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成交

吴迪越发的不淡定了,他很想打个电话到台北故宫和那个什么梅耶收藏馆问问,奶奶的,你们的藏品到底是丢了还是没丢啊?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让他放过这几件藏品是不可能的,

“这个价格有些离谱了吧?再说,哪有卖东西直接就是打包一起卖的?我要是只看上一两幅怎么办?”

“呵呵,先生,您要是只看上一两幅,就把这个价格当成那一两幅的价格好了,其他几幅都当成是送的岂不是还更高兴些?这个价格真的没办法再让了,您是个行家,应该知道这些画的真实价值远远不止这个价钱。”

吴迪低头沉思了起来,如果没有那幅《加利利海上的风暴》,这个价格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可是,如果加上那幅,这性质可就变了,要不,把那幅剔出去试试?

他正待说话,忽然看到军师朝他使了个眼色,随即改口道:

“老板,这个价格太高,我们要商量商量再说。”

老板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吴迪起身跟着军师来到了办公室外边的画廊里。

“五哥,这几幅画里有真迹吧?”

吴迪点了点头,岂止是有真迹,是有三幅名匠巨制好不好?不过麻烦的是,有一幅是一直挂在通缉榜上的!

“呵呵,五哥是被那个老板给唬着了。你刚才看画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他,发现他一直都很专注于你的神态。然后报价的时候呼吸压抑,心跳加速,明显是很紧张。也就是说,他是在诈你。”

“诈我?”

“五哥,那几幅真迹里只有一幅有麻烦吗?那幅画是不是很有名,很值钱?”

吴迪点了点头。

“应该是只有一幅有麻烦,另外两幅虽然也有可能是博物馆的藏品,但既然他们没有公开声明丢失,那就应该没问题。”

“这就对了,那两幅既然是博物馆的藏品,他多半当成了赝品。他的这个报价应该就是针对那幅悬赏的作品。你可以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想,拿到这幅画后,一直半信半疑,却又不敢拿去给别人看。想报警拿悬赏又怕说不清楚,最后只好糊里糊涂的把它卖掉。他这是拿自己的心理在猜你的心,他在赌你也对那幅画半信半疑!赌着了就大赚一笔,赌不着大不了是少一笔生意而已。反正这几幅画要是都当成赝品来卖,也值不了多少钱。”

“我卡!这家伙真奸猾!”

吴迪终于想明白了,看样子哪天有空了要多看几本心理学的书才行。可惜军师不懂古玩,否则以后再有交换,让他去讨价还价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他转身走回办公室,也懒得跟这个家伙多说,直接喊出了一个价格,

“100万,我就当是上了个当,怎么样?”

那老板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会意的笑容,

“老板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画廊里的东西可都是明码标价,明买明卖的。不过这100万确实是有点低了,要不,您再想想?”

吴迪摇了摇头,

“这100万已经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了,你就直接说能不能卖吧,说不定一会儿我就后悔了呢!奶奶的,花一百万买几幅赝品,被人知道了还不把我给笑死?算了,你为难的话我们就先逛逛再说。”

老板看到他转身欲走,连忙说道:

“好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吃点亏,成交!”

划完款,抱着几幅沉甸甸的画作走出画廊,吴迪因为没有买着定窑孩儿枕而有点失落的心情变的大好,果然,只要有天书的存在,这世界上的宝贝无数啊!

“走,不转了,吃大餐去!”

海员酒吧是一个很大的酒吧,装修很粗犷大气,平时生意应该是不错。不过吴迪他们来的时间不对,整个酒吧空荡荡的,没什么人。

宋老板带着吴迪穿过大厅,直接沿着一个铁制的楼梯上了二楼,然后直奔角落里一个小房间的门口,举手敲了敲门。

“请进!”

屋内响起一个暗哑的声音。

宋老板轻轻推开了门,随即被扑面而来的烟雾呛的咳嗽了两声。

“宋老板,欢迎大驾光临,只是这里有点乱,各位朋友海涵了。”

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门口,目光从吴迪等人身上一掠而过,在军师身上稍作停留,侧身让开了门口。

屋里还有两个赤膊的大汉,正各自拿着一瓶洋酒喷云吐雾。吴迪看了一下环境,不禁苦笑摇头,这宋老板胆子可够大的,这种龙潭虎穴他都敢闯!果真是像马克思大大说的那样,为了超额的利润,什么都敢做啊!

大汉轻轻踹了那两个端坐着打量吴迪等人的大汉一脚,朝门外努了努嘴。那两个家伙懒洋洋的站起来,不情不愿的朝门口走去。

“呵呵,随便坐,随便坐。老爷子,这几位就是想买货的朋友吧?不知道你们想要些什么?”

吴迪笑道:

“那就要看龙哥这里有些什么了。当然,如果还有像孩儿枕那样的好东西最好。”

“呵呵,那样的好东西我也想有啊。不过你这次来晚了,只剩下几样日本的稀奇玩意,你们可以看看,有兴趣的话我们再谈。”

大汉说完,回身从身后的铁床下拉出来了一个大箱子,拿出几件东西,放在了吴迪面前的桌子上。

一共是四件东西,两件银器,一件围棋盘,暗黄色,非常的厚重,有可能是榧木的。还有一件是一把武士长刀,接近一米,不过刀鞘应该是新配的,看起来有点粗糙。

吴迪先看棋盘,试了一下,一只手居然没拿起来,就知道猜的没错,是榧木。这件棋盘起码有二十公分厚,因为包浆的原因,颜色看起来有点发暗,上边的线条有部分已经看不清楚,应该是一件老东西。

放下棋盘,他拿起了那把武士刀,入手的重量让他对刀有了点期待,希望不是国内假造又被卖回来的吧。

轻轻的抽出一截刀身,一抹刺眼的白光晃得他微微闭了闭眼睛,好刀。

换了个角度,吴迪开始细细打量刀身,这把刀的颜色和新的一样,刀身平滑,近柄处刻着四个中文字符,新月村正。村正,这把刀竟是有着妖刀之称的村正刀!

妖刀村正,在各款电游中非常出名,事实上它并不是一把刀,而是日本最有名的日本刀中的一种。村正,原是日本战国时期室町中期至天正年间约一百年间的伊势的刀工作坊的名字。因为那时正是日本进入战国时代的动荡时期,对于武器的需求量很大,因而产生了大量的劣质刀剑,但是村正仍然保留了先前的作风——只生产最优秀的、可用于实战的刀。可是,这也是正是村正的不幸,因为它太锐利,出现了不少误伤的情况,所以到了江户时期就开始有了“邪剑”、“妖刀”的称号,从而被世人所避忌。

目前日本现存的妖刀中,以被称做“妙法村正”的最为有名。此刀在刀身上刻有龙纹,插入鞘中的部分刻有“妙法莲华经”文字,这是在永正十年(1513)锻造的刀,应该是第三代村正的作品。

吴迪仔细的看了一下刃口,随手拿过旁边的一张废纸,试了试,锋利程度一般,随即直接动用了天书。

天书的鉴定结果让他有了一种意外之喜,这竟是织田信长时期的村正,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最后一代正宗的村正了,有着一定的收藏价值。

他将长刀放到一边,拿起了桌上的一件银器。这是一件木底包纯银仙鹤盖帽盒,长约14公分,宽约10公分,高则只有3公分。在盒盖上方,有一个高约一公分的纯银小鹤当做把手。

这件盒子做工精致,尤其是盒盖上的小鹤,探头探脑,恰似一只正在寻食的仙鹤,熏银工艺处理过的黑色的鹤尾,更是给它增添了一丝灵动。

从银器表面的氧化程度来看,这件东西的历史应该超过百年。用天书一检验,果然,是明治时期的东西。

剩下的那件是一件描金着色浮雕寿桃图的古董烟盒,保存的比这件盖帽盒要好上不少,还能看出纯银的本色。不过也很有可能是现代仿制的,吴迪随便看了一下就动用了天书,居然也是一件近代的古董,出自昭和时期。

“龙哥,这四件东西都是和那件孩儿枕一起买到的吗?”

吴迪放下烟盒,抬头问了一句。

“嗯,都是从东京都的涉谷搞到的,花了我们不少钱。”

“涉谷?龙哥能给我讲讲当时看到那件孩儿枕时的情景吗?”

龙哥狐疑的看了宋老板一眼,问道:

“那件不是已经卖给宋老板了吗?你一个劲的问这些,难道是那件有问题?不可能吧?跟着我们去验货的可是我们船上的大拿,从来就没走过眼!”

龙哥说话的时候,吴迪一直盯着他的眼神,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闻言只好摇了摇头,说道:

“这四件东西都还不错,龙哥开个价吧,合适的话我都要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