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继续

提前被洗白白的朱向军做了壁上观,结果验证了他心中不好的预感,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想清楚,吴迪是凭什么下的判断。直觉?扯去吧!可是这么诡异,这小子好像能看到后边的牌似的,不是直觉又能拿什么解释呢?

只剩下王东风一个对手,不需要计算的吴迪打得更加轻松。接连放过两次机会之后,他终于在一把两对的对决上,又一次梭哈!

王东风看着手里这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牌,心里无比的憋屈。我们是在玩梭哈,可是你也用不着这么频繁的梭哈吧?奶奶的,泥人也有三分性,不就是一千万吗?老子看你的牌!

看到吴迪又收了两张支票,东方烈摇了摇头,

“你们的心已经乱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对于吴迪的打法我不做评述,但是你们两个,今天的发挥可是有些失常啊。怎么?没碰到过这种不讲理的打法吗?

看到两个弟子都在低头沉思,他摆了摆手,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反正两千万对你们来说也没什么,休息一下,明天再接着玩吧。小五,来,我和你玩几把。”

吴迪挠了挠头皮,你和我玩,两个人,怎么玩也都是我赢啊!不过,别人辛辛苦苦的教了自己几天,不但没给一分报酬不说,还要赢人家的钱,貌似不太礼貌吧?

第一把,只发了两张牌,东方烈亮出了自己的明牌,一张梅花4,然后盯着吴迪的眼睛,微笑着推出了面前所有的筹码,梭哈!

师父也采用这种不讲理的打法了!王东风和朱向军眼睛一亮,师父可是纵横赌坛多年难尝一败的高手,这下看你小子该怎么应对!

吴迪苦笑摇头,你这是要学我吗?还是拿自己的钱在给两个弟子教学?不过,恐怕你这番苦心是要白费了,面对一个透视眼这么搞,不纯粹是嫌死的慢吗?

不过,还是给你点面子,弃牌算了。他将明牌一扣,心中长叹一声,虽然他很想一把就搞定这个看起来牛皮哄哄的大拿,可是不弃牌不行啊,谁叫大家都是散牌,那张该死的大佬A在人家的手里呢?!

第二把,仍然是两张牌,东方烈又梭了。吴迪接着弃牌。

第三把,波澜不惊的发到第四张的时候,东方烈悍然梭哈,吴迪再次弃牌。

第四把,东方烈扔了一枚一万的筹码进场,吴迪直接扣牌。

第五把,只发了两张牌,吴迪抢先直接梭哈,东方烈扣牌。

第六把,吴迪接着两张牌就梭哈,东方烈扣牌。

就在王、朱二人都以为牌局还会以这种古怪的节奏进行下去的时候,吴迪拿到了一张A。这次他没有梭哈,而是轻巧的扔了一枚一万的筹码进场,东方烈笑了笑,也扔了一万进去。

两个人似乎有了默契,要在这把决出胜负,谁也没有率先加注。

第五张牌发完,吴迪和东方烈面前的都是一把散牌,不过吴迪有一张A,所以轮到他先说话。

吴迪很清楚东方烈的底牌能凑成一个小对,而他的牌如果任何一张成对,都会大过对方,但是他偏偏一对都没有。

他看了一眼牌面,轻轻将面前的筹码推了出去,

“梭哈!”

如果按照之前的打法,对于这种牌面,他早就扣牌了。可是当他看到两个人的牌面都不大的时候,忽然起了一个心思,可不可以偷把鸡呢?即便输了也还赢着三千万,但关键的是可以看一下所谓高手的真实水平。

“我跟。”

东方烈将面前的筹码推到了场子中间,笑道:

“小五,你是在偷**?单A最大?”

吴迪心中一凛,知道一定是自己哪个地方露了破绽,被他看出来了。否则,以这把之前下的注,他大可以轻轻放过,寻找一个更好的机会再决战。可东方烈偏偏选择了决战,如果他没有透视眼的话,就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你的眼睛里有一丝笑意,不过这丝笑意和之前稳操胜券的笑意不同,我猜你是想偷把鸡看看我的水平!”

东方烈的话让吴迪目瞪口呆的无言以对,这也能看的出来?听说国际上那些赌王的水平哪一个都不次于他,甚至还有不少比他水平更高的,万一自己要遇上,岂不是要带着眼罩才敢来比赛了?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我输了,老师真厉害!”

王东风将吴迪的底牌翻了过来,一张老K,很大,但是再大的散牌也比不过一对小小的对子!他果然输了!

“这把你没有感觉吗?”

吴迪摇了摇头,

“不是,我开始的感觉是这把的牌面会非常接近,可等到第五张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很可能要输了,但是,我还是决定梭哈。”

“呵呵,只靠大牌稳扎稳打是赢不了钱的,必要的偷鸡更是转换手气的关键。不过,高手的偷鸡不但有诸多的铺垫,还会配合一些迷惑人的其他手段,这方面,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吴迪老老实实的点头受教,如果没有透视眼,别说是赢三千万了,只怕他身上那点现金全拿出来都不够输的!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这几天安排的都很紧,正好下午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你们两个,明天还敢不敢接着来?不行的话我换人了。”

“不用,师父,这才哪跟哪儿啊,我豁出去了,大不了花上个把亿,就当是长见识了!”

朱向军没王东风那么多话,但也紧跟着摇了摇头,这才刚开始,如果明天这个小师弟拿不出什么新的花样,他可就要不客气了。

一个亿?吴迪偷偷地乐了,这才是开始,加上东方烈后边喊过来的人,再加上去澳门转一圈,还完了钟棋的债务,应该还能剩不少钱吧?只是,这次貌似要花老婆的钱了……

想到钟棋,吴迪忽然想起闻斓到了宝城那边,自己还一次都没去过。干脆趁这个机会去查查岗,顺便见一下钟棋这个新上岗的爸爸,看看他有什么感受没有。

钟棋没在,吴迪只见到了孔涛。只是几个月没见,他感觉孔涛的体型似乎是又大了一圈。

“孔哥,你这是……被人给吹气球了?”

孔涛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肚腩,

“没办法,越忙我这肚子就越大!老弟,现在公司飞速发展,正是用人之际啊,有没有兴趣过来干几年?”

吴迪摇了摇头:

“闲云野鹤惯了,受不了这份约束。再说了,我就一小业务员,过来也是添乱的多!”

“呵呵,我算是发现了,你们哥俩就是一对好吃懒做的家伙!一个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半年都不来一次公司,另一个,好嘛,还兼着董事长呢,当个爸爸就新鲜了半个多月,到现在人影都没见着一个!”

吴迪呵呵干笑了两声,只怕这才是你想要的吧?天天头顶上有两个大佬指手画脚,你这总经理当的也不舒坦不是?

“不说这些了,走,吃饭去,让你见识见识公司里的伙食,估计只要是个人,坚持吃下去,时间长了都会变成我这样!”

吴迪一头的黑线,知道会这样还去吃?

“我本来是不吃午饭的,这不是你来了吗?”

孔涛满脸的委屈。

“呵呵,孔哥,你就不用在这儿装委屈了,你接着绝食,偶到财务视察工作去了!”

你小子,早就知道你是干什么来的!不过还不错,知道假惺惺的跑到孔哥这儿报个到……

看到吴迪居然跑到公司来找她,闻斓不由得喜出望外,

“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

“嘿嘿,赢了三千万,当然要来找蓝蓝汇报一下成绩了!听说公司的伙食不错,要不咱们一会儿一块吃食堂吧?”

闻斓点了点头,甜笑道:

“等我一分钟,我把这个文件处理好咱们就过去。”

食堂里人很多,大多数都认识闻斓。看到她居然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过来吃饭,大家都有些好奇的打量了吴迪几眼。不过也仅仅限于打量和小声的议论几句,由于两人外形上的差距,差不多没什么人会将他当成闻斓的另一半。

但是,情况在闻斓将一勺米饭喂进吴迪嘴里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离他们吃饭的桌子不远的地方,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一直在偷偷的打量着两人。

“罗总,这小子会不会是闻斓的同学啊?这么久了,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她带人来吃饭,偶尔带一个还是这么矬的!”

“呵呵,是不是同学我不知道,只是这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是肯定的!你们看看,那猥琐的样子,也不想想我们的小公主怎么会看上他?罗哥这么个大人物追了这么久都还没得手呢,就凭……”

这家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闻斓笑着把满满的一勺米饭塞进了吴迪的嘴里,顿时一张嘴张的可以一口吞下两个鸡蛋,这到底什么情况?眼花了还是现代版美女与野兽?

那个坐在中间,一身正装的英俊青年冷哼了一声,看了看食堂里攒动的人流,愤然扔下了手里的筷子,起身朝外走去。刚刚第一个说话的青年张了张嘴,也连忙扔下了筷子,快步朝外追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