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沉香木(续)

GPS没有出错,他们上车朝着吴迪看到的伸入海中的山梁的方向开了大概十几分钟,就看到了一个亮着几盏灯火的小渔村。

麻雀找了一家房子比较破旧的敲了敲门,他认为这种人家应该更容易被钱打动。开门的是个老头,先是警惕的看了他们几眼,然后就靠在门边问起了他们的来意。

老头的口音很重,双方连讲带比划了半天,吴迪他们才搞明白他的意思。这里都是真正的渔民,是不做这种出海兜风的生意的。而且即便是有人想做也没办法,因为渔船都已经集体出海几天了,村里现在不但没有船,也缺少青壮年。

吴迪失望的说了声谢谢,正准备再找一家试试运气,忽然,一个半大小子从老头的身下挤了出来,说道:

“阿公,海叔家的船早上不是回来了吗?”

这小孩的普通话还算不错,起码他们都能够听懂。老头笑着拍了那小家伙一巴掌,说道:

“你海叔这次出海了一个星期,这会只怕正在屋里睡觉的吧?你们去了也没用,他不会跟你们出去的。”

“没事,实在不行我们多给点钱,主要是我们还从来没有出过海,明天又会比较忙,怕没有机会了。”

那半大小子狡猾的转了转眼珠,问道:

“你们能出多少钱?”

吴迪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反问道:

“小家伙,你想要多少?”

“我想要多少?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啊,这样就可以带着阿公到城里买房子住,还可以买很多好玩的玩具。可惜阿爸不在家,我们没船。”

“小家伙,不如你带我们去找海叔,你要是能把海叔说动了,我给你钱去买好玩的玩具怎么样?”

“阿强,不能乱要叔叔的钱,小心你阿爸回来打你的屁股!”

老头低喝了一声,随即说道:

“算了,让阿强陪你们跑一趟,去问问阿海愿不愿意跟你们出海,要是实在没办法,你们就只有等到下次过来,只要是白天,城里的码头应该有渔船和游艇。”

海叔是一个结实黑瘦的中年汉子,和老头猜测的不一样,这会还没有睡觉,他正在收拾他的渔船。这一段时间天气不错,要抓紧打理,看看短期之内能不能再出一趟海,休息的时间有的是,可是错过了这半个月的鱼汛,每次出海的收获可就少多了。

借着灯光指引,阿强带着吴迪直接摸到了海叔的船上,一番交流之后,吴迪拿出了两万块钱,海叔带他们出海三个小时,下十次网,所有捞上来的东西都归吴迪所有。

“走吧,我带你们上另一条船,这一条是深海渔船,是不能在近海转悠的。”

阿海又从大船上喊了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就带着吴迪绕到了这个简易码头的另外一边,那里停着一艘黑灯瞎火的,比吴迪他们刚刚看到的船小了好几号的渔船。

“现在鱼越来越难打,近海根本就没什么收获,这种作业半径小的渔船也越来越少,你们要是再晚来上一两个月,说不定我就已经把它给卖了。”

海叔看着这艘渔船很是感慨,这条船,曾经是他一家的宝贝,而现在,也只能拿来兜兜风,随便撒两网娱乐一下这些城里来的少爷小姐们了。

孟瑶偷偷的塞给了阿强五百块钱,把这个小家伙打发回家,然后在码头上等了十分钟,海叔招呼他们上船,可以出发了。

从这边过到吴迪刚才看到的那片海域,要绕过那道伸入海中的山梁,海叔一边和吴迪交流,一边控制着方向,半个小时之后,吴迪又重新看到了那块沉在海底的水沉香。

“好了,我们就沿着这一片下网吧,希望能多捞点鱼。我还没有试过出海打渔的滋味呢。”

海叔摇了摇头,没有过过海上生活的人是不会知道那份辛苦的,

“出海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不过我们从小就在海边长大,如果不想打渔,就只有去当海员,比不得你们这些大城市里来的文化人。”

这条船上的渔网是机械控制,撒下去时笼罩了很大的一片海域,吴迪看着带着铅坠的渔网很快就沉入了海底,然后随着渔船的滑行开始缓缓收紧。顿时,海底就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无数小鱼从各个角落窜了出来,加上还拖着底的渔网,搅得海底一片浑浊。

“现在近海已经没有鱼了,所以我们的渔场都离岸很远,从这边赶过去的话,只是开船就要开上一整天。”

海叔笑呵呵的将几条鱼扔到一边的鱼篓里,然后用力的拉了拉网,站到了一边。

因为吴迪要求连续下网,所以第二网比第一网还惨,竟然一条鱼都没有捞到。看着空空如也的渔网,孟瑶有些不满的嘟哝道:

“阿迪你别瞎指挥,听海叔的,说不定我们还能捞点鱼呢。”

“呵呵,就算是捞上来你也没地方做去,有那几条就够了,要那么多干嘛?”

“我有地方做,阿琪老板娘那儿就可以。”

阿琪就是吴迪他们刚才吃饭的私家菜馆的老板娘,真不知道这个丫头怎么会和她成为朋友,她不是一向看不起那些风尘女子的吗?

“阿琪早就改邪归正了,而且胖子说的那个朋友也很喜欢她,可惜他已经结婚了,所以两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阿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吴迪苦笑着搂紧了小丫头,两个双飞起来是很爽,可是一牵扯到这些具体的问题就麻烦了,必须要想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难道还真要去申请一个阿拉伯国籍不成?

第三网,网着了那块巨大的沉香木,本来神情轻松的海叔看了一眼紧绷的钢丝绳,兴奋地大叫一声,朝着船头跑去。

钢索缓缓将渔网拉出了水面,借着船上的射灯,海叔看到竟然捞上来一块黑乎乎的大石头,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冲着驾驶室就喊道:

“把网……”

吴迪一把扯住了他,开玩笑,花了两万为的就是这个东西,不然你还真以为我没事半夜出海玩啊?

石头被扔在了甲板上,海叔才看清楚是一块木头,不禁有点奇怪,木头怎么会沉在水里?随即他又释然了,说不定是飘在水面上,天黑没看到呢?

他用力的推了一把,木头却纹丝不动。吴迪知道沉香木如水即沉,这一块这么大,应该是有些重量,连忙招呼机器猫和麻雀上前帮忙。结果四个人用尽全力,才勉强将渔网解放了出来,海叔指挥着再次将渔网投入海中,然后一手敲着木头,一边啧啧称奇。

“这玩意,只怕没比石头轻多少吧?奇怪,这是什么木头啊?

吴迪刚才帮忙的时候已经看清楚,这确实是一块水沉香。这会有凑上去看了看木头的纹理,忍不住点了点头,这段木头至少也应该有数百年的寿命,这下真的是捞到宝了。

沉香木是一种木材、香料和中药。沉香木植物树心部位当受到外伤或真菌感染刺激后,会大量分泌带有浓郁香味的树脂。这些部分因为密度很大,又被称为“水沉香”。

沉香树因病变开始结香后,会经历漫长的生长期,至少需要几年至十几年的时间,但一块优质的沉香木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形成,因此产量极少,市场供不应求,十分珍贵。

而这块木头结香后起码又生长了数百年之久,该会有何等的珍贵?吴迪一边用手感受着表面的纹路,一边用透视眼观察。片刻之后,他轻轻的吸了口气,这一整块木头基本上都被树脂浸润透了,也就是说,这块木头上差不多每一个部分都是极品!

极品的沉香木都是按克来卖的,尤其是超过五百年的,一克的价值远超黄金,这块这么大,该值多少钱啊!

“这木头好古怪啊,阿迪,它真的很沉吗?”

孟瑶上来轻轻的推了推,木头当然纹丝未动。

“很沉,估计差不多快一吨重,我看这纹理应该还比较密实,等我们把它拉回去,找人做个家具什么的不错。”

孟瑶张了张嘴,看到海叔一直在旁边看着,也就没说什么。吴迪这家伙,一定知道这是什么,肯定没他说的那么简单,说不定这次出海就是为的这个东西!至于黑灯瞎火的,他怎么知道离岸几公里远的海底有这个东西,就不是她能关心的了,反正这家伙古古怪怪的,一定有问题!

渔船在这片海域又连着下了三网,一共只捞上来了几十条鱼,别说是油钱,连一个人的人工都支付不起。眼看着还剩下最后几两网了,早就对那块奇怪的木头没了兴趣的孟瑶嚷嚷着要换地方,她要到稍微深点的地方去试试。

海叔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返航的时间,也就无所谓了,收了人家两万,没捞着什么鱼,多跑点路又算什么?

“海叔,你估计我们这个地方距离那边的岸边能有多远?”

看到渔船斜向绕了个半圆的弧线,准备往深海驶去,吴迪忽然想起之前距离的问题,连忙拉住了海叔。

“这个距离不太好说,因为海水随时在涨潮落潮,不过如果是这会儿的话,应该有差不多四、五公里的距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