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游戏厅里的财神爷

看着吴迪满脸的邪笑,闻斓无奈的低声道:

“门好像没锁……”

“嘿嘿,这个偶早想到了,我进来的时候已经咔啪上了!”

吴迪其实就是想和她手眼温存一番,没想到反馈回来的居然是鼓励,顿时胆大了起来。他一边寻找着闻斓的香唇,一边一手箍死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义无反顾的向下再向下!

闻斓一边喘息着躲避吴迪那火热的双唇,一边在心中哀鸣,该死的,今天没穿牛仔裤,这条裤子是有松紧带的!

她将臻首凑近了吴迪的大头,正准备狠狠的咬他耳朵以示愤怒,忽然一阵强烈的刺激从身下传了过来,前后两个洞口竟然同时受袭!

闻斓一声闷哼,一口咬住了吴迪的肩膀。虽然中午休息外边的大办公室人不会多,虽然她们一般都会趴在桌子上睡会,可这毕竟是有人啊!

....

大战过后的办公室一片狼藉,吴迪歪倒在会客的沙发上美美的抽了一口香烟,心满意足的看着闻斓艰难的收拾着,邪笑道:

“今天闻女侠似乎有点不堪一击啊!呵呵,看来以后要经常的换换环境了,总是出租屋、四合院两点一线的,不过瘾啊!”

“滚!”

闻斓抓起桌上的台历朝着吴迪砸了过去,

“你个大色狼,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我……”

“要是没被别人知道,是不是以后可以经常来啊?”

闻斓翻了个白眼,跟这种流氓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她将窗户打开,将烟盒扔给吴迪,

“多吸几根,这味道难闻死了!”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办公室,闻斓看着其他人似乎有些异样的眼神,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该死,她怎么会鬼迷了心窍,和这个家伙在里边做了这么长的时间!下次,下次一定要快点让他出来!

“闻经理,正好要找你,罗总说的那个数据我权限不够,最好还是你亲自去看一下吧。”

闻斓刚刚走到大办公室的门口,就被她安排去罗成那里的小刘堵住了。她有些无奈的看了吴迪一眼,吴迪耸了耸肩,说道:

“那我在外边等你好了。”

吴迪跟着闻斓穿过大半个办公区,来到了罗成的办公室,他只在外边等了三分钟,就听到办公室门锁一响,罗成笑着将闻斓送了出来。很显然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吴迪,脸上的笑容一僵,迟疑道:

“这位是……”

闻斓笑着将吴迪拉了过来,介绍道:

“吴迪,这是公司卫浴部的罗成罗总,这是我的爱人,吴迪。”

罗成的眼睛猛然眯了起来,随即仿佛发现了不妥,强笑道:

“呵呵,闻经理什么时候结婚了都不知道,看来我们这些领导不合格啊!小吴,改天一定给你们补上一份厚礼。”

吴迪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既然话已经挑明了,他也没必要再去多说什么。这家伙既然能这么年轻就坐到副总的位置上,肯定是有两把刷子。既然人家是在替他挣钱,在没有得罪他的前提下还是留着吧。

罗成默默的目送两人离去,转身进了办公室,缓缓踱了几步,拿出了电话,

“你去帮我查一个人,二十四五岁,个子不高,黑黑的,小眼睛,名字叫做吴迪……”

因为日本的事才过去不久,吴迪要求两女上班的时候附近必须有人接应,所以青蛇一直都等在外边。吴迪出了宝城后就让机器猫回去了,他和闻斓有一个人接送就够了。

闻斓说的玩捕鱼游戏的地方就在位于南三环的桓果大厦裙楼的顶层,距离宝城不堵车的话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

三个人从地下二层坐上电梯,一路上行,到了四楼的时候,吴迪似乎就听见了游戏机的声音。等到五层电梯门一打开,一股喧闹的气氛带着一蓬凉热混合的气体扑面而来,让他精神一振,真热闹!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选的地方!捕鱼菜鸟,跟我来吧!”

吴迪皱着眉头看了看熙熙攘攘的人群,听着各种混杂的音乐形成的巨大噪音,满脸的迷惑。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居然还这么多人,这些家伙平时都不用上班的吗?

“京城的人就是这样,拆迁养了很多游手好闲的家伙,他们只是靠房租都比一般的白领挣得多,还上什么班?你等一下,我去买五百的币,先说好,今天可就这么点,不准给我输完了!”

闻斓办的是金卡,五百块钱能够换1200个游戏币,不过玩捕鱼游戏,如果只是一味追求爽的话,这点币最多也就只能支持一个小时。

服务员拿着卡片在电脑上操作,吴迪则站在闻斓身后随意的打量着这个足有两千多平米大小的游戏厅。

眼前,是两排赛车游戏,右手边是一些街机、跳舞机、射击游戏什么的,吴迪刚刚看到的人群攒动多半就是这个区域的。他的左手边是一片最少二十张小桌子一样的游戏机,那里的人就安静多了,应该就是闻斓所说的捕鱼游戏机。远处靠着墙边,是一排赌博用的游戏机,虽然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也见人玩过,那玩意需要不停的往里边扔游戏币,然后上下两层平台不停的往前推,运气好的话,碰到机器送币,能够赶下来不少的游戏币,除此之外都是个输。

除了这些机器,剩下的轮盘赌、老虎机、七星连珠这些都是和赌博有关的游戏,看来这家老板背后的关系不浅。不过开游戏厅嘛,没这些东西拿什么赚钱?

听到服务员办好了的提示,吴迪转过身来,随意的扫了一眼柜台后边的布置,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引起他注意的是服务员身后墙上供奉着的一张财神爷的竖轴挂画。这幅画是件很普通的印刷品,下半截被插在香炉里长燃不灭的三柱香火熏得有点发黑,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过以吴迪现在的眼力,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就发现,那玩意竟然是一张清朝晚期的印刷品。他又仔细的看了一下落款,没错,应该是光绪年间民间作坊出品,从纸张和配色上来看,还是一件精品。

他摇了摇头,可惜了,好好的一幅画,被香火给毁了,只是这老板,不一般啊。

“怎么了?还想买什么东西?这里只有水,烟要到下边的超市去买。”

吴迪咧了咧嘴,深深的看了一眼财神爷下端那被熏得已经变成了深黑色的画轴,问道:

“服务员,你们这财神爷哪儿请来的?挺有意思的,卖不卖?”

“卖不卖?你是说那幅画吗?”

服务员满脸的古怪,见过有各种怪癖打游戏的,没见过还没开打就想买人家财神爷的主,你看看清楚,那可是供奉的财神爷!把我卖了估计也不会卖它!

“不知道,应该是不会卖吧,那可是财神爷哎,我来这家店的时候它就在了,这玩意中途换不好吧?”

“呵呵,挂了幅纸画就证明没想着一直挂下去。这样,你给你老板打个电话,就说有客人看中他那幅财神爷了,问他卖不卖。”

服务员迟疑了一下,说道:

“那你先等一会,我问一下我们主管。”

一台捕鱼游戏机旁,一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拿起手机简短的交谈了几句,慢慢的把手里的香烟在地上踩灭了,端起一个放满了游戏币的小筐,起身朝柜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玉姐,就是这位先生要买咱们的财神,你说这玩意能卖吗?”

从捕鱼游戏机旁走过来的小玉姐没有接话,先是上下把吴迪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问道:

“是你要买那张画?你能出多少钱?”

吴迪刚才就一直在琢磨,画本身并不怎么值钱,尤其是还被烟给熏黑了一截。不过因为是店里供奉的财神爷,要想把它请走,开价太低的话别人很可能谈都懒得和他谈。但是,报价越高,对方也就越有可能会认为其中有鬼,卖的可能性会比低价更低。

小玉姐在打量他时,他也在打量着面前这个气质似乎有些风尘的女子,听到她问价钱,微一沉吟,说道:

“五千。”

小玉稍稍有点吃惊,随即摇了摇头。五千?就那幅破画,五十你都高看它了!可这张是店里供奉的财神,那身价就不能这么算了,碰到迷信的主,别说是五千,你就是给一万也能拿笤帚把你给打出去了!

她看了看画,又看了看吴迪身后的闻斓和青蛇,那两个人漂亮的让她有些嫉妒,她要是有那份姿色,想必就能攀上那个什么刘公子,也用不着在这里和一个半老头子厮混了吧?

吴迪看到这位小玉姐在听到报价后就完全的走了神,忍不住挠了挠头皮,卖不卖你倒是给句话啊?这表情是个什么情况?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