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争执

常老呵呵的笑道:

“小五,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为了你拿回来的那件传国玉玺,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我们仍然在庆幸,这个代价相对于那件玉玺的价值,实在是太划算了。而对于美国这个没有什么历史的国家,我想,在他们的眼里,这篇《独立宣言》最少不会比我们的传国玉玺差吧?呵呵,如果你真的能够把它赢到手,小子,你发达了!”

吴迪摸了摸下巴,他有点明白师父的意思了,如果他能拿到这件政治意义巨大的《宣言》,那么这篇《宣言》就很可能会成为两个超级大国博弈的一个重要筹码,真到了那会儿,牵扯到的利益就不是几件所谓的国宝古董所能比拟的了。

可是,师父能看到这些东西,其他国家的人也一定能看到,妹的,这下真的热闹了,估计到时候所有的参赛者都会留下一件古董来掺和上一手!想想,就算是不牵扯到国家这些层面,作为一个私人,拿到这件东西和美国政府交易,这其中的利益也会让任何一个像冰块一样冷静的家伙发疯吧?

“小五,你好好准备吧,我已经接到了那位的电话,不管是谁,只要能够拿到这件东西的所有权,国家都愿意拿三个要求来和他交换。记住,是随意的三个要求哦!随意哦!”

常老的心情很好,以吴迪一向的神奇表现,只要他下力气,这件东西多半能够到手,到时候,只要好好筹划一番,利用好这三个条件,即便是他们这些老东西都不在了,常、钟、欧三家也会稳如泰山!

吴迪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师父说的那位是谁,他很清楚,至于那位为什么会给常老打电话说这件事情,他也很清楚。可是,什么叫随意三个要求?这随意两个字,含义可就实在是太广泛了。难道说,如果他想当个高官过过瘾,这个要求也能满足吗?

他摇了摇头,这是随意的异想天开!如果真打算那么做,估计他话还没说完,就会被某些人一巴掌拍到墙上去了吧?可是,如果不提这种离谱的要求,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争取的啊,比如,如果不怕韩老院长找他拼命,他可以从故宫里弄几件宝贝出来。再比如,他可以趁机拿到某些不太重要的东西的垄断权,从而建立一个恐怖的商业帝国?或者,他可以要求公开娶两个老婆而不用担心重婚罪?没错,就是它了,到时候让那位去找闻、孟两家说和,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决定了,这件一定要拿下!奶奶的,使出吃奶的劲也要拿下!

“师父,我想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电话那端的常老欣慰的点点头,这小子总体来说还是非常识大体的,老来得徒若此,夫复何求?可惜他不知道吴迪的动力来源是什么,如果知道这小子准备拼命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娶两个老婆,估计……实在是估计不出来,老爷子会怎么想……

吴迪打完电话,带着俩女餐厅吃饭去了,军师和机器猫已经出发,过两天,东西应该就能够安全的回到国内,只是,不知道师父见到那几个翡翠西瓜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一幅表情?

柏林的建筑多姿多彩,蔚为壮观。人们徜徉街头,随处可见到一座座古老的大教堂、各式各样的博物馆和巍然挺立的连云高楼。号称欧洲最著名的林荫大道菩提树下大街、巴洛克风格的灿烂绚丽的弗里德里希广场、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申克尔剧院以及长达3千米库尔费斯腾达姆商业街,都是不可错过的旅游胜地。

因为二女的随行,所以商店、服饰店、皮具店鳞次栉比的库尔费斯腾达姆商业街成了首选。看着满大街或华贵或精美的商品,二女却很少出手,吴迪不禁有些奇怪了,貌似这两个丫头在国内也挺喜欢买东西的啊?

“买东西是要看缘分的!说句实在话,这些衣服呢,我们没看上。包包呢,因为某个人上次发疯,还有很多一次都没背过。至于珠宝,蓝梦的似乎不比这些差吧?鞋子呢,倒是可以买两双,不过这会儿还不累,懒得试……”

吴迪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吧,那就随便转转吧。

闻斓揽住他的胳膊,轻轻的在他耳边笑道:

“瑶瑶这丫头是要看一下整体的水平,待会儿说不定就开始大扫荡啦!”

吴迪笑着捏了捏闻斓柔滑的脸蛋,义正言辞道:

“扫,可着劲扫,有用没用的,凡是看上的都拿下!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咱可不能为了省钱让心里憋屈!那个,蓝蓝,你看我都这么支持你们了,待会儿能不能让我少拿点?”

走了没多远,忽然发现前方游人猛然增多,宽阔的大街竟然出现了堵塞的兆头。孟瑶不禁大奇,哪个店在搞促销吗?不对啊,这种地方,就算是有什么活动也只能在店内表演吧?怎么会把大街都堵上了呢?

沿着街边走了几步,他们发现了原因,原来是两个日本旅行团和一家画廊发生了矛盾,那两个旅行团大概六十多人,再加上一些看热闹的,大街被堵塞也就理所当然了。

吴迪正准备带着二女绕过这一截,忽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温,他奶奶的小日本欺人太甚,老子这次也豁出去了,支援你三百万欧元,跟他干,干翻他为止!”

老温?钱胖子?是他们在这儿跟日本这两个旅行团干上了?吴迪低声和两女说了一句,看准人群的缝隙,朝里边挤去。

温亚儒很郁闷,奶奶的,眼看着任务就完成了,怎么就碰到了这几只疯狗?本来,碰到疯狗也不怕,给它两脚它就老实了,可是,再加上一边这个助纣为虐的店老板,这事情就麻烦了。

他看了一眼义愤填膺的钱胖子,微微摇了摇头,算了,做生意要算本钱,这三百万再砸上去,就算是因为那个博彩大赛,五百万美元以上的古董纷纷涨价,也肯定会亏到家啊!!

温亚儒这次出国主要是受一个朋友的委托,采购几幅价值超过五百万美元的油画,好拿来参加古董博彩大赛的。因为这个委托,也让他发现了一条发财的好路子,自己囤几件油画,拿回国内贩卖,想必感兴趣的人不会少。因为真正热爱古玩的你让他拿华夏老祖宗的东西去输,会比杀了他还难受。至于那些被巨奖吸引参加的土豪,只要有超过五百万的古董,他会在乎拿到手的具体是什么吗?

可是,刚刚才发现一幅价位合适,真假无疑的作品,就碰到了这个可恶的日本旅行团,偏生这个店老板又不讲究,谈好价格的东西看到有人抢,就让他们竞价,奶奶的,简直气死人了!

“胖子,算了,和气生财,让他们买去输吧!”

温亚儒摇了摇头,这幅画六百万已经到头了,这会儿被抬到了八百万,实在是没什么投资的价值了,忍一口气,就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人总不能跟一只狗计较不是?

胖子挣了一下,也犹豫起来,这动辄就是几十万美元的加价幅度,凭他和温亚儒那点家底,也确实是争不起,可是,就这么灰溜溜的撤了,尤其又面对的是小日本,实在是让人气不过,奶奶的,怎么办呢?

“哈哈,怎么样?八百万美元,买不起就赶快滚,穷鬼,支那猪!”

小日本那嚣张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股怒火从胖子胸中升起,忽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

“八百万?八百万就很牛吗?我出一千万!”

温亚儒眼睛一亮,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刚刚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吴迪,叫道:

“小五!”

胖子更是蛮横的推开了挡在面前的那两个日本小伙,大步走了过来,用力的拍了拍吴迪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你小子这个土豪来了,哈哈,替你胖哥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不长眼的东西!”

刚才嚣张的喊出支那猪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他听到有人喊出了一千万,而这个人跟他的对手还是熟人,不禁气愤的瞪了吴迪一眼,

“一千零五十万!”

“哦?一千一百万!温叔,胖哥,抢什么东西呢?”

这句话一出口,围观的人群顿时大哗,敢情这就是个纨绔,买什么都还不知道呢,这一千一百万美元就砸出去了!

温亚儒小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吴迪眉毛一挑,看着那个吹胡子瞪眼的日本老头笑道:

“AV全世界挣外汇,绿帽子带满头的小日本?跟老子抢东西?一千一百万,怎么样?买不起就快滚!别在那儿鼓你那死鱼眼睛!”

几个日本小伙眼睛都红了,齐齐朝前跨了一步,跟在吴迪身后的炎黄和麻雀见状,嘿嘿笑着,录着袖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时,一直在一边冷眼旁观的老板大步走了过来,嚷嚷道:

“双方竞价,价高者得,这是讲好的规矩,谁要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我马上给卡恩队长打电话,请他到警察局喝茶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