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赌斗

吴迪看了一眼这个身材壮硕的老板,扭头轻声问道:

“温叔,东西在哪呢?”

温亚儒朝着身后画廊的墙上一指,小声说道:

“那一幅,应该是莫奈的《蓝睡莲》系列中的一幅……”

莫奈?那个号称法国最重要的画家之一,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的莫奈?他的《蓝睡莲》系列才价值500多万美元?

吴迪的眼睛眯了起来,如果这幅是真迹,那么,它现在的价格,怎么着也应该上两千万了吧?他又看了一眼似乎是满脸正色的老板,这家伙,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个奸恶的小人,他会把一幅莫奈的真迹以这么低的价格处理了?而且,还是这么标志性的作品?

“一千二百万!我出一千二百万!小子,恭喜你,你很成功的激怒了我,那么,就由我来代表鹤田家族和你竞价吧。”

一名身穿正装,面色死板的中年人从对面的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的话一出口,刚才出言不逊的那个瘦小老人和那几个年轻人不由的面色一凛,齐齐恭敬的弯腰施了一礼,然后,一言不发的退回到了他的身后。

吴迪没有说话,他缓步踱到画廊的墙边,盯着那幅《蓝莲花》,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转身笑道:

“鹤田家族?呵呵,没听说过,而且,一千二百万似乎也不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价格吧?”

那个中年人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仿佛是一头遇到猎物的黑豹,死死的盯着吴迪,迸射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那么,这次你就听说过了。”

吴迪无谓的一耸肩,说道:

“好吧,虽然我来的比较晚,但是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搞清楚了,按道理说,双方同时看上一幅作品,通过竞价来决定归属很公平。但是,这次竞价真的很公平吗?我看,我们这么斗下去,最后占便宜的应该是这位无良的老板先生吧?鹤田先生,我不想被人当傻子耍了,我想你也不愿意这么让人躲在一边偷着乐吧?”

鹤田的眉头一挑,

“这么说,你是准备放弃了?呵呵,华夏人就是虚伪,明明没有实力,偏偏还死要面子……”

“唉……”

吴迪一声长叹,有些人真的……真的是自以为是的让人没话说啊!这种人,该说他是愚蠢?还是自大呢?

“不虚伪的鹤田先生,作为一名绅士,难道你连一点听别人把话讲完的耐心都没有吗?我说了,我不愿意让别人占便宜,可是,我并没有说过要放弃这幅画啊。”

鹤田目无表情的“呵呵”了两声,

“不放弃,又拿不出更高的价格,这位尊敬的绅士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不管说什么都好,请你抓紧时间,要知道,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吴迪点了点头,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你们想要这幅画,应该也是准备拿来参加古董博彩大赛的吧?如果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用博彩来决定这幅画的归属呢?我的意见是,就是目前这个价格,无论双方谁出钱买下来都行,然后,我们玩一把怎么样?这样做,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最少不会便宜了别人。”

鹤田的嘴角咧了咧,听到吴迪的提议,他几乎都要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玩一把?你居然要和大日本帝国大名鼎鼎的博彩家族鹤田家族玩一把?哦,天哪,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好吧,看在你这么努力的想帮鹤田家族挣钱的份上,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可怜的年轻人,估计这次之后,你就会真正的记住我们鹤田家族了!

他回身扫了一眼身后纷纷露出古怪笑容的众人,沉声道:

“很好,这个提议很好,我没有意见。一郎,去把这幅画买下来,然后,你和这位先生好好的玩一把。”

一名满脸傲色的年轻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用眼角瞟了一眼吴迪,然后冷笑着走进了画廊,

“老板,请检验一下这张支票,顺便,能帮我个忙吗?”

那老板笑眯眯的接过支票,拿起了柜台里的电话,

“请说,先生,能够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那个被鹤田叫做一郎的年轻人回身看了一眼还站在店门口的吴迪,大声说道:

“我想请老板顺便检验一下这位先生的支票,要知道,某些国家的人的信誉似乎一直都不是那么让人放心……”

那个老板哈哈大笑起来,没错,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他的画只卖了一千二百万,不过,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他的画才卖到了一千二百万,那么,到底是该谢谢他还是埋怨他,这还真是个难题啊!

吴迪微笑着摇了摇头,看在你待会就要给我送钱的份上,就先让你得意一会儿吧!他走进店里,气定神闲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随手开了一张一千二百万的支票,递了过去,随便看吧。

鹤田一郎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这个家伙挺有钱的?那待会儿要不要想办法多赢点?

“OK,两张支票都没有问题,那么,那幅画?”

鹤田一郎拉过一张椅子,大大咧咧的坐在吴迪的对面,傲然一笑,

“包好了拿过来吧。这位先生,请问,你想怎么玩?”

吴迪看了一眼身边一脸紧张的钱胖子,摇了摇头,笑道:

“这里条件简陋,也不适合太复杂的玩法,要不这样吧,拿一幅扑克出来,我们两个一人抽一张,牌大者为赢,赌注就是这张支票和那幅画,一把定输赢,如何?”

鹤田一郎嘴角微微一挑,一抹轻蔑的笑意闪过,

“完全没问题,老板,请问你这里有纸牌吗?”

那老板笑呵呵的摇了摇头,

“我这里没有,不过隔壁的老卡恩可是个赌鬼,要不,我给两位借一副去?”

“不用,我们这里有!”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喊,几个头发被染得五颜六色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笑嘻嘻的拍了拍老板的肩膀,

“施耐德叔叔,大生意哦?”

老板的脸色沉了下来,

“你们几个混小子,怎么又来了?”

那个年轻人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扭头夸张的对身后的几个年轻人说道:

“你们看,亲爱的施耐德叔叔生气了,他似乎是忘了这幅画他是从……”

“好了,好了,有纸牌就赶快拿出来吧,这两位客人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施耐德粗暴的打断了那个年轻人的话。

“不、不,这么大一个赌局,我们没法参与,可是,你也不能让你可怜的侄子诺伊尔白白的提供一副纸牌吧?要知道……”

施耐德喃喃的骂了一句,随手掏出一百欧元递了过去,那名年轻人轻浮的吹了一声口哨,拿过钱在嘴边深情一吻,

“克劳斯,把牌给他们!”

随即,他弯下了腰,笑眯眯的对着吴迪和鹤田一郎说道:

“尊敬的两位先生,我有一个小小的提议,不知道两位……”

吴迪绷着脸没有说话,听这家伙刚才话里的意思,这幅画似乎是施耐德从他们手上收来的,而看他们的举动,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么,这幅画的来历……

鹤田一郎显然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个极品,他皱了皱眉头,伸手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哦吼,我是这样想的,为了保证赌局的公平公正,两位应该都不会让自己的人洗牌吧?那么,就由最最诚实的诺伊尔来给两位服务吧!他很会玩纸牌,洗牌的技术堪称出神入化,而两位,只需要付出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费……”

一直站在鹤田一郎身后的那个中年人满脸厌恶的拿出一张百元面值的欧元扔在了桌子上,不耐烦道:

“开始吧。”

诺伊尔没有动手洗牌,反而笑嘻嘻的看着吴迪,吴迪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拿出了一百欧元,扔在了桌子上。

诺伊尔笑了,一双手飞快的打开了牌盒,转眼间就将扑克洗了几遍,然后微笑着将牌放到了桌子上,拿起了那两张欧元,

“看看,这是诺伊尔的劳动所得,施耐德叔叔,以后有这样的好事千万要记得通知我们啊。”

鹤田一郎看了吴迪一眼,说道:

“那么,我们怎么决定谁先出手呢?”

吴迪正待说话,麻雀忽然说道:

“一副牌不够,最好再加一副。”

再加一副?吴迪心中一惊,瞬间会过意来,没错,大意了,如果只是一副牌,而他又让鹤田一郎先抽的话,万一他运气好,抽到了那张最大的黑桃A,他岂不是输定了?

他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朝着诺伊尔看去,诺伊尔呼哨一声,变戏法般又拿出了一副扑克,在手中一上一下的抛弄着。施耐德苦笑一声,又递过去了一张百元大钞,

“诺伊尔,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到我的店里来了……”

诺伊尔一边笑着一边卖弄他花哨的洗牌技术,反常的没有说话。

“好了,这次谁先出手似乎无关紧要了,只是,如果我们打成平手怎么办?”

鹤田一郎的手悬停在纸牌上方,身子前倾,似笑非笑的问道。

“很简单,接着抽下去,一直抽到决出胜负为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