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惊惧莫名

龙哥一听到吴迪全部都要,裂开大嘴无言的一笑,说道:

“两件银器,每件5万,村正刀,10万,榧木棋盘,50万,一共70万!”

吴迪皱了皱眉头,这几件东西的报价都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是因为高,也不是因为低,而是因为有高有低。

那件榧木棋盘的价格是偏差最大的,因为他给它的估价是在百万上下。作为一件距今四百年,日本江户时代早期的古董,很可能一百万都说低了,更何况是五十万?龙哥报这个价格,很显然是没有判断出来它的具体年份。

不过那件银质的烟盒就报高了,而且高了不止一倍,那玩意的价格应该不超过两万人民币。至于剩下的两件,则和市场上的价格大体相当。

吴迪过来的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从龙哥这里找到点线索,买古董纯粹是见猎心喜。虽然他一直不喜欢那个民族,但是不代表不喜欢他们的好东西,比如,很多华夏大老爷们都接受过的那些有关启蒙教育的碟片……

“龙哥,我知道你们跑一趟不容易,不过这个价格确实是有点高。这样,一共50万,成就成,不成的话咱们下次再合作,你看如何?”

龙哥稍稍犹豫了一下,爽快的一拍手,

“好,成交!”

“对了,龙哥,我这里还有几样东西,你看看,如果有机会搞到的话,请务必通知我一声。”

吴迪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纸条递给了他,上边写着几种已经发现的那个神秘的高手所仿制的瓷器。

龙哥随意的看了一眼,就揣到了口袋里,笑着向吴迪伸出了满是老茧的大手,

“有消息我一定会通知你的!”

几个人告别龙哥,再次从楼下的大厅穿过,走到了酒吧的门口,吴迪忽然站住脚步,对宋老板说道:

“宋老板,谢谢,我忽然想在这里玩一会儿,不知……”

宋老板苦笑了一声,

“大师,你们在这里玩吧,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那个…...”

“那件事情我也没法给你什么保证,不过我想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应该会水落石出,到时候我一定通知你。”

宋老板摇了摇头,挥手招停了一辆的士,上车走了。吴迪目送着出租车隐入车流,转头推开了酒吧的大门,朝着刚刚注意到的角落走去。

“您好,希望没有打搅到你们。”

吴迪在角落里的一个半圆形的沙发后边停住了脚步,对面的一名瘦瘦的中年男人迟疑的站了起来,正待说话,吴迪面前的沙发上也站起了一名女子,飞快的转过脸来。

“是你?”

“没错,是我。小美呢?睡了?”

吴迪走进两个半圆的沙发围成的封闭空间中,笑着向那个男人递出了右手,

“吴迪,请问怎么称呼?”

那个男人热情的和他握了一下手,笑道:

“原来你就是和小美合资买毛料的朋友,你好,我是小美的爸爸,区强,这是我的爱人,苏锦。”

几人坐下聊了几句之后,吴迪知道了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他们。区强和苏锦夫妇都是大陆人,现在一个在港大读博士,一个读研究生,他们所学的专业是他们经常来这家海员酒吧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研究的方向是海洋考古学。

海洋考古学?吴迪一听,来了兴致,

“海洋考古是不是主要就是研究沉船打捞?”

区强笑了笑,虽然他学这个是为了沉船打捞,不过海洋考古学可不仅仅是这一个方向。

“那也算是一个方向吧,海洋考古其实包括的范围很广泛,史前景观、海底古迹、海洋以及其附属的沙滩等地方的古迹科考等等,都是我们研究的方向。不过要想发财,确实是要研究沉船打捞才行。”

苏静在一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沉船打捞,只有接触过的人才知道,没有先进的设备,强大的财力物力支撑,不要说是赚钱,能保住不赔就算不错了。

对于海洋里的宝藏,吴迪早就想过,不过一来是没时间,二来是没有人手,所以一直没有具体的考虑过。但是前几天那次欧洲之行让他下了成立私人博物馆的决心,这海洋寻宝就被他提上了议事日程。这次居然遇到了两个学习海洋考古的高材生,自然要借机好好的请教一番。

“海洋里的沉船无数,所携带的宝藏总价值估计能达到数兆亿美元!不过,这么多年来,没有几艘被成功的打捞上来,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其中最主要是沉没地点的难以确认和打捞技术的落后。我和小静当时选择这个方向也是被这个美丽的幻想所诱惑,可实际接触后才知道,很多传说中载有重宝的沉船以目前的探测和打捞技术,基本上是没有可能被打捞上来的。”

区强喝了一口啤酒,淡淡的回应着吴迪的热情。

“是吗?如果能够很清楚明白的知道海底的环境和沉船的状况,也不行吗?”

“这样的话倒是会简单很多,不过海洋环境太过复杂的话,即使投入再多,也不一定有把握。我们现在兼职的那家打捞公司就有两艘打捞船,能够打捞三千米以内的沉船,已经算是比较先进的了。但是,它们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海了,主要的原因就是收获的不确定性和缺乏前期投资。”

吴迪又问了几个问题,才算是初步的搞明白了打捞的难度,即便是他有透视眼,能够清楚明白的看到海底的沉船,但距离成功的打捞上来依然还是有着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

又随便的聊了几句,他正准备告辞,苏静的一段话又将他留了下来。

“其实读完本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海底打捞的难度。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有几条路,继续研究这个方向是最差的一个。但是这个家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方向,还告诉我说他爷爷给他算过命,言之凿凿的说是他未来的事业就在这上边,而且明年会进入一个黄金期。没办法,你看到了,不但他一头扎了进去,连我也被他诱惑了。这下可好,只剩半年多的时间了,未来的事业还一点影子都没有看到呢!”

“哦,这个又有什么说法?”

吴迪不走了,又叫了几瓶啤酒,决定一探究竟。

“我爷爷是一名很厉害的相士,就是算命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他给我算过一卦,说我未来的成就会在海洋上实现。因为他算命从来就没有不准过,所以我父母深信不疑。在他们的影响下,我大学学的就是考古方向,研究生更是直接报了海洋考古。”

“很厉害的算命先生?能说说吗?厉害到什么程度?”

区强的眼里流露出回忆的神色,

“我有记忆的时候,爷爷的身体已经很差了。我从没有见过他给别人算命,因为他说泄露天机是会受到规则的惩罚的。但是我父母给我讲了几件事情,让我很是觉得很是不可思议,甚至怀疑他们是在杜撰,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正好凑巧了,因为我不相信一个人能真能算的那么准……”

随着区强的讲述,吴迪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名坐在轮椅上的瞎眼老者,他一边喘息着,一边艰难的翻动着放在膝盖上的一本蓝色封皮的线装书籍。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抬起了头,朝着吴迪的方向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容。

吴迪端着酒杯的手僵在了半空,随即剧烈的抖动起来,幅度之大,以致于他用尽全力都没能阻止里边的酒水洒出来。因为,他已经看清了那名老者正在翻看的书是什么,那蓝色的封皮,空无一字的内页,霍然竟是一本无字天书!

身体很差,泄露天机会受到规则的惩罚!吴迪想起了张天师的警告,忍不住从心底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你妹!你不会是在告诉我,这个瞎眼老头就是天书前一任的主人吧?

电光火石之间,他想起了下午他对小美那种莫名的熟悉感觉,手抖的更加厉害了,难道,是因为天书?是因为小美是这个老家伙的孙女?

“吴先生,吴先生,你没事吧?”

陷入回忆中的区强忽然看到吴迪脸色大变,浑身颤抖,连忙站了起来,一边去接他手中的杯子,一边着急的喊道。

仿佛是受到了惊扰,吴迪眼前的景象蓦地画作一道流光,飞快的钻入了他的体内。他猛的清醒过来,看着围在身边众人,长出了一口气,疲惫的瘫倒在背后的沙发上,

“我没事,可能这几天太累,出现了幻觉,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一时间,众人都不说话了。军师看了一眼他额头上的汗水,默默的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巾,递了过去。

吴迪接过纸巾,机械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脑中却一阵的电闪雷鸣。

天书是他最大的秘密,而此刻,这个秘密竟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瞎眼老者通过这种方式红果果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你让他如何不惊惧莫名?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