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

吴迪看了一眼地图,心说,只要有,就一定能找的到,怕就怕像是军师担心的那样,如果那个地方都被挖过一遍了,那即便是再多的宝贝,也早就被人弄走了。他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闻斓几人,笑道:

“没事,本来也就没报多大的希望,否则的话早就去了。这次主要是买几件他们的古董,顺便带你们欧洲转一圈,呵呵,有固欣然无亦喜,咱不靠宝藏,光是捡漏还不是换来了诺大的家业?”

军师笑了笑,说道:

“说不定慕尼黑那个地址更值得期待些。”

孟瑶撇了撇嘴,

“要是按照咱们这边那拆迁速度,还有没有这个地址都是一回事!算了,宝贝找不着,去玩一圈也不错。

吴迪想了想几次欧洲之行,笑道:

“瑶瑶,那边很多老房子的,经常是诺大一个城市,看不到一个塔吊。不过也不好说,毕竟德国经过战后重建,一切都要等看了再说。”

在家休整了两天,吴迪让军师、机器猫等人玩了几把梭哈,最终打消了组队参赛的念头,让他们去,百分之百是送菜的料。

此时,古董博彩大赛的十件珍品古董又出了三件,分别是日本国宝鬼丸国纲,埃及的眼镜蛇女神雕像以及文艺复兴后三杰之一的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布鲁特斯胸像》。

其中吴迪比较感兴趣的是日本的那把所谓的天下名刀,鬼丸国纲。如果他能够赢到这把曾经被镰仓幕府的第一个将军北条时政命名为鬼丸,其后又先后被新田义贞和足利将军家、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等日本历史上的名臣收藏的国宝,估计能从小日本那里换回来不少宝贝。

看着这一件件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堪称国宝的珍品,吴迪不禁摇头感慨,这些赌场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难道,这才是赌博真正的力量?或者,是金钱的魅力?

“小五,你小子回来也不说一声,怎么样?你看到中州那个工地了吗?听说爆破的那天,黄伯羽那小子把书房都砸了!”

吴迪正在电脑前沉思,前院传来了钟棋的喊声。

“爆破?不知道,我在中州待了两天就回家了,然后从澳门直接回来的,不过,那里确实是发现了柴窑的窑口。”

钟棋哈哈大笑着将几张照片扔到了桌子上,

“看看,整个工地都被夷为平地,这会儿,黄伯羽那小子正上蹿下跳的找人让政府补偿他的损失呢!”

吴迪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工地,不禁愕然道:

“这效率也太高了吧?十几栋楼呢,虽说都不太高,可是……”

“没有可是,五座柴窑窑口,再加上有人在背后稍微的使了点力,呵呵,从决定拆楼到全部拆光,只花了三天时间,这就是效率,效率啊!”

吴迪翻了个白眼,

“因为这种原因拆楼应该对开发商有所补偿吧?况且,那块地本来不就是拿经适房换商业地块吗?黄伯羽会有什么损失?值得着你这么高兴?”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工程前期的准备、合同违约、银行贷款这些,都是大麻烦。本来按照正常的流程,这些都会有所补偿,可是,具体的额度需要多方具体协商。这个协商嘛,呵呵,总要计算清楚了损失才能达成一致不是?但是具体损失的认定可是个复杂的过程,要是双方不能达成一致的标准,只是这个过程就能拖他个好几年!”

吴迪笑着拿指头点了点兴奋的钟棋,

“小心玩过火了。”

“不会,我的意思拖他个一两年就行,黄伯羽这家伙在羊城、缅甸,还有马胖子那个农庄都被你赢走了大量的现金,我这边只要拖他一两年,就够他难受的了,呵呵。”

说完,钟棋神秘兮兮的凑近了吴迪,

“见过你师父了?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的身体明明是不行了,这忽然之间就变得跟个没事人似的,而那些所谓的特效药用在别人身上又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奶奶的,难道老天爷开眼了?”

吴迪打了个寒战,我卡,这事还没完啊,不会怀疑到他头上吧?他仔细的想了一遍给师父治疗的过程,不禁暗自庆幸,如果他没有这些背景,只怕早就被人叫去协助调查了。奶奶的,以后还是没事经常用灵眼看看这些老人家,最好是在没发病之前就搞定,否则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估计他就要彻底暴露了,到那时,谁都护不住他。

“对了,你那边现在开发的怎么样?我这儿有钱了,回头就把那三个亿还给你。”

“我这儿还行,反正你那小侄女是不愁奶粉钱了,怎么,这次去澳门赢了很多?你小子,不地道啊,这么好玩的事都不通知我!”

两人聊了一会儿,钟棋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吴迪则靠坐在摇椅上,默默的想起了心事。一年,得到天书仅仅一年的时间,他就积累下了常人几十辈子都无法获得的财富,这金手指是否用的太过了?他摇了摇头,要引起注意,他们应该早就注意了,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找上门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不过,用灵眼治疗癌症这种事情,绝对是不能再出手了,哪怕是简单的尝试都不行!

身体已经完全康复的常老站在半山的亭子里,默默的看着脚下绿意盎然的山庄,澳门大胜赌王,中州工地率先发现柴窑遗址,这个小五,究竟还要创造多少奇迹出来?难道,他的特异功能是透视?可是,如果只是透视的话,怎么去解释他在古玩鉴定上的天赋?怎么去解释他身上莫名消失的癌细胞?

微风习习的吹过,他盯着一枝在风中微微颤动的嫩芽,那一位的身体也不太好,到底应不应该让小五去试试呢?

这些背后的事情吴迪一概不知,他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就下了决心。既然已经神奇了,那就继续神奇下去吧,一直神奇到他们习以为常为止!不过,如果这次德国之行真的能够找到大批的宝藏,还是要低调一点才好,最少,出手的时间要无限期延长才行。

空客380那巨大的机身仿佛一柄利刃,坚定的撕破了云海,昂首向着西方飞去。吴迪带着兴奋的摇篮二女和军师、机器猫等人,倾巢出动,毕竟,这次很有可能收获大量的宝贝,需要人偷偷摸摸的运回去不是?

柏林,是德国最大的城市,无论是从文化、政治、传媒还是科学上讲都称的上是世界级城市。柏林的城市面积共883平方公里,其中公园、森林、湖泊和河流约占城市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整个城市在森林和草地的环抱之中,宛若一个绿色大岛,因此也被誉为“森林与湖泊之都”。

吴迪他们下榻的地方距离他们此次的目标兰克湖仅仅一公里,站在酒店的房间里,大片森林中清澈的湖水若隐若现,清新的空气中,那一股混杂着城市的喧嚣与大自然的宁静感觉,让人仿佛置身于天堂。

“五哥,第八件也出来了,又是我们华夏的。”

“哦?什么宝贝?”

麻雀将笔记本转了个方向,吴迪笑眯眯的看了过去,瞬间,他仿佛被人点住了穴道似的,目瞪口呆的呆在了那里。

“湛卢剑啊,十大名剑之一,奶奶的,你说这些家伙们究竟从华夏抢走了多少东西?”

看到居然是华夏十大名剑排名第二的湛卢剑,连稳重的军师都忍不住爆了粗口。

“欧冶子挟其精术,径往湛卢山中,于其麓之尤胜且绝者,设炉焉。取锡于赤谨之山,致铜于若耶之溪,雨师洒扫,雷公击劈,蛟龙捧炉,天帝装炭,盖三年于此而剑成。剑之成也,精光贯天,日月斗耀,星斗避怒,鬼神悲号,越王神之。”

吴迪缓缓的背出了一段元代湛泸书院山长杨缨带有神话色彩的描绘,这把剑,它居然真的存在?!

“岳飞之后就不见了,那这把剑是真是假?”

孟瑶已经从网上找到了湛卢剑的资料,匆匆看了一遍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吴迪摇了摇头,现在,只怕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在问这个问题。而且,越是收藏大家,越是鉴定大师,他们心中的疑问就越盛。疑问越盛,欲望就越强。欲望越强,就越渴望参加那个大赛。好手段,真是好算计啊,这下只怕没有一个喜欢古玩的人能够逃脱这个诱惑了!

“阿迪……”

闻斓看着吴迪凝重的面孔,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声。因为吴迪,她看了很多有关这方面的书籍,知道华夏数代人为了回收这些古董所作出的努力。如果只是努力的回收这些宝贝她倒不会担心,但她担心的是,如果看到了,却又没办法拿到手,一直顺风顺水的吴迪会不会……

“呵呵,小丫头,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啊?我是喜欢宝贝,不过绝对不会为了宝贝跟自己过不去的,放心,这次如果能够赢回来两三件我就心满意足了。”

闻斓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能赢回来两三件当然是最好了,可是,怕的就是一件都赢不回来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