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相过贴

就在吴迪迷惑的时候,一边的服务员碰了一下小玉,让她清醒了过来,

“先生,请问一下,你能告诉我要买这幅画的原因吗?”

“哦,明人面前我也就不说暗话了。我是一个玩收藏的,你这幅画虽然是件印刷品,不过却是清朝末年光绪帝时的东西,也算是一件古董。你这么放在这里烟熏火燎的,实在是可惜了,还不如把它卖给我,好歹也能多保留一件老祖宗的东西。”

“哦?你说这是幅古画?古画才值五千块钱?唉,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哪家游戏厅的,看我们生意好,来抢我们的财神呢!”

闻斓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姑娘想的可真够复杂的。不过你碰到这个家伙,这么想就对了,这家伙可是常干些花几千块钱,买回来价值上亿的东西的事!

吴迪感觉到闻斓在背后轻轻的掐他,偏头看了她一眼,摊了摊手,这么大摇大摆的一上来就说要买别人供奉了好久的财神,确实是容易让人误会。

“既然是古画,倒是不能再这么挂着了。刚子,先把它取下来,至于能不能卖,多少钱能卖,你等我问问老板再说。”

闻斓挽住了吴迪的胳膊,好奇的打量着那幅画,可是上上下下看了几遍,除了下半部分被熏得黑黢黢的比较惹眼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主管躲到一边打电话去了,吴迪发现站在这里挺尴尬的,可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想抢别人的财神爷呢?

这幅画确实是个财神爷,得到它的人绝对会一夜暴富成亿万富翁!不过这个亿万既不是指画上的财神爷会保佑你暴富,也不是说这幅画价值亿万。这幅画所有的价值都藏在它下边那被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画轴里!

这幅画本身确实如吴迪所说,是光绪年间的一件印刷品,目前这个品相,别说是五千,很可能连两千都值不了。但是,就在这幅画下端被熏得发黑的画轴里,却藏着一幅了不得的绢本行草字帖,根据天书的提示,那竟是与其父王羲之并称“二王”的王献之亲笔所书的《相过贴》!

王献之是魏晋书家群体中的一位巨子,具体的成就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笔墨了。但是现代在王献之的研究上,有着一个巨大的遗憾,那就是因为唐太宗并不十分欣赏他的作品,使得他的作品未像其父作品那样有着大量的留存。

王献之目前的传世草书墨宝有《鸭头丸帖》、《中秋帖》等,但皆为唐代摹本,最著名的《洛神赋》也是碑拓,至今未见一篇亲笔。可这篇藏在画轴里的小小的《相过贴》,天书居然提示是王献之亲笔,你就可想而知它的珍贵。

《相过贴》吴迪知道,是大家公认的王献之的手笔,但传世的也是碑拓。《相过贴》的篇幅很长,这里的显然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不过,别说是一部分,那怕就是简单的几个字,也堪称无价之宝啊。

看到那女人笑语嫣嫣的打个没完,吴迪决定以退为进,先晾一会儿再说。否则表现的太热切的话,很可能本来人家想卖的都不会再卖了。

“你们先问着,我就在那边打捕鱼,有消息了告诉我一声。”

吴迪转身带着闻斓和青蛇朝捕鱼游戏机走去,稍稍思索了一下刚才的举动,他有些后悔,实在是太鲁莽了点。这么珍贵的东西,如果因为贸然求购的举动引起了别人的怀疑,最后东西没到手,还帮助别人发现了它,那才是冤死了。

“机器猫,你马上和麻雀一块出来,到南三环这边的桓果大厦来,有事情让你们办。”

吴迪决定把人手都调集过来,万一这边把画送走,他要随时知道画的去向。

“那幅画很珍贵吗?如果真的是光绪年间的印刷品的话,不应该让你这么看重啊?”

闻斓看到吴迪居然连机器猫和麻雀都喊来了,忍不住小声问道。

“呵呵,那幅画确实是光绪年间的东西,不过画里却另有玄机。”

“藏宝图?”

闻斓一下就想起了那几幅藏在欢喜佛和春宫图里的藏宝图,吴迪好像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总是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

“目前还不确定是什么,不过我有感觉,东西应该不一般。”

闻斓撅了撅小嘴,

“可惜这是别人供奉的财神,如果很值钱,这老板倒是有可能出手。如果只能卖个万儿八千的,以这家游戏厅的规模,他们多半不会看到眼里。再说了,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忌讳,万一不能随便的动财神呢?”

吴迪点了点头,怕的就是这个。可是,除了这样试试,还能有其他的办法吗?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差点动了把整个游戏厅买下来的念头,后来觉得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可现在看来,当时还是应该多考虑考虑再开口。

“没关系,反正我们家阿迪看上的东西就没有买不到手的。”

闻斓似笑非笑的看着吴迪,调侃了他一句。

吴迪却没有注意她说的是她自己和孟瑶,不过自从有了天书,好像除了那件定窑孩儿枕,还真没什么是他想买最后没买到手的。

“呵呵,最近运气是不错,来吧,捕两把鱼试试,说不定运气好,一网就捞了条大金鲨呢?”

吴迪刚刚找了个位置坐下,就看到小玉似乎是冲着那幅画拍了几张照片,心中大定。找人鉴定就好,找人鉴定了证明他没瞎说多半就会卖了,到时候不过是个价钱的问题罢了。只是,这个价钱也是个麻烦事,低了买不到,高了怕怀疑,还真要好好的思量思量才成。

闻斓找了一张有三个空位的台子,招呼青蛇坐下,说道:

“每人四百个币,谁先输完谁是大笨蛋!”

吴迪笑呵呵的往机器上充了两百分,学着别人,调好炮口,冲着游过来的一条大金鲨开了一炮,然后就看到那条鲨鱼剧烈的挣扎了一阵,变成了滚滚的金币流入了他的计分器,哈哈,开门红!

坐在他对面的闻斓撇了撇嘴,狗屎运!那条金鲨已经被大家打的差不多了,才会被你一炮得手,不信你再打一条给我看看?

捕鱼游戏和运气无关,这是吴迪耗费了二百个游戏币后得出的结论。凡是这种赌博类的游戏,都有吃分周期和送分周期,如果你一直按照一个频率开炮,绝对是送菜的料。可是,即便按照所谓的秘籍去玩,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只要你有恒心,能坚持下去,最终是必定要送命的。

不过,送命就送命,没见大家一个个都玩的兴高采烈地吗?有小心翼翼用小炮打的,也有按住就不松手的,本是陌生人的大家,因为这个游戏,不时的还能互相交流几句心得,这就足够了。

吴迪发现附近几台机子哗哗哗充币的声音就没停过,不由得笑了笑,简单、好玩,又刺激,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呢!

“这位先生,您好,我们主管请您过去一趟。”

吴迪正按着发炮键不松手,一个服务员悄悄地走到了他身后,带来了他想要的消息。

“卡,你等我一会儿,让我搞死这条金鲨再说!”

一连追着开了十几炮,大金鲨悠闲的摆着尾巴游出了屏幕,吴迪还没说话,旁边一哥们就恨恨的骂道:

“妈的,又是假的,老子还开了好几炮呢!”

吴迪微微一笑,示意这哥们帮自己占着位置,又冲对面忙着围剿小鱼的闻斓摆了摆手,跟着那个名叫刚子的服务员朝柜台走去。

小玉刚才并没有给老板打电话,一幅画而已,能被挂在那这个地方烟熏火燎的能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谨慎起见,她还是找了一个潘家园开店的朋友问了问。那朋友看了她传过去的照片后告诉她,这幅画能卖到五千,纯粹是撞上狗屎运了!就这种品相的印刷品,他们卖的好,最多也就能卖上个三四千左右!而且近代印刷品的增值空间都不大,再放下去也不可能会有太大的增幅,能出手还是出手了的好。

至于她提出的为什么吴迪会直接出到那么高的价格,她那朋友听了她对吴迪三人形象的描述后,不屑的回道:

“你知道我们最喜欢哪种顾客吗?很懂的坑不着,完全不懂的更是小心谨慎的没边,只有那种不懂装懂的,才是我们的最爱啊!每次看着他们自以为捡了漏,鬼鬼祟祟的样子,我都快笑死了!小玉,你碰到的那小子多半就是这类人,在他妈的女人面前充大个、玩捡漏,你这样……我估计还能多卖点。”

刚刚将朋友的交代又在心里过了一遍,小玉看到刚子已经领着吴迪走到了柜台里边。

“吴先生,你好,我问过老板了,他倒没说这幅画不能卖,但是这个价格嘛,五千肯定是不行的。”

“五千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如果你有朋友在潘家园开店,就能问出来,这个品相的,平常能卖个两三千就算不错的了。”

小玉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很懂行啊,只怕刚才的计划不能用了。不过,既然他知道,为什么还要出五千?难道他脑子进水了不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