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闹大了

老胡愣了一下,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把哪两件包上?粉青釉和粉彩?你妹呦!你这是坑老子来了?

他心中一阵暴怒,但他决定还是给这小子一个机会,万一自己耳背,听错了呢?

“老板,你是说要买这粉青釉和粉彩?那摇铃尊、玉壶春瓶呢?”

吴迪装作很天真的说道:

“对啊,就要这两件。这次本来就是出来玩的,所以也没带多少钱,摇铃尊和玉壶春瓶虽好,可是太贵买不起啊。这几件就不一样啦,虽然是仿品,不过放到客厅的博古架上当摆设,也不能算是丢人,毕竟,就算是真正的大富之家也不会把真家伙就随随便便的摆在外边吧?”

老胡眼前一黑,差点气得吐血,好小子,没钱你跟老子在这儿瞎扯些什么,你当我傻啊,一件雍正朝的粉青釉,一件光绪朝的粉彩,四万多你就想拿走?你脑子进水了吧?

“不卖,赶紧走,这两件东西老子不卖!”

他一把抱起了纸箱,奶奶的,要不是今天几个小子都受了伤,老子让你来的走不得,敢调戏你爷爷我!

“不卖?你这个人怎么做生意的?还讲不讲道理啊?我价都没还,你还要怎么的?来、来,走过路过都别错过,大家都来评评理,这家老板他欺负人啊!”

你妹!还走过路过都别错过!胡老头气的双眼直冒火星,这会儿要是还不知道吴迪是故意来找事的,他这几十年就白活了!

他狞笑了一声,小子,居然敢找你胡老爹的麻烦!今天你算是活到头了!你也不事先打听打听,你老子我家里的三个小子可都是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的人物,在这古玩城这么多年,从来就只有我们欺负人的份,谁敢给老子上眼药?

一看老胡的店里又干起来了,附近的店主纷纷无奈摇头,就两个人,估计是要吃亏了,机灵点还是赶紧闪吧,要是老胡家那三个小子回来了,这事可是善了不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胡老头看着陆陆续续围过来的人群,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

“我想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啊?我就是想买那两件瓷器!怎么,价钱都讲好了,你这会儿反悔了?不行,我今儿还就非买不行了!”

“哼哼,东西是我的,想不想卖那是我一句话的事,小子,你还敢强抢不成?”

吴迪头摇的拨郎鼓似的,

“不敢,我就是想让胡老板你给个交代,一件仿雍正的粉青釉梅瓶,你开价三万,我没说话。一件仿光绪的粉彩大盘,开价一万八,我还价了吗?我一分钱都没砍你的,这会儿你说不卖就不卖了?你玩我呢?不行,今天不给个说法,我还不走了呢!”

搞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人群中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一个中年人摇了摇头,冲着胡老头嚷嚷道:

“这价还不错啊,老板,我看这小兄弟很有诚意,你就别置气了,卖了吧。”

“我卡,这价岂止是不错,上回我买的高仿清三代的青花大罐,才花了两万不到呢!小兄弟,我看你也别跟他吵了,赶紧走吧,不卖你还占便宜了呢!”

吴迪一晃手机,

“现在不是卖不卖的问题,我就是不明白,开价这么高,我又一个子都没还,他居然说不卖就不卖了,这不是故意折腾人的吗?来,来,大家都来听听录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奶奶的,我逛过那么多的古玩市场,还真没碰到过这么奇葩的!”

老胡死死的盯了一眼吴迪,将粉青釉梅瓶拿在手中,朝着人群展示了一遍,高声道:

“大家看清楚了,我这件粉青釉可不是仿品,是货真价实的雍正朝的老物件,我脑子有病,这价往外卖啊?保安,保安!妈的,这破古玩城的秩序怎么这么差啊?”

吴迪笑了一下,将手机录音打开,交给了军师,

“拿去让大家听听,真的?真的你报三万,有病吧?”

胡老头傻眼了,这小子还真录音了啊!

人群安静下来,现场只剩下手机里两个人对话的声音。不一会儿,录音放完了,人群鼓噪起来,这老头可真够狠的,什么玩意他都敢报价上千万?人家想买便宜的居然还不卖,有他这么做生意的吗?

胡老头走到吴迪身边,目露凶光,低声问道: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吴迪“嘿嘿”一笑,低声回道:

“不想怎么样,不是想算计我吗?我今儿就陪你玩玩!”

“你!”

“我?待会市场的管理人员来了,我倒想要好好的问问,像你这样的商家,是怎么混到古玩城里来的!”

老胡恶狠狠的瞪了吴迪一眼,

“好,你小子有种,有种你就在这儿等着,弄不死你老子就不姓胡!”

吴迪皱起了眉头,就这就要弄死我?行了,本来还准备待会儿就撤的,现在倒是不着急了,我还真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弄死我的!

“五哥,这老家伙可能真的见过血,要不,找人查查他?”

吴迪诧异的看了军师一眼,见过血,你的意思是他杀过人?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军师点了点头,

“这老家伙不对劲,一般人的眼神可没这么凶。你等等,我一个老上级在这边市局当副局长,我给他打个电话,查查看。”

吴迪看了一眼也在打电话的胡老头,皱起了眉头,军师应该不会看错,可是,就这副枯瘦的身板,他还能伤人?

不一会儿,两名保安跟着一名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将双方请到了办公室。

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简单的问了胡老头几句,也不等吴迪说话,猛地一拍桌子,指着他就怒喝道:

“你诚心捣乱的是吧?东西是胡老板的,想不想卖,想什么价卖是他的自由,你在这儿瞎嚷嚷什么?行了,看你年轻气盛,今儿我也就不追究你扰乱市场经营的责任了,你赶紧给老胡道个歉,该干嘛去干嘛去,下回再敢捣乱,可就不是到这个办公室了。”

吴迪愣住了,敢情这一个比一个更横啊,这么说来,前几次进局子,人家那还是跟他客气了呢!

他正待说话,忽然那经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满脸不耐烦的朝吴迪摆了摆手,没看老子业务繁忙,还不赶快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哎呦,刘大队,今儿您老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然后吴迪就看到这家伙开始不停的点头哈腰,还没听上几句,一张胖脸上汗珠子都下来了,他看了军师一眼,这是你找的人?这么横,话都没说完呢这汗都下来了?

军师笑了笑,这种市场里本来就鱼龙混杂,如果不和公安系统搞好关系,三天两头查的你市场都开不下去!这下横的碰到了更横的,看看他接下来怎么办吧。

“这个……这个,吴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是我性子急了点,没搞明白,让您受了委屈。奶奶的,现在这些商户一个个都狡猾的不得了,一不留神就被他们给骗了,您等着,我马上给你解决,马上解决!”

那经理放下电话,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吴迪的身边,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不停的解释着。然后不等吴迪开口,扭头就冲着胡老板就喊上了:

“老胡,你他娘的能耐了,连老子都敢骗!我问你,你既然开了价,为什么不卖?你这不是成心扰乱市场秩序吗?还想不想干下去了?赶紧的,把东西拿过来,再给吴先生认个错,这回我就放你一马!”

这家伙一边说一边不停的跟胡老板使着眼色,那胡老板也是个眉眼精明的人物,知道吴迪找的人他很可能惹不起,可是,这几百万和几万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惹不起也要惹啊!

吴迪看着那经理挤眉弄眼的样子,心中一阵厌烦,他摆了摆手,说道:

“这个……”

那经理马上转过身来,谄笑道:

“小姓屈,屈原的屈,屈余杭……”

吴迪点了点头,说道:

“屈经理,我并不是非要买那两件东西,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几万块钱就敢硬要人家价值几百万的东西。今天的事情到底为的是什么,胡老板自己心里清楚,看你年纪这么大了,我就好心送你一句话,这常在河边走,总有个湿鞋的时候,你就好自为之吧。”

殷勤的将吴迪二人送出市场,屈余杭匆匆回到了办公室,他看了一眼悠闲的抽着烟的胡老板,不由的气上心头,

“老胡,他妈的说过你们多少次了,没事别给老子玩什么仙人跳!你知道刚才是谁打的电话吗?市局的刘大队!就他妈的你们平时干的那些破事,真要认真起来,一个个都的给老子进去!你赶紧回去,准备份重礼,我今天晚上约一下刘大队,顺便摸摸那小子的底子,看看这事该怎么处理,还有你家那三个混小子,让他们最近都给我老实点……”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