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迟来的统计

第二天一早,吴迪就见到了那几个和严驹他们打赌的日本人,这里边,还有他的一个熟人,正是前一段时间在德国输给他一件油画的鹤田一郎!

和严驹他们大眼瞪小眼的几个人日本人身后,跟着一群同样黑头发黑眼睛的亚洲人,看数量最少也有四五十人,想必这就是那几个家伙的底气所在。

吴迪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也就比昨天多了大猫小猫三两只,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在团结性这个单项指标上,双方差的还真不是一点半点啊!

因为双方的冲突是发生在餐厅里,所以,今天早上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双方打赌的内容,这刻,他们自然是众人聚焦的中心所在。

吴迪微笑着听着周围传来的议论,这些人,可不一定就是最后参赛的对手。因为那些所谓的赌徒绝对不会真的关心这些东西的真假和好坏,而组委会又知情达意的并没有规定必须是参赛者才能参观,他们认牌不认人,所以,这些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真正的鉴定师或者收藏家。

正因为这样,这些人的议论也显得很有意思,很有见地。他们的声音让那伙日本人很快就气的各个脸红脖子粗的,因为,虽然还没有见到湛卢剑,但是几乎就没有一个人认为鬼丸国纲会是湛卢剑的对手。而这也恰恰是大家对历史上两国国力对比的真实认识。

不过,这样的结果对于某些热衷于否认、篡改历史的家伙来说,可就有点难以接受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一群日本人的身边,几乎没有一个外国人的存在!

吴迪的眉头皱了起来,还没有真正开始呢,就出现了这种局面。可以想象,一旦比赛真正开始,那些输掉了自己的藏品同时又输掉了机会的人,将会多么的痛恨击败了他的对手。

看来,这次必须要大包大揽了,否则再让他们多举行两届的话,整个收藏界还不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恩怨情仇无比纠结的是非之地?

随着散乱的队伍慢慢晃进了大厅,吴迪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湛卢剑里里外外好好的透视了一遍。很好,没有锈蚀,没有暗伤,而且,从那致密的结构和锋刃偶现的寒光来看,这应该真的是那把自岳飞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落的名剑湛卢!

天书的答案证实了他的鉴定,吴迪终于放下心来,如果拿前几天看到的鬼丸国纲来对比的话,两把武器最少差着一个档次,他们如果不做什么手脚的话,绝对输定了。

可是,他们能做什么手脚呢?难道,他们打着和军师一样的心思?让高手来挥剑互击?吴迪撇了撇嘴,真不是小看他们,野原新之助就是他们的顶级高手了吧?可是按照张飞他们的说法,如果军师出手的话,这家伙多半走不过十招!

“小五,有个问题我想了一个晚上,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别人得到湛卢剑,尤其是日本人!”

吴迪点了点头,废话,别人拿到了他们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那哥们不要文物互换的话,他倾家荡产也不是几个赌场的对手。更别说如果湛卢落到赌场派出的选手手里,到时候人家反正是左手倒右手,那条件还不得开到天上去?

“小五,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

严驹的一阵耳语,让吴迪悚然而惊,你别说,这种事情小日本绝对干的出来!花钱让湛卢的得主将湛卢弄出一些暗伤,这样比赛的时候就会一击而断!

有些人为了湛卢的价值可能不会这么做,但是谁又能保证百分百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更别提万一湛卢落到了日本人的手里……

吴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哪怕是作奸犯科,他都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因为双方额外的赌局,给本就神秘的神剑披上了一层更加的耀眼的外衣,不少人在看到湛卢的时候都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明显的贪欲,这也让吴迪苦笑不止,这一下,难度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高啊。

接下来的两天,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毕竟,作为政治意义远大于收藏价值的两件展品,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底气去染指的。

即将离开的时候,吴迪见到了一个让他意外的人,小布朗。所谓意外,是指他认为他一来到拉斯维加斯,就应该会见到这个家伙,可没想他还真沉得住气,一直到展览结束,才再度找上门来。

不过吴迪现在可没什么心思再跟他们对赌,单挑无敌的他在罗斯身上也达不到应有的锻炼结果,反而会更加的让他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应该加强培训的是四人或者五人的混战,而这个,只要找东方烈安排他的弟子偷偷的训练就成,或者是他自己同时发几副牌练习计算也不错。

不过,小布朗的提议也出乎了他的预料,他这次找过来确实是为了约赌,但是这个赌约的时间被安排在了博彩大赛之后。这一下正中吴迪下怀,当下,两人约好了时间,吴迪也终于结束了最长的一次出国之旅。

一回到国内,吴迪就被师父招到了山庄。常老一看到他,就苦笑摇头道:

“小五,你知道你上回带回来的那些东西价值几何吗?”

“十几个亿吧?”

吴迪迟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常老摇了摇头,

“不说那套花神杯和翡翠西瓜,剩下的你还没来得及看到的东西,粗略的估计,仅仅是那些油画的价值就超过三十亿欧元!”

三十个亿?还是欧元?吴迪有些出乎意料,怎么可能值那么多?

“我们先说油画,来,你看一下,这是杨老整理出来的目录,你只看这第一页,就知道我这还是使劲往少说了呢!”

吴迪接过一份打印的文件,一眼就看到了排在最上边的熟悉的名字,脑袋顿时嗡的一下,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记重拳一样晃了起来。

毕加索,油画五幅,素描二十一套共计一百二十七张!

他知道这些油画里混有素描,可是,相对于油画的价值,他并没有太多的去看重这些素描作品,但是,这可是毕加索的素描啊!

“本来,毕加索的素描,一张的价值大概也就在四百万美元左右,可是因为那个什么博彩大赛,古董价格飞涨,现在,这些东西如果上拍,我估计一张最少也要卖到五百万欧元以上!换算成美元,超过六百万美元!你算算,毕加索的油画升值后平均一幅也应该在八千万欧元左右,只是这一项,就价值多少?”

五八四亿,一百二十七张素描,又是六个多亿,这……只是毕加索一个人,就贡献了超过十亿欧元!

吴迪的手忍不住哆嗦起来,这才几张?这六箱作品加起来可是足足有着两千三百二十三张啊!

排在第二的是拉斐尔的两张油画,

“拉斐尔的作品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交易了,所以,这两幅画的价值没办法准确的估计。不过,如果上拍的话,我估计一亿欧元也只是一个刚刚开始真正竞争的价格。还有,剩下的这些什么鲁本斯、马蒂斯、塞尚、高更……每个人或者两幅,或者一幅,加起来的价值也在五亿到八亿之间。小五,你算算,这已经多少了?”

多少?照少了说价值十七个亿,照正常估计已经二十二亿了!

“还有,剩下这些油画,最次的每幅也价值五十万欧元以上,更别提还有这么多价值在一百万到五、六百万之间的作品,这些,我和老杨根本就没心思去算,均价就算是按照最低的一百万一幅,这也是十几个亿啊!”

吴迪匆匆的浏览了一遍目录,苦笑了一声,师父,按照现在的行情,只怕是这些就能卖出去二、三十个亿啊!

“你先别急着感慨,这还只是你拿回来的油画,你知道你从柏林带回来的那些卷轴打开,我们发现了什么吗?”

吴迪摇了摇头,难道,那几幅卷轴里面,还有更加珍贵的东西不成?想着想着,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能和花神杯和翡翠西瓜放在一起的东西,会是些普通的作品吗?

常老领着吴迪来到了藏宝室,指着墙上的一幅立轴说道:

“这幅画,我查了很多资料,确定应该是传说中顾闳中的那幅《盛世南唐》。”

顾闳中?目前仅见一幅传世名作,《韩熙载夜宴图》的五代十国中南唐的大画家顾闳中的作品?

吴迪只觉得一阵幸福的眩晕袭来,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哼哼,不可思议?你再看看,这一幅才是真的让人不可思议!”

吴迪随着常老的手指看去,《女史箴图》?这是哪个朝代的摹本?

“摹本?你再仔细看看,你确定它就一定是摹本?”

吴迪一惊,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幅画还是顾恺之的真迹不成?

他眯起双眼,凑近了一寸一寸的检查画作,似乎,还真有可能……

足足过了五分钟,吴迪终于呼出了一口长气,没错,这应该是顾恺之的原作,虽然没有同类可以比较,但这就是从没有真迹现世的东晋画家顾恺之的原作!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