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下套

一看居然有人出头架梁子,人群安静了下来,王大发更是上下打量着吴迪,这个人,似乎是有点面熟?他琢磨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奶奶的,这岁数大了,脑子也不太好用了,愣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随即,他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或许以前这家伙来过店里,也或许是这一张大众脸让他误会了,谁知道呢?还是先听听他怎么说,嘿嘿,这玩意好解决?一百二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很多店面,几年都挣不到这份钱呢!

年轻人满怀戒意的看着吴迪,听说这古玩城里托多得是,这家伙不会是老板找来给他下套的吧?反正不管你是谁,老子就只认一条,给我一百二十万没事,不给天王老子也别想这事罢休!

“我听了半天,两位争执的不就是一百二十万吗?这样,老板你把这一百二十万退给他,然后这位兄弟也别说什么鉴定费不鉴定费的了,那点钱,计较起来伤感情。”

王大发吸了一口气,眼角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你小子是我大爷?我要听你的退给这孙子一百二十万?脸皮厚的见的多了,这么白痴的,嘿嘿,还真是少见!

围观的人群听了吴迪的话,安静了几秒钟,随即大哗。一时间,人声鼎沸,说什么的都有,不过似乎句句都不离白痴、傻瓜这些类似的词汇。不就是一百二十万?听听,人家口气多大,有种你小子把这钱出了,老子管你叫大爷!

那个年轻人却是大喜,他今天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来的,这钱要是要不回来他还真准备去法院起诉。可是他虽然贪心、喜欢占点小便宜,但毕竟不是傻子,这古玩市场的买卖,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他还是知道的,也没想着这事能轻易的解决了。可是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有人挺身而出,站在他这一边,这可实在是太意外了。

“这位兄台说的很在理,那个什么鉴定费我认了,老板,你只要把那一百二十万退给我就行,对于今儿个耽误了你的生意,我当众给你赔礼道歉!”

王大发嘿嘿冷笑着不说话,演,接着演,看看还有什么能耐,都拿出来吧。

吴迪笑了笑,拉着孟瑶走进店内,

“老板,你这儿有贵宾室吧?或者办公室也成,咱们进去聊。”

王大发盯着吴迪看了一秒钟,微微一点头,朝着店门口的人群一抱拳,

“谢谢大家的捧场,都散了吧,这打开店门做生意,谁还没个这种时候?谢了,诸位!”

看到王大发带着几人朝店内走去,人群中传来一阵无可奈何的抱怨声,吵架堵着店门看热闹没什么,可是人家都走了,还在这堵着就不地道了,而且,即便堵着,看不见也没用啊?

王大发的贵宾室不大,也就十来个平方的样子。吴迪也不客气,拉着孟瑶在沙发上坐下,笑道:

“我今天先站在王老板这边说句话,哥们你这事办的确实不合规矩。古玩交易从来就是离柜不认,哪里还有你这样打上门找后账的?我看往老板也是个厚道人,换个人,早喊保安把你赶走了。”

年轻人眼睛一瞪,靠,敢情这是把人领家里教训来了,你小子是什么人,这么牛皮哄哄的?

“行了,我也不说这些你们不爱听的了,一句话,东西我要了,一百二十万,这下两位是不是都没事了?”

王大发和年轻人都愣住了,他说什么?他说他要这个已经鉴定出来是赝品的破瓶子?还肯掏一百二十万?你们谁能确定他的脑子没有被门板夹过吗?

王大发到底是见过些世面,稍一愣神就反应了过来,不过,他还是意似不信的又敲了一句,

“兄弟你是说你出一百二十万买这件青花?”

吴迪点点头,

“之所以让王老板把钱退给他,主要是我想从你这儿买,合同加上票据,将来麻烦也少不是?不过如果王老板实在不愿意搀和,那我和这位直接立字据也行,只是王老板你要给我们做个见证。”

年轻人闻言,眼睛眯了起来,他疑惑的看看吴迪,又看了看放在茶几上的青花瓶,难道,这东西还真是个宝贝不成?

王大发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却在心中冷笑,跟老子玩这手?你这意思不就是说我们都走了眼,这东西是一件货真价实的宝贝吗?嘿嘿,我没这么傻,做见证可以,想让我出钱搀和进去,没门!

“年轻人,这位大兄弟既然看上了你这件青花,最少证明当时我王大发也没骗你,这肯定是件宝贝,只是你没那眼力!现在人家条件开出来了,东西是你的,卖不卖你自己拿主意吧。”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这不会是王大发新设的套吧?这就跟租房子中介找个同事在旁边抢一下,成交率能提高好几个百分点是一个道理,休想老子上这个当!

“一百二十万是吧?行,我卖了!”

几个人签好协议,办好了转账,年轻人拿着卡满怀疑惑的走了,真买了?他奶奶的,到底那件青花是不是真东西啊!?

亲自将吴迪送出了店门,王大发目光闪了闪,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回了办公室,在地上那一大堆散放着的书刊中一阵翻拣,不一会,拿起了一本迅速打开。看着上边那大幅的照片,他猛地一拍脑袋,你妹,看样子是走宝了!

一时间,他心中无比的郁闷,这走宝一次也就罢了,可是,这他妈的是活生生的在他面前连续走宝了两次啊!娘的,这该死的鬼记性,回头整点补脑汁喝喝去!

军师拿着包装好的盒子,跟在吴迪的身后,慢慢的往前走着。不远处,有几个人看到他们拿着东西出来后,惊讶的互视了几眼,随即目光闪烁的隐入了人群。

“阿迪,他们都看走眼了?这件东西是真的元青花?”

吴迪摇了摇头,小声说道:

“这件确实不是元青花,不过却是空白期的青花,明青花。呵呵,那家伙还说找人鉴定过,我看他要不是骗人,就是被人给骗了。”

“被人给骗了?”

“嗯,现在社会风气不好,有很多鉴定师拿证都是靠买的,他们看走眼那是常有的事。不过,这些也就罢了,还有一些黑心的家伙专门做一些骗人的勾当,他们将一些没什么根底的收藏爱好者拿去的东西故意鉴定成赝品,然后再制造机会找人上门收购,嘿嘿,这样一来二去,可是比这些老板的生意更加暴利啊!”

孟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居然还有这种事?这是赤裸裸的诈骗啊!

“诈骗?我眼力不济,水平不高,看走眼了,不可以啊?你从哪点能证明我是故意的?哼,这种人,韩院长他们每年都能发现几个,可是处理起来很麻烦,没有证据啊!”

孟瑶小声咕哝了几句,随即变的眉开眼笑,

“嘿嘿,要是没有他们,咱们今天也买不到这件东西不是?小五,这就是捡漏吧?这次又赚了多少?”

“空白期的瓷器从质量上来说,普遍比较差。只是这件,却有点不一样,它很有可能是空白期初期的作品,工艺水平和宣德年间的精品相差不大,上拍的话,三、五千万应该能卖的到吧?”

三、五千万?孟瑶数了数小指头,那就是三、五十倍了?这古玩生意,还真的是很暴利!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随意的浏览着。店铺很多,卖什么的都有,有不少他们就是在门口朝里边看了两眼就走过去了。吴迪也没有动用天书,有缘他自然会有感觉,没缘,你总不能来一趟,就把这么大个市场里的漏捡的一个不剩吧?

很快一楼就逛完了,几个人找到上楼的楼梯,刚刚走到一半,就听见了一阵哭嚎声从楼上传了出来,

“你们这些杀千刀的老板啊,可怜我这个孤苦伶仃的老头子,本来想买个瓶子保值,没想到就这么点棺材本,都被你们骗了个干干净净!你们打吧,有种打死我,反正没钱我们爷孙俩儿也活不下去了……”

孟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今天这是怎么了,才多大点时间,居然又碰到了这种事?这古玩市场可真够乱的!

吴迪摇了摇头,国内的古玩市场经常发生这种事?这市场的管理方怎么管理的,长此以往,还会有生意吗?

“算了,老碰见这种事,逛着也不开心,走,咱们换个地方看看去。”

吴迪招呼了一声,扭头就要下楼。两个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的中年人看到他们竟然转了回来,连忙紧走几步,其中一人更是大声说道:

“唉,这年头,人心都黑透了,什么人都敢骗!那个老头我认识,无儿无女的,平时就靠捡垃圾养活着一个小孙子,前几天在这儿买了一件清三朝的蒜头瓶,说是等到孙子上大学那年卖了好当学费,这不,血汗钱叫人给坑了……”

孟瑶看着交错而过的两人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怜悯,她一把抓住了吴迪的胳膊,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阿迪……”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