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宝藏的来历

那老妇人笑呵呵的走了出来,仔细打量了几个人一番,说道:

“年轻人,你们是留学生吗?这里距离金融大学不远,在这里买房子确实是个好主意。”

闻斓笑了笑,说道:

“那您老知道,他这栋房子要卖多少钱吗?”

老妇人笑着摇了摇头,

“不、不,老布雷奇科的这栋房子可没有听说过要卖,他走的时候还说过要回来呢!不过,这条街上有两栋房子都急着出手,你们如果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他们,那两栋房子可都是刚刚整修过的,比这栋看起来漂亮多了。”

闻斓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总不能告诉这个热心的老太太,他们就是冲着这栋房子来的吧?

青蛇笑了一下,轻声说道:

“老奶奶,您知道,我们的资金并不充裕,而这栋房子看起来好像是这一片最破旧的,所以……”

老妇人一副恍然的模样,她点了点头,说道:

“要不,我先带你们看看那两栋房子,如果你们觉得价钱不合适,我再试试看能不能联系到布雷奇科,你们看怎么样?”

吴迪苦笑了一声,好吧,这会要是张罗着跑路的话,谎言就要被拆穿了,不过,看房子随便去两个人就够了,他还要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从那些画上看出些什么东西。

闻斓和孟瑶都没有见过德国的民居,所以带着炎黄和青蛇兴致勃勃的跟着老妇人出发了,麻雀则陪着吴迪留了下来。

“麻雀,你去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房产公司之类的,说不定这栋房子会在那边挂牌出售也不一定。”

麻雀笑了笑,说道:

“五哥,不着急,等他们看完回来再说。”

吴迪皱了皱眉头,好吧,他留在这儿最多也就是看着他发呆,难道还能看穿他在透视不成?

靠在布雷奇科房子对面那栋房子的后墙上,吴迪点燃了一根香烟,陷入了沉思。

布雷奇科到底知不知道这些画的存在呢?如果知道的话,还这样封存起来,那么这些画的来历就很可疑了。可是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么,这些画又是谁藏下来的?这么多年了,都没有一点要拿出来的意思吗?

他将视线又透视了进去,盯准了一个箱子,努力的辨认着最上面那幅油画的作者,或许,搞清楚了这些画的作者,就能猜出它们的来历了。

这幅……好像是毕加索的作品?仅仅看了两眼,吴迪就有了结论,没错,这是毕加索的作品。虽然这个画面似乎从没有在资料里见过,但是那个落款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几乎每本有关欧美油画的资料里边都能看到。

庞大的灵气洪流,第一幅开张就是毕加索……他忍不住都要轻轻的吹口哨了,如果这箱子里都是些这类货色,如果买不到房子,他奶奶的,组织人来抢一把也是值得的啊!

努力的控制着视线的平面,他看到了第二幅油画的落款,决定了,买不到房子的话,就准备着抢吧!

第三幅,几乎同样的位置,他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签名……天哪,你还真准备让我组织抢劫吗?他狠狠的给了自己大腿一巴掌,妹的,你说这没事看什么作者啊?现在好了,看到了,满意了?可真如果这些画最后到不了他手上,那岂不是要天天惦记的辗转反侧了?

奶奶的,反正已经这样了,那就接着看,你要真敢一箱子都是毕老头的,老子就算买不到房子,也真敢把你给抢了!

一直看到第六张,签名才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这个签名很潦草,他记忆中应该是从来没见过,但是,能够和毕加索的放在一起,再差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

第二口箱子里边,一上来那个签名就让吴迪纠结了半天,因为他记得绝对见到过这个字体,可是偏偏记不太清楚了……没办法,试着拼一下吧,虽然写的这么潦草……

拉……菲……尔?拉斐尔?吴迪吓了一跳,他小心翼翼的又看了一眼落款,没错,就是拉斐尔!这竟是与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合称“文艺复兴艺术三杰”那个拉斐尔的作品!这竟是那个年仅37岁就因为高烧猝逝,没有多少作品传世的拉斐尔的油画!

哎呦,这下要是拿不到手,可就真的要了亲命了……

拉斐尔的作品还不止一幅,第二幅竟然也是他的!下边放着的是两幅巴洛克画派早期的代表人物,欧洲第一个巴洛克式的画家,鲁本斯彼得•保罗•鲁本斯的作品,再下边,他没认出来……

等等,有问题,如果说毕加索的作品因为实在是太多,所以有一些没有记录情有可原,但是,拉斐尔的一共就那么多幅,这两幅总不可能会一点资料都没有吧?可是,吴迪想遍了看过的有关欧洲油画的资料,都没想起哪里有有关于这两幅画的介绍,见鬼了,难道看错了?

他摇了摇头,不会看错,这画的画风,再加上签名,一定是拉斐尔的没错!那么,为什么会从没听说过呢?

他琢磨了一会儿,画作没有相关资料,一般有几种情况。一种是在作者声名未显时,就收藏了他的画作,然后其后人不是收藏圈里的人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没有声张。另一种常见的情况就是,因为时间太长,相关资料流失,同时画作也失踪……

时间长仅仅是资料流失的一个方面,时间长如果都是和平年代,那就算流失也流失不到哪儿去。可是,会一直是和平年代吗?

吴迪深吸了一口气,他应该已经找到这些画的来历了。

上世纪30年代,希特勒的**党开始在德国掌权。上台后的**不仅大力改造德国的政治和经济,而且非常重视文化领域的改造。

希特勒反对印象派,对现代艺术大加抨击和排斥,因此**开始在德国国内对现代艺术进行打击。不过,虽然**对于现代艺术恨之入骨,但是他们却清楚了解这些艺术品的价值。这些艺术品被查禁、没收,却通过画商或者拍卖会卖到了其他国家,卖画所得款项被用于资助***战争。

对于德国国内艺术品的掠夺只是个序曲,欧洲艺术品真正的浩劫还是在二战全面爆发以后。而这次**的目标不仅有那些“堕落”艺术,而且更多地瞄准了他们欣赏的古典艺术品。为此,希特勒还精心组织了一支特别部队,他们的任务就是有计划地对各国的珍贵文物、金银财宝进行大规模的抢劫。

在希特勒的影响下,**领导人纷纷效仿,大肆往私人的腰包里掠夺欧洲艺术品。

这里的这些油画,吴迪就怀疑是哪个**头目掠夺后藏下的!嗯,回头找人问问这栋房子的历史就明白了。

剩下的箱子他没有去看,因为,这里的东西如果真的是当年**掠夺的东西,即便是拿出来,也会有很大的麻烦。因为世界各国的犹太人早就成立了追查协会,敦促流落各地的被**掠夺艺术品的归还。还有很多犹太人的后代多年来不惜支付高昂律师费调查寻找遗失的艺术品。

而1998年由44国签署的《华盛顿原则》,为追回**掠夺的艺术品提供国际社会的合作和法律保障。

奶奶的,他狠狠的将烟头弹了出去,老子华夏当年被抢走了那么多的艺术品,也没听说这群孙子有几个主动归还的,凭什么老子辛辛苦苦到手的东西,就要无条件还给他们?不行,东西一定要弄到手,就算是永远待在地下室不见天日,也要待在华夏的领土上!

麻雀看到吴迪一个劲的发呆,也就无聊的东张西望着。忽然,他看到巷口远远的走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不由的站直了身子,这个点回家?下班了吗?

那个女人远远的抬头冲这边看了一眼,忽然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上下扫视了几遍,没有说话。

这会儿,吴迪也注意到了这个女人,冲着他们来的?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她想干什么?难道就像京城那满大街的红袖箍一样,她是专门负责盘查陌生人的?

“请问,你们找谁?”

那女人又看了两人几眼,终于说话了。

“我们的同伴跟着这家的梅林太太看房子去了,我们在这儿等他们一会儿,请问,您是这里的住户吗?”

那个女人露出了笑容,她掏出了一串钥匙,笑道:

“我不是这里的住户,我是负责给布雷奇科先生打扫房间的工人。梅林太太是个好人,你们买房子找她没错……”

吴迪和麻雀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目光中的喜色,今天这运气,居然碰到了给布雷奇科打扫房子的佣人!

“女士,您好,首先介绍一下,我们是来自华夏的学生,我们就是看中了这栋房子,可是因为梅林太太说布雷奇科先生没准备卖,而且他现在也不在慕尼黑,所以才带了我的同伴去看其他的房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