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找上门了

居然会是三家同时梭哈?已经扣牌的姚景林感兴趣的看了看左右,这种情况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真的很少出现,尤其是在还有一张牌没发的时候。那么,究竟是谁会赢呢?

洪叔目无表情的开始发牌,吴迪拿到牌后,毫不犹豫的翻开,笑道:

“或许我应该这会儿再梭哈。”

何坤鹏的心中一紧,竟然还是张红桃!危险了!

他心中默默的求了求神佛,猛地翻开了最后一张牌!牌面很大,但不是他要的10或者8,而是一个仿佛在咧着嘴笑的Q!他长出了一口气,输了,不过输了就输了吧,如果三条10没敢开牌就被赌同花的散牌打跑的话,那他今天才是真正的输了。

虽然吴迪的底牌还没掀开,不过似乎已经没必要看了,如果不是红桃,他都要怀疑这小子有病了。应该没有人会拿着一把散牌在后边还有三家的情况下随便梭哈吧?更别说,还有两家的明牌已经有了一对!最关键的是,场子里并没有什么钱,为了收底注冒这么大的风险,呵呵,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的。

王东风面无表情的看了两人的牌面一眼,轻轻的将自己的底牌和新发的牌叠在了一起,小心翼翼的搓开了一角。

片刻,他轻轻的摇头叹息,没有赌上来。

“只有三条J,小五是同花吧?看来我老王也要开支票咯!”

何坤鹏闻言一愣,看了看王东风牌的顺序,揉了揉下巴,一把牌判断错了两家,不输才奇怪了。

吴迪苦笑着打开底牌,

“玩太嗨了,翻船了!我以为就这点底牌,没人跟我抢呢!呵呵!”

他扔在桌面上的牌竟然是一张黑桃!

“小五,你一把散牌竟然敢去找两个对子的麻烦?”

姚景林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即冲着吴迪比了个大拇指,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把钱当钱看了,猛!

何坤鹏也笑了,牌桌上永远不乏冲动之辈,他们往往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四处出击,可是,他们要找的、最喜欢的不正是这种人吗?

直接开支票换回了筹码,他再次信心百倍的坐在了赌台前。姚景林和王东风都是老对手了,这个新来的吴迪也基本上摸清楚了,接下来,是该赢钱的时候了!

因为吴迪先赢了姚景林差不多一千万,所以他梭哈的时候,注码比王东风和何坤鹏都要多差不多一倍。按规矩,如果他的对手没有加注,他又同意他们梭哈跟牌的话,多出的部分会退回给他。

孟瑶看了看少了一半的筹码,又看了看吴迪,心中一阵嘀咕,真搞不懂,这牌她都能看明白,他居然还冲上去送死,真以为敌人都是纸老虎啊?

牌局接着进行,吴迪似乎是老实了,经常早早的扣了牌看着三个人斗得不亦乐乎,就在何坤鹏以为他被打怕了,不敢再偷鸡了的时候,这家伙忽然又梭哈了。

又梭?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仿佛发现了猎物的野狼般,露出了残忍的兴奋的光芒,还有一张牌,他已经是两对了,一个卡张的顺子你居然也敢梭哈?

不出意外,王东风和姚景林纷纷让路,何坤鹏假装思考了一秒钟,推出了面前所有的筹码,笑道:

“虽然不一定赢,但是两对如果不站岗,会被骂的。行了,就赌最后一张牌吧!”

看到吴迪一幅大喜过望的样子将牌卡进了明牌中,何坤鹏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赌上来福尔豪斯,不过他不后悔,这把输的实在是非战之罪,这小子的狗屎运实在是太好了!

不知不觉间,牌局已经进行到了中午,姚景林看了一下手头所剩无几的筹码,笑道:

“这把我不看牌了,直接梭哈,输光了吃饭去!”

何坤鹏看了看自己似乎没比他多多少的筹码,也默默的推了出去。王东风一眼吴迪,他们面前的筹码似乎差不多,也就没有往前推,直接站起来说道:

“我接招,小五你呢?”

吴迪也懒得去看牌了,跟着站了起来,笑道:

“一起吧,看看这把谁的运气更好些,洪叔,直接都发成明牌吧。”

一轮,两轮,三轮……

何坤鹏的脸上露出了稍稍带点苦涩的笑意,这好运似乎来得晚了点……

“好了好了,盘点了,看看谁是大赢家,顺便决定一下今天中午这顿大餐的档次!反正我是准备在饭桌上报仇了!”

因为下午还要玩,所以桌面上的筹码没有计算,可看来看去,只有吴迪的手中有四张支票,其他人居然都是两手空空!

“不会吧……”

姚景林看了一下吴迪的筹码,笑道:

“看来我这一千万还是要开给小五啊,你这家伙,老实交代,到底有什么诀窍,居然不知不觉的赢了我们这么多!不行,今天中午我要吃超级大大大餐,我要好好的抚慰抚慰我这颗受伤的心灵……”

姚景林的大餐并不大,在他得知吴迪居然有一张紫晶卡之后,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酒店的餐厅,用他的话说就是,他们的输赢都是劳动所得,这赌场可是在白占便宜,不吃它吃谁?

可能是因为来的稍晚,所以餐厅里的人并不算很多,只有一半的样子。吴迪刚刚坐下,麻雀就告诉他军师和青蛇、大牛都已经到了。

“瑶瑶,是不是不怎么好玩啊?要不,你下午和小青他们出去转转如何?比如去其他的赌场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满贯大奖,或者出海捕鱼?”

孟瑶闻言怦然心动,经过一上午的观摩学习,她觉得,这个梭哈实在是没意思透了,或者说是这四位选手的表现实在是太差,让她这个小财迷都没了观战的欲望!

她轻轻撇了撇嘴,小心的时候,一个个都跟不敢把胡须伸出洞口的老鼠似的,疯狂的时候,那和输红了眼的赌徒有什么区别?梭哈,梭哈,拜托你们梭哈的时候动作帅一点行不行啊?你看人家发哥,大氅一甩,袖子一挥,这筹码就推金山倒玉柱似的堆了满桌!还有、还有,人家吃巧克力那帅劲……她看了看面前这两个如果倒下来绝对是推金山倒玉柱的大胖子,无奈的点了点头。

“下午我自己出去玩了,你一定要……”

她的手掌在桌下伸出了一个大大的五字,想了想,又翻了翻,然后用娇媚的大眼睛朝着吴迪眨了眨,放出了一百伏特的电压。

五千万?最后还翻了两下?不管是一亿五还是两亿,你这丫头可是够狠的!

酒店饭菜的味道还可以,如果能够再稍微少放点糖,或者是再多放点盐,实在不行多放点酱油,或者是……那就更完美了,反正吴迪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在这些地方吃不惯是应该的。

大家都没有喝酒,所以饭局进行的很快,大概半个小时不到,已经进入了尾声。

“老朱的飞机刚落地,我们等他一会儿吧,顺便还能消消食。”

王东风挂上电话笑道:

“你说,他要是知道我们三个上午都被小五给收拾了,会不会幸灾乐祸?”

“会不会幸灾乐祸我不知道,如果小五还是上午那运气,哈哈,他小子就跟着我们一块输吧!”

几个人呵呵哈哈的笑声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异样的声音,是英语。

“您好,先生,能打扰您一下,请问您认识黛西夫人吗?”

“黛西夫人?”

吴迪一回头,就看到旁边站着一个白人小伙子。他的体格并不强壮,反而和东方人有些像,但是一双深蓝色的眼睛、深陷的眼窝,加上高挺的鼻梁,让他有着一种异样的英俊。

“对,在伦敦,朗姆先生的酒窖。”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稍稍有点傲慢,但是长得还勉强的夫人,是她吗?”

小伙子笑了,

“您好,先生,我是布朗,准确的说,我曾经是黛西夫人的爱人,很高兴认识您。”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

“您好,布朗先生,我是吴迪,请问有什么能够帮您的吗?”

“这个……”

布朗迟疑的看了一下王东风等人,说道:

“吴迪先生,我们……”

想到黛西夫人就想到了那条白捡的钻石项链,吴迪明白了这家伙所为何来。他不仅有些好奇,难道那条项链是他送给黛西的?可是,能送那么贵重的东西,他就这么懒,不能事先告诉那个高傲的蠢女人一声吗?

他看了一眼似乎有些局促的小伙子,说实话,他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如果,如果他很懂事的话,他或许只会让他象征性的付出点代价,就会把项链还给他。

吴迪朝王东风等人打了个招呼,跟着布朗来到了一边没人的地方。

“请问吴迪先生,您是否在酒窖里捡了一条钻石项链?淡蓝色的钻石,应该有五十多克拉重?”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

“那可不是我捡的,是黛西夫人亲手送给我的。”

布朗的脸上涌起一丝怒意,

“该死的!抱歉,吴迪先生,我不是说您。我找您主要是想问一下,您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把项链还给我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