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收租子

“只进不出?呵呵,可是五哥,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面对巨大的诱惑保证只进不出,而这些人当中又有几个能有实力赢到这些宝贝呢?”

没错,吴迪点了点头,就算是他拿到了这些东西,也不会只进不出。除了华夏的三件宝贝,只要有人开出了合适的条件,其他几件都不是非卖品。最多他的这个卖和寻常意义上的卖钱不太一样罢了。

不过,如果只是拿来交换等价的古董的话,那么,和谁交换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赌场能够拿出来让他感兴趣的宝贝,他巴不得有人竞争呢!

至于那两件敏感的东西,他直接就排除在外了。借这些赌场几个胆子,他也不相信他们敢和两个超级大国竞争。再说了,就算是大家公平竞争,到时候两个国家随便开出一个条件,其意义恐怕都不是简单的能拿金钱来衡量的,你让他们怎么去争?

“行了,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还有两天的时间展览才开始,要不,我们去参观参观M&M巧克力工厂?我记得好像有个电影还演过,稀奇古怪的,也没大看明白……”

后边的话,吴迪是跟坐在一边上网的闻斓说的。闻斓看了一下时间,笑道:

“那个小懒猫还在睡觉呢,要不,明天吧?”

吴迪笑了笑正要说话,敲门声忽然响起,原来是迟梦华一帮子人到了。

一群人移师到军师的房间里热闹了一会儿,约好明天一起去大峡谷国家公园和胡佛水坝转一圈,也就到了晚饭的时间。

痛痛快快的玩了两天,终于,万众瞩目的珍宝展览开始了!第一件展品也是博彩网站公布的第一件珍品,属于华夏的75册《永乐大典》!

关于这些《永乐大典》,吴迪一直有个疑问,网站的介绍说是明朝的古籍善本,可是,据他所知,《永乐大典》的正本早就不知去向,现存的七百多册都是嘉靖年间重录的,那么,这个明善本的说法是从哪里来的呢?

“10095册!小五,谁要是能集齐这一套……唉,不说这些废话了,看东西,看东西。”

随着展厅后门的打开,一千六百人涌入了展览大厅。本来,以大厅的面积来看,别说是一千六百人,就算是再多个两倍,也不会显得太过拥挤。奈何,这次的展品实在是不多,75册《永乐大典》虽然五册一个展台摆放的很分散,但每个展台的旁边,依然是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吴迪看着拥挤成一团一团的人流,无奈的摇了摇头,今天还好,总算是还有75册,可明天、后天呢?如果还是这种观看秩序,只怕在里边挤上个一两个小时,也未必能够看上一、两眼吧?这种情况下,又能有几个人能够对东西做出精准的鉴定呢?

站在人群外边,吴迪默默的发动了天书,第一个展柜,嘉靖年间的重录本,第二个,嘉靖年间的重录本,第三个,依然是嘉靖年间的重录本……奶奶的,就这也敢说是明朝的古籍善本?这些所谓的顶级专家可真是敢信口开河啊!

一直晃到第四十册左右,吴迪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没想到,还真的有明善本!而且,居然还是永乐年间的正本!我嚓,这一册实在是太珍贵了,一册的价值,几乎就超过这些所有的加在一起的价值啊!

马上,他的判断被他自己推翻了,应该是主办方故意这样摆放的,因为,剩下的三十多册,竟然册册都是永乐年间的原本!

居然有这么多原本!吴迪的心中,暗暗的下了必杀令,这套残书一定要抢到手上!

“小五,你小子瞎转悠什么呢?专门看人后脑壳的吧?不过,我发现你真是聪明,这放在玻璃箱里,一大堆人推着搡着,能看上一眼就不错了,还鉴定个屁啊!奶奶的,你说,他们不会故意整些假东西在这儿骗人吧?”

王豫皖满头大汗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正悠闲的四处乱转的吴迪,一把抓住他,发起了牢骚。

吴迪翻了个白眼,这一次声势这么浩大,你说,他们敢拿些赝品来骗人吗?

“也是,这东西到最后要真的被鉴定出来是假的,这几家赌场非让人给砸了不行。不过,小五,我看了几册,可真的不像是明善本啊,你说……”

“前边那些应该是嘉庆的重录本,不过这边这些应该都是明善本,搞不好还是永乐年间的原本。喏,就是这几册,你挤进去好好看看。”

王豫皖挠了挠头皮,看了一眼吴迪的小身板,这家伙,这么能挤?就这么一会儿,都看了一圈了?

热热闹闹的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慢慢的开始有人陆续离场,吴迪终于等到了机会,走到一册明善本旁仔细的打量了起来。不错,纸张、排版、笔迹、装帧无一不精,更关键的是,几乎没什么残破!

“小五,应该是37册明善本,38册嘉靖的重录本。奶奶的,就是不知道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那些重录本也就罢了,这37册明善本,每一册可都是价值连城啊!”

严驹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

“这次,老爷子他们不让大家使用华夏的古董,要凑齐三件参赛的东西还真有不少难度,小五,怎么样?有什么门路没有?”

“哦?前几天没听你们说起这个话题,我还以为大家都胸有成竹了呢,怎么样,还缺几件啊?”

“唉,上个月底去了一趟伦敦的那个拍卖会,结果那些家伙都跟疯了似的,底价一百多万的都敢朝七八百万上砸,就我那点儿家底,自然是空手而归了。到现在为止,除了师父那里有一件早年朋友送的油画外,另外两件还都没着落呢。我准备这次展览后到东南亚转一圈,实在不行再去趟日本,要是最后都凑不齐的话,就准备找朋友借两件,反正输进去也能赎回来……”

吴迪嘿嘿一乐,严驹都是这般情况,看来,这帮家伙们都应该好不到哪儿去。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要不,开个专门租油画的铺子?那两千幅油画里边,扣除那些特别珍贵的,价值不够的,包含在追索目录里的,怎么着也应该有个一、二百幅能够符合要求吧?

“这事简单,回头把兄弟伙们召集起来,我租油画给你们。费用不高,一幅油画让我随便挑你们一件藏品就行……”

“卡,你小子也太黑了,租一幅油画居然要随便挑一件我们的藏品……”

说着说着,严驹忽然一愣,他猛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他们这一群加在一起,缺的可不是一幅、两幅那么简单,吴迪这小子难道发现什么宝藏了,居然敢这么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给大包大揽了下来?

“小五,你老实交代,你到底从哪儿弄到这么多的油画的?难道,你跑到他们的地界,把人家的祖坟给掘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反正,谁凑不够,到时候找我就行了。记住啊,租一幅我挑一件十万以下的藏品,我的那个博物馆还缺不少东西呢!”

“卡,一件十万,黑心的家伙!”

“什么十万?”

不一会儿,王豫皖等人就注意到了吴迪两人,结果严驹把吴迪的条件一说,大家顿时义愤填膺起来,这小子,大家或多或少都还差个一件、两件,他,他居然都能像个地主老财似的开始收租子了!

“你真有那么多?我有几个朋友,可是一件都还没有呢!”

曾成杰意似不信,又追了一句。

“安啦,缺多少我都有办法搞定!你们不用费心思到处跑了,省下来的路费都留给我好了。”

一时间,众人叽叽喳喳的统计了起来,一幅油画一件十万以下的藏品,这个价格不算低,可关键是,吴迪的博物馆如果开张,他们几个说什么也要有所表示才行。这下可好,借着这次机会把东西送出去,等到博物馆真的开张的时候,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净去吃他丫的就行了!

更别说,如果是用租来的东西赢了一件珍品,嘎嘎,那感觉,那滋味,那才叫一个爽啊!

简单的统计了一下,只是这十几个人就缺了二十一件,至于其他那些和吴迪不是很熟悉的,据说缺口也不小。

综合大家七嘴八舌提供的信息,吴迪粗略的算了一下,这次有资格参加大赛的华夏人大概有一百出头,缺口总数在两百件左右,要是都从他这里租的话,哇卡卡卡,可不眼看着就要发笔横财了?

从后门离开后,几个没事的家伙跑到了前门排队的地方看了一眼,那叫一个盛况空前啊!

“唉,还是有特权舒服,虽说一千多人也挺挤的,可是,你看看这情况,让老子去排队,还不得直接排晕了过去?”

宋世明摇头晃脑的优越了一番,可是,马上就被迟梦华给打击了。

“小子,你这一舒服,好几千万人民币可就没了。小五这小子的租金是小头,将来,要赎回来输掉的三幅油画,啧啧……”

“我卡,你小子居然敢咒老子输光,你不想活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省钱的招。你们说,我们三件都从小五那里租,将来输了就赖账,这个主意怎么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