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梭哈

吴迪看了一眼还在犹豫的两人,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观察力和判断还是有问题,如果能准确的把握住这两个人的心理的话,上一轮就可以梭哈赌一把,等到这会儿再梭,虽然诱牌成功的可能性增大了很多,但怎么看这个技术含量都要低上不少,不太爽啊。

东方烈从牌局开始就没有说过话,他本来想近距离观察一下吴迪,给他一些指导和提醒的。但是看了吴迪的打法,也就没准备再开口了。

虽然不准备开口,但不代表他没有意见。他和王东风的判断一样,对于吴迪这种故意装神秘的打法有些不以为然。只有三个小时,连弃十把牌,如果人多,又碰到几把激烈的战斗的话,即便是不拖时间,差不多牌局也会过去四分之一左右。况且偶尔不看底牌还可以,十把里有七把不看,只怕是个人都会看出你是在故作神秘吧?

下了这么久的工夫,就是为了这一把?他摇了摇头,这一把虽然有赢面,可是这么冲动,不怕把人都吓跑了吗?再说,你就那么笃定,自己一定能赢吗?

电视中,潇洒的一挥手,筹码哗的一声倒了满桌子,再配合上主人公那装逼的表演,是很热血。可是,那毕竟是电视,现实中,又有多少人敢在一场至关重要的赌局中一次梭哈了呢?

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没有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梭哈。对于一个合格的梭哈高手来说,哪怕是在一些并不那么重要的比赛中,也会非常的认真和谨慎。

他们会把这些筹码视为自己的生命,虽然有时候为了某些原因不得不连命都不要了,但是在机会没有出现之前,他绝对会像是一个不想死但又风烛残年的老人对待时间的态度那样,无比的珍惜这些没有生命的小圆片。

朱向军再次确认了牌面,无论怎么看,他的赢面都不小。而且最关键的是,无论是吴迪还是王东风,他们想要那张牌出现的概率,都要远小于他想要的那张!

虽然筹码如生命,不能轻易的孤注一掷。但是现在敌人已经端着枪冲到了你的门口,你却忽然发现这个纠缠了你好久的敌人,好像只需要轻轻的推他一下就能把他推到,那为什么不试试呢?

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吴迪,他笑着摇了摇头,轻轻一推,哗啦一声,面前的一堆筹码倒在了赌台的中央,梭了!

王东风哈哈大笑,这不是演电视,哪会有那么多的巧合!指望最后一张出现神奇逆转的都不是合格的赌徒!从目前三个人的牌面来看,即便是加上最后一张的变数,他也应该是机会最大的那个!

“连续十把不跟,一跟就是梭哈,这个面子无论如何还是要给的,我也梭了!”

两千万!还不到半个小时!吴迪看了一下手表,十一把牌就成了千万富翁,怪不得大家都喜欢这个运动,要是用这个速度赢下去,偶这个意志薄弱的人也会很快上瘾的啊!

最后一张牌发到了三人的面前,王东风看了看,笑道:

“大家一起,如何?”

赌局意外的只进行了五分之一不到的时间就结束了。东方烈看到吴迪笑眯眯的接过两张支票,忍不住也笑了,不管怎么个赌法,赢了就代表他采用了最正确的方法。至于说其中那些看似不合理的地方,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他最成功的地方,要么不玩,要么一拳击倒!看来,这个家伙的赌性有点重啊!

“小五,能说说为什么会采取这种策略吗?”

吴迪笑了笑,

“东方老师,我赌石鉴宝靠的就是一种直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这种直觉在打牌的时候也很灵,所以……”

东方烈翻了个白眼,早说啊,早说我还费劲巴拉的浪费这么多天口水干嘛?一句话,你娃到时凭感觉不就得了吗?

王东风有点不满的看了吴迪一眼,不想说就不说嘛,我们又不是要从你这儿偷师,讲这种话你亏心不亏心啊?

“师父,还剩这么多时间,您看?”

东方烈和吴迪接触了几天,可不认为这话是他的推辞,不过像他这种靠直觉打牌,多半会死的很惨。但是这种年少成功的人一般都比较固执,尤其是在赢的时候更是听不进去别人的教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多打几把,输痛了,这比他苦口婆心的说多少遍都管用。

他扬了扬下巴,

“你们接着玩,我再看看。”

他这一次没有坐在吴迪的旁边,他发现这两个记名弟子的应变能力实在是太差了,似乎应该找个机会指导他们一下才行。

“梭哈!”

这把吴迪改变打法了,第一把发了三张牌就直接梭了。朱向军摇了摇头,首先扣上了牌。王东风琢磨了两秒钟,也把牌扔了。

“梭哈!”

第二把吴迪就更过分了,只发了两张牌,他一个A最大,就直接梭了!

朱向军和王东风都是一阵愕然,随后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弃牌!

第三把,吴迪没有一上来就梭,而是不温不火的跟到了最后一轮,在王东风加注,朱向军扣牌后,直接推出了面前所有的筹码!

又梭?王东风看了一下自己的牌面,一对小4加上一对Q,是不大,可是你小子的牌面也不大啊!一对6加一张老K,还有一个小3,难道底牌会是一张老K?

他忽然感到一阵烦躁,跟还是不跟?他的牌最多就是两对,可他怎么能肯定自己就不会是福尔豪斯呢?

东方烈饶有兴味的看着两个人,相比于吴迪的风轻云淡,王东风的表情就很有看头了。不过以他对这个弟子的了解,不管吴迪的底牌是什么,他这一把已经赢了。而且不单单是赢了这一把,以后的时间里王东风都很难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了。

很好,借着上一盘的余威,这才三把就打趴下了一个,看来是要重新审视这个小家伙了。

“不跟!”

王东风考虑了良久,最终觉得在两对上扔出去一千万实在是不值,愤愤的弃了牌。

似乎因为这一把伤了元气,接下来的几把他的牌都不太好,接连弃牌。不过朱向军的手气似乎也不怎么好,几把牌都让吴迪捡了底注。

慢慢的,牌局似乎进入了正常的节奏,一个小时之后,朱向军的眼睛忽然一亮,两张A!他快速的扫了一眼两个对手的牌面,一个小3,一个小8,机会!

“呵呵,居然有一个A,怎么着也要庆祝一下才行,10万!”

王东风看了一眼底牌,直接扣牌了。

吴迪眨了眨眼睛,迟疑了一下,扔出去了一枚黑色的筹码,

“我跟。”

第三张牌,朱向军居然又发了一张A,他摇了摇头,这张牌出现的太早了,赢不到什么钱了。

“呵呵,一对A,那就再来个10万吧。”

吴迪拿到的是一张不沾不靠的小5,看到朱向军又扔了一枚黑色的筹码,才仿佛刚刚想起来似的,低头看了一眼底牌。

正当东方烈几人都认为他会果断弃牌的时候,这家伙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他又梭了!

朱向军的眉头皱了起来,这牌打的似乎有点不讲道理了吧?一个3,一个5,就算底牌是4,那离顺子也远着的好不好?

看了一眼吴迪的牌面,两张都是红桃,难道,他在赌同花?如果他的底牌也是红桃,同花的概率是要比顺子的概率大些,可是,自己三条A,怎么样都没理由让步吧?

他刚想将筹码都推进去,忽然心中一动,又住了手。明知道我是一对A,居然还敢梭哈,难道他就真的这么有把握?

东方烈看到朱向军犹豫,就知道他的心已经乱了。他很了解这个弟子,如果没有受到之前那几把对局的影响的话,碰上这种找死的,他会想都不想就跟了。现在嘛,就算是逃过了这把,早晚也会被干掉!

朱向军权衡了一会儿,终于稳住了心态,不赌气,这把也绝对不可能扣牌的!虽然他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还是一把将筹码都推了出去,来吧,让我看看你所谓的直觉到底有多灵!

吴迪看到朱向军跟牌,也皱了皱眉头。貌似他这样打也不很合理,应该跟着王东风一块弃牌的。虽然最终的结果会是他同花胜朱向军的三条,但是从他的牌面看,多跟了一圈都有些不合理,更别说暴起反击,悍然梭哈了!

这跟拿几百万诈鸡的性质完全不一样,这是孤注一掷,可是就凭这个牌面,他应该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吗?

这把牌如果想打下去,就需要朱向军不加注,他慢慢跟到最后再发力,一切就合理了。而且以牌面的对比,朱向军多半也会跟着梭哈。比现在这种诡异的让人怀疑的局面要好的多。

吴迪摇了摇头,果然是经验不足啊,以后这种诡异的牌还是少打为好,虽然不怕被人看出来什么,但是手脚做多了,再想诱牌可就难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