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战斗,从这刻开始

吴迪一边心不在焉的钓着鱼,一边咬牙切齿的发着狠,奶奶的,有了这些强力的鱼饵,他们不想当鱼都不行,可是,他就算是当鱼,也要当那鱼群中最最凶悍的大家伙,不但群鱼没人敢惹,还要把钓鱼的人也给拖到水里淹死!

这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宋世明。

“小五,问你个消息,听说过古董博彩大赛没有?”

“知道,九月一号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那个吧?”

听到吴迪说知道,宋世明激动起来,声音大的离吴迪足足五米远的吴爸都听得到,

“你也看到那个网站了?他们不是逗着玩的吧?卡,《永乐大典》,一下75册!还有,那个《最后的晚餐》和《定武兰亭序》真的假的啊?你妹,那些大师可都是国际知名啊,他们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吧?可是,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吴迪把电话拿的远远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阵嘶吼,他冲老爸苦笑了两声,看吧,疯了一个了吧?

“喂,喂,你小子有没有在听?老子这可是吃了足足三片佐匹克隆,就这拿手机的手还在不停的抖着呢!天哪,这他妈还让不让人活了?还有七件!七件!小五,要不,咱找人去把它给劫了?”

劫了?一瞬间,吴迪动心了,真的动心了。不过,转眼间他就清醒了过来,冲着电话大吼道:

“劫?劫个屁啊!你也不想想,那些东西要都是真的,防护的该会多严密。再说了,就算是能劫到手,你敢拿出来见人吗?”

“见人?见人干什么?放到老子的地库里一个人看多开心啊!老子决定了,参赛!对了,你小子不是在澳门吗?赶紧给我联系个赌场,我要一个名额!”

吴迪摇了摇头,算了,懒得跟这家伙说,让他师父收拾他去。

“师父?就是师父说的,实在不行找人把他们给突突了,这东西就不归咱了吗?”

吴迪一脸的黑线,好吧,不愧是公安系统老大的老爹,你们去突突吧,省得老子也成天心里痒痒的……

“行了,不给你说了,我要给其他几个家伙打电话,这会儿都没人找我,估计他们还没发现呢!妹的,老子到时候准备通过公安系统好好找几个老赌鬼来教我赌术,不,干脆让他们整容去参赛,赢回来一件就给他们洗白,哈哈哈哈,老子这主意天才吧?哈哈!”

疯子!吴迪摁断了电话,不过,整容,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啊?!要不,花点钱,也让东方去趟泰国?(我写错了吗?卡,整容哪有直接变性来的隐蔽!维果大叔准备再写两本还成不了神,就直接跑泰国变成大婶的啊!)

不一会儿,他的电话又响了,王豫皖,这小子甚至都挑好了参赛的古董了,可怜的,居然敢用你的那些玉碗参赛,等着你师父收拾你吧!

接着是严驹、温亚儒、曾成杰……后来吴迪干脆把电话给关了,疯吧,疯一阵就好了,不过,还是迟梦华见识广,这家伙已经在机场,准备直飞澳门搞名额了!

“小五,什么事,这么热闹?”

吴爸不淡定了,这电话就没断过,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没事,几件古董而已,这些没见识的家伙……哼!看我多淡定,我只想把他们突突了而已!”

陪老爸钓了一天的鱼,第二天凌晨,吴迪带着自己的小团队从玉都直扑中州,搭乘早上的航班,中午就能赶到澳门,赶快把那个什么老布朗小布朗的给赢了,拿着这钱买参赛的古董去!

罗斯•布朗的年纪不大,今年也只不过才三十二岁,一头金黄色的短发配上他那比寻常欧美人都要深邃些的眼窝和一双大海般蓝色的眼睛,让他将年轻和成熟很和谐的混合在了一起,别有一种魅力。

罗斯被人称为赌坛的天才,他二十一岁第一次参加赌王大赛就获得了第三名,其后几届,成绩都一直稳定在前五,终于,在二十八岁那年拿到了一个亚军后,他被家族委以重任,目前,明着挂在他名下的产业就有两座赌场。

此刻,这位赌坛的天才正坐在金沙赌场技术总监大卫的办公室里,一遍一遍的看着吴迪和他的弟子,同样也是家族子弟的查尔斯•布朗的对局。这个对局很短,只有三把,这也是他目前能够找到的有关吴迪对局的第二份资料,第一份,是杜肯提供的,两个多月前吴迪在拉斯维加斯酒店和几个小女生对赌的录像。

没什么好看的了,他关上视频,低头沉思了起来。从十三岁开始学习赌术,什么样的对手都见过,还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一张牌都不看,直接就梭哈,真是不拿钱当钱的纨绔吗?

他摇了摇头,一个几乎没有依靠背后势力,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积累了上百亿的财富,珍贵古董更是拥有无数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纨绔?可是,不是实在不把钱当回事的人,怎么可能会采用这种打法?看他那满脸轻松惬意的微笑,难道,他真的是想将钻石还给查尔斯?还是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在鉴宝、赌石方面的灵觉在打牌的时候同样管用?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所谓的灵觉存在吗?

他冷笑了一声,装神弄鬼!也就唬唬查尔斯这种初出茅庐的小子,和我对局,你要是还敢用这种打法,我就让你尝尝找死是什么滋味!

“查尔斯,你知道输在哪里了吗?”

“师父,我应该,应该……”

小布朗挠了挠头皮,嘟哝着不敢说话。

“哼!”

罗斯绷着脸,站了起来,正准备训斥他两句,刚刚巡视完的大卫笑着推门而入,

“罗斯,看出什么来了吗?”

罗斯没有回答,反而反问了一句,

“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大卫摇了摇头,

“惊人的运气,似乎,还要加上点感觉,一种奇怪的,但是很准确的感觉……”

他想起了吴迪和王东风等人打牌时的情景,想起了自己输出去的那两千万,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

“他梭哈的时候,不管你对自己的牌多么有信心,最好还是一把都不要跟!”

罗斯无奈的耸耸肩,摊开了双手,

“一个恐怖的对手,听天由命吧!”

“哈哈哈哈,你这个狡猾的家伙!”

大卫笑着将他们送了出去,摇着头回到了办公室。

罗斯的脸上一直带着谦和的微笑,可是,等到大卫一转身,他的脸色一变,嘴角轻轻向上一挑,谦和已经变成了冷酷与不屑,哼,感觉?感觉有时候是会欺骗人的!

吴迪抵达澳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距离约定的比赛时间不到三个小时,不过他不在乎,这会儿他脑子里就只有一个问题,第四件古董会是什么?

《手拿烟斗的男孩》!居然是这幅长期占据世界名画拍卖价格排行榜第一位的名作!毕加索的《手拿烟斗的男孩》!

他看着那熟悉的画面,沉思了起来。

2004年5月,在伦敦举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毕加索粉红时期的代表作《手拿烟斗的男孩》以1.04亿美元的天价成交。这幅被评论家誉为“具有达•芬奇《蒙娜丽莎》似的神秘,凡•高《加歇医生》似的忧郁”的唯美之作的出现,既让他意外,又让他觉得理所当然,而且,更加的让他对那个赌局充满了期望与戒惧。

一件件珍贵之极的藏品,绝对不可能都是赌场买来的。可是,如果赌场不拥有它们的所有权,只是租借的话,他们又凭什么这么有信心,能够保证这些东西不落入他们这些不受控制的人的手中?他们又是用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让这些名作的主人这么放心的将东西交给他们去运作的呢?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他和东方都没有看破的机关?

他摇了摇头,看破与不看破,既然决定了参加,那就要一往无前的走下去!战斗,已经从这刻就开始了!

敲门声响起,大牛走过去转了一圈,带回了一大堆人,

“小五,你小子还真沉得住气,这都几点了,才过来?我们……”

王东风大笑着走了进来,他身后,是同样笑眯眯的朱向军等人。姚胖子没等王东风说完,就一屁股将他挤到了一边,用他那肥厚的手掌重重的拍了拍吴迪的肩膀。

“小五,上次错过了,这次,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到时候都去给你扎起,奶奶的,欺负我们华夏人,让他见识见识我们的闪电战!”

看到这几个新交的朋友,吴迪的心头涌起一阵温暖,笑呵呵的问道:

“这几天我不在,你们几个,胜负如何啊?”

王东风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

“自从学了你那个不讲理的打法,我已经输了快一个亿了,小五,你要负责……”

这腻腻歪歪的声音让吴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看了一眼忙不迭和这个恶心的胖子拉开距离的众人,打了个寒战,

“要是那个赌王也这么说话,我干脆还是直接认输算了!”

众人一阵哈哈大笑,笑声中,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吴迪先生,如果以你目前这种态度去面对查尔斯,我劝你还是干脆直接认输的好!”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