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包上吧

孟瑶嘟哝了几句,直接拉着青蛇逛商场去了,吴迪和她约好了时间,带着军师晃进了那家店铺。

刚刚参与争执的几个人都没在店里,只有一名形容枯瘦的老人正在喝茶,看到吴迪他们进来,满脸诧异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神色自若的端着茶水走到了柜台里边。

吴迪微笑着点了点头,认出来了?认出来了好啊,偶这个大肥羊自觉吧?自己送上门来了,还不快点把刀子磨利点?

“这个,老板,你这刀子……你这店里似乎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这家店不大,所以吴迪很快就看完了。他摇了摇头,就这种水平,宰个一般人都费劲,怪不得千方百计的想靠下套字赚钱呢。

那老板自从回到了柜台里,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吴迪,他的眼珠一边无意识的跟着吴迪的身影移动,一边在心里急速的盘算着。这家伙怎么会跑到店里来?难道刚才不是有所警觉,而是他们演的那场戏不合他的胃口?不合胃口就不合胃口吧,反正他们现在莫名其妙的被人放倒了三个,正忙得焦头烂额的,也没心思再去算计谁,可是他这会儿却主动跑来了,什么意思?

“喂、喂,老板,问你话呢,店里有没有好点的东西?外边这些,真心是看不上眼啊!”

吴迪屈指在柜台上敲了两下,那老板才猛然惊醒过来,

“有,要什么样的好东西都有!”

老板放开了心思,他一想起吴迪刚刚那句差点被他漏过去的话,就兴奋的想要大笑两声。似乎没有值钱的东西?嘿嘿,这东西到底值不值钱,还不是我说了算?

“老板,请问您想要哪些瓷器?别看我这儿店小,可是,在这古玩城里,谁不知道我老胡精品多啊?”

“呵呵,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看看吧,只要东西没问题,价钱嘛,好商量。”

胡老头兴奋的下巴的胡子都一翘一翘的,看样子这傻小子不知道刚才的事,娘的,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糟呢?明明已经逃过了一劫,这又主动送上门来,难道,这就是古人云的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几个混小子挨顿打,换来个大肥羊?

他客客气气的将吴迪让到店里的圆桌旁坐下,转身穿过柜台,走进了后边的办公室。

吴迪看了一眼军师,笑了笑,目光跟着胡老板,直接透视了进去。

办公室很小,只有大概不到十个平方的样子,布置的也很简单,除了一张床,一张办公桌和一个保险柜,就没看到别的东西。

吴迪看到这家伙先是从床下边拉出了几个纸箱子,挑挑拣拣了一阵,拿出三件瓷器放到了一个腾空的小纸箱里,然后他抱起纸箱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了下来,回身打开了保险柜,小心翼翼的将里边仅有的两件瓷器拿了出来,看了一眼,也放入了纸箱。

“看看吧,这些可都是小店的珍藏,一般的客人,我们根本就不准备往外拿。”

吴迪笑了笑,头一件就拿起了那件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的粉青釉梅瓶,这件东西不错,雍正年间的真品。

“这件……我看不准。”

他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阵,将瓶子放回了纸箱。

老胡张了张嘴,忍住没有说话。

吴迪头都没抬,随手又拿起了一件。这件也是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的东西,不是很珍贵,光绪年间的粉彩花蝶纹大盘,但是是真的。

“这件的颜色似乎稍稍艳了点,看不准……”

他摇了摇头,又将盘子放了回去。随手拿起一件青花夔凤纹摇铃尊,很感兴趣的看了几眼,问道:

“老板,这纹饰是一只凤凰?只是这造型怎么有点像酒瓶啊?是执壶吗?”

老胡被吴迪的问题噎的差点呛咳起来,看着吴迪那真挚无知的双眼,他狠狠的揪了一把下颌的胡子,说道:

“这是青花夔凤纹摇铃尊,摇铃尊是康熙时期流行的尊式之一,造型别致,胎釉细腻,青花纯正鲜丽,纹饰简洁明快,是康熙官窑青花器中的精品。”

吴迪将瓶子倒了过来,看了一眼器底的款识,点了点头,说道:

“那这么说,这件就是康熙年间的精品了?老板,怎么卖?”

老胡摇了摇头,笑道:

“至于是不是康熙年间的精品,这个还要老板您自己看,我不能拿我的意见诱导您不是?不过,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件摇铃尊胎釉确实细腻,而且,青花颜色纯正鲜丽,不多见啊。”

吴迪点了点头,笑道:

“不错,一看就是大开门的东西,老板,多少钱?”

“这件收上来的价格比较高,我也就不加什么价了,五百六十万,就当是交个朋友。”

“嗯,这件东西不错,清三朝的精品,现在民间很少见啊。”

吴迪一边感叹一边将摇铃尊放到了旁边,又拿起了一件白釉褐彩花卉玉壶春瓶,只看了一眼,就惊喜道:

“胡老板这里的精品还真是不少,我记得在故宫看到过这东西,元代的白釉褐彩花卉玉壶春瓶,没错吧?这件多少钱?”

老胡看到吴迪问完价也不还价就将摇铃尊又放了回去,还在琢磨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听到这家伙又拿着那件玉壶春瓶问价,不禁笑了起来。小子,两件真东西你都说看不准,这两件假的你倒是挺感兴趣的啊!

“这件……呵呵,不瞒您说,这件的来历可就大了!您知道东都汴梁吗?那可是六朝古都,这件就是从那边弄过来的。”

吴迪瞪大了眼睛,一幅好奇的模样,

“下边的?”

老胡听着这不伦不类的暗语,强忍住笑,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件东西,正儿八经是件好东西,平时最少要卖一千二百万,不过,因为……”

他神秘兮兮的指了指地下,接着道:

“所以真心想要的话,算您便宜点,您留个整数就行了。”

吴迪会意的点了点头,拿出了最后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是一件黄釉大碗,他随意的看了两眼,放在了一边,

“太难看了,真的也不要。”

老胡翻了个白眼,妹的,敢情这货买东西纯粹是看外观的啊。

“行了,老板,我们来谈谈这两件的价格吧。”

吴迪指了指那件摇铃尊和玉壶春瓶,

“你刚才那个价格,说句实在话,可是有点偏高啊。”

老胡心中一阵惊喜,两件都看上了?那件摇铃尊刚才老子报了多少钱来着?

“老板,我们这是坐摊生意,都求个长远,所以,这价格还真没给您乱报,要不,您还个价,合适的话就当是交个朋友,以后常来往呗。”

吴迪摇了摇头,看着老胡不说话。

老胡和他对视了一阵,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咬咬牙,说出了一个价格,

“一千四百五十万,两件一千四百五十万!怎么样,这个价格很有诚意了吧?”

吴迪眼珠子转了转,指了指那件雍正年间的粉青釉梅瓶,笑嘻嘻的问道:

“那这件多少钱?”

老胡皱了皱眉头,这件他刚才可是说看不准啊,现在问是什么意思?

吴迪好像没看到他紧皱的眉头,接着问道:

“老板,你把这几件的价格都报报看,我比比,看看合适不合适。”

老胡心头亮光一闪,这小子不知道这两件的具体价格,但是这三件里应该有一件知道价格,他想拿来比比看他的价格有多少虚头!呵呵,知道了你想干什么就好办了。

他看了吴迪一眼,装作有点难为情的说道:

“老板,您也知道,现在生意难做,这古玩市场开了这么多年,哪有那么多的好东西好卖?所以嘛……呵呵,这几件都很便宜。”

吴迪装作没听出来他的意思,皱眉道:

“便宜也该有个价钱啊,你说说,我比比看看。”

他拿出手机,一边翻看,一边低声嘟哝道:

“妈的,我记得出来的时候,他们给了我几个价格的,这会儿怎么找不着了?”

老胡心中一跳,越发认定了自己的判断,这小子知道那几件里边某一件的价格。知道价格不关键,关键的是那个价格是多少?他很想伸头看一眼吴迪的手机屏幕,但是……

吴迪又拿起了那件雍正朝的粉青釉,摇摇头,随即又拿起了那件粉彩,嘟哝了一句,这颜色真妖……

老胡咬了咬牙,干脆豁出去了,反正这小子认为这几件都是假的,如果报太高了,岂不是显得他的报价里虚头太大?

“那件粉青釉的梅瓶三万,粉彩大盘一万八,黄釉大碗一万二,怎么样,这个价格就算是仿品,也很实在吧?”

吴迪一愣,随即呵呵笑道:

“胡老板真是……真是个实在人啊!粉青釉三万,粉彩大盘一万八,黄釉大碗一万二?这价格你不亏吧?”

老胡强笑道:

“不亏,不亏,老板,您看,这件摇铃尊,还有玉壶春瓶的价格……”

吴迪强忍着笑,板着脸说道:

“不高,我虽然不知道这两件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但是按照胡老板这个报价水平来看,这两件的价格真的不高!这样吧,既然胡老板这么有诚意,我再压价也有点太不近人情了,你就把那件粉青釉和粉彩给我包上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