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来一次洗劫一次

炎黄闻言,也点了点头,

“那好,就先从墙开始挖。不过,四面墙,先从哪边开始?这要是倒霉的话,说不定还没挖完最后一面,房子就给我们挖塌了……”

“去,乌鸦嘴,找我们中间运气最好的选一面!五哥,你说,先挖哪一面?”

哪一面?吴迪挠了挠头皮,这一下就指出来不太好吧?正犹豫间,孟瑶窜了出来,指着背后藏有密室的那一面墙,坚定的说道:

“这一面,我看它不顺眼!”

吴迪咧了咧嘴,这一面啊,话说,这丫头运气还真不错!不,是麻雀你们几个运气不错,幸亏孟瑶指对了,否则,呵呵……

比解石更加刺耳的声音迅速充斥了整个地下室,孟瑶只听了几下,就很没有同情心的坚决地关上了通往地下室的小门。吴迪同情的看了一眼耳朵里塞了耳塞,外边还带着大耳罩的麻雀和炎黄,摇了摇头,不是五哥不帮你们,实在是这个声音……死道友不死贫道,我还是也赶紧撤吧。

因为地下室唯一的出口在室内,即便使用抽风机也只能是搞得整栋楼都乌烟瘴气,所以,麻雀事先已经准备好了防毒面具。只是这个巨大的带混响的噪音,没办法,在这种密闭,而且也没办法让它敞开的空间里,只能靠控制工作时间来克服了。

“五哥,还真的不对劲,哪有盖个地下室,整这么厚水泥墙的?”

半个小时后,灰头土脸的麻雀窜了上来,这点时间,足够他们用钻头在墙上打几个洞顺带切割粉碎几块水泥了,那么,发现墙体的厚度一点也不稀奇。

吴迪笑了笑,点了点头,这面墙不但厚,而且看他们切割粉碎的过程,似乎还格外的坚固。不过,也幸好是这样,否则的话,藏在密室里的宝贝早就不知道便宜哪个家伙了。

“哇,打开了?有宝贝没有?”

兴致勃勃的拉着闻斓,正在规划整栋楼怎样重新装修的孟瑶听到切割和打洞的声音消失了,急匆匆的从二楼跑了下来。

“没打开,我估计这面墙最少有五十公分,三十八公分长的钻头都打到底了也没能试出来多厚,所以嫂子真的是英明神武,这面墙背后绝对有问题!”

孟瑶得意的一挑下巴,哼,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吴迪看了看表,说道:

“时间不早,我估计左邻右舍的人都回家了,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找个地方吃大餐去,你们说怎么样?”

“大餐啊,这里的大餐吃的好没胃口啊!阿迪,我看不如去超市买点东西,我们回来自己做?对,就这样,快、快,忍不住了,好想吃回锅肉、鱼香肉丝、麻婆豆腐啊……”

因为调料的原因,几个人吃了一顿口味不算纯正的中餐,不过,对于首次出国的几个家伙来说,这已经算是一种很大的享受了。孟瑶甚至提了个建议,干脆把这里当成据点,从国内运一批调料过来,以后要是出国嘴馋了,就跑过来大搓一顿,反正整个欧洲加起来,也不过才这么点大……

不过才这么点大?吴迪笑着摇了摇头,为了一顿饭而已……不过,等到哪天有了闲钱,似乎可以考虑在这边置办一些房产,毕竟,这里拥有永久的所有权不是?

吃过晚饭,麻雀留下看家,吴迪他们在多瑙河支流伊萨尔河岸衅溜达了一会儿,回到了酒店。从国内匆匆赶来的军师和机器猫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阿迪,你说,我们把那栋房子好好的装修一下,以后每年都来这边度假怎么样?”

一阵激烈的运动后,孟瑶趴在吴迪的怀里,继续晚饭时的话题。

吴迪捏了捏她潮红的面颊,笑道:

“那栋房子啊,有点太那个了吧?要不,明天你和蓝蓝一块出去转转,找个别墅区什么的选一栋?让我想想,将来你们一人生两个,就是四个房间,咱们一个大房间,还有……”

话还没有说完,腰间一阵剧痛传来,吴迪立马举双手投降,

“我说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们不是一人生两个,啊,不是你们生……”

“什么?”

这下,连闻斓的手都伸上来了,

“不是我们生?嘿嘿,你胆子不小啊!说,不是我们生,你准备让谁给你生?”

第二天,增加了两名生力军的拆墙队动作麻利了不少,仅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把那厚达半米的墙体挖了一个大洞出来。

“五哥,快来看,真的有东西!一、二、三……一共六口箱子!”

连体的防护服上落着一层厚厚灰尘的麻雀将脑袋伸出了地下室,兴奋的轻声叫着。

“是吗?”

虽然吴迪早就知道里边是什么,但还是很兴奋,摞在一起费劲的透视哪有一张张拿出来看着过瘾?再说了,拥有这栋房子藏在地下室里的宝贝,和将宝贝运回老巢四合院彻底无风险霸占,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啊。

孟瑶蹦蹦跳跳的要跑下去看,被闻斓拉住了。她朝麻雀努了努嘴,你也想变身成土人吗?

“等一会儿,等会我们把洞再开大点,然后弄点水把地下室处理一下,嫂子就可以下来了。”

孟瑶无奈的点了点头,不放心的交代道:

“我们没下来之前,你们可千万别动那些箱子啊,我要看到最原始的一幕!”

一个小时后,地下室一切处置停当,吴迪终于“亲眼”看到了那几口暗红色的大箱子。他紧紧的握着双手,浑身轻轻的哆嗦着,最少两千幅油画,其中还不乏毕加索、拉斐尔这些顶级大师的作品,奶奶的,如果这些东西都能换成华夏的古董,该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情啊!

军师和麻雀合力抬了一个箱子出来,轻轻的打开,一层薄薄的防潮塑料布下,一幅人物众多的公园场景的画面露了出来。

“呵呵,同时运用了对比法则、点彩法、纯色和光学调色法的点彩派创始人乔治•修拉的作品,不错,不错。军师,如果不打开塑料布,有没有办法把这箱子里的东西都运回国?”

军师比划了一下箱子的高度,点了点头,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肯定不能走正常的途径,这个时间就不好说了。而且,如果其他箱子里也都是这类东西,肯定要分批往外送才安全,这样,时间就更不好保证了。”

时间不好保证?

“没错,而且,一次这么大批量的话,安全也很成问题。五哥,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试试,如果我们能够从国内弄个带点政治访问色彩的包机什么的,别说是这六箱,就算是再多点,也能一次就全部弄回去。”

带点访问色彩的包机?吴迪想了想,这个应该不是很难吧?

“先都打开看看,然后你们留人住这里看着,我待会就和国内联系,让他们想办法尽快的弄架包机过来。”

六口箱子都被打开了,吴迪没有透视,也没有拆开塑料布去翻看。但仅仅是放在最面上的这六幅油画,价值就差不多超过了两亿美元,加上他这几天透视到的三、四十幅,总价值已经接近十亿。

不过,放这些油画的人似乎有意把珍贵的都摆在箱子的面上,但即便是如此,以吴迪的估计,如果这六口箱子里的油画全部拿到拍卖会上去拍卖的话,一个搞不好,辛辛苦苦搜罗天下奇珍,举办这届古董博彩大会的那几个大赌场,他们最后的总收益也很可能比不过他这次的收获!

他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埃斯肯纳茨、奥古斯都爵士、石原悦郎、奥蒂斯……哈哈,准备好你们手里的华夏宝贝,我来了!

和师父简单的沟通了一下这次的收获,常老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妖孽,这绝对是一个有史以来,真正的留下了真实事迹的妖孽!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还好,这个妖孽是个华夏人,而且还是个比较爱国的华夏人!那么,就让那些曾经欺负过华夏,或者,没有欺负过但一直想着欺负华夏的老外们去哭吧!

不,或许不应该这么说,用他们珍视的东西换一些我们珍视的东西,这只是一桩公平的交易罢了。不是吗?这仅仅是一桩公平的交易而已,只不过,你们当年是光明正大的抢劫,而我们,只是小小的走了一把私而已。

“你先等一会儿,我先问一下,我记得好像正好有个商贸团在欧洲,他们应该是包机,不过这事情有几天了,不知道他们回来没有。”

半个小时之后,吴迪接到了师父的电话,匈牙利布达佩斯,江南省政府牵头组织的一个贸易考察团,将在明天下午圆满结束此次为期一个星期的考察,乘坐包机返回国内。

明天下午?也就是说还有一天多点的时间?征求了两女的意见,吴迪决定集体随团回国,圆满结束这次有史以来收获最丰的欧洲之行。

“找点儿空闲,找点儿时间,领着老婆,常回来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家人,常回来看看……”

吴迪坐在租来的越野车上,得意的哼着《常回家看看》,是啊,有事没事是要常回来看看,因为……呵呵,这来一次洗劫一次,谁也抵挡不住这个诱惑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