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烫手

望着大蛇远去的方向,几个人面面相觑,忽然,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藏宝之地,必有灵兽相守吗?看那大蛇知情识趣的模样,就勉强算它是有一点点灵吧。

看着堆成一堆的金属探测仪的零件,再看看满当当的背包,军师皱起了眉头,看样子,还要再回一趟酒店,才能把东西拿完。

“回酒店?麻雀呢?他不是回去了吗?”

麻雀?!几个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机器猫更是拔足就往克兰湖的方向冲去,这家伙这会儿多半还在克兰湖游泳,可是,大蛇也是往那个方向去了啊!

酒店里,这次的收获被分成了三堆,整齐的摆放在大床上,一堆是几千粒介于一克拉和10克拉之间的钻石,另一堆是二十四件十二月令花神杯和一些包裹着厚厚的塑料的卷轴,还有一堆则是六个闪烁着迷离的宝光的翡翠西瓜。

“真的有这么奇怪的翡翠吗?”

孟瑶痴痴的看了一阵,小心翼翼的捧起了半块绿皮粉瓤的西瓜。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

“这不是翡翠,这应该是碧玺,看来,那些研究还是有些水平。”

“研究?实物都没有,怎么研究?”

“在自然界里,绿(青)皮红瓤的颜色组合特征只有双色碧玺才具备,同样,白皮粉瓤的颜色组合或者青皮黄瓤的颜色组合也是只有双色碧玺才具有的光学特征,只是组成颜色有些不同罢了。而且,美国宝石学教材和宝石学论文资料也将这种绿皮红瓤或者绿皮粉瓤的碧玺直接命名为”西瓜碧玺”,这大概是晚清一代清廷将进口美国的顶级双色组合的碧玺称为“西瓜”或者“甜瓜”的直接由来。”

吴迪将自己记忆中的资料说完,忽然想起前一段时间在香港买到的那块翡翠西瓜,不由得一愣,如果这个研究很可靠,那个又算是什么?

机器猫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根据美国圣地亚哥自然历史博物馆方面提供的碧玺贸易资料,从庚子事变后第二年的1902年到1908年慈禧归天这6年间,慈禧太后几乎每年都让宫廷造办处到美国圣地亚哥采购几吨各色碧玺,其中尤以粉红色碧玺居多,到1911年清朝寿终正寝之际,总的采购量达到120吨之巨!所以,这翡翠西瓜、甜瓜的材质其实是碧玺才对。”

吴迪放开心事,笑着看了机器猫一眼,

“机器猫学的很不错,来,再给他们讲讲这十二花神杯是怎么回事。”

“十二花神,每一种花对应一个历史上的知名美人,比如,二月杏花神为杨玉环,六月荷花神为西施,十一月茶花神为王昭君,十二月水仙花神是洛神。而这一套,是以十一月的月季花为主题另配楷书青花诗文,在十二花神杯中应该算是比较少见的品种……”

闻斓一边听,一边抓起了大把的钻石,然后任由它们从指缝间漏过,打在钻石堆上,发出“哗哗”的声音,

“这些东西见多了,慢慢的就没什么感觉了,唉……”

“不会呀,你看,这里钻石这么大,还带着一点玫瑰红,如果做成吊坠,配我那件毛衣正合适,还有这个,这应该是蓝宝石吧?这个形状做成耳坠也很漂亮呢!快帮我看看,应该还有一个配对的……”

孟瑶兴致勃勃的在钻石堆里翻拣着,不时的拿出一粒和两女讨论着。闻斓只是撇了撇嘴,青蛇则笑眯眯的在一边帮忙,她虽然是经过严苛训练的特种兵,可是,她也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钻石堆在一起的女人啊!

“阿迪,这些卷轴不打开来看一看吗?”

闻斓指着和花神杯放在一起的那些塑料卷问道。

“这个要等我们回去找杨老爷子一块打开,否则的话,万一因为长期没有接触空气的原因,颜料氧化了,那就亏大发了。”

机器猫点了点头,问道:

“五哥,这些东西怎么处理?还是走老路回国吗?”

“嗯,走老路回国,尤其是这些卷轴和翡翠西瓜,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这样,这次东西比较多,你和军师两个人负责这件事情,务必要把这些东西安全的送回国内。”

吴迪看着两人小心的收好东西,笑道:

“今天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你们先出发,我们在柏林玩几天再去慕尼黑。”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一打开电脑,第九件古董博彩大赛的招牌已经新鲜出炉。本来,已经见了八件国宝,吴迪觉得不可能再有什么能够让他动容的东西了,可是,当他看到这第九件东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大惊失色。因为,这件东西居然是美国最重要的立国文书之一——《独立宣言》,如果只是《独立宣言》的印刷版,其实那也没什么,可是,简介里写着,这一份居然是当年大陆议会主席约翰•汉考克的手写原稿!

奶奶的,居然是手写原稿?它怎么敢就是手写原稿呢?他怎么能就是手写原稿呢?这些疯子,你们就不怕某些人发疯把你们撕了吗?

吴迪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脑上那篇确实是手写稿,但是不知真假的《独立宣言》,半晌,方无力的摇了摇头,《独立宣言》?约翰•汉考克的手写原稿?妹的,你们干脆整个原子弹当赌注算了!

算了,这件还是别争了,它实在是太烫手,就算不是真的原子弹,应该也差不多相当于古董里的原子弹了。可以试想一下,如果真的有谁敢将和氏璧版传国玉玺拿来作为赌注,整个华夏会是什么反应,你就知道这件东西到底有多烫手了。

他静静的坐在电脑前,《独立宣言》的历史慢慢滑过心头。

1776年6月,当时还是殖民地的马萨诸塞州的五人小组决定聚集起草合宜之文告以宣示其独立之决心。五人决议,宣言由托马斯•杰斐逊独立起草后对富兰克林与亚当斯展示,富兰克林一人即至少修订了其中48处。

1776年7月4日,大陆议会决议采用本宣言,其手写之初稿由议会主席约翰•汉考克与秘书查尔斯•汤森签署后,即送往数个街口外的约翰•当列普印刷厂印制,当晚即产出150份至200份的印刷本,今称当列普单面印刷版。目前尚存的25份当列普单面印刷版为《独立宣言》最古老之现存版本,手写原稿早已不知下落。

可是,没想到,区区一个博彩大赛,居然就敢拿出当年的手写原稿当赌注,这其中,要是没有问题,打死吴迪也不会相信!

这下,博彩大赛不需要做任何额外的宣传了,甚至是不需要华文、日文、拉丁文、德文的等等文字的翻译,嗅觉灵敏的新闻界就会将它炒上天!只是,这些赌场老板真的疯了吗?他们就不怕来自美国上下,方方面面的压力吗?

“小五,看到新鲜出炉的那件东西了?我嚓,这些人实在是太他妈的神通广大了,你说,这件东西都出来了,美国政府不会干预吗?可是,他们居然敢堂而皇之的把它拿来当赌注……我怎么觉得这博彩大赛越来越诡异了?”

吴迪的电话响了,是迟梦华。

诡异?没错,就是诡异!虽然前边的八件件件都堪称国宝,将之作为赌注,也会引起各国官方和民间的强烈反响,但是,这件真的是不同啊,政治意义实在是太巨大了,无与伦比啊!

话筒里传来了一阵嘟嘟声,又有人给他打电话,吴迪看了一眼,连忙对迟梦华说道:

“待会儿再给你打,师父打电话过来了。”

电话一接通,常老就是一阵大笑,

“看到新出来的那件东西了?怎么样,小五,有没有把握?”

“把握?什么把握?”

吴迪迷惑的眨了眨眼睛。

“把它赢回来的把握啊?”

“师父,你老说是那件《独立宣言》?我的天啊,这个大麻烦,我估计除了那些老美,大家都是避之尚且不及,谁敢主动往上凑啊?!”

“呵呵,这你可就说错了,我估计,不但老美会往上凑,其他国家的人也一样会前仆后继的去争夺!还没想明白吗?没想明白就不用想了,直接按照师父的吩咐去做就行了,记住,一定要想办法把它赢回来!哪怕是其他九件都输掉了,这一件,也一定要拿到手中!”

其他九件都输掉,这一件也要拿在手中?不会吧?自己的国宝不要,去抢这个烫手的山芋?吴迪的小脸哭丧了起来,

“师父,就算是赢到了,也不可能带出境吧?还有,说不定一会儿这件东西就会被换掉,那边怎么可能允许这么严肃的一件东西通过赌博来决定归属呢?”

“他们既然敢拿出来,一定有把握不会惹麻烦,最少,在它的归属确定之前,他们不会有麻烦。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竭尽全力先把它拿下来再说。哼,出不出的了境根本就不关键,关键的是它在谁的手上!”

“师父,您老的意思是……”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