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疯了

赚的盆满钵满?吴迪苦笑了一声,现在这个消息还只是在这个英文的博彩网站上刊登了,一旦征求意见期结束,或者他们开始大范围宣传的时候,可以想象,赌场里会涌入很多鉴定师、收藏家练习赌术,收藏市场则会混入很多试图通过歪门邪道拿到鉴定师证书或者混资历、混脸熟的职业赌徒!再加上满世界求购古董的,趁机制假、售假、提价、坑蒙拐骗的家伙,这下,估计是要好好的热闹上一段时间了。

他想了一会儿,决定先给师父打个电话,让他召集一下韩院长等老前辈,商量出一个妥善的应对之策。最起码要想办法拦住国内的一部分人,实在拦不住,也要协助海关方面,坚决卡住文物外流这个关口。妹的,别到时候他在拼命地往回收,这边却在拼命给他往外送,那还玩个屁啊!

无声无息的,孟瑶像只小猫似的从背后贴近了吴迪,轻轻的揽住了他的腰,

“这下热闹了,小五,你说,万一你要是真的拿了第一名,高高兴兴的选了三十件古董回来,却发现这里边有不少是国内的人输出去的,会不会很郁闷?”

吴迪点了点头,真要是遇到这种情况,岂止是郁闷两个字能形容的?

孟瑶嘻嘻一笑,

“这就郁闷了?如果那些人再通过各种关系,找你往回要这些古董,那你该怎么办?”

吴迪顿时目瞪口呆,妹的,把这个给忘了,按照他对某些人的了解,或者根本就不需要去了解,貌似这都是很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啊!

“唉,到时候他们打着民族大义、内部团结的旗号,死皮赖脸,软硬兼施,那你才是真的郁闷呢!”

吴迪恨恨的咽了口唾沫,妈的,想拿这些东西压老子,没门!

“没门?没门有窗户啊!一层层的关系,找到韩院长、常老、或者钟棋、或者钟老爷子头上,那还能没门吗?小五,我不反对你去参加这个比赛,可是,有时候赢了比输了会更麻烦!”

“他妈的,大不了老子不选他们的东西!”

“不选?先不说到时候你看上了能不能忍得住,只怕是在你选之前就有无数人给你打招呼!而且,一旦有些东西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从其他方面考虑很珍贵的话,只怕你师父都会主动的让你把它弄回来!你等着吧,谁也拦不住去想去参赛的人!这还只是几本《永乐大典》,如果再有几件更珍贵的,绝对会有人以悲天悯人的姿态登高疾呼,说不定到时候整个华夏都会被他们整成一个代表队!到那时,就不是简单的问你要国内输出去的古董那么简单了,就算你全部选国外那些人输的,他们也会堂而皇之的要求从你手里分一部分去!”

吴迪无语的转过脸来,看着巧笑倩兮的小丫头,深吸了一口气,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我们家的小瑶瑶居然这么聪明呢?”

“嘻嘻,书上不都在说,男人不喜欢太聪明的女生吗?所以,我只有装得笨一点啦……”

“好啊,原来平常还经常伪装,快说,还有什么事情是装的?”

吴迪的一双大手抚上了她柔细的腰肢,一旦不说实话,马上大刑伺候!

孟瑶一脸可怜兮兮的笑容,凑过来“吧嗒”亲了他一口,

“老公天天在外边奔波,就是为了这些宝贝,我们没能力帮忙,在背后多想点怎么了?阿迪,我的建议是不要管他们,谁爱参加谁参加,然后和你师父他们商量一个控制文物外流的办法,能卡住多少是多少,咱们千万别先公开发表意见。”

吴迪琢磨了一阵,孟瑶说的没错,按照某些国人的陋习,看到这项比赛后绝对是先抗议,然后同时偷偷的想办法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面对这种偶然性极大,而且几乎谁也没有绝对把握的比赛,他们绝对会高举着华夏人不打华夏人的旗号,组成一个个的利益小团体去投机,到那时,他该怎么办呢?

“其实,就算是你师父他们想控制,也控制不了。这上边可没说必须是鉴定师或者是收藏家才能参赛啊!只要能够拿出三件合适的古董,再获得赌场的推荐,我估计是头猪都会被放进去。”

孟瑶冷不丁又扔出来了一句,吴迪一愣,没错,只要不是大家都认识的职业赌徒,这资格认定里就没做限制。奶奶的,这招实在是太狠了,到时候满场都是投机的富豪大贾,还控制人数?只怕一件古董都控制不了!

两个人嘀咕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吴迪决定先不想这些,跟师父沟通完了再说。

“小五,规则我看到了,你说的这种可能我也考虑过了。没关系,我们这些老家伙会约束自己的门人弟子,让他们慎重考虑,而且,我们会要求他们只准用国外的古董报名参赛。至于那些不听告诫的,我们无法控制的,就让他们去吧!到时候你就算是赢了他们的东西,我看谁敢找上门来?不过,你倒是真的可以试试自己组织一个团队,毕竟,比赛的偶然性实在是太大了!”

自己组织一个团队?那到时候赢了岂不是还要分?至于他们赢了他也能沾点光这种事,直接就被他过滤掉了,他这个透视眼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们可能赢吗?

孟瑶看到他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在一边轻轻提醒道:

“这个团队不一定都是鉴定师啊,你可以让军师他们也报名参赛,或者,偷偷摸摸的也找两个职业的,按照第二轮那些古董的价值,到时候大家集中力量,哪怕是只能赢回来一件也是大赚啊!”

吴迪眼睛一亮,没错!自己组团!这样不但可以增加获胜的几率,而且还能光明正大的拒绝其他团队的邀请!呵呵,像军师、麻雀这种精通心理学,眼神又锐利的家伙,稍加训练应该不会比那些一般的赌徒差!至于参赛的古董,不是还有一个宝藏和一个莫名的地址的吗?就算是这两个地方都一无所获,直接去老外的古董店里买不就是了?以他的眼力,连买带捡漏,凑个十几件还是很容易的吧?

他兴奋的拍了孟瑶的翘臀一掌,在小丫头的一阵不依声中飞快的跑进了卫生间,先洗漱、吃饭,然后和军师他们玩几把去!然后等到把小布朗那个赌王叔叔宰了,就拿着他们的钱去买古董!哈哈,人多就是力量大,这主意都能想的出来!

陪老妈、孟瑶逛了半天街,带着胖猪二人和王昭介绍的公安局长吃了顿晚饭,吴迪充满期待的打开了网页。一幅熟悉的画面出现在眼前,等到看完说明,一阵眩晕的感觉随即而来,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居然有油画版本传世!

《最后的晚餐》是基督教新约圣经记载的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几乎被所有宗教画家描绘过。但是其中最出名的是达•芬奇为米兰格雷契寺院食堂画的那幅壁画,《最后的晚餐》。可是,现在居然会有一幅一模一样的油画版,还被鉴定为达•芬奇的真迹!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如果这幅画真的是真迹的话,甚至不需要其他的作品,只是这一件,欧美那边哭着喊着要参加大赛的人就能从意大利直接排到拉斯维加斯去!

不过,貌似这样也有好处,有这个大灯泡顶在前边,其他几件的竞争想必不会那么激烈了吧?妹的,不激烈,不激烈岂不更惨,没有他们前仆后继的在单对单中干掉几个赌徒,只怕最后和他对决的那三个都会是赌场派进来的!

真心是矛盾啊,既希望东西越珍贵越好,又害怕太珍贵,因为越珍贵竞争就越激烈,矛盾啊!

第二天,吴迪的安排是陪老爸去水库钓鱼,临走之前,他嘱咐孟瑶第三件一出来就要第一时间通知他。妹的,前两件一件比一件珍贵,这第三件又会是什么惊天的宝贝?

下午的时候,刚刚钓上来一条小鲫鱼的吴迪接到了孟瑶的电话,一听宝贝的名称,他差点把手机给扔到水库里去!因为第三件古董竟然是唐代欧阳询《武定兰亭序》的真迹!

真迹,居然是真迹,而不是拓本!

够了,只是这一件,打破头都要参加大赛的人估计就能从京城排到澳门去!还得每排站两个,否则肯定排不下!

《定武兰亭序》是《兰亭序》帖的石刻名。据记载,唐太宗喜晋代王羲之书法,得《兰亭序》真迹,命人临拓,于是,欧阳询受命手摹《兰亭序》并刻石后,置于唐学士院。

此石后经战乱遗失,北宋庆历年间发现,置于定州州治。定州在宋时属定武军,故称此石刻及其拓本为“定武兰亭”或“定武石刻”。

“定武兰亭”的拓本传世有柯九思本,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独孤本,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均珍贵无比。可是,谁见过欧阳询手摹的真迹?!谁听说过这份手摹真迹居然还在?

疯了,赌场的人都疯了,全世界喜欢古董的人一定也会全疯了!就算他们不疯,吴迪也会先疯了,这一件,哪怕是拼却性命不要,也一定要抢回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