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寻宝去

“师父!”

小布朗担心的看着罗斯,他跟着罗斯五年了,他了解他,睿智、聪慧、谦和,但是他的心是高傲的!虽然十年都没有拿到那个赌王大赛的桂冠,但是他知道他从来没有动摇过自己的信念!十年间,他也看到他输过,可是没有一次,他是这样古怪的表情,他,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罗斯拿过毛巾,轻轻的擦去脸上的水痕,扭头笑道:

“呵呵,查尔斯,别担心,我没事。不过,你能不能联系一下吴迪先生,就说我很想再和他好好的赌上一场!”

小布朗沉默了,虽然他认为罗斯输这一把只是个意外,可是,下午的比赛进程已经表明,这个吴迪很强,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自信,为什么仅仅凭借两张牌就敢随意的梭哈。而且,他又不是把把梭哈,那究竟是什么让他能够那么自信?在赌王大赛即将来临的时候,给师父找这样一个危险的对手,会为他未来的征程带来困扰吗?

“没事,查尔斯,离赌王大赛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即便我真的比不过那小子,也还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而且,这一次我会全力以赴,怎么,对我没有信心吗?”

小布朗笑道:

“没事,我就是觉得事情应该可以放一放,等到赌王大赛结束后再和他约赌。毕竟,这里是澳门,那个大卫也是您的对手,如果让他拿到您太多的比赛录像,那……”

“呵呵,查尔斯,你知道为什么你学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什么成就吗?你缺少一个强者之心,也缺少一颗成为强者的心。在博彩的世界,有无数的人在等着上位,他们或阴险、或狡诈、或冷血、或疯狂,但是他们从不惧怕任何一个对手,每一次比赛都是一次考验,一次历练,而且吴迪这个对手很奇怪,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练兵的对手呢?放心吧,我没事,你打电话吧。”

吴迪并不在金沙酒店,接到小布朗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去往******的路上,听了小布朗的提议,他迟疑了一下,说道:

“布朗先生,很高兴我的赌技能够得到赌王先生的认可,只是,因为九月份将有一场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比赛,所以我需要尽快的到欧洲一趟,所以,抱歉,我并不能确定什么时间会有空能够和罗斯先生再赌一场。至于那粒钻石,如果我有幸见到黛西夫人的话,我会了解一下它的来历,如果真的是布朗先生说的那样的话,我想,我会还给你们的。”

收到了一亿四千万美元的大礼,吴迪琢磨了一下,还是将项链还回去的好,毕竟,得来的手段不是太光明。但是,要还也肯定是还给布朗,至于那个嚣张傲慢浅薄的黛西夫人,她是谁?

可是布朗并不知道这一切,他以为吴迪要将钻石还给黛西,顿时紧张起来,如果那个女人明白这粒钻石的价值,再想要回来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而且因为他的小算盘,家族已经为此损失了一亿四千万,所以,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

“吴迪先生,关于那件项链,我想我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它属于我的奶奶,所以,我希望你能够遵守我们的约定,给予我们赎回的机会……”

足够的证据?吴迪冷笑了起来,有足够的证据干嘛不早点拿出来?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会知道着急了?呵呵,你急我不急,等我再赢个一亿美元,就当可怜你,还给你好了。

“放心,布朗先生,我会把项链留着,等着你们来赎回去的,呵呵。”

吴迪赶到新澳博的时候,是大牛出来接的他,

“怎么样?输了还是赢了?”

大牛摇了摇头,

“我没玩,青姐陪着小嫂子在玩百家乐呢,呵呵,输了快一万了。”

“哦?”

吴迪笑了笑,百家乐他知道,号称是世界上最文明、最公平的娱乐项目。在澳门的赌场中,百家乐赌桌的数目是全球赌场之中最多的。

百家乐的规则很简单,分为庄、闲、和与对子四门,客人根据自己的想法可任意选择其中一门下注。

百家乐一般使用3~8副纸牌,每副52张,洗在一起,置於发牌盒中,由荷官从其中分发。参赌各家力争手中有两三张牌总点数为9或接近9,其中当场付赌金最多者为庄家。

这种游戏如果吴迪参与的话,想赢实在是小菜一碟。不过因为是大厅的集体游戏,赢多了的话铁定会被赌场请去喝茶,再加上作弊玩起来也实在是没意思,所以他碰都没碰过。

找到孟瑶的时候,这丫头正拿着几枚筹码愁眉苦脸的犹豫不定,青蛇坐在她的旁边,已经买好了闲家,正无聊的东张西望着。

“买对子!”

吴迪看了一眼桌上的牌面,笑呵呵的说道。

孟瑶“哦”了一声,将筹码放到了对子上,然后才反应过来,惊喜的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吴迪,

“你怎么来了?赢了?“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

“一把搞定!你怎么样?”

孟瑶可怜兮兮的张开小手,

“一万的筹码就剩这几个了,小青还剩好多……”

“呵呵,没事,我这刚赢了好几个亿,随便玩!”

听到那边荷官开始喊买定离手,孟瑶看了一眼桌面,小声道:

“换了几个台子了,追庄家庄家输,追闲家闲家输,气死我了!”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孟瑶说的是什么。因为早在来澳门之前,这丫头就查过所谓的百家乐秘籍,第一条就是见庄跟庄,见闲跟闲,见跳跟跳。然后就是什么损三暂停,亏五赢六,止於五五等等。可是,如果这些秘籍真的管用,别人还开什么赌场?

他拍了拍孟瑶的肩膀,

“没事,一会儿我帮你赢回来!”

“庄家对子,六点,闲家九点,闲家胜!”

“哇,你太神了,果真是对子哎!”

孟瑶看着荷官将她赢的筹码划到她的面前,高兴的搂着吴迪的胳膊又笑又跳,

“下把我们压什么?追闲?还是跳?”

吴迪哑然失笑,这丫头,才玩了多久,就满口的行话?

“瑶瑶,随便买吧,我跟你商量个事。”

“好吧。”

孟瑶拿了两枚一百的筹码压在闲上,扭头看着吴迪。

“我们先不去香港了好不好?我准备回京一趟,再研究一下柏林那个藏宝图,然后带着你和蓝蓝去趟欧洲……”

孟瑶的眼睛猛地瞪大,惊喜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半晌,才神秘兮兮的低声道:

“寻宝?”

吴迪点了点头,

“噎死!太棒了!我们明天就回去,待一天就出发,我还从来没玩过这个游戏呢!”

吴迪笑了笑,正要说话,忽然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迟梦华。

“怎么样,拿到参赛名额了?”

迟梦华这一段时间很忙,几乎每隔两天就要换一个国家。这次到澳门拿博彩大赛的名额也是顺路,因为博优香港的分公司接了一个大单,他赶过来亲自坐镇。本来吴迪跟他约好香港见的,现在嘛,让他一个人忙去吧。

“找了一个朋友,从永利公司要了一个名额,唉,这个人情欠大发了!对了,小五,我不想拿华夏的古董参赛,准备过一段时间到欧洲去买几幅油画,你要不要,我给你捎几幅?”

吴迪迟疑了一下,这次到德国去主要是为了寻宝,可不能带上这家伙,不过,顺便帮他找几件,倒是没什么问题。

“给我捎几幅?行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你不就是想看看我手上还有没有多余的油画吗?可惜啊,我手里的东西都换成咱们老祖宗的宝贝了,参赛的赌注也还要现去找。你要是能遇到,帮我买两件也成。我要是看到了,也会给你打电话的,对了,你准备什么时间过去?”

“一个月后在伦敦有个油画的专场拍卖会,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吴迪想起巴塞罗那卖给他单刀会故事纹青花大罐的那个老板说的那个拍卖会,知道两人说的多半是一个,不禁笑道:

“一个月啊,一个月这博彩大赛已经传开了,你上拍给人家送钱去啊?”

迟梦华无奈长叹一声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变态,随便都能捡些宝贝回来?好了,不给你说了,我还要赶最后一班船回香港,这个项目做完了,我准备给自己放个大假,到时候找你这个资本家大老板切磋赌技去。”

第二天一早,吴迪告别王东风、大卫等人,直飞京城。

“五哥,红圆圈的那个地方应该在施普雷河和哈维尔河之间,不过那个地方战后重建时被划入了城市森林的区域,我们现在过去,恐怕是有点晚了。”

一回到四合院,吴迪就将从米兰得到的那张藏宝图交给军师和麻雀他们研究,结果,得出了和他当时猜测的差不多的结论。

孟瑶仔细的比对了一阵,皱眉道:

“这个地方还有个兰克湖,虽然位置似乎有些偏差,但这是手绘的,有偏差也很正常,如果宝藏在湖底,说不定还有希望。”

军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个湖战后多半清过淤泥或者重新开挖过,宝藏怎么可能还在湖底?而且,就算是在湖底,就凭这个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红圆圈,上哪儿确定具体方位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