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手机的指引

孟瑶皱着眉头跟在吴迪身后,这就是小五以前工作的地方,这么艰苦?

军师和大牛走在前边,把路上可能绊脚的石头和钢筋都给踢到一边,青蛇则是悄悄翻了个白眼,这破地方有什么好转的?

他们都听到了那声清脆的巴掌声,所以都停住了脚步,吴迪尴尬的笑道:

“这个,用劲大了点,好像是有蚊子。”

孟瑶笑了笑,有蚊子,夏天要来了。她想起了那次在春城的偶遇,这不知不觉已经快一年了吗?她朝前跨了一步,挽住了吴迪的胳膊,幸亏我厚脸皮,抓住了自己的幸福!

“怎么了,瑶瑶,一脸的……”

吴迪忽然住了嘴,因为,他一动用天书,就感觉到六股细细的凉气从不远的地方瞬间冲入了体内!呵呵,竟然真的有发现,而且还不止一处!

他的目光随意的朝前方看去,就是那栋楼!以那栋最高的三层框架结构为中心,一共五座窑口前三后二的整齐排列着,每个窑口的附近都有着大量的碎瓷片,看模样,正是柴窑残瓷!

这些窑口都不大,但之间的距离排的很开,差不多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工地!最麻烦的是,目前施工的地方都被包含在内!

吴迪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这一次,还真的有可能让钟棋撞上了,这个工地只怕真的要停工很久了。而且,不但要停工很久,那些已经盖了好几层的混凝土框架,只怕都要被拆的干干净净!

他看了一眼窑口埋藏的深度,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地下负二还要在往下十米左右!怪不得挖地基也没发现!只是,这工地倒霉,他也倒霉啊,埋这么深,你让他怎么告诉韩院长?可是,现在不告诉,一旦考古队撤出,这楼再往上盖几层,这个地方就永远不会被人发现了!

他挠了挠头皮,怎么办呢?不对,刚才明明是感觉到六股小细流,这里却只有五个,那边,应该还有一个才对。

他举目朝远方看去,果然,在工地的活动板房下边,他看到了一些简陋的还没有彻底腐蚀的生活用品,那应该就是窑工的生活区了,看来,还真的是要拆的干干净净啊!

视线在深达二十米的地下移动着,蓦地,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找到第六道灵气的源头了,那竟是一件柴窑整器,一件直径二十几公分,足径也超过十公分的天青无纹水仙盆!

他无声的长叹了一声,这也就是他了,换个人,这些宝贝估计就会永远的埋在这深深的地下!

他皱着眉头打量着水仙盆周围的环境,好不容易碰到一件整器,如果因为挖掘时的不小心,给搞烂了,可就万分不妙了。

看了一会儿,他松了一口气,还好,无论从哪个方向开始挖掘,都会看到一些遗留的生活痕迹,那些考古人员应该不会再动用大型机械。

东西是发现了,可是接下来的问题更加的头疼,这些窑口怎么会都被埋在这么深的地下呢?难道,在当时,柴窑也是在地下烧制的?还是说这里后来发生了什么沧海桑田的大变,整块地方集体下沉了几十米?

他一个窑口一个窑口的看了过去,忽然,目光一阵跳动,这个窑口里竟然还真的装着满满的一窑瓷器!不过都是半成品,而且几乎全部碎裂,反正他是一个完整的都没看到。

吴迪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目光朝着刚才的生活区看去,整器,生活用品……难道,这个窑口的人是紧急撤离的?否则怎么解释生活区居然还有生活用品剩下,而且,这里还有一整窑刚刚烧制到一半的瓷器?

他想起了历史上的陈桥兵变,难道,是赵匡胤打过来了?不对,这里真要是被攻占了的话,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而且,这也解释不了它们为什么都被埋在二十几米深的地下啊!

头疼,真的头疼,这些东西可以交给那些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去追究,可是,他怎么才能告诉韩院长这里真的就是柴窑的窑址呢?

“阿迪,这里既然没什么发现,我们待会是不是就要到市里去了?”

吴迪点了点头,

“待会儿你就和青蛇他们先到市里去住下,我在这儿陪韩老爷子一晚上……”

孟瑶嘟起了小嘴,吴迪呵呵笑着捏了一下,

“怎么?你也想住这里?即便是你不怕蚊子把你抬走了,也要有那么多被褥才行啊?”

孟瑶大眼珠子转了两转,笑道:

“哼,那我们就到市里去住,剩你一个人在这儿喂蚊子!小青,晚上我们去黄河边吃黄河大鲤鱼,还能顺便看看风景呢!”

吴迪忽然呆住了,孟瑶的话在他心中流过,没错,黄河,怎么把这家伙给忘了?窑厂的人仓促逃离,整个窑厂被深埋地下,除了那个带着大量泥沙,经常胡乱改道的黄河外,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不过,那会大宋还没成立,这黄河就开始泛滥成灾了吗?

他摇了摇头,追究这些不是他的责任,他首要的任务是要将发现窑址的情况通报出去!难啊,埋得这么深,上边还盖了楼,你妹的,这是否就是常说的打倒在地,再踩只脚上去?

他一边琢磨,一边朝着其中的一个窑口晃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最高的那个三层混凝土框架面前。他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们等我一会儿,我下去看看。”

孟瑶一愣,下去,下去哪里?

吴迪苦笑了起来,这个理由实在是很牵强,可是一时间,他也只能想起这个理由。如果不能尽快的找到线索,考古队只怕很快就会撤离,与其到那时再冒险告诉他们发现了线索,还不如这会儿直接揭开算了。

“我去上个厕所,嘿嘿。”

孟瑶瞪了他一眼,

“懒人屎尿多,刚才那边有厕所,你不会多走几步啊?”

吴迪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那地方脏死了,还不如野战呢!你们可以在附近转转,我出来了去找你们……”

他当然不可能是真的要去楼里解决问题,他要进到楼里是因为经过一阵观察,他发现,只有这里最有可能相对合理的发现窑址!因为,在这个深埋地下的窑口旁边,被人竖了一个塔吊!

因为需要固定塔吊,地下负二层的地面又被向下挖了大概八九米深,而塔吊的基座,就在这个大坑里。在大坑靠近底部的地方,吴迪发现,只需要横向挖上二十几厘米,就能找到一片瓷片,一片真正的柴窑瓷器的碎瓷片!

吴迪准备过去看看,然后将那个瓷片挖出来,就装作是他解决个人问题时发现的。至于解决个人问题怎么会跑到塔吊底部的深坑里去,这个问题他已经想好了答案,嘘嘘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掉下去了呗。至于为什么那么大的地方都不去,偏偏要对着塔吊的大坑嘘嘘,这个……要你管?

如果这个解释他们能接受,那剩下的就好办了。瓷片是在坑底发现的,至于挖出来的那些新土,你想,好不容易发现了一片瓷片,你会不会不甘心,到处挖挖试试?不会?怪不得你不是党员,觉悟不够!虽然他好像也不是……不过他有透视眼啊!

吴迪估计了一下可怜的手机从一层掉下去会摔成什么样子,然后摇了摇头,瑶瑶,就让它牺牲一下吧!

沿着塔吊爬下深坑,吴迪甚为庆幸,还好,北方今年反常的干旱,立完塔吊还没下过雨,,否则大坑里到处都是水,他再他妈能编,也总不能忽悠说是忽然想到这里边洗洗澡吧?

旁边的土层很瓷实,不过以吴迪目前的力气,随便找一根钢筋,挖开二十多厘米的土层还是很容易的。当他将那片泛着淡青色的小儿巴掌大小的瓷片拿在手中,小心的擦拭着上边的泥土的时候,忽然,军师呼唤他的声音传了过来,

“五哥,在哪儿呢?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你快点下来,顺便找几根钢筋,我发现好东西了。”

不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孟瑶的呼喊:

“阿迪,你跑哪儿去了?”

“这边,塔吊底下,你们派一个人下来。”

“啊,你掉下去了,有事没事?坚持住,我马上喊救护车!”

孟瑶一听到吴迪的声音居然是从塔吊根部的大坑里传出来的,登时大急,差点被脚下的木方绊个大跟头。

“没事,不是掉下来的,是我自己下来的。不小心手机掉了,我就爬下来了,没想到手机摔坏了,可是发现了大宝贝!”

大宝贝?孟瑶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又被吴迪的话吊起了胃口,

“柴窑?!”

“哈哈,没错,我捡手机的时候发现了柴窑瓷片,这会儿正准备四处挖挖,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呢!瑶瑶,谢谢你,要不是你给我买的这个手机有灵性,知道自己往坑里跳,这还真的不容易找着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