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仙人跳

吴迪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手上拿着施耐德递过来的支票和包好的油画,说道:

“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鹤田先生,我就先告辞了,谢谢。”

“等一下……”

鹤田一郎忽然站了起来,

“我还要和你再赌一把!”

吴迪恰到好处的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还没怎么挑逗呢,就跟炸了毛的公孔雀一样,那今天到底该赢多少才算合适呢?貌似,在某些人大力鼓吹中日友好的时代,这个问题真是有点让人为难啊。

站在鹤田一郎身后的中年鹤田紧紧的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和鹤田一郎一样,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吴迪究竟是怎么赢的!

出千吗?他没有自信到认为没有人能在他们父子面前出千,但即便是有,也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年轻人。那是运气?这个就更加的可笑了,偶尔一次,还能说是运气,可这是连续三次!可是,如果不是这些,他怎么能随便的瞥了一眼就记住了那么多牌?难道……

他转头看了笑眯眯的施耐德一眼,越看越觉得奸诈,这个人,用一幅价值两千万的油画当诱饵,骗了他们!该死的!一定是这样,这几个支那猪和这个老板,还有这几个一看就是地痞流氓的家伙是一伙的!这是一个早就设好的,针对鹤田家族的局!

“一郞,我们走!”

鹤田的心中涌起滔天的怒火,设这个局的人一定对鹤田家族非常熟悉,熟悉到甚至知道他们今天要在这里出现,熟悉到知道他们需要古董让鹤田一郎去参加那个什么博彩大赛!妹的,家族里一定有内奸!

他的牙齿不自觉的咬了起来,该死的,你就好好祈祷吧,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

他深深的看了吴迪等人一眼,一把抓住了鹤田一郎,

“我们走!”

吴迪左右看了看,眨了眨眼睛,这个家伙看起来挺有派的样子,原来这么小气啊,只不过输了一幅油画而已,就咬牙切齿的好像谁挖了他家祖坟一样,就这思想道德觉悟,还敢去参加博彩大赛?

鹤田一郎不情不愿的挣了一下,

“父亲……”

中年鹤田眼睛一瞪,转身就向店外都去,鹤田一郎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同样摸不着头脑的家族里的其他人,无奈的转身朝外走去。

吴迪轻轻耸了耸肩,人都走了,没得玩了!他看到门口还有不少人好奇的在向店里张望,干脆也不急着出去,再看看施耐德这里,说不定还有好东西呢。

“诺伊尔,牌局已经结束了,我想,你们也该离开了。”

施耐德看到吴迪起身去打量墙上展示的油画,快步走到了那几个年轻人的身边,低声说道。

诺伊尔看了一眼吴迪的背影,笑道:

“好了,我亲爱的施耐德叔叔,诺伊尔从来就不是个爱找麻烦的人,你不用着急,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嗨,东方来的朋友,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吴迪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施耐德看到这家伙居然还在这里捣乱,气哼哼的上前推了他一把,恶狠狠的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诺伊尔笑着举起了双手,

“好了,好了,我会马上从你面前消失的,施耐德叔叔,祝你生意兴隆,再见。”

吴迪瞥了一眼诺伊尔吊儿郎当的背影,盯着墙上的油画,陷入了沉思。施耐德和这几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家伙很显然有着特殊的关系,如果联系上诺伊尔刚刚进来的时候说的那半句话,或许,这幅画会是个麻烦?一幅价值两千万的油画五百万就准备出手,难道,这幅画是赃物?可是,如果这幅画真的是赃物,他为什么又同意后来的竞价,乃至更后来的对赌?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在店里流连了十分钟,看到了两幅还不错的作品,可是因为心中的疑惑,吴迪连价格都没有问。看到店外的人已经彻底散去,他向施耐德挥了挥手,转身朝店门口走去。

“哈哈,小日本,让你嚣张?这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吧?痛快啊痛快!”

出店没多远,钱胖子再也忍不住了,肥厚的大手在吴迪的肩膀上用力的拍了几下,满脸的喜色。

温亚儒微笑着点了点头,的确,这样处理,可是比单纯的竞价把他们打趴下更过瘾,奶奶的,都是那个该死的老板!不过,这家伙看到两伙人都这么大张旗鼓的去争那幅油画,他对自己的眼力就没有一点怀疑吗?

“小五,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真厉害,牌洗的那么快,居然还能记住那几张A的位置,我卡,这要是去参加博彩大赛,还不天下无敌了?哎,到时候千万记得把他们那个什么叫鬼丸的鬼刀给赢回来,奶奶的,看到时候他们怎么来求我们。”

钱胖子继续兴奋地滔滔不绝,温亚儒却拉住了吴迪的手臂,

“小五,那幅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吴迪点了点头,说道:

“温叔,我正想问你们呢,这幅画肯定是真迹,而且《蓝莲花》系列又是莫奈的代表作,老板怎么会这么便宜就出手了呢?对了,一开始你们是怎么发现这幅画的?”

“一开始的时候,这幅画并没有挂出来,我们进店里不久,他们成交了一笔生意,然后那个老板就让伙计把这幅画挂了出来。我们开始谈好的价格是五百八十万美元,后来……小五,你说这幅画有没有可能是赃物?”

“有可能,这幅画如果上拍的话,起码超过两千万美元,他不但这么便宜就出手了,而且,你注意到没有,他和那个叫诺伊尔的家伙之间,很显然有着什么勾搭……”

“嗯,那句话我也听到了,说不定诺伊尔就是他的供货人。这么一想,这个事情就明朗了,诺伊尔委托老板销赃,老板看到我和胖子不是欧洲人,就将画拿了出来,奶奶的,这下还真的麻烦了。”

“麻烦什么?反正我们又没花一分钱,而且,手续齐全,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也找不到我们头上。行了,不管他了,温叔,你们过来几天了?”

几个人边聊边走,忽然,麻雀跨前了半步,低声道:

“有人跟着我们,是诺伊尔的人。”

“哦?跟着我们?难道他们还想抢劫不成?小心点,再看一会儿,有问题的话就先回酒店。”

这次因为有两女还有温亚儒、钱胖子跟着,所以虽然带了麻雀、炎黄三人,吴迪还是不准备冒险,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没想到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两女逛街的兴致迅速的消退,随便的看了几家店铺,孟瑶就撅着嘴,一个劲的嘟哝着没意思。吴迪笑了笑,既然没意思,那就换个地方玩去吧。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其他的油画吗?像你手上拿着的那种,我们那里还有很多,而且,比施耐德卖的更便宜,能跟我去看看吗?”

他们转身走了没几步,诺伊尔就从人群中窜了出来,这家伙先是贼眉鼠眼的看了看左右,然后就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吴迪等人既然判断手中的《蓝莲花》是赃物,怎么可能还会跟着他们走?所以温亚儒很坚决的拒绝了他的邀请。

诺伊尔不甘心的跟着他们走了一会儿,失望的站住了脚步,随即,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克劳斯,走,跟我找施耐德那个老家伙要钱去,他这次可是卖了个好价钱啊!”

远处的人群中,两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人看到吴迪他们和诺伊尔分开后,诺伊尔脸上那得意的笑容,不禁恨恨的骂了一句,

“八嘎,他们还真的是一伙的!居然敢骗我们鹤田家族,哼,走着瞧!”

和温亚儒他们一块吃了一顿午饭,几个人就分手了。发生了这种事情,温亚儒生怕他们刚买的几幅油画发生问题,准备改签今天晚上的飞机直接回国。吴迪则因为还要到慕尼黑去,再说有麻雀等人跟着,也没什么好怕的,就带着摇篮二女游览了菩提树下大街和勃兰登堡门等名胜,在天色擦黑的时候,才回到酒店。

刚刚穿过大堂,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请问,您是吴迪先生吗?”

吴迪转过身,诧异的看了一眼喊住他的那名身穿警服的男子,心中一动,白天的事情霍然开朗,奶奶的,老外也会玩仙人跳?

“吴迪先生,您好,我是费尔曼,这位是我的同事霍格尔,这是我们的警官证。请问吴迪先生,您今天上午是否在库尔费斯腾达姆商业街购买了一幅价值一千二百万美元的油画?”

吴迪点了点头,没错,虽不是我掏的钱,但是画确实是在我的手里,你们准备怎么玩?

“是这样,有人举报施耐德老板收售假画,欺骗外国游客,我们想请您跟我们到警局一趟,配合我们做个调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