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教训

从楼梯间一转出来,吴迪就看到了一大堆人,围在一家店铺的门前,里三层外三层,嗡嗡的议论声就好像一堆大粪上的苍蝇,让吴迪一阵头昏!

孟瑶在人群后边跳了两跳,无奈的撅了撅嘴,说道:

“华夏人就是爱看热闹,唉。”

这时,站在他们身前,刚刚和他们交错而过的那两个中年人忽然吆喝起来,

“大家让让,让我们进去,我们认识那个老爷子,让让,谢谢啦。”

孟瑶眼珠子一转,拉着吴迪就跟在那两个人的身后朝人群中挤了进去。吴迪摇头苦笑了一声,就这还说人家爱看热闹?

好不容易跟着那两个中年人挤进了人群,吴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头发花白,用手肘支着身子,半躺在地上的老人家。他目光一凝,吵架没问题,如果真对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动手,可是有点过分了。

那两个中年人一挤出人群,就大叫着将那老头扶了起来,看样子双方确实是认识。那老头一看来了帮手,当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悲痛与绝望,三十万,三十万就换了这么个一文不值的破瓶子啊!

孟瑶眼睛一酸,拉住了旁边一位大姐,

“大姐,怎么回事?好可怜啊。”

那大姐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左右,趴在孟瑶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满脸的怜悯与悲哀。

孟瑶转身拉住了吴迪,

“阿迪,我想帮帮他,不就才三十万吗?要不你出钱把那个瓶子买下来吧,好可怜啊。”

吴迪已经看到了那件蒜头瓶,这会儿正好好的放在柜台上,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对于拥有拉近功能的透视眼来说,他还是一眼就看清楚了,一件垃圾,做旧都不用心,小心点,连个新手都骗不了。

“怎么回事?“

“老爷子是个捡破烂的,偶尔也捡到过一、两件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是这家店帮他处理的。前几天听了什么狗屁专家的建议,把儿子、媳妇的抚恤金,自己的积蓄都拿出来买了一件蒜头瓶,这不,遭坑了……”

吴迪听完,抬头看了看那两个正架着老爷子和店铺里几个横眉竖目的大汉争吵的中年人,皱起了眉头。这事情似乎有点不大对劲,那大姐对来龙去脉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是旁边的店家?旁边的店家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看热闹?还有,那两个中年人是什么来路,他们出现的时机似乎也有点古怪。

“五哥,这事有蹊跷,先看看再说。”

护在两人身后的军师听到孟瑶让吴迪出手,眉头一挑,轻声在吴迪耳边说道。

有蹊跷?吴迪点了点头,军师可是心理大师,他说有蹊跷,多半就是真的有蹊跷。只是,他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故意给这家店抹黑?

军师嘿嘿笑了两声,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这都是一伙的,演戏给咱们看呢!”

吴迪恍然大悟,我卡,看来这好人真是做不得啊!这才多久,就整了个更可怜的版本?厉害,不过演员似乎不怎么样,看着好像稍稍有点假!

孟瑶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吧?”

“哼,试试就知道了,走,咱们上三楼转一圈,让小青躲远点盯着,估计一会儿就该散了。”

吴迪又看了一眼争吵中的几个人,冷哼了一声,抱着孟瑶扭头朝外挤去。

正和两个中年人争吵着的一个大汉仿佛无意间朝这边看了一眼,随即脸色一变,上去一把就把老头又推了个趔趄,

“快滚,死老头子,拿件假瓶子跑老子店里来诈骗,也不看看就你那样,你买得起吗?妈的,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了,老子今天揍死你!保安,保安!这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军师眼中厉芒一闪,吴迪轻轻拉了他一把,笑道:

“呵呵,走,先去别处逛逛,待会儿没人了再回来……”

吴迪挤出人群,拉着孟瑶直接朝楼梯间走去,

“刚才那两个中年人我就觉得不对劲,好像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似的,他们比我们上来的早吧?非要等我们来了才开始往里边挤?还有那个女的,前因后果她都知道,她天天盯着这家店呢?瑶瑶,有时候,好人做不得啊!”

孟瑶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她气呼呼的咬着嘴唇,挥了挥小拳头,这些人太可恨了,她刚才还差点掉眼泪了呢!

在三楼转了不到十分钟,青蛇上来了,

“你们刚走,保安就来了,我跟着那两个中年人和老头,嘿嘿,你猜碰见谁了?”

孟瑶眨了眨大眼睛,

“碰见谁了?”

“碰见那个推了老头一把的大汉,这些人,一伙的。估计是刚才看到五哥出手买下了那件一百二十万的瓶子,临时起意,演了这出戏。嘿嘿,我给大牛说了,让他先跟着,待会儿找条没人的巷子……”

吴迪翻了个白眼,怪不得没看到大牛这家伙,也行,先让他们肉体上受点折磨,待会儿再到他们店里转转,给他们弱小的心灵上再插把刀!只是,这万一要是真捡了漏,怎么样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走宝了呢?

吴迪看了一下时间,

“让大牛完事了直接回酒店吧,咱们再转半个小时,就去那间店看看,想个办法让他们心疼心疼。不过,就怕他们是一件真货都没有,想捡漏都捡不到啊!”

孟瑶低着头一个劲的琢磨,怎么着才能给那些家伙一点惩罚,实在是太可恨了,侠肝义胆的孟女侠居然都差点上了套!

吴迪一边走着,一边随意的浏览着两边的店铺,这三楼的店面不但都大了不少,而且似乎和下边的那些不太一样,好像正规了不少,有几家看着还不错的仿古瓷都明确的标明了出处,看样子应该是正经生意人。

他随便挑了一家走了进去,这家主营的是书画,不过有不少都是现代的作品,价格也还算是公道,也就比正常的市场价高了那么三、五倍而已。

“老板,这件扇面怎么卖?”

吴迪指着一幅扇面问道。

“这幅?这幅是一幅佚名扇面,不过应该是清朝的,有人说这是郑板桥的手臂,呵呵,您先看看,看中了咱们再聊。”

这幅扇面上画的是一株长在院墙里的桃树,枝叶稀疏,寥寥几笔勾画,一副萧瑟的意境就跃然纸上,即便不是郑板桥的作品,也应该是名家手笔。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意境相符,这画面不大对啊,那是春桃,这是秋桃……奇怪,有题诗居然没落款,不敢落?”

老板苦笑着凑了过来,

“找了好几个朋友看过了,这幅扇面如果有落款起码十万以上,唉,这没落款……”

吴迪笑了笑,看样子你没有找对人,否则的话,这扇面即便是没有落款,也远远不是区区十万就能拿下的。

“老板,没落款什么价啊?这画乍一看不错,不过似乎笔力有些生疏,像是很久没画过了一样,应该不是什么名家之作,可不能开太高了哦?”

老板想了想,笑道:

“小兄弟是个行家,连这都能看得出来,这样吧,我也不多要,您看,两万怎么样?”

吴迪摇了摇头,

“两万高了,这玩意儿,也就值个五、六千吧。老板你要实意想卖,就说个合适的价格,否则您还是留着吧。”

两人扯了一阵,最后吴迪出了一个整数,一万块将这幅扇面收入囊中。

孟瑶一直饶有兴趣的在一边看着他们搞价,等到出了店门,马上揪住了吴迪,

“快说,快说,这是谁的作品,值多少钱?”

吴迪笑着说道:

“钱倒是值不了多少,不过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刘罗锅,刘墉知道不?那家伙可不单单是一个名臣,在书法上的成就也非常高,他和成亲王、翁方纲、铁保一起,被人称为清朝四大书法家,尤长小楷,不过传世书法作品多为行书。这幅画应该也是他的手笔,虽然笔力一般,但是意境很强啊!”

“刘罗锅?没想到他还这么厉害……”

买了一件东西,时间耗的差不多了,吴迪准备到二楼刚才那间店里去看看,争取捡几件漏气气他们。这时,青蛇的电话忽然响了,她拿起来听了几句,笑道:

“大牛完事了,除了那个老头,剩下三个估计都要在床上躺上个半个月。”

“哈哈,走,再让他们出点血,咱们就换个古玩城玩玩去。瑶瑶,晚饭回家吃,怎么样?”

“回家吃?回京城?”

吴迪笑着点了她一指头,

“笨啊,这里离我老家也不过二百多公里,租个好点的车,最多两个小时就到家了。”

孟瑶的小脸猛地红了起来,

“那还转什么古玩市场啊,走,逛商场,给阿姨买两身衣服去!”

几个人来到楼下那家店面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大汉匆匆离去的背影,孟瑶有点担心的低声道:

“阿迪,大牛没事吧?让人在床上躺半个月……”

吴迪两手一摊,

“要不怎么办?找人封了这家店?那他们岂不是更惨?走吧,再去捡几个漏就撤,我这人很好说话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