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大蟒惊魂

大牛听到吴迪喊第一声的时候,和机器猫一样,他也不认为大蟒蛇会跑到水里去游泳。他对大蟒的习性很了解,这些家伙虽然喜欢水,可一般都是在满是枯枝败叶的泥潭或者沼泽里活动,怎么可能会没事跑到水中央?这绝对是一条大鱼!而且,很可能是一条超过两米的超级大鱼!

超过两米的大鱼,他还从来没有叉到过呢!他看了一眼木筏,虽然这玩意简陋了点,很可能因为大鱼的挣扎而被打散,可是,如果能一击命中要害的话,应该是没什么太大的危险。可惜了,五哥居然在这时候这么严厉的叫他回去。

他恋恋不舍的朝大鱼的方向看了一眼,不动手就不动手吧,能长这么大也不容易,就当是积德了……忽然,他猛地僵住了,一股寒流不受控制的从尾椎骨升起,瞬间流遍全身,大蟒,还真的是那条大蟒!

在他前方不远处的水面上,霍然正浮着一只斗大的三角形蛇头,两只乒乓球大小,黄色的冷漠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一动不动!

“糟了,这下该怎么办?”

吴迪看到大蛇居然从水里露出了头,登时额头上就见了汗水,这可是在深水里,下去几个人都未必是它的对手,如果大牛不幸被缠住的话……

一时间,一股恶气从胆边升起,奶奶的,居然想吃老子的人,老子跟你拼了!他一边撕扯刚刚穿上没多久的衣服,一边对闻斓说道:

“快去,把帐篷里那把开山刀拿来……”

忽然,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一回头,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军师冲他露出了两排白牙,

“五哥,这事就交给我们吧,今天晚上有好东西吃了!”

吴迪坚定的摇了摇头,虽然他没练过,可是,就凭现在这具身体的这把子力气,估计就够那条大蟒受的了。

“等等,你们不用下去!”

图斯维尔也已经看到了这个情况,他匆匆对身边的小伙子摆了摆手,然后就快步走了过来,

“不用下水,下水太危险了,我带的有枪。”

军师的眼睛一亮,有枪,有枪就好办了,不过,还是要下水去接应一下,以防万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孟瑶的眼睛有轻度的近视,还没看清楚是怎么个情况,身边的三个大男人就脱得光溜溜的站到了水里,而且,旁边这个老头还一个劲的说着有枪什么的。

“呵呵,瑶瑶,我们三个要比赛游泳,看看谁先游到大牛那里,那小子,马上就能叉上来一条大家伙,哈哈,看我去把它抢过来!”

军师看了一眼奔出帐篷的那个小伙子手上拿着的步枪,笑了起来,他轻声吩咐了机器猫几句,又看了吴迪一眼,想下去游泳,就去游一圈吧,不过,这次可真没跟错人。

“大牛,你慢慢的往后划,机器猫和五哥朝你那个方向去了,你要保证在他们到达之前让大蟒攻击你……”

军师端着枪,死死的瞄着那条大蟒,他在等它跃起攻击的那一瞬间,按照他的水平,那短短的一瞬间足够他点射五发子弹,将那个丑陋的蛇头打个稀巴烂!

孟瑶紧紧的抱着闻斓,担心的看着水里飞快的向前游动着的吴迪,心里把能求的大神几乎求了个遍。

闻斓则一直没有太多的担心,她相信,即便是没有枪,吴迪和军师、机器猫一起下水,也绝对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一条蟒蛇最多能对付一个人,有三个保镖在身边,这个人会是吴迪吗?而且,你没发现吗?青蛇自始至终都很冷静,甚至连脸色都没变过,这就很能够说明问题的了……

惊呼声和短促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因为大牛的移动,激发了大蟒的凶性,它尾巴一摆,斗大的蛇头猛然间从水里窜起,带着一蓬水珠,义无反顾的朝着木筏扑去。

啪啪啪啪啪,连成一串的几声枪响,在孟瑶惊骇的眼神中,大蟒仿佛被一列隐形飞奔的列车撞上,出水的半截身子猛地僵了十分之一个刹那,就带着大片的血花朝一侧飞跌出去。

“大牛,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你小子要是敢让它沉到水里,今天晚上,我们就烤牛肉吃!”

“嘿嘿,放心吧,我不会给你这个借口的,五哥,猫猫,你们两个可来晚了哦。”

大牛笑嘻嘻的说完,奋力一甩,手中的鱼叉带着一串反光就冲入了水中,紧接着,他嘿的一声,又甩出去了一只,

“奶奶的,想吃我?不知道当年我们搞野外生存那阵儿,几座大山的蛇虫都绝迹了吗?”

吴迪和机器猫爬上帕帕维尔的木筏的时候,大牛已经将那条十几米长的大蟒拉上了自己的木筏,

“军师这家伙,到底开了几枪啊?头都打烂了,我还想吃蛇眼睛呢……”

两条木筏并到一起后,吴迪听到了大牛的抱怨,不禁气结,早知道,该让他自己和大蟒过两招再让军师开枪了……

岸边,图斯维尔满怀感慨的看着大蟒,沉声道:

“我记得,当年吃掉我两个叔叔的蟒蛇比这条还大,后来我们拿着枪,在沼泽边守了它七天七夜,才打伤了它,这一条,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后代……”

他看了有些不以为然的机器猫一眼,接着说道:

“这片沼泽真的很古怪,你明明能够看到里边的景象,但是,只要猎物在那片会迷失的区域范围内,无论你在这里瞄的有多准,都绝对打不中目标。当年那条大蟒会被打伤,也是因为它游出了那片区域……”

孟瑶被他阴森的语气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随即,心中就是一阵暗骂,死老头,你再吓唬姑奶奶,我就让我们家阿迪撤退,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了!

晚餐很丰盛,不但有鱼、有蛇,还有图斯维尔的跟班抓的不知名的大鸟和野兔,这一顿,配上下午那惊魂的经历,吃的可是比昨天在部落里祭神那顿过瘾多了。

第二天一早,雾气弥漫了整个沼泽,但是,在太阳升起不久,就全部消散了。

图斯维尔带着族人默默的对着太阳祈祷了一阵,将吴迪拉到一边,低声说道:

“吴迪先生,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要不,我们今天先不进去了?反正东西放在这里比在我们部落可能还要安全些……”

吴迪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称呼他神选者,而且,他也能听出来,这是他的肺腑之言。这一切,都是因为昨天那条大蟒吗?可是,军师告诉他,即便是没有枪,即便是在深水,它也很可能搞不定一个大牛,更别说还有他们两个更加凶猛的家伙。

“又一次看到雾气,让我想起了昨天的那条大蟒。吴迪先生,这雾气,你没觉得散的快了点吗?我总觉得,好像除了太阳神的照射,在这个沼泽里,还有着什么东西在吸收雾气,你说,会不会是一条蟒蛇妖怪呢?”

吴迪点了点头,雾气散的是很快,也很奇怪。可是,这一切多半都是因为那株三级灵物的缘故,跟你那个蟒蛇妖怪可没什么牵扯。他轻轻的拍了拍老图斯维尔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放心吧,太阳神会保佑我们的。”

虽然图斯维尔说过绳子没用,但是军师依然准备了一条,相比之下,进去过一次的大牛和机器猫则轻松了许多,只有二、三百米的距离,再加上五哥的这双眼睛,能有什么事?虽然这老家伙说的这么神秘可怕,可是他们是土著啊!土著,不就是愚昧无知的代名词吗?他们除了神神经经的拜神,还能干什么?

吴迪知道里边东西很多,不可能一天就捞完了,所以制止了两女想要跟进去的举动。他的心里可不像大牛和机器猫那样无所谓,总觉得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等着他。

他使劲的摇了摇头,努力的将这种感觉甩了出去,或许,是因为昨天的大蟒吧。毕竟他们已经来过一次了,也没见有什么危险,这次,又能有什么事呢?

很顺利的到达了有着不知名鳝鱼的水潭,吴迪放下手中的工具,默默的看了一阵,苦笑了一声。不能下水,全靠这些东西打捞的话,这个地方差不多就要浪费两天的时间,至于剩下的那两个大箱子,更是麻烦,那么重,还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弄上来呢!

因为来过一次,所以这次准备的工具很有针对性,而且吴迪的透视眼可不会受搅浑的泥潭影响,所以,在他有意无意的指点下,打捞工作进行的很顺利。等到中午的时候,陷的比较浅的那些玉雕已经差不多被打捞一空了。看到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吴迪的心情也彻底的好了起来,他一边用树枝逗弄着一条奄奄一息的鳝鱼,一边问道:

“军师,你说这玩意能不能吃?上次机器猫说有可能是望月蟮,后来我回去查了资料,望月蟮应该不是这样。”

军师摇了摇头,说道:

“按道理应该是没事,不过,鳝鱼这东西还是少吃的好,毕竟是食腐动物,这个沼泽又被图斯维尔说的那么可怕……”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