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神秘的老板

吴迪一边笑眯眯的看着画面,一边猜测着这幅画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用说,画作保存的太完好,以及和蓝瑛名作的撞车是最主要的原因。可是,五百多年了,这怎么会看着和新作也差不太多呢?难道他也看走眼了不成?

他摇了摇头,这幅画笔墨粗简豪放,气势雄强,力感和硬度十足。乍一看给人一种苍茫浑厚的感觉,但细细品味,又能从一些细节中捕捉到一种壮丽清润的意味,画家通过他的笔力很好的将清寂冷逸的画面画出了宏阔平和的意境,这不是沈周的手笔是谁的?

“老板,这幅画多少钱?”

“这幅画啊?”

老板冲着吴迪一竖大拇指,

“先生好眼光!这幅画技法严谨秀丽,用笔沉着稳练,内藏筋骨,实在是仿沈周作品中的极品!可惜啊,找不到出处,否则我还舍不得挂到这里出售呢!”

“呵呵,行了,我知道这是一幅佳作,不过现在我关心的是价钱。你可千万别喊贵了,贵了我可买不起。”

“不贵,不贵,沈周的一幅真迹差不多要上亿了,咱这个比他便宜百倍,只要80万!”

“一幅仿作,还不是名家所仿,你要80万?”

吴迪摇摇头,伸出两根手指,

“20万。”

“20万不行,差太远了,成本都回不来。”

“那就再加一万,21万。”

两人一阵讨价还价,最后以48万成交,皆大欢喜。

看完了水墨的部分,吴迪回过头来去看油画,这让一直关注着他的老板很是惊讶。一般来说,东方人喜欢油画的比较少,既喜欢水墨又喜欢的油画的就更是没有几个了,他点了点头,心中有了判断,这个年轻人多半是个学画的学生,而且还是那种很有钱又舍得花钱的学生。

“先生,我这里还有几幅精品,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看看?”

等到吴迪看完最后一幅,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老板叫住了他。

有精品?只要价格不是特别精品,偶当然有兴趣。

吴迪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跟在老板身后走进了画廊尽头的办公室,老板给他们泡了几杯茶水,起身出去拿画去了。

吴迪打量了一下这间之有十几个平方的办公室,发现没什么看头,也就坐下来,专心致志的对付起茶水来。逛了半天,还真有些渴了。

等了不大一会儿,老板抱着几幅作品走了进来。吴迪看了一下画布的材质,猜想应该是油画、水墨都有。

第一幅是油画,不过一打开,就吓了他一跳。因为这幅画不但画面吓人,而且作画的人更吓人,这竟是挪威的爱德华•蒙克的作品!

爱德华•蒙克是一名伟大的画家,现代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他的绘画带有强烈的主观性和悲伤压抑的情调。毕加索、马蒂斯就曾吸收他的艺术养料,德国和法国的一些艺术家也从他的作品中得到启发。他对心理苦闷的强烈的,呼唤式的处理手法对20世纪初德国表现主义的成长起了主要的影响。

在蒙克的画作中,线条和色彩都被赋予了强烈的表现力,他试图用它们画出活生生的人们。蒙克一直在努力发掘人类心灵中的各种状况,试图通过自己的画笔去表现疾病、死亡、绝望、情爱等主题。因此,他的创作有“心灵的现实主义”的称号。

他最著名的那幅《呐喊》据说估价已经超过一亿美元。

这幅画是他的另一幅名作,应该是收藏于拉斯穆斯•梅耶收藏馆的那幅《卡尔•约翰大街的傍晚》。

这幅画的画面很简单,画的是一条仿佛看不到头的大街,仿佛看不到头的人流,画面中,一个个人物仿佛鬼怪般,行尸走肉的走着,强烈的表达出了画家那孤独的心灵对人生产生的悲观和焦虑。

“这一幅仿的还不错,不过我不太喜欢蒙克的这种风格,把人都画成了鬼怪的模样……”

吴迪边说边打开了第二幅,这幅画表现的是大海上的一艘孤舟在风暴中挣扎的场景,画面很正常,既不是什么野兽主义,也不是什么印象派,但是它给吴迪带来的惊吓却远胜于第一幅,因为它竟是伦勃朗的那幅《加利利海上的风暴》!而且是真迹无疑!

伦勃朗•哈尔曼松•凡•莱因是欧洲17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也是荷兰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他在绘画史——不独是荷兰的而是全欧的绘画史上所占的地位,是与意大利文艺复兴诸巨匠不相上下的。

伦勃朗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一种特殊的技术,明暗法。这个名词一旦和他联系在一起,便具有一种特别的意义。他的明暗和文艺复兴期间意大利画家的明暗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的。所以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兼批评家弗罗芒坦称他为“夜光虫”,又有人说他以黑暗来绘成光明。

但是,他的伟大不会吓着吴迪,这幅是真迹也不是造成他惊骇的原因,真正吓着吴迪的是这幅画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因为这是一幅失窃的世界名画!它目前还在警方的悬赏榜上排行前列,赏金高达五百万美元!

1990年3月,位于美国波士顿的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博物馆被两个身份不明的大盗洗劫,猖狂的盗贼在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里掠走了总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世界级名画,其中就包括伦勃朗的这幅《加利利海上的风暴》!

这次案件是历史上金额最大的艺术品失窃案件,而且所有被盗的艺术品都没有被保险。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警方悬赏500万美元缉凶,神秘的盗贼和那些失窃的名画也始终没有任何的线索。

吴迪抹了一把下巴,看了一眼神色如常的老板,忖道:

“这家伙应该是把它当成赝品了吧?奶奶的,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

一时间,他犹豫了起来,到底是应该当做没看出来,轻轻放过,还是当一个不道德的收藏家?可惜啊,这幅画要是没问题,把它搞到手,随便找一个荷兰的大收藏家,该能换回来多少老祖宗的宝贝啊!

换宝贝?他忽然心中一动,奶奶的,什么道德不道德,你们明抢的东西隔了一百多年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公诸于众,老子光明正大的买东西回去就成了不道德?这不还是当年那个强盗逻辑吗?妈的,怕个喘喘,买!

接下来三幅吴迪看的很快,主要是没什么看头,都是顶着名画名头的高仿,不过最后一幅画又让他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幅绢本的水墨巨制,署款“早春,壬子郭熙笔”,钤有“郭熙笔”印章。

《早春图》是中国北宋画家郭熙的作品,历来被视为在气势上能与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及李唐的《万壑松风图》相提并论之巨碑式山水画,目前收藏于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但是让吴迪奇怪的是,这一幅看上去竟很像是一幅真迹!

郭熙是北宋时期著名的画家,绘画理论家,工山水。其画山石多用卷云或鬼脸皴法,画树则如蟹爪下垂,笔力劲健,水墨明洁,布置笔法独树一帜。他于画论方面亦有建树,他观察四季山水,有“春山淡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之感受,在山水取景构图上,亦独创“高远、深远、平远”之“三远”构图法。

吴迪一点一点的将画看完,终于确定这幅画作和台北故宫那幅应该不是同一幅,但绝对是郭熙的真迹!

掩上这最后一幅画,吴迪又用天书鉴定了一番,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第一幅蒙克的《卡尔•约翰大街的傍晚》居然也是真迹!

他颇觉不可思议的摇了摇脑袋,看了看一边笑眯眯的老板。瞬间,老板那平凡的形象在他的眼中伟大了起来,六幅藏品里边三幅是巨匠的作品,这该有多大的福缘才能做到啊!

“老板,我们先来确定一件事情,请问这六幅都是高仿吗?”

那老板莫测高深的一笑,说道:

“先生怎么说就怎么是吧,您都看完了,不知道这些画还能入眼吗?”

“嗯,虽然都是仿作,不过仿的都很不错,你开价吧,一幅一幅来。”

“呵呵,不用一幅一幅来,这些画不论好坏,也不论真假,一起打包卖,200万……美元!”

打包卖,还200万美元?吴迪看着老板那仿佛带点神秘的笑容,一颗心直接的沉了下去。这点钱对于古董交易来说很平常,但是几幅赝品敢开到这个价格的还真没几个。听那老板的语气,再看看他一副笃定的表情,吴迪肯定,这家伙至少知道这里边有一幅是真迹!

但是,就算只有一幅是真迹,也不应该是这个价格。那么,能以这个价格往外卖的真迹,只能是那种来路不明、见不了光的东西!

你妹!这是坑老子呢!吴迪心中涌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去报警,赚那500万的悬赏算了!

不对,不对!一个念头忽然从脑海掠过,他既然经营画廊,就没有不知道这幅画故事的道理,那么,他既然敢公开拿出来给他这个陌生人看,多半是没认出来。可是,这个价格……难道是那两幅画有问题不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