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色相

吴迪看了看小玉的脸色,接着道:

“既然这幅画最多值两、三千,可是我却开价五千,这不是因为我傻,而是因为我有诚意。你想,把你们招财进宝的东西给请走了,不多出点怎么能行?”

小玉一笑,骗鬼呢!你会白白吃这个亏?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我要是再不知道怎么宰你就白长了我这张漂亮脸蛋儿!

“我们老板也是这个意思,虽然我们不知道这玩意到底值不值钱,值多少钱,可是它一旦放在这个地方,就不能这么轻易的出手!你看我们生意怎么样?这还不是周末,人都几乎全满,指不定就全靠着这财神老爷呢!吴先生,你要是实意想要,再给个价儿,太低了的话……”

她摇了摇头,示意吴迪自己看着办。吴迪苦笑着将身子朝前凑了凑,低声道:

“算了,那我也就实话实说吧。看见刚才跟着我那俩丫头了?我这就为了捡个小漏显摆一下,可他奶奶的,上午带着她们在潘家园转悠了半天,愣是一件真家伙没见着!我给你出这个价格,回头告诉她们还得再高点,毕竟你这件是件真东西,还望老板高抬贵手,成全我一把。”

小玉心中一乐,她朋友猜的还真准!不过越是这样越得多敲点。

“吴先生,我知道你的难处,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啊!这样吧,我把老板的底价透给你,你琢磨琢磨,这俩丫头值不值得你这么投入,也省得咱们都在这儿为难不是?”

吴迪点了点头,有点肉疼的说道:

“我们说好这个漏可是要在一定范围之内的,你这价格要是太高了,我可没办法。”

“呵呵,不高,老板的意思是三万,应该没出你们那个界限吧?”

小玉本来和朋友商量的是两万,可看到吴迪似乎很好欺负,临时改成了三万。

三万?你妹的,两千都很难卖到的东西你敢要三万?还说这是底线?这也就是王献之的东西,有本事你换个人试试?嚓的,好像换个人老子也得挨这一刀!

小玉看到吴迪直皱眉头,知道这刀砍的有点痛了,不过随即撇了撇嘴,小气鬼,那么漂亮俩妹妹,三万都不舍得花?想当年这个老家伙可是在老娘身上……卡,似乎他就整了一万的包包就得手了!

她将身子朝前凑了凑,低声道:

“要不,我给哥出个主意?”

吴迪的鼻子里飘来一阵刺鼻的香味,他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好像不敢看近在眼前这张俏脸似的,低垂着头,两只小眼睛却控制不住的朝那高耸的地方看去。

小玉暗骂了一声,心中却有点得意,看来老娘还是有点魅力的嘛!

“反正这会儿她们又不在,你就算是出了三万,回头告诉她们只花了五千不就行了吗?”

吴迪一愣,苦笑道:

“三万?我一共就带了两万的现金,她们说,一个子儿都不能多花!你让我怎么办呢?”

小玉大眼珠子灵动的转了转,两万也不错啊,他朋友还说今天能谈到八千就是赢了呢!不过,这小子看样子也是个色胚,不知道还能不能让他再多吐点儿出来。

“两万啊?这可是有点难为我了。”

她装作为难的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样吧,我看哥您实在是诚意十足,那我就替你担待点,两万八!哥一看就是有钱人,这八千块钱对您来说,那还不是个小意思?你舍得让小妹在这里为难?”

吴迪听到小玉越叫越亲热,最后居然连媚眼都抛过来了,顿时大感吃不消。他很想痛快答应,然后赶紧拿东西走人,可是从五千到两万八,这幅度也太大了点。要是这么快就答应了,万一她起了疑心就糟糕了。不行,说不得要换个筹码试试了。

“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水灵的妹子为难?不过哥今天实在是有难处,这样,要是两万能拿,改天我请你吃饭!你要是乐意,咱们还可以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怎么样?好妹子,就当哥欠你个人情怎么样?”

小玉一听,顿时大喜过望,这画就算是是卖再多,也是一次性买卖,可是搭上这个凯子,虽说他看起来有点小气,但架不住一来二去、勾搭成奸,那时候得到的好处应该远不止这区区八千吧?

“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给我拨一个,我等着吃你……那顿饭呢!”

吴迪直到走出来老远,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没消,瞧瞧,等着吃你……那顿饭,这停顿的多艺术、多风骚啊!

“小青,你马上把这个送回四合院,交给军师,你就不用再过来了。”

“五哥……”

“没事,一会儿机器猫他们就到了。再说,就算他们不来,在这种地方还能出什么事?”

小青迟疑了一下,就这种地方才容易出事呢!不过她一抬头,看到机器猫和麻雀已经走到了柜台附近,就笑道:

“他们来了,我让他们带回去吧。”

陪着闻斓打了两个小时的捕鱼,孟瑶也被大牛送了过来,这丫头一到就冲着吴迪张牙舞爪的,却很郁闷的发现被他无视了,原来这小子也有些上瘾了!

一通捕鱼游戏打到半夜两点,几个人才疲惫不堪的离开了游戏厅,期间小玉过来晃荡了好几趟,看到吴迪身边居然又多了个漂亮美眉,不禁有点信心不足。可随即看到三女都是一脸的清纯样,就又恢复了信心,虽然她的姿色稍有不如,可是老娘花样多啊!但凡是色鬼,口味都要常换常新不是?

“唉,一幅价值不到两千的破画,花了老子整两万,你们想不想听听这个价格的构成啊?”

“什么意思?价格不就是价格吗?还能有什么构成?”

“呵呵,两千是原值,三千是因为财神爷是人家的供奉,剩下一万五是泡你们两个美眉的代价,还省了八千则是因为我牺牲了色相!”

“就你那样,还有色相能牺牲?怎么回事,快点老实交代!”

吴迪得意的一仰头,哥今天可不仅仅是牺牲了一次色相!他冲着闻斓诡秘的一笑,随即把下午的交易过程讲了出来。孟瑶听的只瞪眼珠子,还有这么好勾搭的女人?不行,回头得好好检查检查这家伙的色相在哪儿,想办法让他破了相,省得天天出去勾三搭四的!

深夜的四合院,静悄悄的。位于中院的主卧却不时的能听到一些动静。

“丫头,别闹了,明天还要接着赌呢!万一精神不好输了钱,那可都是你的私房钱啊……好啊,你还来,当我好欺负是不是……臭丫头,不让你明天起不了床显不出你老公我的本事!”

第二天,吴迪顶着两个熊猫眼晃悠着来到了东方烈的面前,本来不至于这么惨的,但是因为他故意不小心透漏了办公室大战闻斓的事情,气的那丫头也悍然参战,结果两个丫头一直纠缠他到早上五点才算是放过了他。

看到吴迪一幅萎靡不振的样子,东方烈不禁摇了摇头,赌博是一种耗心又耗力的活动,就你这状态,也想赢钱?也罢,今天就当是给你个教训吧!

“老规矩,一人一千万,三个小时,开始吧。”

来的路上吴迪就想好了,今天他不能再用昨天那种打法了。就像东方烈说的那样,在别人对他还不摸底的时候,那种打法有着一定的胜率,但是一旦那些老赌徒发现他每梭必胜,那么在接下来的牌局中他就很难诱牌了。如果让他拿梭哈去偷鸡,在这种赌局中可能还无所谓,可是将来面对的是很可能一输就会输掉获得一件甚至是几件奇珍的机会,那种情况下,他还敢吗?

吴迪昨天的打法叫做以力服人,如果偶尔使用,可能会有不错的效果。可梭哈是一项以智服人的运动,所以在那条路上走的越远,就越偏离梭哈的真意,最终会得不偿失!

牌局的前十把,因为吴迪牌风的变化,所以显得波澜不惊,第十一把的时候,吴迪忽然发现,他遇到难题了。

这一把,如果三个人都跟到最后一轮,他将以一个福尔豪斯压过王东风的顺子和朱向军的两对取胜。

可是,虽然王东风最后会抓到一个顺子,但是他的底牌和前两张明牌都很散,他会不会一直跟下去是个问题。尤其是在朱向军早早出现一个花牌大对很可能加注的情况下,他能顶到哪一轮,就很关键了。

而一旦他弃牌,这结果就很不好说了。

如果王东风发完一明一暗两张牌后就弃牌,那结果就是吴迪的一对大过朱向军的一对获胜。如果他再多坚持一轮,最后的结果就会是朱向军的两对战胜吴迪的一对!如果第四轮弃牌,还会是朱向军胜。

这还是只考虑了王东风弃牌的影响,万一朱向军想不开先弃牌了呢?在第三轮后他如果弃牌,王东风最终将拿到一个大对战胜吴迪!

只是这一会儿就把吴迪算的头晕眼花,他忍不住摇了摇头,昨天只顾赢的爽,赢的痛快了,没有注意这种情况,按道理,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少!最关键的这还是只有三个人,如果是五个人,岂不是更算不过来了!看来,就算是他们不利用规则出千他也很难保证把那些宝贝都给赢回来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