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选址问题

顾恺之是东晋画家、绘画理论家、诗人,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其“迁想妙得”,“以形写神”,以及首次提出的“六法”等论点,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他的画作极多,有隋朝官本《司马宣王像》、《谢安像》、《列仙图》、《夏禹治水图》、《春龙出蛰图》等数十幅,可惜无一真迹传世。

目前传世的《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列女仁智图》等,皆为后人摹本。

可是,这一幅《女史箴图》竟是真迹,你让吴迪怎么不惊喜欲狂?

“这就受不了了?小子,你再看看这幅。”

“《夏禹治水图》,这幅也是真迹!”

“嗯,鉴定结果出来后,杨老头到医院里好好的住了一个星期,然后一出院就被他儿子接走了,说什么也不让再来我这儿了,小五,你说这事怎么办?”

杨老爷子都激动到住院了?我卡,这事可不好办。

“师父,回头我就去老爷子家看看他去,顺便给他包个大红包……”

“红包?你小子,杨老头会贪图你那点红包?这样,我这里有幅画,回头你给他带过去,包管他什么毛病都没有。”

“这个……师父,杨老爷子是因为我的事情生病的,让您出东西多不好,要不,从我的藏品里挑一件带过去好了。”

常老摇了摇头,

“你的画都太珍贵,况且,杨老头要的也不是这个,反正这事你不用管了,你只要负责把画送到就行了。”

吴迪挠了挠头皮,也是,他的画动辄上千万,送起来他心疼不说,杨老爷子也未必会要。本来放着这么多油画是不心疼,可是看老爷子那态度,这玩意送给他保不定哪天就被他拿来擦屁股了。

“对了,师父,差点忘了,那个仿定窑孩儿枕打开了吗?里边有东西吗?”

“没打开,不过我们在孩儿枕的底部钻了一个小孔,确定里边确实藏着东西,因为你没回来,我也就没有替你做决定。工具都是现成的,不过杨老头说过,开的时候他要亲自动手,你看着办吧。”

吴迪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有点难度。师父能够包杨老没病,可是,谁也说不准杨老的儿子看到他这个罪魁祸首会是什么态度,更别说还要忽悠杨老上山了。

暂且放下了这个问题,吴迪的视线转移到了剩下的画上。九幅作品只看了三幅就给了他这么大惊喜,那么,剩下的……师父怎么不提呢?

“这些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考证,唉,老了,精力不济啊!你回来的正好,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小五,这次让我说你点什么好呢?”

“怎么了,师父?”

吴迪一边盯着一幅似曾相识的画使劲打量,一边随口问道。

“你这次的收获实在是太吓人了,我和老杨已经下了封口令,你说,这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理吧?”

吴迪将视线从画面上移开,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那些油画,除了一些有代表性的,其他的我会有计划的逐步找人慢慢交换,至于这些作品,我准备等到博物馆开张的时候,当做神秘藏品现世。”

常老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么处理了,如果这些画作陡然现世,绝对有不少满怀羡慕嫉妒恨的家伙会打着一心为公的旗号明里暗里的施加压力,他们会以这类作品不宜个人收藏或者来路不明为由,动手抢夺。不过,如果等到吴迪的博物馆开张,一旦变成了博物馆的财产后,这些人的很多伎俩就没办法施展了。

“小五,你的博物馆进行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困难没有?”

吴迪苦笑了一声,说道:

“这不现在正发愁的吗?其他的手续都差不多了,就是这馆址,实在是不好找啊!现成的不指望,可是等着批地,也不知道要等到哪年哪月才会有合适的地块出来。”

常老点了点头,说道: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香山附近,最近国土局、规划局等部门联合查封了一块违规的别墅开发用地,如果划出一块给你做公益性质的博物馆,我想这个手续还是很好批的。另一个就是未来的丽泽商务区,作为规划中的第二条金融街,需要有文化底蕴的场馆设施提高档次。这个大地块位于西南二环和三环之间,从地理位置上看要比香山那块交通便利的多,但是,整个商务区的开发时间规划的是二十年,我怕你选了那块地,你的博物馆很可能会迟迟开不了业,就算是开业了也要成天面对着一堆的工地。”

吴迪默默的咬着下唇,没有说话。师父一直在背后默默的帮他解决问题,这让他很感动。不过,他看好的这两块地方都不是他心目中的第一选择,一个太偏,虽然有香山可以拉动人气,但是淡旺季明显,开张之后很难靠博物馆自身的造血功能生存。至于那个规划中的商务区不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博物馆和一堆的金融机构混在一起,以后的前景也未必乐观……

他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实话实说,

“师父,其实我倒是看好了两块地方,只是……”

“哦?你早就看好了地方却迟迟不动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吴迪裂开大嘴,尴尬的笑了笑,岂止是有问题,问题简直是大发了!

“这个,师父,我看好的两块地方,一个是潘家园桥东北角,原来的国际眼镜城那块地方,还有一个是动物园批发市场那个地块。

“嘶!”

这下,连常老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你小子,还真是敢想啊!这两个地方,一个在东三环边上,靠近古玩集散地,如果开设一个博物馆,又有这么多放到任何一个博物馆都称得上镇馆之宝的珍品坐镇,以后自身的造血能力绝对不用担心。

另一个干脆就离西二环不远,更是和动物园面对面,和天文博物馆、自然博物馆展览馆比邻,容易形成一个参观游览的集群,以后也不用贴钱。

而且,这两块地方随着京城的城市化进程,已经成了京城政府的心病,早晚会动手清理。这小子能看中这两块地方,不能不说是有点前瞻性的眼光。

可是,目前的动物园批发市场的动迁刚刚提上议事日程,眼镜城的处理甚至还是个简单的意向,他这会儿就提出来,不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要动这两块地方,别说是他这个小字辈,就算是以他老常现在的能量,如果没有合适的机会,也根本就不可能弄到手。

仔细的盘算了一会儿,常老摇头道:

“小五,你另外再选地方吧,这两个地方虽然有动迁的想法,但是你也知道,这牵扯着上万的商户,可不是说迁走就能迁走的。再说了,这里都是日进斗金的黄金路段,就算是将来有一天转让,你一个开博物馆的,拿什么跟别人争啊?”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师父这样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不过,这两个地方可不是他自己选的,这是欧长青给他出的主意,对于师父这种担心,欧长青也早就帮他分析透了。

目前,两块地方的搬迁确实是还停留在纸面上,但是,一旦有人在背后强力推动的话,一两年之内政策落地还是很有可能的。

分析这个问题,最主要的要从京城未来的定位来考虑。

京城未来的定位是成为能够在社会、经济、文化或政治层面直接影响全球事务的世界级城市。

但是,在京城迈向世界级城市的过程中,因为经济总量和城市规模的急速扩张,产生了严重的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城市病”,至少从目前来看,某些方面的发展已经完全背离了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世界级城市的理想。

而其中,不服务京城本地的一些低端业态,也就是这些所谓面向全国的批发市场,聚集了大量的外来流动人口,是造成局部地段交通拥堵,管理混乱的罪魁祸首。

另外,除了政府治理首都的需要外,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人力成本、租金成本和电商压力下批发市场利润下降甚至亏损,也使商户开始考虑政府倡导的转型升级。

虽然这些批发市场的搬迁牵涉到万千商户,是一个大工程,可是从目前来看,外迁是一定的。只不过,什么时候开始迁,这个就要看背后的推手有多大的力度了。

相对于动物园批发市场的规模而言,潘家园附近的眼镜城是最有可能被拿来做试点的地方。那里只有一栋破旧的单体大楼,临街的门面甚至还是简易的工棚式房屋,已经严重的拖了城市建设的后腿。而且,眼镜行业的非法暴利因为新闻机构的持续曝光,也让广大市民颇有微词,就更不要讲那些专门制假售假的商家在其中也占了很大比例这个几乎公开的秘密了。

抓住了这个大方向,再加上吴迪的博物馆和潘家园的古玩市场搭配实在是相得益彰,而且需要的面积又确实不是很大,只要有人能够将议题转移到这个方向,背后的推手再努努力,近一两年之内还是很有希望成功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