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柴窑窑址

小布朗已经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满是胜利者的微笑,看到吴迪还没有将牌面翻过来,他觉得作为胜利者,实在是应该说点什么,尤其是牵扯到四千万美元,居然在三把之内就决出了胜负。

他一边朝吴迪走去,一边说道:

“其实,胜负乃兵家常事,我原来刚开始接触梭哈的时候,也是……”

忽然,他站住了脚步,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盯着吴迪面前的桌面,那好像是一对7?那两张刚刚翻开的牌竟然是一对7?也就是说,上帝在给他发了一对6的同时给吴迪发了一对7?!

吴迪的脸上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惊讶,他猛然转头看向小布朗,

“这个……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我最近一直运气都很不错……”

老乔治的脸色也很精彩,他想过各种可能,但是都没预料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他摇了摇头,查尔斯虽然有点太冲动,不过如果一对6都被暗牌打走的话,会对他的信心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拼一把也无可厚非。不过,这吴迪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点吧?这里边会有什么问题吗?

他皱着眉头走上来看了一眼两人的牌面,这件事他会调查,但是不是现在……

“吴先生,恭喜,您赢了。只是,这次的局面实在是有点意外,所以,我希望您能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吴迪挑了挑眉毛,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赎回项链还是再赌一次的机会?如果是赎回项链,还真的可以谈一谈,如果是抱着侥幸,还想用这种投机的方法赎回的话……他摇了摇头,来吧,最终你们会发现,你们碰到了一个名字叫做吴迪,运气也无敌的人。

没有约定下一次赌局的时间,但是吴迪答应了老乔治,只要他们准备好了,他随时恭候大驾,因为他是个好人,也很想将这条珍贵的项链早日归还给态度“友善”的布朗家族。

看着两人步履坚定的离开,吴迪耸了耸肩膀,果然是越容易到手的东西就越不珍惜,这赌博老是靠作弊,即便一路赢下去,似乎也没什么好玩的。

“瑶瑶,要不我们今天就到香港玩去?”

他晃了晃手中的支票,这笔不义之财够买不少好东西呢!

孟瑶笑着点了点头,吴迪的运气确实是太好了些,但水满则溢,一直这么高调下去,总是会出问题的,所以去香港休息一下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几个人刚刚离开包房,吴迪的电话就响了,看到居然是钟棋打来的,他笑着接了起来,

“怎么,我这边刚刚把钱赢到手,你就来追债了?”

“追什么债啊?”

钟棋愕然反问了一句,随即兴奋道:

“先不说那些,小五,还记得中州那块地吗?”

这次轮到吴迪发愣了,中州?什么地?

“就是去年给你讲的,有人想让宝城去中州开发,准备优惠的拿给我们的那块地。”

这么一说,吴迪马上想了起来,那块地不是已经确定是陷阱了吗?难道当时判断出错了?

“不是,黄伯羽那小子把他自己坑进去了!那块地我们放手之后,这家伙通过一家傀儡公司把地拿走了,之前起了几栋楼都没什么,前几天新地块开挖的时候,你猜发生了什么事?”

“手续不全,赶上严打了?还是说工地发生了事故?”

“呵呵,他们挖到了一个古窑址,据专家鉴定,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一直没有找到的柴窑!柴窑啊,小五,你应该比我更明白这东西的珍贵吧?现在消息还封锁着呢,韩院长收到消息的当天就赶过去了,现在工地已经停工,呵呵,我的目标就是要让它无限期的停下去,这主意怎么样?到时候看不赔哭他!”

柴窑?吴迪想起了手中的那件梅瓶,连忙追问道: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前天发现的,现在消息都还封锁着呢,你这个跑到澳门赌博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呢?对了,你小子赌博是不是发大财了?我刚刚听到好像有人说要还我钱什么的。”

“哦,是吗?谁?谁刚才说赢钱了?哦,对了,四哥,你这消息没问题吧,如果真是这样,我想过去看看,毕竟咱手里还有一件柴窑不是?”

吴迪连忙转走了话题,开玩笑,这玩意还要拿来当赌本,从布朗家多赢点呢!

“柴窑?你说你有一件柴窑?我卡,忽悠人的吧?那玩意不是说全世界都没一件的吗?”

钟棋拖了一个长音,然后话风猛然一转,

“哦,我明白了,你小子不会是打那个窑址的主意吧?先说自己早就有一件,然后再偷偷摸摸的从那边弄一件,卡,这算盘打的可真精!小心韩老爷子拔了你小子的皮!”

吴迪拿着电话哑口无言,这货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呢?这种念头都能被他想出来?

“喂,小五啊,要不你干脆说你有两件算了,你知道,你侄女将来的嫁妆还没着落呢……喂喂,卡,臭小子,居然挂我电话!”

吴迪无语的挂上电话,直接给韩院长拨了过去,结果铃声响了半天,没人接,他想了一下,直接给师父打了过去,

“这件事情我知道,不过好像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柴窑,目前老韩他们还没见到一件整器,现场的瓷片也比较少,很可能是一个废窑址。”

“废窑址?师父,我记得一片窑址应该不止一个窑吧?难道都是废窑?”

“目前只发现了一个窑,所以,现在他们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对周围地域的勘测中。不过,这样的话,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有结果的了。”

吴迪无言的摸了摸鼻子,如果我过去,别说一天、两天,很可能十分钟都要不了就能给他们找出来。

挂了电话,他和孟瑶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去中州看完窑址再去香港,至于王东风他们,如果知道他三把就搞定了小布朗,只怕也会巴不得他早点跑路吧?

只是,这几个家伙昨天也不知道玩到了几点,怎么都这会了还一个都没出现?

“开门,开门,扫黄打非,警察查房!”

吴迪把王东风的门敲的嗵嗵作响,半晌,才看到睡眼惺忪的胖子慢慢的打开了门,

“小五,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和那个什么布朗梭哈的吗?怎么?牌局取消了?”

吴迪一把把他扒拉到一边,笑着朝房间里走去,

“我先看看,有问题没有!”

“屁的问题,我们一下搞到今天早上6点!我说小五,你们的牌局真的取消了?取消了好,照我的意思,这种牌局不但不能玩,回头还要找介绍人的麻烦,奶奶的,这明显是在给你挖坑嘛!”

即将走到卧室的时候,吴迪忽然站住了脚步,扭头笑道:

“牌局没取消,而是已经结束了。国内还有点事,我需要回去一趟,过几天再过来,我过来给你打个招呼,这就准备出发了。”

王东风愣住了,这就结束了?好像半个小时都还不到吧?我们还商量着下午去给你小子助威呢,就这么稀里哗啦搞定了!

他偷眼看了一眼吴迪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

“赢了?”

吴迪点了点头,

“赢了,连续三把梭哈,那小子忍不住了,结果……”

王东风一拍脑门,这家伙,叫人该怎么说才好?这可是四千万美元,几个亿人民币啊!连续三把梭哈,不用说,又是不看牌那种……

他一把把吴迪的身子转了过来,推着他就往外走,

“快走,快走,以后不要和我们提打牌的事!你妹的,昨天你走了,我们几个猛梭了几把,都输了不少,那几个家伙要是听说你三把就梭回来了几个亿,我们这牌还打不打了?快走,以后不要再喊我陪你打牌了啊!”

去往机场的路上,韩院长的电话打了过来,听到吴迪要到中州窑址,他笑了笑,

“你过来也好,我们已经有人建议要撤了,这很可能就是一个废窑,从收获的瓷片上看也就是一些普通的民窑,年代倒是能对上,不过瓷片的质量嘛,唉,等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吴迪皱起了眉头,按道理,这么多专家不可能看错的,那也就是说,这个窑址多半不是柴窑,可是……妹的,不会是四哥这家伙搞的鬼,就是为了要工地停工吧?

不过,根据现在的研究,柴窑的窑址应该就是在那一片,再说了,钟棋应该也没那么大能量,还是到现场去看看的好。

“阿迪,我听说柴窑是周朝的窑址?”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捏了捏孟瑶的小脸蛋,

“周朝?呵呵,你一下把华夏的瓷器史提前了N多年啊!柴窑是以五代时后周皇帝周世宗柴荣之姓命名的窑口,是历史上著名的御窑。但是整个后周政权也只存在了十年,就被陈桥兵变的赵匡胤取而代之,而柴窑,据说更是只有不到六年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大多数名窑窑址都已经找到,唯独柴窑、哥窑在华夏陶瓷史上仍是一个不解之谜。在古代的时候,柴窑就很珍贵,明朝人就有“论窑器,必柴、汝、官、哥、定”之说。据历史记载,当时严嵩父子倾全国之力,也仅得数枚,可见那时就很少见到柴瓷,及至现代,更是一件都没有见过。如果这次发现的真的是柴窑的窑址,可就不得了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