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沉香木

吴迪看到王东风这副模样,惬意的笑了笑,这反应就对了!他拿出那张紫色的小卡片,问道:

“王兄,你知道这是什么东东吗?”

王东风一愣,一把抢过了吴迪手中的紫晶卡,问道:

“哪来的?”

“他们送的,我们四个人,每人一张。”

“我卡!羡慕嫉妒恨啊!”

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白色的水晶卡,

“你这张是最顶级的会员卡,持卡人在酒店的一切消费全部免单!当然,不包括在赌场里输的钱。我这张是在这里扔了一千多万才换到的,比你那张低了两个等级,所有消费五折。你妹,他们这次怎么会那么大方,一次就给了你小子四张呢?”

吴迪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原来这东西还有点用处啊。至于为什么一次性给他四张,而胖子消费了一千多万却还比他低了两个等级,只能证明一件事,酒店应该知道了他的身份。既然是一伙,给一张和给四张有什么区别?

“待会儿怎么安排?赌场怕是不能去了吧?我们离开那会儿,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会儿要是再去,估计会被围住脱不开身。”

胖子点了点头,

“贵宾室倒是不会遇到这种情况。我约的两个朋友到了,本来想晚上就先来一把的,不过你既然中了大奖,那还是先休息休息吧。等明天老朱到了,我们先自相残杀一天,然后再找几个猎物,好好的玩玩。”

吴迪汗了一下,找猎物,同时也是别人的猎物……不过,要是不跟着这些老鸟,别说是找猎物,只怕是想成为别人的猎物也很困难吧?

“你们先休息一下,等机器猫回来了给你介绍一下那两位朋友,晚上一块带你们去个地方,那里的海鲜做的很不错。”

王东风交代了几句就先离开了,孟瑶则笑眯眯的看着吴迪不说话。

“怎么了?”

“阿迪,胖子说这张卡费用全免,那你说在这儿叫那种服务,会不会也是免费的呢?”

“这样啊,要不你回避一下,我找两个试试?”

“好啊,一个还不够,你居然还要找两个……”

孟瑶的十指握成了一双虎爪,一副随时准备扑上来的模样。

“我这不是一次两个习惯了嘛……”

这句话纯粹就是在找死了,麻雀看到孟瑶飞身朝着吴迪扑上,就飞快的溜出了房间,话说,小嫂子一个人,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应该都打不过五哥吧?

孟瑶掐着吴迪的脖子一阵猛摇,吴迪配合的东倒西歪一阵,趁机把她拖到了床上,正待有所动作,忽然发现小丫头竟然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

“阿迪,我很庆幸,是我厚脸皮缠住了你……”

这句话引发了一场风暴,而这场风暴却只持续了二十分钟,因为小丫头不知道之前想到了什么,在吴迪进入之前就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然后稍加鞑伐就大败亏输,高呼饶命了。

何坤鹏是一个富二代,但不是那种废柴高富帅,早在十年前,他就利用父母的资源开始了自主创业,现在也已经是身家上十位数的青年富豪了。

年少成功的人总是有着自己的骄傲,所以他的话不多,待人接物似乎都有着一种固执的矜持。不过吴迪无所谓,对脾气就多聊两句,不对脾气玩完牌就各奔东西,惹得他不高兴了还可以把他洗白白而没有心理负担,多好。

另一个和王东风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胖子就风趣多了,他叫姚景林,人称胖妖精,在浙商协会里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比王胖子还要有钱。

“这个地方能成为一家私房菜馆还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和我的一个朋友有关。那家伙有一次来澳门找乐子,在赌场看上了一姑娘,后来就跟着别人回家滚床单,滚完床单饿了,人家就给他弄了点吃的。谁知道那家伙一吃,就大呼不得了,这手艺比他在五星级酒店吃过那些所谓大厨弄的还好吃些!后来一来二去的,就有了这家私房菜馆。”

“就是刚才那个老板娘?确实是挺漂亮的。”

“可惜咯,人家现在不随便和人滚床单了……”

吴迪一头的黑线,这个老不尊,当着孟瑶的面说这些,你这不是成心想让她以后对我加强管理吗?

这件事情其实他是误会了,这些人出去的时候,身边也经常会有一个姑娘陪着,介绍的时候也一般都说是老婆,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很显然,姚景林把孟瑶也当成那类人了。

看到姚景林还要再说,王东风连忙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这家伙才愕然张大了嘴巴,这出来玩还带着老婆,稀有动物啊!

这家的菜色可能确实很好吃,但是不怎么合吴迪的口味,倒是孟瑶挺喜欢的,还跑去找那老板娘请教了一番。

吃完饭后吴迪就和他们分开了,因为他和孟瑶要到海边去转转。

绕过熙熙攘攘、灯火通明的码头,麻雀将车停在了一条公路的边上,指着月色下的一条小路说道:

“五哥,这个应该就是他们说的那条路,不过现在天色有点黑,要不咱们先去浴场那边转转,明天白天再来这边?”

“没事,有头顶上那家伙照着,随便走走应该没问题。对了,机器猫,明天你还是回去吧,让大牛那小子过来。”

机器猫郁闷的点了点头,今天下午被推出去领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不用吴迪吩咐,他就已经通知了军师,说不定那家伙这会已经在天上了呢。

“呵呵,你倒是自觉。”

吴迪一边牵着孟瑶的手沿着小路朝海边走,一边笑道。

一来到海边,就看到了一截满是细沙的沙滩,呈弧形向两边的夜色中延伸而去。孟瑶欢呼一声,就准备脱了鞋子去沙滩上踩踩,却被吴迪拦住了。虽然月色不错,可这毕竟是晚上,万一这丫头的小嫩脚丫踩着什么东西受伤可就悲剧了。

孟瑶撅了撅嘴唇,转眼间又高兴起来,这经常出来跑跑,果真比闷在家里上班有意思的多。沿着沙滩走了两步,借着月光,她看到沙滩上有不少的小黑点不时的移动着,就蹲下了身子,

“阿迪,这就是寄居蟹吧,好好玩哦,这么大个壳子,以为缩进去就没事了?呵呵,居然还敢跟我张牙舞爪的!”

“阿迪,你说,我们会不会碰到产卵的海龟,然后我们把它翻过来,等明年再来的时候,你说它自己翻过来没有?”

夜色中,小丫头银铃般的笑声传的很远,和微风吹起的细浪拍案的声音混合成一曲美妙的音乐,让吴迪心醉不已。

月光下,海面不时的泛起细细的微光,那是海浪的反光,海水里,一些藻类食物随着水波轻轻摆动,不时有几只小鱼穿梭其间,一副悠闲的样子。一如此时的吴迪。

这块大礁石下有这两条狡猾的海蛇,那片珊瑚丛中有着一种浑身五彩的小鱼,这个贝壳可真够大的,哇塞,里边居然真的有珍珠,可惜有点小了,那是什么?这么大一块,怎么好像还在晃动?

吴迪调整了一下透视眼,将东西拉到了眼前,细细的看着那黑褐色,仿佛有着很重油脂似的,而且有着诸多细微小孔的不规则表面,心中一喜,难道这是……一块水沉香?又仔细的分辨了一下特征,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么大一块一级品,该值多少钱?十亿还是二十亿?

他收回目光,朝海面远处看了看,那个方向黑乎乎的,没有任何可以当做坐标的东西。不过它的左边,能够隐约看到一点灯火,应该是刚才路过的码头。右边,是一道伸入海中的山梁,看不到那边有什么。

在心中估算了一下,他得出了一个自相矛盾的结果,从港口的距离来看,这块水沉香大概距离岸边有四公里左右,可是从透视眼能透视的距离来看,应该不超过两公里,怎么会相差这么远?

“机器猫,你说这会儿还能不能找到渔船出海?”

“什么?五哥想出海?”

“对啊,找条船,就在这几公里的范围内转转,高兴了再下网捞上两网鱼,多好玩。”

“对啊对啊,晚上打渔,应该很好玩啊,机器猫你快想办法。”

孟瑶一听,高兴地跳了起来。

机器猫挠了挠头皮,这事,还真是把他给难着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是黑天半夜,上哪儿找渔船去啊?

“五哥,从地图上来看,这边过去三公里应该有一个渔村,要不我们去那边问问看?只要给钱,我想应该有人会愿意出海吧?”

麻雀掏出包里的GPS找了一会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吴迪连连点头,能找着船是最好,找不着拿钱砸也要砸一条出海。否则的话,过上一夜,这又是涨潮又是退潮的,谁知道会把东西冲到哪儿去?

孟瑶抓了两只小螃蟹装进了矿泉水瓶子,说是要留作纪念。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身影,吴迪心中一动,应该把青蛇叫来,这样他脱不开身的时候,还有个人可以陪她一起出来玩玩。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