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魔术

一直抽下去?鹤田一郎的表情一顿,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看着吴迪沉静的脸庞,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点点心悸。心悸?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鹤田一郎是鹤田家族精心培养的继承人,对各种赌术极为精通,而且,经过多年的艰苦训练,只要洗牌的时候稍漏一点破绽,他最少能记住十张左右纸牌的位置!

而刚刚诺伊尔洗牌的时候,为了花哨,牌拿的稍稍高了点,所以,他看到八张A中六张的位置!

按道理,能够记住三、四张牌就几乎稳赢不输了,可是,为什么他听到吴迪说一直抽下去的时候,竟然会有一点点小小的心悸呢?

他又看了吴迪一眼,摇了摇头,真是的,他还没有老,怎么就会像家族里那些老不死的家伙那样,那么多的疑心呢?总不可能,在这里随便的遇到一个,就是能够记个十张八张纸牌的赌王级人物吧?

他皱了皱眉头,刚刚诺伊尔洗牌的时候,这家伙好像只是无意识的扫了一眼?是的,他只是无意识的扫了一眼。他笑了,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记牌,那还有什么还担心的?

“那么,我就先抽了?”

看到吴迪点头后,他微笑着将手伸向了纸牌,第六张,应该是一张黑桃A!

吴迪的眼睛眯了起来,两张黑桃A,一张在第六张,一张在很下边,大概八、九十张的位置,这个自信满满的家伙,估计一会儿就该哭了吧?

随即,他的目光一跳,奇怪的看了鹤田一郎一眼,这个家伙,有点门道啊,居然真个他抽出了一张!他笑着摇了摇头,呵呵,记牌吗?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住记几张!

“黑桃A!”

鹤田一郎看似随意的抽出了一张纸牌,然后,看都不看就摔在了桌子上,跟我赌,你就等着哭吧!

“呵呵,还真是黑桃A,运气不错。还好是两副牌,否则的话,我宝贝的支票,可就要改姓他人了!”

吴迪点了点头,将手伸向了纸牌,

“也来看看我的运气吧,黑桃A!”

他学着鹤田一郎的动作,直接将牌摔在了桌面上。

“嘶!”

四周响起了响亮的抽气声,这两个家伙,居然都抽到了一张黑桃A!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钱胖子狠狠的吐了一口浊气,用力的抱着温亚儒摇了摇,刚刚他看到鹤田一郎抽出黑桃A的时候,心跳都几乎停止了,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厉害,他说什么也会拦着吴迪!可是,现在,难道这小子也学过赌术?这对局,几乎和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啊!

“什么结果,前边的人说一声啊!”

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同时,钱胖子感觉到有人使劲的向前推了他一把,以他的吨位都差点一个踉跄扑到了吴迪的身上。

“两个人都抽到了黑桃A!大家安静一下,不要挤,我会随时通报最新情况的!”

他艰难的站直了身躯,转头朝身后大吼了一声,随即,就听到了一声整齐的惊呼,接着,就是一片纷杂的声音,人们满含惊讶的议论声,仿佛刚刚开锅的开水,在他耳边咕嘟个不停。

他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呵呵,惊奇吧?你们也不看看坐着的是谁,那可是胖子的好兄弟,当年的强运小超人啊!

鹤田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运气还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他想起刚才洗牌的时候,吴迪似乎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就轻轻的拍了拍鹤田一郎的肩膀,示意他稳住。

鹤田一郎感觉到了中年人的紧张,就扭过头,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这小子,狗屎运还真不错,不过,遇到了我,也应该到此为止了吧?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是运气,真的能记牌,我也要让你大败亏输!因为,刚刚诺伊尔洗牌的时候,有一张红桃A可是根本就没有露出来啊!

“打平了,看来我们两个运气都不错,那么,又轮到我抽了?”

麻雀张了张嘴,看到吴迪似乎瞄了他一眼,愤愤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心中却骂道:

“不要脸,这种便宜都要占,这把该五哥先抽才对!”

鹤田一郎紧紧的盯着吴迪,看到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家伙没有意识到先手是多么的重要。不过,随即他就为自己的投机找好了借口,对于一个根本就没有记牌,纯粹靠运气的家伙,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这先抽后抽的关节?

这次,他没有像第一把那样嚣张,反而是老老实实的把牌摊开在了桌面上。看到果然抽到了那张洗牌时稍稍露了个头的红桃A,他的心情一阵大好,看来,技术在不知不觉间又有长进了呢!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再魔鬼训练一把,如果这次能够把鬼丸国纲赢回来,想必,他会成为大和民族的民族英雄吧?

“哦?看来鹤田先生的运气真的是很不错啊!来,胖哥,握握手,借我点运气,我们把另外那张红桃A也给抽出来!”

钱胖子根本就没有听到吴迪在说什么,他呆呆的看着那张红桃A,那尖尖的尖角,仿佛是一把尖刀,扎进了他的心窝,流出的血,染成了那个刺眼的红桃,一千二百万美元,一亿人民币,妹的,该死的小日本!

吴迪看着他扭曲的胖脸,笑着摇了摇头,让老朋友担心成这样,可不是他的本意,还是赶快揭晓谜底吧!

“小五,别怕,尽管抽,温叔虽然没多少钱,三、五百万美元还是拿得出来的!”

一只大手稳定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吴迪感动之余也有些哭笑不得,你们就这么没信心?他一个小日本都能抽出来一张红桃A,我这个华夏泱泱大国的子民,就抽不到了?不过,好像抽不抽得到是跟这个无关哦……

吴迪看了一眼志得意满的鹤田一郎,轻轻的冲着右手吹了一口凉气,

“出来吧!红桃A!”

这一次,没有听到倒吸凉气的声音,因为,凡是第一时间看到结果的人都愣住了,又是一模一样的两张牌,又是剩下的牌里最大的两张!这两个家伙在变魔术吗?他们真的是在变魔术吗?

“噎死!”

钱胖子狠命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差点打着站在他旁边的诺伊尔,

“两个人都是红桃A,又打平了!”

听到他的大喊,身后的人群顿时炸了锅,转眼间,这个结果就从店里传到了街上,库尔费斯腾达姆商业街就被堵塞了起来,无数的人聚拢了过来,议论的,打听的,惊呼的,尖叫的,如果说刚才只是开水开锅般的动静,这会儿,已经快赶上翡翠公盘开标时的热闹了。

鹤田一郎的心沉了下去,不可能有运气这么好的人,绝对不可能!那么,眼前这个就是一个绝顶的高手了?他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居然能够看到他没有看到的那张红桃A,这该需要多么变态的眼力?

一只大手轻轻的在他肩上拍了拍,他瞬间沉静了下来,是啊,这会儿在这里遇到,总比在博彩大会上遇到强!他看了一眼微笑的吴迪,心中猛地燃起一股斗志,呵呵,我还记着两张呢!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能记几张!

看到鹤田一郎稍稍慌张一下就又沉住了气,吴迪挑了挑眉毛,这家伙挺难缠啊,如果梭哈时碰到了,还真要小心点才行,要不,趁这次机会,给他埋点阴影?

他笑着伸手比划了一个请的姿势,如果这把他还是抢先抽牌,这个人就应该没什么可怕,只需要待会想个办法,勾引他多玩几把,估计就算不能把他彻底打趴下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鹤田一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一边回忆记忆中那几张A的位置,一边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这一把,还会不会是一模一样的两张梅花A呢?

默默的抽了一张牌,刚刚翻开一角,他的脸色就是一阵大变,因为他已经看到,这次抽出来的竟然不是他记忆中的梅花A,而是一张方片A!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在第三张上就出错!他是谁,他是鹤田家的恐怖一郎啊!恐怖一郎怎么可能在第三张上就出错了呢?!

“呵呵,方片A啊,这么说,如果我抽到一张梅花A,我就赢喽?也就是说,不花一分钱,那幅画就属于我喽?”

鹤田一郎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

“你还没抽呢,居然就想着把画赢走了?你怎么不想想,说不定,是你的支票要和你说再见了呢?”

“呵呵,在我这里,从来没有说不定,那幅画一定是我的!”

吴迪飞快的抽了一张出来,看都不看就摔在了桌子上,

“唉,好好的年轻人,学什么都成,偏偏不学好,要去学人家赌博,你看,唉……”

“你!”

看到吴迪果然翻出了一张梅花A,鹤田一郎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可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吴迪的话就传入了耳中,他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没有一头磕到桌子上,你妹啊,刚才好像是你先提出来以赌决胜的吧?你,你怎么能无耻成这样?!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