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古玩城里的争执

清早期的牙雕?新时代共和国的还差不多!听到那个老板满嘴跑火车,吴迪也不以为意,这些人差不多都是这么做生意的,尤其是他们两个,一看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羊牯,哪还有不赶紧下套的道理?他笑了笑,问道:

“老板,那这件你准备卖多少钱啊?”

那老板早就注意到了吴迪和他身后的军师等人,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一男一女应该是一对有钱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有钱。因为他们不但逛个街都带着保镖,而且保镖还很专业,分工明确,不但有人跟着进店,连门口都守的有人。

“这件是本店镇店之宝,目前还没有考虑出售。两位如果喜欢牙雕,我这里倒是还有几件,不如,你们先看看再说?”

老板决定赌一把,他不直接报价,而是先把东西说成了非卖品。如果他们真的看上了,绝对不会因为他说是镇店之宝就轻轻放过,这样一来,漫天要价的机会就来了。他很有信心,这种做作绝对比一上来就开高价效果要好得多。

“哦,不卖啊,那就算了吧,走,我们看看其他东西去。”

那老板听了倒也不急,笑道:

“也行,你们先随便转转,要是没看到合适的,欢迎回来。这东西是十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收来的,时间长了,自己看着都有感情了。以前也有人问过价,我报了几次,结果都被吓走了,后来一生气,干脆当成镇店之宝算了!呵呵,这宝贝,还是没有遇到有缘人啊!”

吴迪看到孟瑶眉毛一挑,似乎就要问价,轻笑着拉住了她,

“呵呵,我们也就随便看看,既然价格比较高,那就算了,先转转再说。”

在老板微带遗憾的眼神中,吴迪拉着孟瑶出了店门,

“阿迪,不买问问价格总可以吧?他说的牙雕是指象牙吗?”

“牙雕一般是指象牙,不过他那个不是牙雕,也不是清朝早期的,呵呵,所以,没有问价的必要。”

“不是牙雕?塑料的?”

“塑料的倒也不是,是骨雕,用牛骨雕成的,如果真的是清朝早期的,即便是骨雕也很有收藏价值。可是,这种现代工艺品做旧的东西,和他说的那个清早期牙雕的收藏价值可是有着天壤之别啊!”

“没劲,好不容易看上一件漂亮的,还是个假货……”

“呵呵,买古玩要是只看模样,估计你一件真的都买不着。不过,就算是不看模样,这古玩城里,百分之九十以上也都是些假货。”

孟瑶吐了吐舌头,指了指川流不息的人群,说道:

“就这还这么多人?他们都不怕上当?”

“没办法,收藏热嘛,再说了,谁肯承认自己眼光不行?来这儿逛的一半纯粹是抱着见识见识的想法的游客,剩下一半估计都抱着捡漏的心思。呵呵,其实大家都知道,发展到今天,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漏可捡了,但是,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见金,这也正是收藏的乐趣所在啊。”

孟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道:

“那我们今天多逛一会儿,正好看看你是怎么捡漏的。”

吴迪正待说话,忽然一阵吵闹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他听了两句,扭头对孟瑶笑道:

“你听,这就是想捡漏被人坑了,上门说理来了。”

孟瑶一听乐了,拖着吴迪就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边跑还边催促吴迪,

“快点,抢个好位置!”

那家发生争执的店铺离他们也就三十多米的样子,所以他们还真占了个好位置,就在店门口左边。不过短短的一分钟,他们身后已经密密麻麻的围了两圈,两个人也被挤到了正对门口的中间位置。

这是一家主营瓷器的店铺,店里人不少,估计是一些看货的人看到有热闹,都留了下来。这会儿,一个年轻人正拉着一个黑胖黑胖的中年男人讲理。

“老板,做人可不能这样,买这件的东西的时候你说假一赔十,我想你是个坐摊,也就放心的买了,没想到……这可是一百二十万啊!大家都来评评理,我也不要求他假一赔十了,就按原价退给我,再把鉴定费给出了,他都不肯,你们说,这种无良的老板是不是该被公安局抓去,好好的判他个几年啊?”

起哄的人从来不缺,听到那年轻人煽动,当时就有人吼了起来,

“就是,找他讲什么理,直接报案,诈骗一百二十万,够判他个十几、二十年的了!”

那老板一看就是个老手,听到人群鼓噪,一点也不着急,等大家声音弱下去了,他才不慌不忙的将年轻人揪着他的手拿开,走到门口,朝着围观的人群做了一个罗圈揖,说道:

“我王大发在这古玩城经营快十年了,这样的也见过不少。你要讲理,那好,我们就当众来讲讲理,看看到底是你无理取闹,还是我故意诈骗,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我王某人故意诈骗,嘿嘿,一千二百万虽多,我砸锅卖铁也赔给你!要是你无理取闹嘛,小兄弟,你也要给我一个说法!”

“我无理取闹?大家看看,这是省大考古系教授,鉴定大师宁瓷的鉴定结果,这是省博物馆刘学理大师的鉴定报告,你敢不敢让我当众念出来啊?”

王大发笑了笑,

“我怎么不敢?你要念我还能管住你的嘴不成?不过,年轻人,在念这个鉴定报告之前,我们先讲讲当时你买这件瓷器时发生的事情怎么样?”

他转身从桌上拿起一件青花双凤纹玉壶春瓶,小心翼翼的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番,说道:

“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一件青花双凤纹玉壶春瓶,这位小哥花了一百二十万,买的就是这件东西,大家说值不值呢?”

人群后边当时就有人不满的叫了起来,

“青花多了去了,不知道哪个朝代的,谁知道值不值啊?快别整这些虚头巴脑的,要打要闹赶紧的,我们都还有事呢!”

人群哄笑起来,孟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种极品,你有种走到前边来吼一声试试?

王大发闻言苦笑了一声,将东西放回桌子,嘱咐伙计看好了,转身说道:

“好吧,那我就从买卖说起,年轻人,你买这件东西的时候我说它的朝代了吗?”

那年轻人想了一下,说道:

“好像是说了,又好像是没说,我记不清了,不过你说过,百分之百保真!这句话我绝对不会搞错!”

王大发双掌一拍,说道:

“好,我就把那天我们说的话的意思大概的复述一遍,你听听对不对,大家可都是凭良心办事,说话之前要先问问良心再说。”

“好!你说。”

“我记得你问价的时候是这样说的,老板,这件青花瓶子怎么卖啊?对不对?我的回答你还记得吗?”

那年轻人悻悻道:

“怎么不记得?你要价五百八十万!就这件瓶子,五百八十万,大家说他黑不黑啊?”

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吴迪微微摇了摇头,心道:

“这个价格,还真不算黑……”

王大庆面不改色,双手朝下压了压,接着道:

“然后你就问我为什么没款,我说元青花还都没款呢!然后你就问我能不能保真,我说百分之百保真,假一赔十,然后我们就开始讲价,最后你一百二十万买走了这只瓶子,对不对!”

“对,大家听听,他是不是说这件瓶子是元青花啊?喏,我拿去鉴定过了,什么元青花,专家说根本就是现代工艺品做旧的!”

王大发双手一摊,笑道:

“别急,别急,想必刚才大家也和他一样,没有听清我说的话,我就再说一遍,大家注意听一下,我说没说过它是元青花。当时是这样的,你就坐在这个位置,我站着,你问我为什么没款识,我说,元青花还都没款呢!请问,我说过它是元青花了吗?再说了,它要真是元青花,别说是一百二十万了,一千二百万你也拿不走啊!”

年轻人挠了挠头,真是这么说的?不对吧,这一个“还”字太关键了,有没有它,那一句话的意思那可是天差地别啊!

他咬了咬嘴唇,说道:

“不对,你当时说的是,元青花都没款,没有那个”还”字!”

王大发不慌不忙的说道:

“好,就让我们假定我没说那个”还”字,大家来分析一下,我一个做了这么多年古玩买卖的会把一件元青花一百二十万卖给你?就算是我想卖假货,你也相信一件真的元青花就值一百二十万?年轻人,我看你那会儿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了吧?”

“你才被利益冲昏了头脑!你们这些无良的老板,当时说过的话都不敢认,你要没说过它是元青花,我会出那么高的价格买它?反正鉴定结果在这儿,今天你退也得退,不退咱就法庭上见!”

年轻人面红耳赤的嚷嚷道。

这会儿大家其实都已经听出来了,王大发说的多半是真的。虽然他那么说有故意诱导的嫌疑,但主要还是这个年轻人利益熏心,一心想捡大漏,才会着了道。

王大发双手一摊,无奈道: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行了,我也懒得在这儿跟你瞎扯,有本事你告去吧!不过,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没有金刚钻,别揽着瓷器活,就你这眼力,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少来吧!”

人群中响起阵阵议论声,一个游客模样的大姐摇了摇头,说道:

“这事不好解决,没凭没据的,上了法院估计都没法判。”

旁边一个老年人不乐意了,

“判什么判啊?这古玩买卖就是这样,双方各凭眼力,哪有这么找后账的?年轻人,你还是别在这儿闹了,赶紧回去吧。”

“就是,坏规矩啊!现在的年轻人,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一点亏……”

吴迪看到年轻人气的满面通红,大有随时暴起伤人的架势,摇了摇头,走上一步,说道:

“好了,两位也不用争了,这件事情很好解决,你们听我说两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