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赌剑

第二天,展出的是被鉴定为达芬奇真迹的《最后的晚餐》。这一次,组织者估计是吸取了教训,安排了人现场维持秩序。一千六百人老老实实的排成两队,依次从油画的旁边走了几个来回,倒是没出什么乱子。

这幅画没有鉴定错误,确实是达芬奇的真迹,而且,是一件绝对不次于《蒙娜丽莎》的精品之作。

吴迪感慨的摇了摇头,没看到的时候就决定要一窝端,这看了更是一件也割舍不下啊!

“兄弟们,我有一个提议,大家组团怎么样?我们组团参赛,尽量保证一个人能进入到最后的决赛,一百多个人,将力量都集中到三件华夏的宝贝上,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包揽一次四强呢!”

王豫皖很兴奋,刚刚听到周围那些欧美收藏家的议论,让他深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呵呵,原来,你们的东西也有要被抢的时候啊。

吴迪苦笑了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家伙就没长脑子吗?大庭广众之下嚷嚷着一百多人联合作弊,先不说能不能成功,只要这消息稍稍走漏一点风声,不取消你资格也足以让那些未来的对手在赛场上将他们朝死里镇压了。

可是,一百多名华夏人,想不走漏风声,这事可能吗?

不过还好,大家对他的提议都不是很感冒。王豫皖嚷嚷了一句也就偃旗息鼓了,也是,不合作得了宝贝还好说,最多也不过就是大家羡慕嫉妒恨一阵。这要真是合作赢了一件,谁努力了谁没努力,谁水平高谁纯粹就是搭顺风车,更别说这一百多人中不少人互相之间还有矛盾,到时候那还不打破头啊?!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过去了五天,毕加索的《手拿烟斗的男孩》、欧阳询的《武定兰亭序》、日本的名刀鬼丸国纲、埃及的眼镜蛇女神雕像、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布鲁斯特胸像》相继亮相,件件俱为真品。

明天,三件华夏重宝中最后一件,也是最最珍贵的一件,传说中十大神剑排名第二的湛卢将首次公开亮相!

“剑之成也,精光贯天,日月争耀,星斗避彩,鬼神悲号!”

这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一把神器?!

“妈的,晦气,什么地方都能碰到这样的小人!小五,你在哪儿呢?我们有事找你商量。”

晚饭后,正陪着二女在酒店花园里溜达消食的吴迪接到了王豫皖的电话,听着听筒里满是愤慨的语气,吴迪不禁笑道:

“怎么了,豫皖兄?谁这么大胆子,竟敢惹你生气?”

“你知道小野章贤吗?就是那个原来叫何章贤的家伙……算了,你等一会儿,咱们见面聊。”

收了电话,吴迪摇了摇头,何章贤?小野章贤?不用说,是这个假洋鬼子惹着王豫皖了。不过你别说,这种假到连姓都出卖了的狗腿子,也确实是让人受不了,如果王豫皖以前还认识他的话,被气成这样也没什么稀奇。

王豫皖、曾成杰、迟梦华等人一个个面红耳赤,口喷粗气的在花园里找到了吴迪。

“小野章贤原名何章贤,华夏沪城人士,当年师从沪城鉴定大师刘明学了十三年鉴定。他奶奶的,没想到这小子嫁给他的鬼子媳妇后,不但加入了日本国籍,居然连爹娘老子给他的姓也改了!”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这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抗战时期民族危亡的关头还那么多汉奸呢,现在有上这么一两个实在是不稀奇。况且,人也犯不着为了一只狗生气不是?更何况这还是只养不熟的狼崽子。

严驹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

“小五,不是我们没品到要和一只狗生气,而是这只狗他乱咬人,咬到我们了!”

“哦?乱咬人的狗可就是疯狗了,这种一定要坚决打死,省得将来他没事到处喷口水,祸害全人类!”

曾成杰点了点头,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这几天大家对这十件珍品的排名就议论纷纷,除了最后这三件大家认为是实至名归之外,剩下的七件每件都有人跳出来鸣不平。”

吴迪早就知道这件事情,说句实在话,除了《独立宣言》、英王权杖这两样东西,不能拿普通的古董视之之外,其余的八件,撇开民族感情而论,还真不好说能够有一个所谓公平的排名。

而组委会按照这个顺序发布,明显也没有让这几件东西一较高下的意思,可是世人就是这样,既然有先后,就一定会有争端。

不过,他们议论就让他们议论好了,这几个都是有了大家风范的人物,怎么也会为了这个跟那个假洋鬼子干上了?

曾成杰看了大家一眼,接着说道:

“本来议论排名就是一件穷极无聊的事情,你没见人家达芬奇还排在第二个出场吗?可是,偏偏就有一些不知廉耻的败类,不但出卖自己,还他妈的出卖祖宗,奶奶的,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这不,就这么干上了!”

曾成杰虽然没说明白,吴迪也猜到了多半是有关鬼丸国纲和湛卢剑的排名有关,他呵呵笑了两声,说道:

“干上就干上吧,为了这种小人,你们几个气成这样,值不值啊?”

严驹皱了皱眉头,

“小五,现在已经不是值不值的事情了。刚才在餐厅里,有关鬼丸国纲和湛卢剑的排名问题,双方已经说僵了。我们互相赌咒发誓,不论赛后是谁拿到了这两件东西,我们都要不惜代价的将它交换到手上,然后,双方再坐下来好好的较量一番。”

“哦?怎么个较量法?”

“既然是刀剑,当然要看锋利度。所以,我们约定拿到这两把利器后,当着天下人的面双剑互击,看看到底是谁更厉害些!”

吴迪倒抽了一口凉气,我卡,这样玩的可就有些大了。虽然,湛卢剑的锋利程度绝对会在鬼丸国纲之上,但是,和同为百炼精钢打造的鬼丸国纲实打实的相碰,即便是大占上风,也很可能会对湛卢造成不可预期的伤害!

更何况,这件神器还没看到实物,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保存的如何,如果到时候因为意外再输给了鬼丸,那可就是大事件了。

他斟酌了一下,说道:

“哥几个,我想你们应该明白,这十件里边想要赢得一件会有多么的艰难。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出师不利,接下来面临的局面可是要和几大赌场比拼财力,更不要说这两件东西很可能会被赌场派出的人赢回去了。”

“小五,你这个担心我们都想到了,可是,你没在现场,他奶奶的,有些事情,真的是不能忍啊!我们几个都约好了,如果真没那个运气,赢到这件宝贝,到时候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们也要把它换回来!”

吴迪双眉一挑,用力的拍了拍严驹的肩膀,哈哈笑道:

“本来以为你最稳重,没想到居然也是个愤青,行了,这事算我一份!如果到时候真赢不到要靠买的话,也不用哥几个倾家荡产,我打主力,你们只要随便的意思意思就行了。”

严驹几人诡秘的交流了一阵眼神,王豫皖哈哈大笑着拍着吴迪的肩膀,

“小五啊,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和你这个土豪相比,我们这点小身板还真和个乞丐差不多!成了,不打搅你们三口子卿卿我我了,哥几个,咱们喝酒去,我请!”

吴迪恨恨的冲着这帮损友的背影竖起了中指,随即贼贼一笑,嘿嘿,要是到时候你们发现两件东西都被我赢到了手,想必会吃惊的把下巴都吓掉吧?

他轻轻的摩挲着下巴,不惜代价,嗯,我喜欢这几个字!不行,要尽快的安排人手调查一下和他们打赌是哪几个家伙,趁早把他们的家底摸清楚才能宰的狠,宰的痛啊!

“阿迪,我怎么觉得你这帮朋友……唉,绝对的一帮损友啊!”

孟瑶含着笑,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呵呵,这种有关国家民族荣誉的事情是不能让,哪怕自己关家里指天骂地呢,外人说一句也不行!虽然他们很有可能上了小鬼子的当了,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只要我能赢到鬼丸国纲,呵呵,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不惜代价法!只是,这件事情还有一个麻烦的地方,难道到时候还真的让两剑相击不成?”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虎?就那把破刀?也能称之为虎?只是,好歹也是精钢所炼,别到时候把它砍断了,湛卢也受了伤,那可就大大的亏了,这事,还得好好琢磨琢磨,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没有发愁多久,这个问题在他见到军师的时候就得到了解决,

“五哥,其实两剑相击,有很多技巧在里边的。这种比拼,不止要看兵器的锋利度、韧性、强度,持剑的人,以及攻击的技巧也很关键。其实,这件事情完全不必担心,湛卢如果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此战必胜。就算是因此有了少许的损伤,神器有灵,想必它也会很高兴的。五哥,战士身上的伤疤正是他的功勋之所在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