给他去鉴定,可是,他心里清楚,这可是老人为数不多的乐趣了,他怎么好意思用作弊的手段神速的揭开谜底呢?

“师父,您也知道,我在一些基础知识,尤其是历史方面是比较欠缺的,所以,这些画还是留在这里,您老有时间的话,帮我做个鉴定吧,反正都是自己的,我不着急。对了,我现在就看杨老去,师父,您那幅画可不可以拿来让我先欣赏欣赏啊?”

常老笑了笑,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的很精美的细长盒子,

“给你看了你也不懂,行了,你忙你的去吧,让我再看看这幅画,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吴道子的作品。”

吴迪吓了一跳,吴道子?乖乖,这要真有一幅吴道子的画,那,那……他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去形容这种幸福的感觉,要不,拿天书偷偷的看一眼?

车上,吴迪轻手轻脚的打开了师父让他送给杨老的那个盒子,里边是一幅卷轴。不过一看纸张,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明显是一件近代的作品,而且,近的还不轻,搞不好是建国后的东西。难道,是齐白石、张大千这些大师的作品?可是,这些画也不便宜啊?

小心翼翼的打开卷轴,里边的内容让他大失所望。这幅画是一幅工笔,画的是一名穿着旗袍的妙龄女郎。看笔力,绝对不是什么名家之作,而且,有些细部的处理甚至连美院的学生都不如。但总体来说,人物的神韵表现的还算不错,一看就能让人感觉到这画中女子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大家闺秀。

送这个给一个老头子?难道,这是当年杨老爷子暗恋的女人?可是,杨老爷子暗恋的女人,她的画像怎么会在师父手上?

“这多简单啊!杨老爷子喜欢这个女的,这个女的喜欢常老爷子,五哥,你要是看几部韩剧,这简直就不是个事!”

开车的麻雀抽空看了一眼,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次,没跟着五哥出去可亏大发了,被小翠这个丫头拉着看了半个月的韩剧,这三观都快被扭曲了。

“你小子……”

吴迪笑着骂了他一句,不过细细一想,别说,还真有可能。嘿嘿,待会儿一定要当着杨老的面打开,说不定就能看出来点什么。

从杨老的房间出来,吴迪看了一眼专心开车的麻雀,别说,韩剧还真有点作用,看多了猜这东西简直就跟玩似的。只是,这两位老爷子当年就有这段恩怨,现在居然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看来,革命家的胸怀真的不是他这种没有什么政治觉悟的小人物能够测度的啊!

“五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巴塞罗那遇到的那个学画的留学生?”

“记得啊,好像是叫水天枫吧?怎么了?”

“你当时不是吩咐让小翠当他的经纪人,要包装他吗?小翠前几天跟我说,这一阵收藏很热,她想趁机给水天枫搞个画展,你看怎么样?”

吴迪一愣,之前他是说过这件事,但是儿戏多过认真,没想到小翠这丫头还真上心给鼓捣起来了。对了,前一阵子好像听麻雀提起过她还上了什么经纪人的培训班……

他迟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麻雀,小翠这一阵子花了不少钱吧?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呵呵,五哥这一阵忙的脚不沾地,这点小事怎么能来烦你呢?不过,小翠说水天枫学画很亡命,而且,她也找人看过他的画,说是很有灵性,所以……”

“走,找小翠去,我再看看水天枫的画,如果真是可造之材,这次,咱们干脆就玩个大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